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43章

​忙到顾不上用电脑看撸否、顾不上用手机仔细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少被转为自己可见。本来还沾沾自喜因为只有一篇提醒了屏蔽,但刚用网页一看特么的这里一堆都自己可见了!(博客成员可见)(数了下大概47篇,总共也就一百多篇,真有本事)

其实一个办法是我把你们小读者们(总共也没几个人)加为博客成员。想加的可以回复跟我说。

还有一个办法是,企鹅群 1141219090

当然我自己的个站和星球大战中文网也会更新全部译文。个站还有各种本来就在这里发不出的东西。地址tremella.xyz

这章结尾的“我亲自执行”有种肉鸽王里维达出场的感觉。

 

第四十三章

 

分离势力的旗舰、格里弗斯将军的“无形之手号”锚在科洛桑参议院上方的固定轨道上,在充满阳光的情况下,这里是科洛桑雄伟森林中最突出的地方,高耸于云层之上。从巡洋舰桥的战术桌子上,可以看到建筑物的的放大全息图。格里弗斯研究了一会儿图像,然后回到他在前视口的惯用位置。

巨大的楔形突击舰在日光下闪闪发光,说它们是共和国舰队的骄傲是有充分理由的,它们在这里为行星最重要的中心提供掩护。在偷袭的最开始,格里弗斯就打下了几艘护盾还未开启的,而这几只不幸的舰船,现在正就像火把一样,在科洛桑珠串般的夜半球滑行着,灭火船和救援船在其旁边,并接收着逃生舱和救生艇。幸存的巡洋舰试图将分离势力拒之门外。但这无关紧要,因为空中轰炸和入侵都不是这次计划的重点。

从共和国海军指挥官的角度来看,认为格里弗斯缺乏计划。因其之前在中环和外环星系的失败而感到绝望,因而聚集了剩余的舰队,将其投入了没希望获胜的战斗。确实,格里弗斯正在尽其所能地鼓励这种误解。在他的指挥下,这些军舰随意分散,很容易受到反击,它们将火力集中到通讯卫星和轨道镜上,偶尔射出经常收效甚微的等离子体,来攻击这个他们冒着如此风险来袭击的星球。

所有这些对计划至关重要。

恐怖战术占据了上风。

客船和货船从科洛桑的日半球和夜半球数百个区域飞过,试图到达深空以求安全。确实,想要起飞的船几乎与到达的船一样多,因此它们被拦截在自动导航轨道上,并很容易被捕获。在本地空间中的其他地方,在战斗区域之外、刚进入实空间的到达飞船,要么改道去靠近科洛桑后方的小卫星,要么以亚光速驶向恒星系的其他行星。

在中间,机器人战斗机和克隆人驾驶的星际战斗机正在互相报复。战斗开始时,也许有一支秃鹰战斗机穿过了共和国的防线,但在那之后,许多都被轨道平台大炮、高空巡逻飞行器和地面火炮所摧毁。其他的则冲破了为科洛桑政治区提供额外保障的防御护盾。这也是引发恐慌计划的一部分,因为看到爆能束和坠落的船只在透明的能量圆顶上爆炸的场面,可能会令人更恐惧。从首都一些最深的峡谷中冒出的浓烟告诉格里弗斯,一些“矛头”机器人已经成功地躲过了护盾和防空炮火。

类似的,科洛桑本土舰队尝试性的行动也告诉他,指挥官们是多么急于打破编队,并正面迎战格里弗斯。但是它们有一个值得保护的世界,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数量太少,无法确定会成功,他们正在等待遥远星系的支援。不仅如此,格里弗斯还为最靠近核心区的战斗组带来了别的惊喜:他在超空间航线的终点部署了质量阴影地雷和军舰。如果他不能阻止增援部队的到达,至少也可以拖延住他们一会儿。

如果一切都按计划进行,那么分离势力的舰队,将在增援部队的数量达到构成严重威胁之前,就已经跳入光速了。

战斗在舰桥视口厚厚的透明钢之外展开,格里弗斯花了很长时间来消化这场沉默的战斗。他讨厌远离行动和流血。但他知道,他必须耐心待一会。这样所有的等待和挫败才会获得收成。

一名内莫伊迪亚人从工位向他讲话。

“将军:通讯器的传输在星球的一些区域恢复了正常。敌人似乎已经意识到我们正在使用曾在普雷西特林发挥优势的干扰套件。”

“这并不意外,”格里弗斯说,并没有把视线移开视口。“指示1团指挥官,他们应继续瞄准轨道镜和通信卫星。将干扰平台转移至0-1-0黄道位,加强护盾。”

“是,将军。”内莫伊迪亚人停顿了一下,然后补充说,“我必须得报告,我们所有团队都遭受了沉重的损失。”

格里弗斯瞥了一眼战术桌。仅1团就损失了两架贸易联盟运输船。内莫伊迪亚人设法抛出了其中一架的球形核心,但另一架完全被炸成了两半。在全息战场上,从运输船弯臂中冒出的小点都是一个个机器人战斗机。

“重写那些机器人战斗机的生存和交战程序,”格里弗斯命令道,“发出指令,让它们向科洛桑加速。把它们变成爆炸装置。”

“是否制定任何具体目标?”

“参议院区的周围。”

“将军,我们的一些战斗机已经渗透到了那里。”

“很好。指挥那些目标降落在平台、空中通道、行人广场和庇护所那里。让它们竭尽全力压制科洛桑的民防部队。”

“收到。”

“有没有共和国的辅助人员到达?”

“一支由四艘轻型巡洋舰组成的队伍正在从超空间过来,并朝着科洛桑的夜半球前进。”

“命令我们的指挥官在那里与他们交火。”

比预期的要早,格里弗斯想。通常,他会考虑应急计划,但他相信西迪厄斯和泰拉纳斯会告诉他任何事态变化。如果不是舰队采用了深核超空间航线,攻击就不可能成功。那些鲜为人知的路线是西迪厄斯提供的,他对战场战术的关注远不如对长线战略的关注。这是格里弗斯从未使用过的战略。在这种战略中,失败会产生于胜利中,敌人会成为盟友。这种战略让败者一无所有,胜者拥有一切。

银河系本身。

内莫伊迪亚通讯官一直保持沉默,显然接到了一个值班站的新消息。现在他说:“将军,绝地星际战斗机已经从科洛桑的重力井中出现了。”

“多少人?”

“二十二艘船。”

“根据需要,部署尽可能多的三联战斗机去对付他们。”

“是的,先生。”

格里弗斯从视口转开:“打击部队已经集合了么?”

炮兵花了一点时间来回答:“您的炮艇已经准备好了,您的精英们正在发射港待命。”

“战斗机器人,也准备好了?”

“五十个,将军。”

格里弗斯点了点头:“足够了。”他最后看了一眼视口,将目光转向了内莫伊迪亚人舰桥上的工作人员。“继续,把每艘共和国飞船作为目标。”

——————————————

“对不起,大师,但是信标仍然没有传输。”

尤达继续在圣殿的计算机室中走动,然后停下来,把吉默棒的一端朝向信标控制台上的绝地。

“没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他谴责道,“分离势力的错,这是。从科洛桑的星区干扰传输,格里弗斯是。”

那绝地——一名叫拉芮·奥尔的棕色头发人类女性,将手从控制台上抬起,困惑地摇了摇头。“格里弗斯怎么能——”

“杜库,”尤达打断了她,“与他的同盟分享了我们的秘密,他做了。”

“如果我们的一架星际战斗机可以越过分离势力的封锁,那么就可能会有一种通过全息网传递信息的方式。”

尤达点了点头:“考虑过了,廷大师已经。尝试从贝尔德隆、泰瑟和其他世界召回绝地武士,他将。”

“他们能及时回到这里吗?”

。格里弗斯的目标,这取决于。尽快离开科洛桑,他可能会,只留下一点点瘀伤。我们必须等到他透露他的计划。“尤达停下来考虑自己的话,将体重靠在吉默棒上。“启用了,通讯?”

“间歇地,尤达大师。”

他用下巴指了指通讯控制台。“打给温杜大师。”

片刻之后,温杜的声音从控制台的信号器中模糊地发出。

“……费斯托和我……参议院大楼。莎克……阿利……到共和国五百大楼议长的住处。我们……和他们在一——”

“升起了,防御护盾已经。彼此之间,地区之中无法通信。”尤达做了个鬼脸,然后再次点了点头,“廷大师,试试。”

拉芮·奥尔在试了几种频率之后放弃了。“我很抱歉,”她责备自己,“没有反应。”

尤达离开控制台,有意背对着大量的设备、屏幕和数据显示,作为一种反制。

他闭上双眼,进一步拉开自己的距离,把他人的视线移到了他的脑海中:疯狂冲过天空的梅斯和基特·费斯托;赶往共和国五百大楼帕尔帕廷住所的莎克·蒂和斯塔丝·阿利;塞西·廷、阿根·科拉尔、芭尔塔·斯旺,以及其他绝地大师和绝地武士在他们的星际战斗机里,在科洛桑的大气中疾驰,本地空间闪烁着能量束和球状爆炸,船只无可计数,被卷入这个里程碑式的战斗……

格里弗斯把他的战争机器对准军事和民用目标,向视线范围内的任何物体开火,命令他的机器人战机冲向科洛桑的防御护盾,或在车行道上急驰,引发碰撞的连锁反应。

尽管有这些转移注和扰乱,这些战略激起的恐惧,然而,它们都与真正的战斗无关。

就像这场战争本身一样,真正的战斗是在原力中进行的。

尤达进一步伸展,将自己完全沉浸在原力中——只感到自己的呼吸在喉咙处被掐住了。

寒冷,那洪流变得。

仿佛北极

他第一次感觉到了西迪厄斯。感觉到他就在科洛桑!

——————————————

戴恩上尉谨慎地离开了平台,让他的团队下降到共和国五百大楼未曾被探索到的深度。在这个由永凝土和塑钢面板制成的怪异走廊中,没有滴水,没有昆虫筑巢,没有靠电流为生的管道虫。然而,奇怪的是,新鲜的微风扰动了空气。

戴恩屏住呼吸,安抚自己的神经。他接受过战斗训练,但在过去几年中,花了很多时间从事例行的情报工作,以至于曾经一度敏锐的反应已然不再。他命令悬空着的探测机器人进入停滞模式,并停用了手持处理器,把它挂在了皮带上。

他把梅尔-松爆能枪从枪套中拿出来,将其举起,拇指按下电晕设置。

在他面前,幽灵般的昏暗灯光下,突击队员朝着大厅尽头的厚门移动着,靠近墙壁,举起了武器。“勇者”在最前,小队中的炸药专家紧随其后,手里拿着一个热能榴弹。

戴恩在两个电源被关掉的探测机器人中间,TC-16跟在他后面。

还没走出三米,戴恩的耳朵就听到了一些咯咯声。

他可以感觉到TC-16在他后面突然停了下来。

“为什么,有人说吉奥诺西斯语。”那礼仪机器人说道。

戴恩转过来,发现自己对着两把仿佛有机的声波武器的枪口,枪抓在两名吉奥诺西斯兵虫的粗手指中,他们的翅膀倾斜地朝着肮脏的走廊地板。

接下来的几分钟以无声的慢动作展开着。

戴恩明白,这不是他的生命在眼前闪烁,而是他的死亡。

他看到突击队员们倒下,仿佛被狂风刮过。他看着“勇者”和炸药专家离开地面,朝着门冲过去。他观察到一团探测机器人的部件在他身旁旋过。他感觉到自己从空中落下并撞到墙上,身体内变成了海绵状。

在这永恒的寂静时刻,士兵们反应足够迅速地射出了几枚爆能束,戴恩向右看的时候,那里没有吉奥诺西斯人或者TC-16的身影。

而后他再一次陷入了昏迷状态,不知多久。他模糊地意识到自己被摔到墙上,摔成了个对人类已经不自然的状态。好像他体内所有的骨头都变软了。

远处的门无声地向内打开,光线泛进走廊。灯光要么是红色或淡红色的,或者他眼球破裂充满了鲜血。

世界仿佛还在模糊的慢动作中。他的视线落入一个装满了闪烁设备的房间中,那里有滚动着数据的屏幕、投影桌,投出一架在火焰中断成两截的贸易联盟战列舰。房间里出现了两个机器人,细长的管状身体说明它们是刺客机器人。在它们身后,走来一个中等身高的人,他毫不犹豫地跨过“勇者”怪诞扭曲的身体。

尽管他的大脑已经液化了,戴恩还是感到一阵惊讶,因为他立刻认出了那个男人。

不可思议,他想。

正如绝地怀疑的那样,西斯成功地渗透到了共和国政府的最高层。

这个人没有试图掩饰自己,这让戴恩感到安慰:他即将要死了。在他认识到这点后不久,他就做到了。

 

R-22 Spearhead starfighterR-22“矛头”星际战斗机

mass-shadow mine 质量阴影地雷

Lari Oll 拉芮·奥尔

Bultar Swan 芭尔塔·斯旺

Merr-Sonn 梅尔-松

thermal detonator 热能榴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