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官小接坑】《孤狼——一则关于欧比旺与卢克的故事》6(上)

之前1-5由 @芦苇泥 太太翻译,见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a9a65c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ae6601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eebb2817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b628aa2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e1d5cc2

其实原文并没有分章节,只是用分隔符分了一些段落。这里是第六段的上半截。

本来以为我已经翻译了一些James Luceno的小说,他的小说是星战里公认比较难的,所以觉得翻译这篇应该不太难——

然而,啊,好难啊!这种古龙似的用词飘忽的打斗场面完全翻译不出来味道啊!还有奇奇怪怪的自造词!

于是只能磕绊地凑合一下。

另外,2015年在Star Wars Insider发表的这篇,地位真的好低,在Wookiepedia里都没有剧情简介和出现人物的介绍!但是其实都能塞入正史和EU(包括提到欧比旺的女朋友时,也是Siri和Satine都有的,哈哈哈)

专有名词翻译见http://www.starwarsfans.cn/glossary/​ (其中有些与之前的翻译不一样,为简单起见,一律使用此词汇表)

(之后不打星战tag,请进合集或者关注孤狼/Lone Wolf/星战官小翻译tag查看)

 

 

——————————————

臃肿鼓胀的行星纳尔赫塔阴森地逼近,如同其蠕虫族的名字之意那样,在纳沙达的黄昏天空中发光。

欧比-万离开泽刚蒂斯的机库时,金锭在他的腰包中叮当作响。

把这种特殊的军事装备交给犯罪黑社会,叫欧比-万感到遗憾。但是这并不是让他内心翻江倒海的原因。

他在那儿做了必须做的事。为了卢克。

但是在那以后,男孩就变得不自然地安静了。

不过,如果泽刚蒂斯所说的,有关帕尔帕廷对绝地的通缉名单是真实的话,那么赏金猎人何时何地都可能出现。

这就是欧比-万的新现实。一个法外之徒。

永远的。

他告诉自己,着并不会是永远。直到共和国复原之时就可以了

或者,当他身处赏金猎人的爆能枪口之下时。

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搜寻索尔姆和特拉·萨了。他们甚至可能已经被抓获了。

或者已被处决。

欧比-万的脸颊上闪过一丝什么东西。他抬头望向漆黑的天空,感受到了另一股。

去往克温太空站的下一班交通将马上出发。欧比-万加快了步伐,因为阵阵小雨逐渐转大,他选择昏暗的小巷,以免好奇的目光扫过拥挤的街道。

这是他的第一个错误。

当欧比-万来到一个空无一人的十字路口时,听到身后一声血腥的尖叫——一个出于本能、令人痛苦的非人哭嚎。在包裹里的卢克被吓住了,绝地大师转过身去。

这是他的第二个错误。

他较早时见到的三名肥胖的加莫人雌性,下巴唾液滴在隆起的胸膛上,与猪鼻渗出的黏液混在一起。她们绿色的肉爪愉快地挥着斧头。

但欧比-万听到的下一个声音证实了他的第二个错误。毛骨悚然的声音,像是巨大的斩首盘划破地狱的空气。

法外之徒绝地及时地躲开了这个剃刀边缘的黑色檐帽,它飞过前一刻他脑袋所在的位置——并勉强逃脱想要把他小腿从膝盖上卸去的类似致命铁饼。纤维链控制着每一次致命袭击,并将剃刀帽收给其拥有者,如同索尔格德的线轴玩具。

欧比-万现在转向左侧。

他看到,那是在小酒馆遇到的三名久藏人。他们用金属感强烈的语言低声交谈,跟随着的还有三只形状诡异的蛙犬。皮肤长疣的巨大野兽被黄色的激光绳牵着,在饥饿中摇着肥胖的蝌蚪状尾巴。尽管它们据说是有智慧的,但其嘴边冒出的粉红色泡沫,带有赛博里亚狂犬病。

欧比-万迅速就观察到了。

他之前遇到过久藏人:他们是令人吃惊的敏捷武术家,这样的一群可以轻松地对付两名绝地。但这几个肌肉特别发达的,无疑是戈-滋基。尽管都穿戴着这个物种典型的氧气面罩和裙装,但这些赤膊的野蛮人肤色不是橄榄色的,而是发焦黑的橘色:这是一个虐待狂般的入会仪式的产物,连同他们的纤维链剃刀帽,都证明了他们邪恶的忠诚。

久藏戈-滋基是黑帮分子,也是狂热的荣誉人士。

并且格外地致命。

同时,他们带来的两足两栖动物,其的饥饿程度也就比右边小巷里流着口水的加莫饕餮低那么一点。

三名戈-滋基久藏人。三只凶猛的蛙犬。三名嗜血的加莫人狂战士。

他诅咒着维玛-达-博达那个老化石,确定是她背叛了他们。

即使这样,欧比-万也不觉得他和卢克毫无胜算。

这是他的第三和第四个错误。

因为他没看见——只有卢克的水晶般明亮的眼睛才能看到的——是齐格纳什人。

欧比-万甚至都没有及时感觉到这两名节肢种人。他只是听到了他们的声音,或者至少是他们步枪内部可怕的棘轮声,仿佛内克苏在磨牙。

嘎啊啊啊!看不见的波浪,把落下的雨水扭成歇斯底里的几何形,欧比-万适时回旋,让卢克远离伤害。他举起手,扑灭背后的爆能束,他坚定地握紧充满原力的掌心,就像无所不能的神灵之令。

然后那就突然几乎消失了。

绝地的脑海里引爆了一颗痛苦的炸弹。他手上的组织尖叫着,仿佛肌肉从内部吞噬了它。

欧比-万受伤的手几乎瞬间就在眼前变得衰老,不断蔓延的坏死被他衰弱地召集原力而勉强抑制着。

只有少数手持武器可以有效地对付绝地武士——大多数是非法的。欧比-万知道所有。

韦尔派恩碎裂枪、脉冲波、吉奥诺西斯声波爆能武器、镖弹发射器、裂解枪。以及……

斯奎布张量步枪。

这个认识让他仿佛被一个六个字的脏话击中。

史诺兹特斯基。

张量火力是由斯奎布人这种奇异物种发明出的富有想象力的残忍武器,从牵引波束的物理原理移植而来,利用压缩波技术摧毁目标的细胞结构,将分子结构搅成糊状。尽管难以瞄准,但武器的波纹状起伏、难以察觉的释放,也很难被光剑或者并未专心于此的绝地头脑完全弹回。

欧比-万本能地抓住他那只受重伤的手,倚靠上一栋建筑,将卢克藏在自己和廉价的钢筋混凝土墙之间。

最后,绝地大师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最后错误。

永远不要相信纳沙达的交易。

齐格纳什人呈酸黄色,有多节甲壳、四条带尖刺的后肢,除此之外还有两倍多的其他附肢。他们长长的躯干伸出一对粗壮的胳膊,似乎是为了增强行动能力,它们捏在一起如同在吸引虫族的拥抱,而另一副灵巧的钳子紧紧抓着张量步枪。在其上方则是两只像是长在敦实前臂上棍子似的爪子,再上方则是压扁三角形的头部,根本看不出眼睛。其中一人的甲壳上点缀着棕色斑点,另一人胸前十字交叉挎着子弹袋。

然而,蝎子似的暴徒最危险致命的解剖细节,是其一米长的刺。齐格纳什人邪恶的纤细尾巴卷来卷去,“十字带”窸窸窣窣的声音起起伏伏。

“交出信用点,外地人。”

“我恐怕——”欧比-万痛苦地努力说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刚收到的卖船的信用点,没脑子的。”

似乎是为了强调这一点,久藏人的蛙犬责备似地野性狂吠。

欧比-万坚称:“我敢肯定,我们可以实现互惠互利——”

“看看你周围,屎坨子,”“斑点”反驳道,指了指戈-滋基和加莫人喽啰们:“我们可已经讲好了。”

欧比-万注视着他,他深知齐格纳什人卑鄙的技艺。

他们是专业的绑架者和敲诈者,同时也是天生的无信用蓄奴者。这些节肢种人可以把刺刺入可能的猎物,向血液里注入僵化血清,即使异星人也可被“齐格纳什心灵控制”丧失意志。异星生物学家推断,在这种信息素的基础之上,其结果显然是令人毛骨悚然的:思想被控制的傻瓜成了为他们的攻击者所卖命的空壳战士。

也就是六个标准日。如果到那时受害者身体中的毒液没有被抵消,他们很快就会永远地进入植物人的状态。

欧比-万在闪烁的街灯之下,记住了他和卢克两人周围,每组全副武装的暴徒。他听着加莫人满意地哈哈笑的协奏、食虫两栖种的气喘吁吁,以及久藏人锡头饰上雨滴滴落的回声。

倾盆大雨之下,他意识到卢克清醒了,但却没发出声音;这感知让他心跳减速。在远处,有人在用泽洛斯草笛演奏《流血我的新星》的旋律。

在附近,齐格纳什人的毒药器官张开又缩回去。

暴雨落在他们身上,欧比-万握着自己那被脉冲碾过的手,让光剑滑入枯萎的手掌。

“现在,”他小声道,“从我的角度看。”

绝地的手指、婴儿的睫毛——犬尾巴、猪鼻子、久藏人的肌肉,都纹丝不动。

“戈-滋基。”齐格纳什人首领最终发话:“放狗。”

久藏人的浑浊眼睛微笑起来。

然后就放出了狗。

一百公斤的巨兽咆哮着——凸起的眼睛、四溅的疯狂,激光绳鞭打着。

绝地大师和他的学徒都一动不动。

乖啦,卢克……

蛙犬跳了起来……舌头从张开的大嘴中伸出。

一束光……发出。

那跃动的光芒叉住肉食巨兽的胸部——看起来就是把它劈成了两截,欧比-万猛地把那光柱甩向另外一只贪婪、下颚突出的蛙犬,砍掉了它的上颚骨和上半截头骨。他的右手毫不费力地被握在左手之中,拦截住炽热的能量,并用那细小的银条挥出一个八字型的轨道,划过第三只蛙犬的肚子,从排泄孔直到鼻孔,让野兽的内脏倾泻而出。

“戈普乐佐佐!”一名久藏人叫道。

那闪烁的光亮平息了。

健壮的犬类尸体湿漉漉、汩汩作响地倒在欧比-万脚下,他的光剑嘶嘶作响。永远不要把他的后背或者学徒暴露给对手。

那些可转换人意志的齐格纳什人面孔,根本没有露出任何担忧的迹象。

“大错特错了,魔力小子。”“十字带”警告道,“之前,赖利和我只想要你的信用点。但帝国可以为绝哋脑袋付很高的价格。尸体也行。”

闪电劈开天空,小巷中雷声滚滚,欧比-万故意点了点头。他的头发被雨水打湿,双手持剑,绝地大师表明了他的立场。

“那么,”他说,“就来吧,有毒的地沟渣滓。”

当久藏人戈-滋基向前时,当加莫狂战士向他们的猪之神发出战吼时,当齐格纳什人组装他们的当量步枪时——有些美妙的事发生了。

在那绝望之际,欧比-万的绝地耳朵听到了一些最崇高的声音。

一把光剑点燃的声音。

以及另一把。

欧比-万意识到,维玛一直是对的。

他要找的绝地武士找到了他。

 

 

Nal Hutta 纳尔赫塔(赫特语意为“壮丽的宝石”)

Nar Shaddaa 纳沙达

Zegundis 泽刚蒂斯

Tholme 索尔姆

T’ra Saa 特拉·萨(这俩人还真都没死)

Kwenn Space Station 克温太空站

Gamorrean 加莫人

Thorgeld 索尔格德

Kyuzo 久藏人(就是《克隆人战争》里出现过几次的带着条狗、把帽子当盾还可以扔来扔去使的赏金猎人恩波Embo的种族)

frog-dog 蛙犬(还不是动画片里久藏人恩波带的狗,那是Anoobas阿努巴,蛙犬在电影里贾巴宫殿出现过)

Cyborrean 赛博里亚的

go-zeki 戈-滋基

Vima-Da-Boda 维玛-达-博达

Chiggnash 齐格纳什人

nexu 内克苏

Verpine shatter gun 韦尔派恩碎裂枪

Pulse-waver 脉冲波

Geonosian sonic blaster 吉奥诺西斯声波爆能武器

Flechette launcher 镖弹发射器

Disruptor 裂解枪

Squib tensor rifle 斯奎布张量步枪

Shnozitski 史诺兹特斯基

tractor beam 牵引波束

Crisscross “十字带”

Spots “斑点”

Chiggnash Control Mind “齐格纳什心灵控制”

Zelosian 泽洛斯人

Bleed My Nova 《流血我的新星》

Riley 赖利

Jed-head 绝哋脑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