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17-18章

就绝地长老们一章,讲格里弗斯将军(和他以前的故事)一章。

第十七章

 

“十年前的话,这就是全面的外交事故。”情报官员戴恩在绝地绝地圣殿数据室中,向尤达和梅斯·温杜解释道。

没有窗户的房间里装满了计算机、投影仪桌子和通信设备,还有一个紧急信标,该信标以只有绝地知道的频率发送,使圣殿能够不必依赖公共的全息网就可以收发加密的消息。

“希查尔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宽容了?”梅斯问。他穿着棕色束腰外衣和米色长裤,外系皮带,在桌子边缘姿态优雅,一只穿靴子的脚踏在闪闪发亮的地板上。

“由于他们被迫从事分包工作,”戴恩说,“他们想要的是从共和国这里,获得制造星际战斗机或战斗机器人的高利润合同。得知西纳从他们那里偷走的技术,让他变得更加富有,已经把他们气疯了。”

梅斯瞥了一眼站在一侧的尤达,他两只手都握在吉默棒上。“那么希查尔大主教不太可能向参议院报告这一事件。”

戴恩摇了摇头:“不会的。毕竟也没有造成什么真的伤害。”

“传到最高议长的耳朵里,这件事不会。”尤达说,“但令我惊讶的是,欧比-万的报告。丢失了更好的判断,欧比-万已经。”

“我们都知道这是为什么,”梅斯说,“他已经成为阿纳金的同伙了。”

“如果‘天选之子’天行者真的是,将毫无忌惮地遭受上百次此类外交事故了我们。”尤达把眼睛闭上了一阵,然后看向情报分析师,“但是来告诉我们这些事,戴恩上尉不是。”

戴恩笑了:“我们已经成功地破解了杜库的代码,而且,我们不得不假设,西迪厄斯一直在与分离势力议会进行沟通。使用该代码,我们能够截获通过机械椅发送给冈雷总督的消息。”

梅斯站了起来:“你的人多年来一直在致力于破解该密码。”

“椅子的超波收发器为我们提供了第一条坚实线索。我们很快就发现,收发器内存中嵌入的代码是星际银行业集团所使用代码的变体。因此,我们决定为一位在缪林尼斯特战役中被捕的缪恩人提供一比交易。花了些时间来说服他,但那缪恩人最终证实,联邦的代码,与阿尔高用于转移银行资金之类的代码最为接近。”戴恩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道,“还记得当年那些丢失了的信用点吗,后来成了指控瓦洛伦议长的基础。”

尤达点了点头:“记得那些事很清楚,我们都。”

“那些信用点消失并流进了瓦洛伦在埃里亚杜家人的钱袋中,就经过了阿尔高。”

“有趣,这事。”

戴恩打开了一个合金公文包,拿出一个有棱纹的数据单元。他来到全息投影仪桌子旁,把存储单元放入插座中。锥形蓝光中,一米高全息图像出现在桌子上。

“格里弗斯将军。”尤达眯起眼睛说道。

“我已经给咱们选好了一个世界,你该为此高兴,总督,”格里弗斯在说,“贝尔德隆将是咱们的临时住所。”半机器人沉默了片刻,“总督?总督!”他转向某个不在摄像头中的人,他咆哮道:“结束传送。”

戴恩在格里弗斯从视线中消失之前,暂停了该消息。

“这是我所见过最高分辨率的图像,”他说,“与以往不同的技术,甚至于联邦的都不一样。”

“关心他的形象,西迪厄斯,嗯?”

梅斯努了努刮干净胡子的上唇:“这传输的来源是哪儿?”

“在外环深处,”戴恩说,“六名克隆人飞行员追逐了一艘核心船,该船在卡托内莫伊迪亚战役后跃迁至该星区。没一个人回来了。”

“联邦舰队的集合地,这是。”尤达说。

梅斯点了点头:“接下来就是贝尔德隆。”接下来他的目光再次落在戴恩身上,“西迪厄斯的传输的来源,有什么新进展吗?”

戴恩摇了摇头:“仍在努力。”

梅斯从桌旁踱步离开:“贝尔德隆不是一个人口稠密的世界,但它对共和国很友好。格里弗斯将会为此杀掉几百万人。”他瞥了一眼尤达,“我们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戴恩从梅斯看向尤达,然后又看回去:“如果共和国武力在那儿等待着格里弗斯的袭击,分离势力将意识到,我们已经设法窃听了他们的通讯。”

尤达把手指按在嘴唇上:“行动,我们必须。在那里等待,共和国武力必须。”

戴恩点了点头:“当然,您是对的。如果我们不行动,这情报也可能泄露……”他看向尤达,“我们要通知最高议长吗?”

尤达的耳朵动了动:“很难,这个决定。”

“保密。”梅斯坚定地说。

尤达有目的地叹了口气:“同意。用信标我们将,来召集武力。”

“欧比-万和阿纳金正里贝尔德隆不远。”梅斯说,“但是他们正在搜寻另一条有关西迪厄斯所在的线索。”

“等一等,那线索将。欧比-万和阿纳金需要。”尤达转向格里弗斯将军暂停了的图像,“认真做好这场战斗的准备,我们必须。”

Muunilinst 缪林尼斯特

Aargau 阿尔高

Eriadu 埃里亚杜

Belderone 贝尔德隆

第十八章

 

在梦里,格里弗斯想起了他的生活。

他凡人时候的生活。

在卡利,在赫克战争之后。

他在母星星系的星球、在赫克星球的各种破坏和灭绝行动中,九死一生……他回到家,鲜血淋漓、伤口至骨,被妻子们和后代们环绕着,依靠他们的支持,才能继续活下去。

在这一切与死亡的擦肩而过之后……他却在一次穿梭机坠毁事故中获得了致命伤。

比伤势本身更疼痛的,是不公平和羞辱。他本该战死沙场的——却并不能够!

他漂浮在巴克塔液中,敏锐地意识到,任何治愈液体、任何由活体或机器人操作的伽马刀,都已经无法修复他的身体了。在清醒的时候,他看到:他的妻子们和后代们,从永固玻璃的远处凝望着他被毁坏的身体。他们说着鼓励的话,祈祷他能恢复健康。

他问自己:他能否满足于成为一具没有感觉躯体中的心灵?以及,他能否放弃战斗生涯,而活在一个仅在与自己战斗的人生中?挣扎着去忍受,去活到下一天……

不。他做不到。

那时,赫克战争已经结束——更确切地说,被绝地所停止,卡利人还在自食其果。他们的世界变成了一片废墟,他们寻求正义和公平的呼吁被共和国忽视。

出于投机,星际银行业集团向卡利提供了一种可疑的救助方式。如果格里弗斯同意成为集团的武力支援,他们将在经济上支持这个星球,承担巨额债务。他们的暴火武器很擅长向欠款的客户们提供“付款提醒”,而他们的IG系列暗杀机器人则负责脏活。但是暴火必须得编程,IG难以预测,并且暗杀行动对生意也不太好。

集团想要一个有恐吓才能的人。

为了挽救他的世界,并找回一点曾为战士、战略家、军队领袖的感觉,格里弗斯接受了这一提议。IBC的主席桑·希尔亲自监督并安排了细节。尽管如此,格里弗斯并不完全为他的决定感到骄傲。讨债比战术差远了。这是个没有原则的竞技场,那些家伙们如此着迷于他们的财产,又惧怕死亡。但是他为IBC的工作,让卡利星获益匪浅。格里弗斯以前的臭名昭著,以至于现在也无法被超越。

然后:穿梭机坠毁。意外。不幸……

他吩咐他的治疗者,把他从巴克塔罐中捞出来。他可以忍受在大气或深空的真空中死亡,但不能在这种液体中。在倒下树木阴影中,他又陷入了无意识,那树木将是他的葬礼柴堆。而后桑·希尔再次拜访了他。这好像是必然的事情。对于他这个几乎已经无法睁眼视物的人来说也是。

“我们可以让你继续活着。”瘦成一条的希尔低声在格里弗斯未受损的耳朵旁说。

别人也这么说过。他想象着呼吸装置、悬浮平台,以及周围一圈维持生命的机器。

但是希尔说:“不是那种。你将会能走能说,你会保留你的记忆、你的意识。”

“我有意识,”格里弗斯说,“我所缺少的是身体。”

“你大多数的内脏器官所受到的损害,已经超过了最优秀外科医生的技术。”希尔继续说道,“你还要比现在继续失去更多的。你将不再能得到肉体的乐趣。”

“肉体本来就是虚弱的。你看看我就知道了。”

受到了这句话的鼓舞,希尔谈到了吉奥诺西斯人光辉灿烂的技术:他们如何将半机械人的技术提升为一种艺术形式,以及生活与技术的融合如何成为未来的趋势。

“想想贸易联盟的机器人,”希尔说,“它们所回应的主脑也不过也就是个机器人的。礼仪机器人、宇航技工机器人,甚至刺客机器人——所有都需要进行编程和频繁维护。”

两个词引起了格里弗斯的注意:战斗机器人

“一场战争正在酝酿,很多机器人将来到前线,”希尔的声音只能使他听得到,“我不知道它将在何时开始,但是当那一天到来之时,整个银河系都将参与其中。”

格里弗斯升起了兴趣,他问道:“由谁挑起的战争?银行业集团?贸易联盟?”

“更有力量的人。”

“是谁呢?”

“到时候,你将会见到他。你将会对其印象深刻的。”

“那他为什么需要我?”

“在每次战争中,都有领导者和指挥官。”

机器人的指挥官。”

“更确切地说,是机器人的活人指挥官。”

因此,他让吉奥诺西斯人继续在他身上工作,为他身体少量的剩余部分建造了耐素和陶瓷的外壳。他的休养时间长而艰难。与他新的、很多方面都改善了的身体——进行磨合,这花费了更长时间,也更困难。直到那时,他才被带到杜库伯爵面前,开始真正的训练。从吉奥诺西斯人和技术联盟的成员那里,他已经开始了解机器人的工作原理。但从杜库——泰拉纳斯尊主那里——他才开始了解西斯的内部运作。

泰拉纳斯本人训练了他的光剑技术。在短短几周内,他已经超越了泰拉纳斯以前的任何学生。当然,拥有克拉思的战争机器人般坚不可摧的身体,也很有帮助。比大多数智慧生物更高大。晶体电路。四条抓握附肢……

在梦中,他想起了自己之前的生活。

但实际上,他不是在做梦,因为梦是睡眠的产物,而格里弗斯将军没有睡觉。他只是忍受了短暂的停滞,在他身体的建造者为他创造的一个豆荚似的房间。在这房间里,他有时候会想起活着的感觉。而在这里的时候,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千万不要打扰他。

房间里配备有显示器,链接到监视着“无形之手号”状态的设备。但是格里弗斯甚至在显示器告诉他之前,就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他离开房间,匆匆来到舰桥时,一个机器人过来,提供了最新的消息。

分离势力的舰队从超空间跃出到达贝尔德隆后,马上就收到了攻击——不是由贝尔德隆微弱的行星防御力量,而是由共和国的一个战斗小组发起的。

“一群星际战斗机正朝着舰队汇聚起来,”机器人汇报说,“突击巡洋舰、歼星舰,以及其他主力舰艇被排列在贝尔德隆夜侧上方的屏障中。”

走廊中高音警报器鸣叫着,机枪手机器人和内莫伊迪亚人们正赶赴战场。

“命令我们的船升起护盾,在身后结队。先锋警戒船以盾形退回,保护核心船。”

“收到,将军。”

“旋转船的右舷,来最小化我们的轮廓,重新定位偏导护盾。部署所有机器人三联战斗机,准备好所有舷侧电池,以保证火力。”

当战舰被爆炸撼动时,格里弗斯把自己撑在舱壁上。

“共和国歼星舰开火了,”机器人说,“没有损伤。护盾的运作效率超过百分之九十。”

格里弗斯加快了步伐。

在舰桥上,实时的全息战斗图像在战术控制台上方运行着。格里弗斯花了一些时间,研究共和国军舰和星际战斗机中队的部署。战斗小组由六十艘主要船只组成,规模不大,无法压制分离势力的舰队,但其战斗力却足以保卫小小的贝尔德隆。

在沙色行星的另一侧,一群运输艇正在向贝尔德隆的两个有人居住的卫星飞去,星际战斗机和护卫舰陪护着。

“是疏散民众,将军。”机器人之一解释道。

格里弗斯惊呆了。有组织的撤离只可能意味着一件事:共和国以某种方式得知了贝尔德隆将成为袭击目标!但是,他只告诉了分离势力领导人,这怎么可能呢?

他移到前方的视口,观察着炫目的战斗场面。

他将学习如何被挫败。但是活下去是第一要务。

permaglass 永固玻璃

hailfire weapon 暴火武器(可能是指暴火级机器人坦克之类的)

IG-series assassin droid IG系列暗杀机器人

Krath 克拉思

deflector shield 偏导护盾

当然这个坠毁事故是杜库搞的。整个这段事参见EU漫画《The Eyes of Revolution》。(不知道为嘛这个桑希尔还养了个……猫(是内克苏啦可是为嘛画得那么像个猫,恶意卖萌))

全篇漫画见: https://funnyjunk.com/Swgeneral+grievous+backstory/funny-pictures/58434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