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10章

这一章基本都是勤恳工作的贝尔奥加纳。

这里帕德梅还是挺护着ppt的(我狂吃!)不像新正史《女王暗影》里,没多久就开始疏远ppt了……

 

第十章

 

在这些日子里,与最高议长的约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使对所谓的忠诚者委员会来说也是如此。

约见?

更像是接见

贝尔·奥加纳刚刚抵达科洛桑,他仍然穿着深蓝色斗篷、荷叶领衬衫,以及他妻子为他从奥德朗长途跋涉而准备的及膝高黑色靴子。他离开银河之都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但几乎不能相信在他短暂缺席期间发生的令人不安的变化。

奥德朗从未如此像一个天堂、一个避难所。只要想到他美丽的蓝白色家园,贝尔就渴望回到那里,渴望他亲爱的妻子的陪伴。

“我需要进一步的身份识别。”驻扎在登陆平台母星安全检查站的克隆士兵告诉他。

贝尔示意他已经插入扫描仪的身份卡:“都在这儿了,中士。我是共和国参议员的良好人士。”

戴头盔的士官瞥了一眼显示屏,然后低头看着贝尔:“是这样显示的。但我还是需要更多的身份识别。”

贝尔恼怒地叹了口气,伸向锦缎长袍胸口的口袋,找他的信用片。

新的科洛桑,他想。

不露脸、拿着爆能枪的士兵在穿梭机着陆平台上、广场上,在银行、旅馆、剧院的门口,在任何人群聚集的地方。他们扫描人群,阻止任何符合当前可能的恐怖分子形象的人,搜查个人、财产、住所。不是心血来潮,因为克隆士兵们不这么做。他们只是这么被训练的,履行的职责是为了共和国的利益。

有反战示威活动被强行镇压的传言,以及失踪和扣押私人财产之类的。不过这种滥用权力的证据很少浮出水面,于是也很快就不足为信了。

士兵的无所不在,对贝尔的影响,似乎比他少数几个在科洛桑的朋友或在参议院的同僚更大。他试图将他的躁动归于他刚从平静的奥德朗过来的事实,但这只能解释一部分。让他困扰的是,大多数科洛桑人对这变化安之若素。他们愿意——几乎是渴望——以安全的名义放弃个人自由。那是一种虚假的安全。虽然科洛桑似乎远离战争,但它也是战争的核心。

现在,在这场冲突的第三年(它可能也像其突然开始时一样突然结束),每一项新的安全措施都是平平淡淡地被接受了。当然,对于那些与分离分子最密切相关的物种成员除外——吉奥诺西斯人、缪恩人、内莫伊迪亚人、戈萨姆人,以及其他的——许多人都被排斥并被迫逃离首都。在恐惧和无知中生活了这么久,科洛桑人很少停下来质疑究竟发生了什么。至于参议院本身,正在忙于修改宪法,完全放弃了作为政府平衡部门的角色。

在战争之前,普遍的腐败扼杀了立法程序。法案萎靡不振,措施产生多年也无法实行,投票遭到抗议,受到无休止的重提……但战争的一个影响就是以玩忽职守来取代腐败和惯性。合理的演讲和辩论越来越少,仿佛已经过时了。在一个代表们都无法说出自己想法的政治气氛中,将权力交给那些至少似乎掌握了真相的人们,是更容易的——并且看起来更安全。

“您可以自由离开了。”士兵最后说,显然满意于贝尔的身份证明。

贝尔对自己笑了。

自由地去哪儿?他想知道。

在这个高度的科洛桑,肯定不能步行。步行是那些占据着科洛桑暗无天日底层的低端人口们的活动。贝尔招呼了一辆空中出租车,并指示机器人司机将他带到参议院大楼。

在正常的空中航线之外,在城市景观无数深不可测的峡谷之上,远离安全士兵的巡逻或共和国间谍的窥探,科洛桑看起来才像是贝尔熟识的那样。交通像以往一样密集,船只从银河系的任何地方到达。新的餐馆开张,更多的艺术品在创造。矛盾的是,空气中看起来弥漫着更多的快乐,寻欢作乐比以往有更多机会。即使贸易受到外环的困扰,很多科洛桑人还在过着好日子,许多参议员继续利用着他们在战前享有的无限特权。

从这里,人们可以仔细观察这些变化。

例如,从椭圆形的双驱动空中出租车上。

在乘客座位显示屏上,以微小的字体播放着一条公共服务广告,宣扬着COMPOR——“保护共和国委员会”——的好处。

非人类不允许申请

还有,在高耸入云的办公楼上,播放着闪烁的最新全息网新闻,详细介绍了共和国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的胜利。最近一个接一个的胜利,赞扬着大共和国军,为克隆人士兵们带来荣耀。

很少提到绝地,除非某人在参议院的圆形大厅中受到了帕尔帕廷的赞扬。只有年轻的阿纳金·天行者或其他一些人。除此之外,在科洛桑很少能看到成年的绝地了。他们散布在整个银河系,带领着一队队士兵们参战。全息网信息源喜欢用侵略性维和来描述他们的行为。贝尔与其中某些人建立了一些某种程度上的友谊:比如绝地大师欧比-万·克诺比、尤达、梅斯·温度、塞西·廷,这些少数有特权者也可以直接与帕尔帕廷亲自见面。

贝尔在他的座位上坐立难安。

帕尔帕廷在参议院或各种媒体上最严厉的批评者,也无法叫他对科洛桑目前变成的样子负责。虽然帕尔帕廷有时候确实不像他假装的那样,但他也还是无可指摘的。他那能够变得真诚而严谨的天赋,本就是其最初能当选上的原因。据贝尔·安蒂列斯——贝尔在参议院的前任——的说法,当时就是这样。

十三年前,参议院只想着摆脱菲尼斯·瓦洛伦,安蒂列斯这样告诉贝尔。瓦洛伦相信他能够对参议院坦诚相待。即使在那时候,帕尔帕廷也有着一些有影响力的朋友。

但是,贝尔还是忍不住去思索,如果拉克萨斯主行星和安塔尔4号卫星没有发生分离主义危机,帕尔帕廷是否还能继任最高议长之位。他记得,通过“紧急权力法案”时的争论:“在沙丘中央让湿背蜥转向是危险的”。当时,许多参议员认为共和国应该韬光养晦,等着杜库伯爵的运动自己发展。

但当分离势力的威胁变得明晰时,就不是这样了。

当六千个世界,受到自由和不受限制贸易的承诺所吸引,脱离了共和国之后,就不是这样了。在商业行会和技术联盟等武装公司团体与杜库合作之后,就不是这样了。在整个里马贸易航路的环区臂不允许共和国航运进入之后,就不是这样了。

因此,绝大多数参议员投票决定修改宪法,无限延长帕尔帕廷的任期,并认为他会在危机解决后自愿辞职。然而,这在短时间内快速解决并不可能。以前优雅而毫不张扬的帕尔帕廷突然成为了民主斗士,发誓说他不能容忍共和国的分裂。

“建军法案”的小道消息开始传播。但帕尔帕廷自己拒绝出面支持为共和国建军。他把这个留给了其他人——参议院名义上的沙豹。最后,他试图安排一场和平峰会,但杜库伯爵拒绝参加。

反而发起了战争。

贝尔清楚地记得,他与帕尔帕廷,马斯·阿梅达、马拉斯塔尔的参议员们,以及其他一些人,一同站在参议院办公大楼天台上的那一天,看着成千上万的克隆人士兵,迈向将与分离势力开战的巨大飞船。他清楚记得自己的沮丧。经过一千年的和平,战争与邪恶已经回归。

更确切地说,是被允许回归。

无论如何,贝尔把他的感情放到一边,继续做自己的事,赞成他以前可能会反对的法案,支持着帕尔帕廷对“繁琐官僚主义的有效精简”。直到十四个月前“反应修正案”的通过,他的恐惧才重新开始浮现,并开始加剧。塞蒂·阿什加德在反对参议院大楼安装监视摄像头的争论后,突然失踪;一艘星际飞船可疑的爆炸,菲尼斯·瓦洛伦是其中的乘客;赋予帕尔帕廷对科洛桑广泛权力的安全法案被通过……

最高议长本人的行为——他经常被顾问和那些不成体统的红袍私人保镖包围着;他坚定不移,决心继续战斗直到战争胜利。恭顺自谦的参议员帕尔帕廷已经不在了。平易近人的贝尔·奥加纳也是。贝尔誓言要公开谈论他的担忧,并开始与同样有这些担忧的参议员们建立友谊。

空中出租车向蘑菇形状参议院大楼前的广阔广场降落,有一些人已经在等着他了。纳布的帕德梅·阿米达拉,钱德里拉的蒙·莫思马,人类参议员特尔·塔尼尔、巴娜·布里默、方·扎,以及异族参议员琦·埃克韦。

纤瘦、短发的蒙·莫思马快步走近并拥抱了贝尔。“一个重要的场合,”她对着他的左耳说,“帕尔帕廷的约见。”

贝尔暗笑着。他们都是这么想的。

帕德梅也上前拥抱了他,尽管有点僵硬。她看起来容光焕发,比贝尔印象中,脸圆了一点,但是她优雅的长袍和精致的发型还是经典美丽。一个金色的礼仪机器人站在她身后。帕德梅告诉他,她刚从纳布度过了美好的一周回来,探访了家人。

“纳布是个一个非凡的世界,”贝尔说,“我永远不会理解,它是怎样产生了像我们最高议长那样顽固的人。”

帕德梅皱着眉头责怪道:“他并不是固执,贝尔。你不像我那样了解他。他会把我们的担忧铭记于心的。”

“希望如此吧,”琦·埃克韦说道,不高兴地皱起了她蓝色的脸。

“你们低估了帕尔帕廷的敏锐,”帕德梅说,“此外,他赞赏直言不讳。”

“我们很直言不讳了,参议员,”黑皮肤满脸胡须的方·扎说道,“但收效甚微。”

帕德梅瞥了一眼大家:“当然,但若面对我们所有人的话……”

“我们作为参议院的十分之一,也很少了,”浑身上下裹着微光绸的巴娜说道,“但重要的是,我们坚持我们的意图。”

埃克韦严肃地点了点头。

“可以这么希望,”方·扎说,“但不能指望。”

当他们进入巨大的建筑物后,谈话转向了私人事务。他们一组人,最终愉悦地到达圆形大厅正下方的办公室,在那里,帕尔帕廷的人事约见秘书要求他们在接待区等候。

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他们的精神开始疲乏了。但随后帕尔帕廷办公室的大门滑开了,他的首席顾问之一,塞特·佩斯蒂奇出现了。

“参议员们,这真是个惊喜。”他说。

贝尔站起来,代表大家说道:“不能这么说。这个约见在三个多星期前就确认了。”

佩斯蒂奇瞥了一眼约见秘书:“真的吗?没人告诉我啊。”

“你当然获得了通知。”帕德梅说,“因为这个约见是通过你的办公室获得的。”

“我们中的一些人,冒着很大的风险,远道而来。”埃克韦补充道。

佩斯蒂奇以一种屈尊俯就的姿态伸出双手:“这样的时代就是需要牺牲,参议员。也许你觉得你自己所冒的风险超过了最高议长的。”

贝尔说道:“没人怀疑最高议长……不知疲倦地自我奉献。但事实是,他统一见我们,我们不会离开这里,直到他履行他的承诺。”

“我们不会占用他很多时间。”特尔·塔尼尔以更加温和的语气说道。

“也许不会吧,但你们必须意识到他到底有多忙。事情每天都有新的发展。”佩斯蒂奇看着贝尔,“我知道你与绝地委员会交好。不如在等待我重新安排你们时间的时候,和他们一起来访问吧?”

贝尔长着胡须的脸上升起了愤怒:“在见到他之前,我们不会离开,塞特。”

佩斯蒂奇挤出个微笑:“这是你的权利,参议员。”

 

 

Loyalist Committee 忠诚者委员会

Bail Organa 贝尔·奥加纳

Alderaan 奥德朗

Homeworld Security checkpoint 母星安全检查站

credit chip 信用片

Geonosian 吉奥诺西斯人

Gossam 戈萨姆人

skylane 空中航线

Commission for the Protection of the Republic(COMPOR) 保护共和国委员会

Yoda 尤达

Saesee Tiin 塞西·廷

Bail Antilles 贝尔·安蒂列斯

Finis Valorum 菲尼斯·瓦洛伦

Raxus Prime 拉克萨斯主行星

Emergency Powers Act 紧急权力法案

dewback 湿背蜥

Rimward leg 环区臂

Rimma Trade Route 里马贸易航路

Military Creation Act 建军法案

Sand Panther 沙豹(这个比喻我没明白)

Mas Amedda 马斯·阿梅达

Malastarian 马拉斯塔尔人

Reflex Amendment 反应修正案(这个修正案也叫紧急修正案121b,内容是允许帕尔帕廷作为议长在没有咨询议会的情况下,就可以开战,以及对当地星区和星球政府进行干涉。)

Seti Ashgad 塞蒂·阿什加德

Mon Mothma 蒙·莫思马

Chandrila 钱德里拉

Terr Taneel 特尔·塔尼尔

Bana Breemu 巴娜·布里默

Fang Zar 方·扎

Chi Eekway 琦·埃克韦(虽然译名是这样,但是我听有声书里念的大约是琦·伊奎)

Sate Pestage 塞特·佩斯蒂奇

 

这里头的几个参议员,基本上都出现在《西斯的复仇》里那几个删减片段。

中间是巴娜·布里默(白灵阿姨!),右为方·扎

左边是琦·埃克韦(卢卡斯闺女),右边蒙·莫斯玛

右边特尔·塔尼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