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伪装】第8章

第七章讲的是奎刚去绝地圣殿做任务汇报,介绍了一下科洛桑风景、绝地圣殿风景和绝地委员会的各种背景板大师们(因为是电影EP1-EP2之间出的这本书,所以要给EP1中的各种背景板大师们一些描写,同时之后还介绍了一些将在EP2中出现的分离势力首领。)。中心思想就是奎刚说:以科尔船长为首的雇佣兵袭击内莫伊迪亚船、抢走奥罗德金锭的事,不那么简单!我们还需要再去深挖一下到底有啥阴谋。

于是我就掠过了。

第八章这段则是,西迪厄斯忽悠内莫伊迪亚人。

特么的我并不想知道内莫伊迪亚人是怎样成长的!可能是Luceno就很想给内莫伊迪亚的贪婪胆小性格做出些……社会心理学上的解释吧。

其中哈科是后来一直跟着冈雷的那个跟班,另外一个蒙查是在EP1之前就半截临阵脱逃的,他后来被ppt派了馍馍追杀。小说《Shadow Hunter》和漫画《达斯摩尔》第二本(最早的一部,2000年出的,画风超级棒)中有对这段追杀的描写。我之前写过《Shadow Hunter》的剧情简介听书笔记。(撸否链接

 

 

第八章

            

内莫伊迪亚是个微小、潮湿的世界,有个衰老的太阳,是个让人避之不及的地方——即使对内莫伊迪亚人来说也是如此。内莫伊迪亚没有像附近自给自足的科雷利亚和工业化的夸特那样从其地理位置上获利,反而因其而受苦,一次又一次地被核心世界的兄弟情谊所忽视。这种避世的遗产让内莫伊迪亚人的社会消息灵通。

这个种族轻蔑地相信,只有那些证明自己不仅有能力,而且有掠夺性的家伙,才能取得进步。达到食物链的顶端要求把弱者的身体作为垫脚石。一旦到达顶端,就要抓住一切可用资源,阻止别人抢夺它们。

这些原则经常可以解释为什么内莫伊迪亚人是如何迅速崛起占据贸易联盟的显要位置,这联盟的特征就是冷酷无情。

最有能力的内莫伊迪亚人通常很早就离开家,选择在贸易联盟船队的船只上进行巡回贸易。结果就是,内莫伊迪亚星上剩下的就是这个种族里最弱小的,服务于星球上巨大的昆虫巢穴、真菌农场和甲虫孵化场。

纽特·冈雷总督与他的出逃同伴们一样,都对家乡有种异样的厌恶。但是现状要求他,要在没有科洛桑窥视的安全地带,与他的圈内人士会面。从这一个意义上来说,内莫伊迪亚提供了最好的庇护所。

返乡的问题是,在某种程度的细胞记忆中,他不得不回忆起在内莫伊迪亚度过的七年童年,他们作为幼小、苍白、蠕动的幼虫,群聚生存,并与其他人竞争生存和成熟的机会,以期待成为红眼睛、没鼻子、鱼嘴、缺乏信任的成年人。

无论如何,像冈雷这样的成年人,把自己的身体用能以信用点买到的最好的华服裹起来,都完全不会回头看一眼这个地方。

总督让自己暂停思考这些问题,这时候机械椅把他带到会议地点,穿过模仿早期巢穴的海绵状大厅,一排排的礼仪机器人在两侧注视着。

他们最终来到一个黑暗潮湿的洞穴,是贸易联盟货轮闪闪发光的舰桥的对立面。这里展示了一些外来植物的样品,它们可以自行捕捉来自憋闷空气的水分。拱形的墙壁上饰有虔诚和力量的双重象征:球形火焰和甲骸鱼——是一种有铠甲的鱼类,象征着服从和向开明的领导奉献。

冈雷的主要顾问们正在等待:副总督哈思·蒙查和法律顾问鲁恩·哈科。他们都戴了符合自己身份的黑色头饰。蒙查的是个三重冠,和冈雷戴的类似但是要小;哈科的很精致,有两个角状在前面,高的圆状的在后面。

两位顾问在机械椅把冈雷放下时,向他致敬。

“欢迎光临,总督,”哈科弯腰接近他,左臂弯曲在身旁,“我们希望您这次前来不是白费力气。”他的脸颊空洞,有些像蜘蛛,皱纹很深,眼袋很重,下巴和细脖子上也有有皱纹的肉。

冈雷严厉摆手:“他说他会来。这对我就足够了。”

“对您来说。”蒙查喃喃地道。

冈雷怒视他的副手:“事情如他承诺的那样发生了。科尔的雇佣军发动袭击,‘税收号’被摧毁了。”

“这就是庆祝的理由吗?”哈科问,他突出的声腔颤抖着,“您这个计划让贸易联盟损失了一架一级货船和数十亿的奥罗德金。”

冈雷颤动的瞬膜打破了他表面上的自持。他又眨了眨眼,然后很快恢复了镇定。

“一艘船和一个宝箱。如果我们的支持者确实是他所声称的那样,那么这种损失就微不足道。”

哈科举起了一只颤抖的手:“并且如果他是的话,那也是个叫人恐惧而不是喜悦的事。并且,我们到头来又怎么确定呢?他提供了什么证明呢,总督?他只通过全息图像与您联系。他可以声称自己是任何人。”

冈雷活动着自己突出的下巴说:“谁会脑死亡地这么自称,然后又没法真的做到呢?”

他拿来便携式投影仪,把它放在桌上。

几个月前,当西斯的黑暗尊主首次与他联系时,他似乎对纽特·冈雷和他时怎样爬到现在这个位置的,知根知底。冈雷是如何针对脉冲超级坦克公司的——那时候它是该集团的一家参与公司——他想贸易联盟理事会作证,指责脉冲公司“恶意无视利润”和“缺乏可见奖励的慈善捐款”。

确实,是这个证词和类似的狂热宣言第一次引起了达斯·西迪厄斯的注意。

即使如此,尽管达斯·西迪厄斯展示了它广泛的影响力,但冈雷依然像他的顾问一样,保持怀疑态度。西迪厄斯秘密地安排了几个重要的资源世界,以签署成员的身份加入贸易联盟,放弃他们在银河参议院的代表权,以获取有利可图的贸易机会,并在可能的情况下保护自己免受走私和海盗的侵害。西迪厄斯每次都让这些收购看起来像是冈雷的手笔,从而有助于巩固冈雷不断增长的权威,并确保他成为理事会成员。

而西迪厄斯的影响力是否真正归功于西斯的力量,冈雷也无法根据自己对西斯的很少了解判断出来——那古老、可能是传说中的黑暗法师,绝迹于银河已一千年。

有人称西斯维绝地的阴暗面。其他人则声称,绝地战争结束了西斯的统治,这场战争使黑暗和光明互相抵制。还有人说,对权利的贪婪使西斯互相残杀。但是冈雷对这些事情的真相一无所知,他也希望保持这个状态。

他用力凝视着投影机。约定的时刻就在眼前。

当一个戴着兜帽的头部和肩膀形象从装置上升起来时,冈雷还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那深色衣服的兜帽遮住了眼睛,露出有勾的下巴和皮肉下垂苍老的脸。一个精致的胸针把斗篷固定在颈部。

当那个人说话时,他的声音是拉长而刺耳的。

“我看到,总督,你召来了你的喽啰们,就像我要求的那样。”达斯·西迪厄斯说。

冈雷知道“喽啰”这个词,蒙查和哈科肯定不乐意听。尽管他觉得无能为力,但也想至少要尝试纠正一下。

“是我的顾问们,西迪厄斯尊主。”

西迪厄斯的脸上没有任何变化:“当然了,你的顾问。”他停了片刻,似乎在探寻他们相隔的不可估量的距离。“我感到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氛,总督。我们计划的结果难道令你不满意吗?”

“不,一点也不,西迪厄斯尊主,”冈雷结结巴巴地说,“只是失掉货船和奥罗德金锭的损失,叫某些人有些关心。”他有目的地瞥了眼他的两个顾问。

“其他人缺乏对更大目标的掌握,总督。”西迪厄斯不屑一顾地说,“也许我们需要让参议院对贸易联盟产生更多同情,这时他们就能认识到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向星云阵线的激进分子告知了金矿的装运情况。铸锭的损失将进一步促进我们的事业。很快,政治家和官僚们就都会在你手边,然后贸易联盟最终将拥有所需的机器人部队。巴克托伊德、豪尔查尔工程公司,以及科利科伊德,都在等待着满足你的订单。”

冈雷开始不安:“军队,西迪厄斯尊主?”

“外环的财富等待着那些勇于抓住他们的人。”

冈雷咽了一口:“但是,西迪厄斯尊主,或许现在还不是采取这样行动的时候——”

“不是?这就是你的命运。有了一支机器人军队支持你,谁还敢挑战内莫伊迪亚人统治太空通道的权威?”

“我们很期待有能够防御海盗和煽动者的能力,”鲁恩·哈科冒险地说,“但我不希望违反我们与共和国的贸易条约的条款。如果获得机器人军队的代价是对自由贸易区征税的话。”

“所以你已经听到了瓦洛伦议长的企图。”西迪厄斯说。

“只有这样他才可能会充分考虑该提议。”冈雷说。

西迪厄斯点了点头:“放心,总督。瓦洛伦议长是我们在参议院最强大的盟友。”

“西迪厄斯尊主在参议院也有些影响力吗?”哈科谨慎地问。

西迪厄斯很聪明,根本不会咬这个钩。

“你将会了解到,很多人在为我做事,”他说,“他们明白,为我服务,自己也可获得最大利益。”

哈科和蒙查迅速互相看了一眼。

“贸易联盟的执政人员不太可能放弃来之不易的利润,去购买机器人,”蒙查说,“事实就是这样,他们认我们内莫伊迪亚人过于多疑了。”

“我很了解你们合作伙伴的意见,”西迪厄斯厉声道,“你要知道,愚蠢的朋友并不比敌人强。”

“尽管如此,他们也会反对这个安排。”

“那么我们就只需要找到一些方法,去说服他们。”

“他并不是不领情,西迪厄斯尊主,”冈雷道歉道,“仅仅是……仅仅是我们真的不知道您是谁,以及您能提供什么。您可能是个强大的绝地,希望引我们进套。”

绝地,”西迪厄斯说,“现在你真是在嘲笑我了。但是你要知道我是个会原谅的主人。至于你对我身份——或者说我的继承派系——的担忧,我的行动将会证明一切。”

内莫伊迪亚人交换了困惑的表情。

“那绝地们呢?”哈科问,“他们不会就这么袖手旁观的。”

“绝地只会做参议院要求他们做的事,”西迪厄斯说,“如果你认为他们会在没有参议院批准的情况下就挑战贸易联盟,以危害他们在科洛桑的崇高位置,那就大错特错了。”

冈雷在回应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的顾问们:“西迪厄斯尊主,我们将为您所用。”

西迪厄斯几乎笑了:“我知道你会以我的方式来看待事物,总督。我知道在将来你不会让我失望。”

那影像如同出现时一样突然就消失了,留下了三位内莫伊迪亚人去思考他们刚刚建立的这个影子联盟的性质。

 

Neimoidia 内莫伊迪亚

Corellia 科雷利亚

Kuat 夸特

Viceroy Nute Gunray 纽特·冈雷总督

credit 信用点

mechno-chair 机械椅

garhai 甲骸鱼

Hath Monchar 哈思·蒙查

Rune Haako 鲁恩·哈科

Pulsar Supertanker 脉冲超级坦克公司

Baktoid (Baktoid Armor Workshop) 巴克托伊德(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

Haor Chall Engineering 豪尔查尔工程公司

Colicoid (Colicoid Creation Nest) 科利科伊德(科利科伊德创造巢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