Tyrannopolis

[拉郎][复仇之溪]沃斯X[赎罪]罗比《我会给你永恒》

[拉郎][复仇之溪]沃斯X[赎罪]罗比《我会给你永恒》 脑洞拉郎奇怪注意。 昨天长出了这个脑洞然后就画了一幅画,并在 @应如故 的感召下升起了写文的冲动orz…… 注意:是HE,对,他们已经这样了,会是HE的! 再注意:求莫喷,我写这篇就是自己治愈自己玩的,楼主玻璃心。 《我会给你永恒》I would give you Ewigkeit 他走在海边… 阅读更多 »[拉郎][复仇之溪]沃斯X[赎罪]罗比《我会给你永恒》

[拉郎][危险方法-荣格]X[纳尼亚羊人]《Pan and Panic》

既然已经有了 @楠阿姨的锅 的布兰登X羊人,和 @画剧照 的小羊咩咩与四十大笑,我就不客气了! 脑残OOC注意!荣格吃货属性注意(……) 卡尔·荣格停止了手中的笔。他审视着刚刚写下的一段话,有关肯尼亚Elgonyi部落的、能够使用它的芦笛制造恐惧的半人半兽自然神的描述。他写在这里是用来与古希腊的潘神做类比。他还引用了古希腊诗人西蒙尼德的诗句,在故事… 阅读更多 »[拉郎][危险方法-荣格]X[纳尼亚羊人]《Pan and Panic》

[拉郎][末代独裁+饥饿][非CP]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1)

Nicholas Garrigan+Bobby Sands的拉郎,我终于下手了。到目前为止貌似还没看过《饥饿》的同人(好吧因为这家伙太苦逼了实在没得可写么……) 大概会是个无聊的中短篇故事吧(没底气)…… 《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   (一) “不,妈妈,您不需要担心。这只是正常的工作变动。”… 阅读更多 »[拉郎][末代独裁+饥饿][非CP]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1)

[拉郎][末代独裁+饥饿][非CP]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2)

(二) “想必您是盖瑞根医生。”艾默生医生准时到达了办公室,“很高兴认识您,我是艾默生。” 尼古拉斯从座椅上站起来:“您好,艾默生医生。”并与这个温和的中年人握手。 “啊,您真是年轻……这我并没想到……您知道,这不是一件好差事。确切地说,挺……痛苦。”艾默生医生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舒展了一下自己的身子。他继续说道:“您知道,那个‘东京宣言’[1]吧… 阅读更多 »[拉郎][末代独裁+饥饿][非CP]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2)

[拉郎][末代独裁+饥饿][非CP]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3)

(三) 尼古拉斯在轻微的厌恶与崇敬之间选择了一个平衡点,之后才走进了鲍比的囚室。这仅仅是轻微的感情,他提醒自己——他知道自己年轻的时候总是情感过于激烈,这十分不成熟,缺乏深思熟虑,甚至害人害己——现在他可不能这样,他是一个成熟的专业人士。尼古拉斯斟酌着这轻微的感情:他厌恶IRA的暴力行为,但也没有到恨之入骨的境地;档案中(以中肯的语气)提到了鲍比·… 阅读更多 »[拉郎][末代独裁+饥饿][非CP]It screams in tyrants’ eyes(3)

你们都是什么人啊!成了个泥塑合集  @索拉里斯星dying 这厮点的艳舞丘巴卡  @Bluefarewell 的龙舌兰老东西(我觉他还挺好看的) @cassandria 的泥塑ppt(没具体要求我就随便给他穿个 束腰)  @柳达是溜达 的狐狸考数学(唯一一个不是泥塑的,它十分迷惑) @niki 的Ian爷爷扮莉亚公主(他自己说想演!)  @在西瓜糖… 阅读更多 »

【jojo5】【50s无替身AU】往日时光4

第四章 布加拉提直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女孩的真实身份。但这不是他带到收容所的第一个匿名的年轻人,应该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不像战争刚结束后的时候,来到收容所的,大部分都是从防空洞中钻出来的孤儿们。现在这里还有许多年岁大一些的酒鬼、吗啡上瘾者,甚至一些嗜好其他药物的瘾君子。他们有一部分是复员但无法重新融入社会的军人,当然还有逃避包办婚姻的年轻女人,不过她们… 阅读更多 »【jojo5】【50s无替身AU】往日时光4

Fem dom Pandora/Marius

吸血鬼编年史 的cp接龙,我是第一个 潘多拉/马瑞斯 反正是个即使正过来也没啥人搞的官配!哈哈哈哈!我就,抛砖引玉!

Inktober 2019里几张不属于星战的

Inktober 2019里几张不属于星战的 Day 3: Bait 被酒引诱的地鼠我 Day 6: Husky 教父 Day 9: Swing 巴比伦柏林的黑帮 医生 格里安3p Day14: Overgrown 柱男,美惠三女神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