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37章

这一章都是欧比旺安纳金打分离势力的战斗场面。

我今天重听了一会儿EP3的小说,意识到对安纳金爱惜普通士兵生命的描写很多。但是这里倒是看不到。

 

第三十七章

            

泰瑟的莱默吉动力公司,在几代之前就已经快被破坏殆尽了,邦联和共和国几乎都没有对其造成更大的破坏。从太空深处看——它笼罩着一团灰色的云层——看上去好像是被原发的火炬舔了一下,或者被一个巨大的流星划过。但是泰瑟的伤疤不止这些。除了莱默吉之外,该星球一无所有。莱默吉试图开采泰瑟丰富的天然等离子体沉积物,引起了全球范围的灾难。

曾经是共和国巡洋舰的三艘巨船仿佛身处灾难之中,但实际上是由于分离势力的袭击造成的损伤,袭击迅速而没留下活口。烧焦的三条箭头形船,内部被抽成真空,在分离势力和共和国船只的对战群中徘徊。

“我希望能对杜库和格里弗斯以牙还牙。”阿纳金在战术网上说,这时候红色中队从“正直号”的腹部弹出,飞向泰瑟。

欧比-万说:“正因为我们没这么做,才使我们留在原力之中。”

阿纳金咕哝了一声:“一定能等到我们跟他们面对面的时候,这时候原力将引导我们的剑刃。”

两架星际战斗机齐头并进,比翼双飞,宇航技工机器人R2-D2和R4-P17在它们各自的插槽中。泰瑟的红色恒星在他们背后,分离势力的船队险恶地漂浮在行星北半球上方。

泰瑟的卫星群聚集在两百度的弧度中,分离势力迅速开展工作,在多个超空间跳跃点布置了地雷,给共和国军舰返回实空间只留下一个狭窄的出口。贸易联盟、技术联盟和商业行会的旗舰占据了那出口旁边,从北极一直到泰瑟的受光面赤道,机器人战斗机在天空中冲在列阵整齐的船只的前方。

为了最大程度减少其轮廓的面积,共和国的船只——像一群掠食性鱼类一样布置着——三角形尖头指向行星。红色和其他中队正在向前突袭,但还没有到与秃鹫战斗机和三联战斗机交战的距离。

“准备向右舷战斗,”阿纳金在网上对整个中队说,“看着倒计时显示。听我计数,十秒后开始……”

欧比-万的目光一直放在仪表盘战术显示屏底部的计数器上。在计数归零时,他将操纵杆猛拉到一侧,冲了出去。

在V翼中队、绝地和ARC-170星际战斗机之后,共和国的战斗团队闯入港口,愤怒地向远处的分离势力军舰冲去。炫目得使人致盲的等离子体在太空中盘旋飞驰,在敌方船只的护盾上引爆,使任何不幸撞上的机器人战士都被雾化了。

分离势力军舰不畏缩地接受了第一次袭击。受到损伤的船只向后方漂移。然后,战斗团队以同样凶猛的反攻回应。涡轮激光炮沉寂了,共和国的船只也散开了编队。光球在它们中间闪烁着,蓝色的能量笼罩在有护盾的船体上。反击结束后,星际战斗机中队迅速重组,加紧努力,试图在大炮或护盾重新充电之前到达巨大的敌舰面前。

机器人战士冲了上来,在中途迎战,双方战机缩成数十个单独的小冲突。那些设法从混乱中潜入的共和国星际战机组成了密集的集群,并继续火热地前进。其余的人陷入了快速袭击和躲避运动中。当地的空间盘旋着猩红色线条和白色螺旋,被爆炸截断。两个阵营的飞行器都散开了,在战场中翻滚旋转,丢掉机翼或着火。

“他们正在被击碎,”红色七号在网上说。

“他们知道自己的工作。”阿纳金回答。

那工作,就是给红色中队足够的时间,来避开主要行动,让他们与泰瑟的引力阱赛跑。

一个冲破封锁的信息传输,来自被袭击的共和国小基地的幸存者,证实了杜库就在地面上。但是,泰瑟也可能是为了有计划地转移共和国的注意力,因此帕尔帕廷的海军司令部只同意从外环舰队组成一个战斗小组。在这些海军指挥官看来,入侵是毫无意义的,一次“德尔塔零基地”袭击就足够了。最后决定是,饱和的轰炸加上有限星际战斗机的参与,让杜库逃亡,这符合共和国的战略,即迫使分离势力更深入银河系的悬臂。

绝地武士则仍然坚持试图活捉杜库。

欧比-万和阿纳金不需要回想起几周前,当他们追赶冈雷总督时,发生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的事情。他们再不想放弃抓住西斯尊主的机会。

红色中队的预计插入点,是泰瑟北极以南20度,那里的分离势力战线最为分散。机器人战斗机仍在从贸易联盟的“万宝巨轮”弯曲船臂中倾泻而出,而商务行会的大炮反冲桶让空间中充满了释放的能量风暴,阿纳金带领着星际战斗机在敌方舰队的心脏地带回旋。

“没有格里弗斯船的迹象,”他对欧比-万说,“分离势力领导人的船都不在这里。”

欧比-万瞥了一眼显示屏上的威胁评估线框:“更有理由相信,是西迪厄斯命令杜库来到了这里。”

“那其他人在哪儿呢?”

欧比-万对此想法也感到困惑,但他没有承认。“杜库肯定知道,”当星际战斗机的近程扫描结果警告时,他说,“技术联盟的飞船正准备拦截我们。”

“机器人战斗机已经离开并锁定,”红色三号补充道。

欧比-万表示认可:“倾斜护盾。我们可以超过它们。”

“我们最后会与原定路线偏离太多的。”阿纳金说。

“我们就快到插入点了。”欧比-万说。

“那艘星舰不会就这么移到旁边了。在我身旁组队。我们要向他们展示我们的即兴发挥。”

没有时间争论了。驶向港口时,欧比-万跟在阿纳金后面,把推进器点火。红色中队跟在更后,加速前进,并向狭窄的船只靠拢。

“准备好质子鱼雷。”阿纳金说,“把它们投在燃料电池上方。”

点防御涡轮激光炮寻找着飞向大船的星际战机,太空中喷涌着华丽的能量。盘旋着的导弹击中了红色十号和红色十二号,它们消失在愤怒的火焰中。这艘巨大的船突然感到了脆弱性,便发射了更多的机器人战斗机。在其放下护盾、将能量路由到亚光速驱动器的瞬间,红色中队发起了攻击。

紧跟着阿纳金,剩下的十架星际战斗机在船的腰部侧飞,正好在其圆柱状的燃料电池群前方。阿纳金将他的飞行器降在距船体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开始接近表面,跃上一条会使红色中队和燃料电池前端擦肩而过的路线。

“鱼雷发射!”飞到一半的时候他说。

欧比-万触发了发射器,并看着两枚鱼雷燃向目标。在他身后,红色中队的其他成员也照做了。命中得越来越多,火和气体从深色船体的裂缝中涌出。

使敌方丧失战力的打击完成后,阿纳金朝着泰瑟推进着。

“它完蛋了!”

红色中队排成一排紧跟其后。损坏的船只马上就爆炸了,其能量波使逃离的星际战机震动。红色九号在爆炸边缘消失了,红色七号在两个机翼都被炸掉的情况下进入虚空。

欧比-万重新控制了自己的飞行器,并再次加入阿纳金的队伍。

“插入点在十五秒之后,”阿纳金更新道,“把惯性补偿器开到最大。所有电力都放到护盾上。听我的口令减速……”

当红色中队撕裂了泰瑟的大气时,欧比-万双手握住剧烈晃动的操纵杆。他觉得自己的牙齿都快从口腔中震了出来、掉到腿上;眼睛和耳朵快因为压力而爆裂;胸部要陷进去压扁了心脏。

他身后闪烁的光芒射进驾驶舱。

六个机器人战士正在追赶他们。

秃鹫战斗机不必担心自己的生命系统受到威胁,并且应该比星际战斗机更快。但是随着船只进入高温状态,生存协议开始生效,要求战斗机调整下降角度。对于某些机器人来说,这已经为时已晚。当重力将破碎的战斗机带到末日时,其凝结的尾迹成了粒子的阵雨。

欧比-万的星际战斗机以自杀般的速度翻滚着刺穿云层。泰瑟在他眼前转动着,如同白色和棕色、偶尔抹上蓝绿色的万花筒。

阿纳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抬起机头!抬起机头!”

欧比-万努力着从垂坠转向水平飞行,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向前倾,打开了星际战斗机的地形传感器。战机正驶向浮冰和冰山。遥远的下方,是多岩石的岛屿半岛。一片死寂的灰色海洋波涛汹涌。裸露的大陆架。贫瘠的土地被干燥、弯曲的河床所割裂,被散落着树木的褐色丘陵所包围。

“清点人数。”他对着头盔里的话筒说道。

有五声回应。红色八号和十一号也丧命了。

“锁定目标坐标。”阿纳金说。

红色中队飞跃曾像纳布的希德周围一样植被茂盛的土地。而此地现在是沙漠,其锯齿状的海岸线呈灰黄色和黑色,只有在红棕色的湖中生长着一些奇特的植物。

与纳布一样,泰瑟也曾开采了足够多的等离子体,运到外星。但是贪婪促使莱默吉动力公司尝试用危险的方法,将电离的气体保持在足够的热量之下。核燃料引发的连锁反应已经摧毁了泰瑟北半球的所有设施,并使该星球一代以来都无法居住了。

“目标设施在西部十公里处,”阿纳金说,“我们应该很快就能收到炮兵的消息。”

六架星际战机从高原飞下,落入广阔的峡谷,停泊着的飞船和战争机器遍布地面,这令人不禁联想起吉奥诺西斯。

暴火机器人了冲出来,用地对空导弹齐射来招呼他们。固定在贸易联盟登陆舰上的涡轮激光炮,将灰黄的天空切成一条条。STAP升空,步兵机器人小队赶往武装掠行艇。饱受摧残的红色中队,没有足够的防御来避免遭受猛烈的袭击,只能向北边倾斜,躲避着火热追击者们的等离子束和爆炸物。阿纳金和欧比-万做出了最后一次质子鱼雷攻击,徒劳地试图挽救红色三号、四号和五号。他们的激光炮火使两架敌方飞行艇和无数的机器人战斗机瘫痪,让它们坠毁在受污染的地表上。在欧比-万扭转星际战机,使其穿过猛烈爆炸和过热的滚滚浓烟时,R4-P17大叫着。

红色六号也消失了。

当他们度过最艰难的时刻之后,阿纳金和欧比-万再次并驾齐驱。

现在只剩他们两个了。

“三比零,”阿纳金说,“去登陆平台。”

欧比-万从座舱的右侧,望向一个巨大的等离子生产设施。破裂的安全穹顶和相邻的失掉屋顶的结构,暴露出倾斜的竖井、爆炸了的活性剂、以及翻倒的人行天桥。在建筑群的中心,有一个抬高、布满锈蚀的铁凝土广场,挤满了敌方战斗机,还有一架形制独特的吉奥诺西斯“扇尾”。

“杜库的帆船。”

欧比-万几乎都还没说出来这话,战斗机器人就开始从设施中涌出,并降落到着陆平台。来自机器人爆能枪的爆能束对准了那两架逡巡的星际战机。

“我想咱们不能穿过前门。”欧比-万说。

“还有另一种方式,”当他们低空飞越时,阿纳金说,“咱们穿过北穹顶。”

欧比-万向左转头,望着部分塌陷的半球。曾经位于等离子容纳结构顶部的屋顶已经消失了,所形成的圆形开口足够大,可以让星际战机穿过去。

尽管如此,欧比-万还是有疑虑。

“圆顶内部的残留辐射如何?”

“辐射?”阿纳金笑了,“光这行动本身就可能让我们死掉!”

Red Squadron 红色中队

gravity well 引力阱

Base Delta Zero “德尔塔零基地”(译名来自译名管理系统,虽然我不太同意。是一种打击方式,通过轨道轰炸等手段,系统地摧毁工厂、工地、矿山、渔业、所有生物和机器人在内的所有“生产资产”。)

Point-defense turbolaser 点防御涡轮激光炮

sublight drive 亚光速驱动器

fuel cell 燃料电池

Hailfire droid 暴火机器人

skimmer 掠行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