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8-9章

这两章先是内莫伊迪亚人相声,然后是欧比万阿纳金还有两个机器人的群口相声。

话说我之前发现内莫伊迪亚人的所谓“泰国英语”口音和我自己口音差不多,就……就我自己随便说冈雷他们的台词就学得很像,特么的,所以我总被认为是泰国人???

那个"are you brain-dead?" 特么的迷之好笑。《邪恶迷宫》里还用了两遍这个台词梗。。。

然后还查到了有人画内莫伊迪亚人同人图????居然还挺可爱???

比如 https://kweh-chan.tumblr.com/post/148705054978/neimoidiansandduros-evil-us-by-kweh-chan 比如https://kweh-chan.tumblr.com/post/111011550888/new-valentines-artwork-you-occupy-my-heart



第八章

            

“鞘足虫级”穿梭机已经成功穿过涡轮激光炮密集的爆能束,停靠在核心船的左舷指挥塔中,但这还不是安全的地方。事实上,虽然每个人都从穿梭机的舌头状登机坡道上走下来,但核心船也正在被共和国战舰的火力击中着。

穿着血红色长袍、戴着高大盔状头冠的纽特·冈雷总督一踏上甲板,就向在船库等待着的、戴着护目镜的技术人员之一,询问情况报告。

“现在开始计算跳到光速的坐标的话,总督,”最近的一个人说,“我们马上就能远离卡托内莫伊迪亚了。您在分离势力议会的同侪们会在外环等着我们。”

“希望如此。”冈雷说着,这时候船因为大爆炸而震动。

冈雷后面走着的是法务官鲁恩·哈科,戴着一顶有凸出的无沿帽子;在哈科后面,各种金融、法律和外交官员,都戴着独特的头饰。机器人已经开始卸下财产——那些冈雷冒着很大风险带来的宝贝。

他把哈科叫到一边,其他人正在离开无菌船库。“你认为咱们有机会回来,并重新夺回我们不得不扔下的东西吗?”

“不可能,”哈科皱着眉头说,“作为我们钱包的星球已经属于共和国了。我们唯一的希望是在外环找到庇护所。否则,这艘船将不得不作为我们的家——也许是我们最后的安息之所!”

冈雷的红色眼球显现了悲伤:“但我的收藏品,我的纪念品……”

“你最珍贵的都在这儿了,”哈科说,指着已经堆积在登机坡道下的集装箱,“更重要的是,我们活着逃出来了。有那么一瞬间,绝地都要把我们逮住了。”

冈雷点头同意:“你警告过我。”

“是的。”

“战争胜利后,杜库伯爵将帮助我们找到新的世界。”

“你的意思是,如果战争胜利的话。共和国似乎很乐意把我们赶出银河系。”

冈雷用粗手指做了一个不屑一顾的手势:“暂时的挫折。共和国尚未看到其真正敌人的面孔。”

哈科略微弯腰思考着:“能行吗,总督?”他平静地问道。

冈雷什么都没说,尽管过去的一周也一直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

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贸易联盟的辉煌日子已经过早地结束了。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使得其如日中天、使纽特·冈雷本人崛起的人,也是多次背叛过他的人,同时还是冈雷和其他分离势力不得不向之寻求帮助的人。

西斯尊主,达斯·西迪厄斯。

在多瓦拉和埃里亚杜,操纵事件,把权力和影响分流给内莫伊迪亚人;在纳布,下令封锁星球,谋杀绝地,暗杀女王……贸易联盟的崩溃。共和国多年来试图对冈雷和他的首席官员们定罪,以打破贸易联盟对银河航运的控制。但即使在这种公共羞辱的时期,冈雷都没有提到西迪厄斯所扮演的角色。

出于恐惧?

当然。

但也因为他感觉西迪厄斯并没有完全抛弃他。更确切地说,黑暗尊主在某种程度上认为审判从未实现,没有任何持久的判决和惩罚。随着分离主义运动获得力量,威胁到边远星区的船只和货物安全,贸易联盟实际上可以通过直接与工厂世界——如吉奥诺西斯和海波里之类的——来打交道,增加其战斗机器人的规模。充分利用共和国突然的不稳定,贸易联盟与企业同盟、星际银行业集团、技术联盟、商业行会,及其他企业实体之间,安排了有利可图的交易。

正是在审判的最后阶段,杜库伯爵接近了冈雷,他承诺最后贸易联盟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在一个软弱的时刻,冈雷揭露了他与达斯·西迪厄斯打交道的真相。杜库认真倾听;并答应将此事转告绝地委员会使其注意,尽管他本人已在几年前离开了武士团。冈雷对杜库创建分离主义运动的目的有着复杂的感受,主要是因为共和国参议院的腐败经常对贸易联盟有好处。但是,如果杜库的独立星系联邦甚至可以消除银河贸易中常见的一些贿赂和回扣,这就更好了。

杜库的真实目标已经明确:与其为共和国提出一些别的选择,还不如直接让共和国倒台——如果必要的话就使用武力。就像贸易联盟在最高议长菲尼斯·瓦洛伦眼皮底下聚集起了一支军队一样,杜库也在众目睽睽之下就使得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向任何同意与他结盟的企业提供武器。

不过,冈雷拒绝向分离势力提供全力的支持——在他还能从无数共和国星系中获得利润的时候。他玩着自己的游戏,戏弄杜库,告诉杜库,他们加入他的先决条件是纳布女王帕德梅·阿米达拉的死,她曾两次挫败了冈雷,并且是呼吁对他进行审判的最响亮声音。

杜库雇佣了一名赏金猎人来完成这项任务,但两次暗杀阿米达拉议员都失败了。

然后是吉奥诺西斯。

但正当冈雷终于抓住阿米达拉的时候——并以间谍罪进行审判——杜库又含糊其辞,拒绝让阿米达拉被杀掉,并且不去对付绝地们,直到他们几百人带着一支共和国秘密培育的克隆人军队出现在面前!

这天也是冈雷一系列紧张逃跑的第一次。冈雷和哈科跟着杜库,匆匆赶到地下洞穴,几乎没法逃离已经陷入战局的地面,回到还幸存的核心船和机器人运兵船。

然而,在这时候,谁也无法从杜库的联邦中退出了。

这场战争已经开始了,这回是杜库来揭示自己了:他也是个西斯,而他的师父,不是别人,正是西迪厄斯!不管他是不是那吓人的达斯·摩尔的替代品,或者在绝地武士团的时候就已经是个西斯,冈雷也根本不在乎。重要的是,冈雷又回到了他多年前所处的位置:服务于他无法控制的力量。

当战争进展顺利的时候,他这服务不成问题。贸易继续进行,贸易联盟继续在暗处。有一段时间,西迪厄斯和杜库想要推翻共和国的梦想几乎要成功了。但他们势均力敌的对手是最高议长帕尔帕廷——也是来自纳布的人——冈雷一直不怎么喜欢他,但他结合魅力与精巧,不仅在位远超过他本该的任期,还与绝地一起,来指挥战争。慢慢地,命运之轮开始转动,一个个分离势力的世界被共和国夺回,现在纽特·冈雷总督自己也被逐出了核心世界。

这是贸易联盟的悲剧;并且他担心,这将成为整个内莫伊迪亚人的悲剧。

他凝视着他带过来的少量财产:他昂贵的袍子和头冠,璀璨的珠宝,无价的艺术品——

一阵突如其来的寒意爬上他的后背。他凸出的前额和下颚恐惧地颤抖。瞪圆了他斑驳灰脸上的眼睛,他转向鲁恩·哈科。

“椅子!椅子在哪儿?”

哈科看向他。

“那机械椅!”冈雷说,“它不在这儿!”

现在哈科的眼睛忧虑地睁大了:“我们肯定不可能忘了它啊。”

冈雷忧心地踱步,试图想起他上次见到这个装置的时间和地点:“我确定把它搬到了起飞港。是的,是的,我记得在那儿见过它!但是在急于起飞时——”

“但是你给它装上自毁装置了,”哈科说,“告诉我你装了!”

冈雷看着他:“我以为你装了。”

哈科指了指自己:“我连它序列号都不知道。”

冈雷沉默了一会:“哈科,如果他们尝试去研究它,这可怎么办啊?”

哈科的宽嘴唇忧虑地扭曲。“没有代码,他们也从中获得不了什么吧?”

“你是对的。当然,这有道理。”

冈雷试图说服自己。毕竟,这只是个机械椅;精细锻造,但仅仅就是个步行椅。一个配备超波收发器的步行椅。十四年前给他的超波收发器,由——

“如果他知道了我们把它落下了怎么办?”冈雷咆哮道。

“西迪厄斯。”哈科小声道。

“不是西迪厄斯!”

“你的意思是,杜库伯爵?”

“你脑死亡了吗?”冈雷尖声道,“格里弗斯!格里弗斯知道了该怎么办!”

机器人军队的最高指挥官,格里弗斯将军,是桑·希尔和下等人波格尔送给杜库的礼物。曾经只是个野蛮的生物;现在则是个机器怪物,致力于死亡和破坏。已经是整个人口的屠夫、无数世界的毁灭者——

“还不太晚,”哈科突然说,“我们可以从这里联系上椅子。”

“我们能叫它自毁么?”

哈科否定地摇了摇头:“但我们或许可以指示它武装自己。”

他们赶往通讯控制台时,一名技术人员拦住了他们。

“总督,我们正要跳向光速。”

“你不许做!”冈雷喊道,“除非我下命令!”

“但是总督,我们的船只能承受如此多的轰炸了。”

“我们现在最不关心的就是轰炸了!”

“快点,”哈科坚持道,“我们没多少时间了!”

冈雷赶紧和他一起坐在控制台前。“别跟任何人说这事。”他警告道。

settlement officer 法务官

Rune Haako 鲁恩·哈科

Dorvalla 多瓦拉

Eriadu 埃里亚杜

Hypori 海波里

Corporate Alliance 企业同盟

InterGalactic Banking Clan 星际银行业集团

Techno Union 技术联盟

Commerce Guild 商业行会

Confederacy of Independent Systems 独立星系联邦

Finis Valorum 菲尼斯·瓦洛伦

Baktoid Armor Workshop 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

Darth Maul 达斯·摩尔

mechno-chair 机械椅

hyperwave transceiver 超波收发器

Grievous 格里弗斯

San Hill 桑·希尔

Poggle the Lesser 下等人波格尔



第九章

            

这架有着镰刀型足、弓型背、镶嵌着复杂花纹的机械椅,出现在已被占领的堡垒的起飞港中,在逃离的内莫伊迪亚人留下的一堆同样精美的物品中。

欧比-万绕着它,右手抚摸着留着胡须的下巴:“我想我以前见过这把椅子。”

阿纳金蹲在地上,抬头看着他:“在哪儿?”

欧比-万停了下来。“在纳布。冈雷总督及其同党在希德被拘留后不久。”

阿纳金摇了摇头。“我不记得见过它。”

欧比-万哼了一声:“我估计你当时正因为炸毁了机器人控制船而感到非常兴奋。不过,我只看见了它一会儿。但我确实被全息投影盘的设计所震惊。我从未见过类似的,不管在之前和之后。”

在宽敞的起飞港另一边的硬地面上,是阿纳金光滑的黄色星际战斗机。R2-D2在附近,正与TC-16交流。科迪指挥官和第七中队的其他人在宫殿的其他地方“扫荡”——用克隆人的话来说。

阿纳金在不触碰椅子的情况下,检查着椅子的全息投影仪。这是一块椭圆形有螺纹的合金,配备了一对尺寸适合某种数据单元的背部插座。“这很不寻常。你知道,大师,这些存储格里可能包含有价值的信息。”

“那么就更有理由把它们留给情报人员了。”

阿纳金皱眉。“那得等到什么日子。”

欧比-万抱起双臂面向他:“你很急吗?”

“就我们所知,存储格可以被编成为自我擦除的。”

“你有看到什么证据吗?”

“还没有,但——”

“那我们最好等到能进行适当诊断的时候。”

阿纳金做了个鬼脸:“你又懂啥运行诊断呢,大师?”

“阿纳金,我可不是没进过圣殿的网络实验室啊。”

“这我知道。但R2就可以运行诊断。”他招手让机器人到机械椅这边来。

“阿纳金,”欧比-万开始说。

“真的,先生们,我必须抗议,”TC-16匆匆跟在R2-D2后面,打断了他们,“这些物品仍然是冈雷总督和其他同党成员的财产。”

“你在这件事上没发言权。”阿纳金说。

R2-D2对着挨骂的礼仪机器人嘀咕嗡叫着。自R2-D2早些时候到达之后,这俩一直争吵不休。

“我完全清楚我的电路是被腐蚀了,”TC-16说道,“至于我的姿态,在我的骨盆关节得到维修之前,我也无能为力。你们这些宇航技工机器人太自以为是,只因为你们可以驾驶星际战斗机。”

“别理R2,TC。”阿纳金说,“它被另一个礼仪机器人宠坏了。是不是,R2?”

R2嘀了声回应,伸出了计算机接口臂,将磁性尖端插入了椅子的的输出插座。

“阿纳金!”欧比-万尖锐地说道。

阿纳金站了起来,在起飞台上和欧比-万站在了一起。欧比-万指着夜空中一道越来越亮的光线。

“你看到了吗?这可能是我们正在等待的飞船。船上的情报人员会对我们现在在做的事嗤之以鼻。”

“先生们。”TC-16在他们身后说道。

“别捣乱。”欧比-万说。

R2-D2发出了一系列口哨和叽叽喳喳声。

“如果他们答应的话,”欧比-万继续说道,“你想拆了整个椅子都行,如果这就是你的目标。”

“这不是我的目标,大师。”

“或许奎-刚该把你留在瓦图的废品店。”

“你不是认真的,大师。”

“当然不是,但我知道你喜欢修补东西。”

“先生们——”

“安静,TC。”阿纳金说。

R2-D2发出滴滴嘟嘟声,听上去好像来自远处。

“还有你,R2。”

欧比-万转过头去,惊得张大了嘴:“机械椅在哪儿?”

阿纳金转过身来环视着起飞港。“R2在哪儿?”

“我一直在试图告诉你们,先生们,”TC-16说,指着起飞港已被毁坏的机械虹膜舱门,“椅子走了——带着你机灵的小机器人!”

欧比-万困惑地盯着阿纳金。

“好吧,它们也不太可能走远,大师。”

他们冲进走廊,发现两边都是废弃物,然后开始搜寻毗邻的房间。之后一声拉长的电子尖叫使他们回到走廊。

“这是R2。”阿纳金说。

“或者是TC开发出了什么模仿天赋。”

礼仪机器人跟着他们匆匆进入一个拥挤的数据室,他们看到R2-D2的接口臂还插在椅子上,抓握臂的抓手夹在一个储物柜的把手上。现在机械椅的计算机接口臂伸展到极限,将它连接到某种控制台上。椅子的爪状脚不断运动,试图在光滑的地板上抓挠,以使自己靠近控制台。

“这是干什么?”欧比-万问道。

阿纳金拉长了脸,摇了摇头:“给自己充电?”

“从没见过如此顽强的机械椅。”

R2-D2喋喋不休。

“R2在说什么?”欧比-万问TC-16。

“先生,它正在说,机械椅刚刚武装自己,要自毁!

阿纳金疯狂地冲向控制台。

“R2,拔出来!”欧比-万喊道,“阿纳金,离开那东西!”

阿纳金的手指忙着将全息投影仪拆离机械椅。

“不行,大师。现在我们知道了,这椅子上存着一些东西,并且有人希望我们看不到它。”

欧比-万担心地看着R2-D2:“还有多少时间,R2?”

TC-16翻译了这宇航技工机器人的回应:“还有几秒,先生们!”

欧比-万跑到阿纳金旁边:“没时间了,阿纳金。并且如果被篡改了的话,它可能被就此引爆。”

“马上就好了,大师……”

“那会在过程中就把我们都炸了!”

欧比-万感受到了原力的骚动。

不假思索地,他把阿纳金拉倒了地板上,之后椅子射出一股白色蒸汽,流入之前阿纳金呆的地方。

欧比-万咳嗽着,用宽袍大袖捂住了鼻子和嘴。“毒气!好吧,这就像冈雷当年在纳布上试图对我和奎-刚使用的那样。”

“谢谢你,大师,”阿纳金说,“几比几了,25比37?”

“36——如果你这么追求精确的话。”

阿纳金研究了椅子片刻:“我们必须抓住机会。”

欧比-万都没来及阻止他,阿纳金就向前倾身,从控制台拧下了接口电缆。

R2-D2咆哮着,TC-16窘迫地呻吟。

一团蓝色的能量在椅子和控制台周围嘎嘎作响,将阿纳金撞得后背着地。

同时,椅子的投影盘射出了高分辨率的蓝色全息图。

R2-D2发出警报声。

毫无疑问是冈雷总督的声音,对着一个穿着连帽斗篷的半米高人物说:

“是的,是的,当然了。我会亲自监督这件事,西迪厄斯尊主。”

Theed 希德

Watto 瓦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