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30章

绝地们发现ppt跟杜库幽会,以及之前破屋藏馍的破地方。

 

第三十章

 

梅斯把宏观双筒望远镜压在眼睛上,从上到下研究了那遥远的建筑物,他的目光徘徊在破碎的窗户、裂开的壁架和倾斜的阳台上。

这座建筑位于一群建筑的中心,有超过三个世纪的历史,并已经快成废墟了。它的三分之二是个未经修饰的柱子,有个圆顶。圆形基座为上层的建筑提供支撑,并由鳍状结构加固。上层建筑和扶壁的斜顶相接处,有着窗户和过时的锯齿状泊位舱门。许多永固玻璃窗和天窗都完好无损,但是时间和腐蚀对那些垂直的泊位舱门造成了严重的影响。

目前正在调查,是谁建立了这栋建筑,以及其所有者是谁——尽管,以其在“工厂区”的突出位置来看,其应该是作为周围工厂和装配厂的公司总部。

梅斯和他的绝地团队、克隆人突击队和情报分析人员,在该建筑以东的一公里处的一个低矮、锯齿状屋顶的铸造厂中,周围是被烟熏了多年的永凝土烟囱。梅斯告诉自己,在埃里亚杜或者科里班都找不到这样的令人沮丧的地方。在这里呆上五个小时,能让人减寿五年。每次呼吸、触摸到的每个肮脏的表面、各种飘散的毒气,都叫他感到伤害。空气中的酸正在消解所有东西,但对某些东西来说还不够快。雄心勃勃的开发商和城市复兴投资者引入了石螨、耐土蛞蝓以及管道虫来辅助这些腐蚀性雨水,但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害虫对参议院区附近摩天大楼的危害。

总而言之,这是西斯尊主的理想环境。

ARC报告说:“温杜将军,远程探测器已经放出去了。“

梅斯调整了宏观双筒望远镜,将其聚焦到一米宽的球形机器人上,它们正在朝着建筑物移动。

参议院的情报监督委员会曾经试图阻止使用ARC和探测机器人。在委员会成员的心目中,科洛桑上可能存在分离势力据点的想法是荒谬的。幸运的是——也是出乎意料的——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反对委员会,梅斯得以组织一个梦寐以求的队伍,不仅包括ARC指挥官瓦里安特、共和国情报部门的戴恩上尉,还有绝地大师莎克·蒂和几名有能力的学徒。

“没有迹象表明探测机器人已经成为攻击目标。”ARC更新道。

梅斯看着黑色的球体飘进破碎的窗户,进入建筑物外立面崩解后暴露出塑钢骨架结构的区域。

他想,这就是关键时刻了

欧比-万和阿纳金在纳奥斯三号卫星上找到的列森人飞行员,除了提供她把星舰所送到的那栋建筑物的模样之外,什么别的都说不出了。飞船是西纳先端项目实验室的产品,经过改装——可能西纳自己都不知道——以适合于那名杀死奎-刚·金的西斯。那飞行员获得了在科洛桑的着陆的坐标,但实际上,星舰本身就已经设定了这个地方。她获得了全额的服务费,然后乘出租车到西港,之后就去了赖洛思。对星舰目的地的外形描述并不能叫绝地的调查继续下去。即使比科洛桑赤道附近大部分地方都要平坦,但这“工业区”绵延了数百平方公里,并容纳了数千个可能符合描述的建筑物。

直到绝地大师索尔姆回忆起前学徒昆兰·沃斯的一则工作汇报的细节后,才取得了突破。作为掩护沃斯潜入杜库伯爵的黑暗门徒圈子的一部分任务,沃斯需要暗杀一个骗人的参议员韦恩托。在刺杀事件发生后,以及与克克鲁克大师的残酷决斗后,沃斯与杜库在工业区短暂地会面。在那里,杜库告诉他未来的门生,沃斯认为韦恩托是西斯是不正确的,并否认他本人也要听命于任何师父。

当时,没有人对沃斯的言论给予太多的关注,因为沃斯似乎被黑暗面所吸引,而背离了武士团。这个集合地点只被认为是个偏僻的聚会场所。绝地和共和国情报组织更感兴趣的是,杜库是怎样在没有被发现的情况下设法到达并离开了科洛桑。

瓦里安特说:“内部的全息影像传进来了。”

梅斯放下了双筒望远镜,将目光转向全息投影机。孤零零房间、绵延的黑色走廊、广阔的空荡空间,其3D图像被对角分析线所分割。

“这座建筑似乎已经全被废弃,将军。除了类似的制造业贫民窟常见的景象之外,没有任何机器人或生物的迹象。”

“可能被遗弃了,但并未被遗忘,”戴恩上尉在瓦里安特背后说,“这建筑物还有人活动。还有电源和照明。”

“这并不能说明什么,”梅斯说,“该地区的许多建筑物都是自供电的,通常是使用危险、高度不稳定的燃料。”他示意了一下,“它们还在冒烟。”

戴恩点了点头:“但是这正表明了周期和近期使用了这些电力。”

梅斯转向瓦里安特:“好的,指挥官。继续。”

从观察点的后方和两侧,LAAT升空到烟雾缭绕的天空中,门口的炮手握着他们的连发爆能枪,突击队员在炮艇的士兵区待命。在其他地方,AT-TE和其他机动火炮运输机开始穿过满是残骸的城市驶向目标。

瓦里安特转向了组成甲小队的士兵们。

“这栋建筑是自由打击区。你们在里面发现的家伙都是敌人。”他把一个新的爆能火药包拍进他已经空了的爆能枪。“士兵们:寻找、解决、完成!”

不管听到多少次,梅斯都觉得ARC们的命令在某种程度上打扰了他。尽管克隆士兵对彼此说的话的含义或许于绝地们互相说“愿原力与你同在”没什么不同。

他转身向莎克·蒂挥了挥手。

“我将跟甲小队一起过去。你跟着乙小队。”

莎克·蒂像花朵一样美丽,像毒蛇一样致命,在这种混乱情况下,她正是最需要的绝地大师。她具有在人群或狭窄地带快速移动的能力,经常是第一个进行近战的人,她有条纹的蒙特拉尔角和长长的头尾角可以提醒距离,其蓝色光剑很快就会找到其目标。她曾布在卡米诺和伦塔尔四号行星的抵抗中证明了自己,梅斯现在很高兴她能在这里。

当他进入甲小队的炮艇中时,里面已经挤满了突击队员和绝地学徒们了。LAAT/i (低空突击艇/步兵型)升空,朝着建筑物的顶部。策略是从上至下,以期将敌人冲向底层,这时候步兵和炮兵部队已经在那里布置下基地了。整个区域曾经都是运送工人、机器人和原材料的隧道。虽然无法监视每个出入口,但在地下室开放的许多主要隧道都配备了能够检测机器人或血肉生物的传感器。

尚未发现足够大的可以容纳炮艇的停靠港湾。突击队提议在上层建筑的侧面打一个大洞,但工程师担心,爆炸所需的强度很可能会使整个结构倒塌。于是,LAAT/i把团队带到顶部之下已经被炸开的最大那块窗户旁,从那里,所有人再盘旋进入。

梅斯跳过缝隙,打开光剑,并指示学徒们效仿。

突击队员们把武器举到胸前,以开火-机动的小队散开,开始向建筑物深处移动,检查每个房间和壁龛,然后才通知本层已安全。梅斯的剑刃在阴沉的环境中散发着水晶紫的光芒。他深入原力,可以感受到黑暗面的存在。昆兰·沃斯没有感觉到的唯一解释就是,他自己已经转向黑暗面了。

尤达警告梅斯,黑暗面可能在某些特定的房间和走廊里,让使他的思想模糊——西斯尊主不想让梅斯发现的地方——但是他现在感觉很机敏。此外,还有突击队员呢

他们一路走来,没有遇到阻力或发现任何有趣的东西。

“像墓一样安静,将军。”瓦里安特在顶上十层已经确认安全了之后说道。

梅斯研究了ARC士兵手腕上投影仪显示的3D地图。

“通知乙小队,我们将在指定的第三区与他们会合。”

瓦里安特刚要说,他的通讯器就响了。

“指挥官,这里是乙小队的负责人,”一个声音说,“我们在第六层发现一个可用的着陆门,并有最近使用的证据。而且,等您过来看看这个泊位,先生。”

用作泊位的地板几乎不能容纳炮艇,但其光亮闪烁,仿佛每天都被保管机器人擦洗和抛光。与矩形长边平行的是一排细长的蓝色照明灯。

“所有人都呆在原处,”当梅斯和甲小队的其他人出现在与泊位相连的走廊开口时,戴恩上尉说。

与乙小队一同进入的莎克·蒂和学徒们部署成圆阵,聚集在地板中间。

梅斯右手边三十米处,戴恩和另两名情报人员正在破译由遍布整个房间的探测机器人发送给他们的数据,其中一些机器人用高挥发性的物质把地板弄湿。润滑良好的垂直着陆门打开,露出椭圆形的傍晚天空。

“前几天,一个赫普拉帕萨蒂斯克的小船占据了这个停靠港,”戴恩说,他大声得足以让所有人听见,“其起落架和后登机舷梯的位置与在吉奥诺西斯战斗中发现的‘庞沃尔卡116级’是一样的。”

“杜库的船。”梅斯说。

“一个合理的假设,温杜大师,”戴恩大声说道。在凝视了他设备的监控屏幕并与同事商量了片刻之后,他补充道:“地板上有与那个帆船同时存在的两人足迹。”

一个飘着的机器人向地面发射绿光。戴恩指挥机器人专注在某些特定区域,并再次研究数据。

“一个人走出帆船,走到了这一点。”他指出了靠近大门的区域,“考虑到痕迹和人的步幅,我可以推测这很可能是个身高一米九五穿靴子的。”

是杜库!梅斯想。

机器人将光线聚焦到另一个区域,戴恩继续。

“在这里,两人会面,另一个人要轻一些,身材可能比较矮小,而且穿着——”戴恩查询着梅斯觉得是某些资料库之类的东西,“——可能可以形容为软底鞋或拖鞋。这个未知人物来自建筑物东边的涡轮电梯,并伴随着……杜库——不管是什么目的,他们来到了着陆门上方阳台的壁龛。之后沿着相同的路线,两人回到泊位,然后分开:杜库去他的船,而我们的未知嫌疑人,大概是去了涡轮电梯。”

戴恩让探测机器人追踪第二个人的痕迹,并跟上轨迹,招呼着梅斯、莎克·蒂和突击队员。

“在我身后排成一排,”戴恩警告,“不要错位。”

梅斯和莎克·蒂走在前列,学徒们和突击队员甩在后面。两位绝地大师跟上戴恩和他的机器人时,情报分析员正等在古旧的涡轮电梯门口。

“已经确认,”戴恩自满地笑着说,“涡轮电梯两次使用。”

他转向墙壁,用戴着手套的右手按住按钮。当被召唤的轿厢出现时,他把扫描仪固定在内部的控制板上。

“这轿厢的记忆存贮告诉我们,它从第二地下室过来。如果我们未能在那儿发现我们嫌疑人的证据,就得不得不继续努力,直到再次追踪到线索。”

涡轮电梯足够容纳戴恩、他的同事、梅斯、莎克·蒂、两名小队指挥官和两个探测机器人。瓦里安特让他们也去第二地下室,但是警告他们要远离东部的涡轮电梯和附近的任何走廊和隧道。

探测机器人在轿厢停下来后就出去了,使走廊两边都蒙上了雾。一只机器人还没走过五米,就停在中途并开始在地板上打探灯。

“脚印,”戴恩激动地说,“我们还在跟随线索。”

他小心翼翼从轿厢出来,跟随着探测机器人到了一条宽阔隧道的入口。机器人消失在里面,然后又返回,戴恩转向在涡轮电梯旁和其他人一起等待着的梅斯。

“足迹到此为止,之后这个未知人物使用了交通工具——肯定是反重力之类的,尽管机器人没有检测到任何尾气排出的痕迹。”

梅斯和莎克·蒂在隧道入口与戴恩和他的队友会合。

莎克·蒂凝视着黑暗:“它通向哪里?”

戴恩查询着全息地图:“如果我们可以相信一张比我们任何人都古老的地图,它可以连接到整个工厂区上的隧道——相邻的建筑物、铸造厂、一次性着陆场……肯定得有上百个分叉。”

“别管分叉了,”梅斯说,“它终点是哪儿?”

戴恩调出了一系列显示,并默默地研究了它们。最后,他说:“主隧道一直通往参议院区的西端。”

梅斯走入黑暗中两米,手摸着隧道的瓷砖墙。

杜库在吉奥诺西斯告诉欧比-万,数百名参议员都在受到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的影响。

梅斯面对莎克·蒂和克隆人指挥官,说:“我们需要更多的部队。”

 

macrobinoculars 宏观双筒望远镜

permacrete 永凝土

Korriban 科里班

stone mite 石螨

duracrete slug 耐土蛞蝓

conduit worm 管道虫

Senate District 参议院区

Intelligence Oversight Committee 情报监督委员会

Valiant 瓦里安特

Westport 西港

Tholme  索尔姆

Quinlan Vos 昆兰·沃斯

Viento 韦恩托

K’Kruhk 克克鲁克

Aurek Team 甲小队

Bacta Team 乙小队

montral 蒙特拉尔角

Brentaal IV 布伦塔尔四号行星

LAAT/i  (低空突击艇/步兵型)

Huppla Pasa Tisc 赫普拉帕萨蒂斯克造船联合企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