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50、51章

I​ am weak!

那几个绝地参见克隆战争2D版

第五十章

 

梅斯和基特站在共和国炮艇敞开的门口,飞过参议院区的锥形楼和摩天楼。格里弗斯的炮艇在前方行驶着,不断地朝左右突刺,并向追击者开火。当梅斯正回到机舱内时,爆能束就在门口嘶嘶作响,几乎打到了右舷机翼的下侧。追踪、追赶分离势力的炮艇是如此容易,这叫梅斯感到不对劲。他和基特都无法摆脱那种感觉,那炮艇就在参议院大楼上方等着他们,直到那时候才试图逃离。但显然,它还躲过了之前通过萨克天空隧道时追逐它的那艘炮艇。

梅斯俯身进入炮手舱室,向他喊道:“你的战友在哪儿?”

“找不到他了,先生。”炮手大喊,“他不在战术屏幕上。”

“那艘船可能已经被击落了。”基特建议道。

梅斯的眉头皱了皱:“我不这么认为。这有问题。”

在上方,导弹从发射器轰鸣地喷出,爆炸声在建筑物周围回荡。黑色的烟雾和碎屑扫过门道,炮手大声叫着。

“我们找到他了,先生!他着火了,并冲向地面!”

梅斯和基特及时地斜倚到门边,看到那艘炮艇向一侧倾斜,然后开始快速旋转向下。

“跟着他,飞行员!”梅斯大喊。

飞船进入参议院区以东的一个城市沟壑,擦过一座天桥的边缘,开始解体。炮艇的飞行员躲闪着想要避开空中的残骸,但还试图留在这艘注定毁灭的飞船上。在撞上天桥之后,炮艇的螺旋桨开始倒转,现在飞船就像石头一样掉落,直向下朝向灯火通明的乌斯克鲁大道,幸好那里并没什么交通。其机鼻撞向地面,火焰喷溅出去,让街道塌陷、建筑物窗户破碎。

为了保持与坠机地点的安全距离,炮艇驾驶员用了反重力引擎,悬停在撞击坑的边缘。梅斯、基特和十多名突击队员跳入还热着的区域,保护现场。立即来了围观的人群,应急车的警报声从远处传来。

梅斯和基特点燃光剑,沿着浅坑的边缘大步走动,对微小的动作保持警觉。皱巴巴的船从船首到船尾一侧被撕开,他们清晰地看到了每个客舱空间。找不到格里弗斯或他的任何精英卫队。

只有一只战斗机器人:烧熔压碎了,扭曲成奇怪的形状。

“我可以接受格里弗斯可能从磁悬浮掉了下来,”梅斯说,“但是不会是这样,并不是他的两名精英卫队来执行这种任务。”

基特凝望着夜空的一角:“可能有第二艘袭击舰艇。”

“飞行员!”梅斯朝着炮艇走过去,“联系最高议长的掩体,并让我们通过护盾。”

格里弗斯和四名磁卫机器人在宽阔的走廊上划出了一条血腥的地带,最终通往帕尔帕廷的庇护所。共和国士兵——无论是克隆人和其他人,都不敌格里弗斯的光剑和他的精英卫队。在他们的身后,着陆平台也正在交火。格里弗斯告诉自己,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这场冲突也会纠缠住两名绝地武士和数十名士兵。

到目前为止,目标还是就在眼前——虽然不一定按着计划。

在帕尔帕廷的公寓里,格里弗斯愚弄了所有人,摆了一架炮艇,但自己和他的战斗机器人转移到了泰拉纳斯尊主承诺会等待他们的共和国炮艇中。当帕尔帕廷的保护者选择沿另一条线路到达掩体时,他不得不即兴发挥。他喜欢追逐磁悬浮列车——即使在列车顶上发生了短暂的决斗。

泰拉纳斯用剑刃警告过他梅斯·温度的超凡能力,现在他明白了。他的“失误”让他感到羞耻,他感谢那两个在他身旁作战的磁卫机器人没有活下来目睹这一切。如果他没有在最后一刻设法抓住磁悬浮列车,并被那架借来的炮艇救下,那么银行业集团对他重造的努力,就都将变成徒劳。

但是,他现在将要献给分离势力无法用他们信用点来衡量的东西。也许是一种宣告战争胜利的手段。

格里弗斯和剩余的五个机器人继续向掩体进军,挡开了守卫入口处三名士兵的火力,然后将他们斩首。六边形坚固的大门不易被爆能束、辐射和电磁脉冲破坏。但格里弗斯清楚,他的光剑能把门烧熔。虽然这样做会增加他入场的戏剧性,但他还是退而求其次。

他使用了泰拉纳斯提供的密码。

“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伤到议长。”他劝说精英卫队,厚厚的舱门正在缩起。

帕尔帕廷和那里四名绝地武士所表现出的惊讶,让格里弗斯觉得他都无法做出更戏剧性的闯入了。圆形房间里摆放着一张大桌子,周围是一排排的通讯控制台。第二扇门位于入口对面的弧形墙中央。为了从多边形入口出来,格里弗斯给了对手一点时间,去激活他们的光剑、力矛和其他武器。同样是为了效果,他用爪状的手直接挡开了最初几个爆能束,然后才抽出两把光剑。

他的无礼迅速引来了绝地武士,但在交战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没什么可担心的。与梅斯·温杜相比,这四个只是新手。他们的光剑技艺是格里弗斯最早就掌握的。

在他身后,精英机器人也冲了进来,脑中只有一个目的:冲散在帕尔帕廷前排成一个防御半圆的卫队和士兵们。最高议长的保护者们身材高大、外表优雅,穿着充满戏剧感的红色长袍和带有面具的兜帽,他们训练有素、打斗充满激情。他们的拳脚快而有力,力矛刺穿了几乎不可破坏的机器人盔甲。但是他们与无所畏惧的战争机器还是不能比,它们被编程,以各种方式进行杀戮。也许,如果帕尔帕廷足够聪明,与真正的绝地——温杜和那触手脑袋的基特·费斯托那样水准的绝地——呆在一起,那交战可能有所不同。

格里弗斯与他的四个对手击剑——这就是所有的战斗——他看到六名士兵和三名红衣卫兵被磁卫机器人的双头节杖震击致死。他的一名精英机器人也已倒下,但即使不能视物、被卫兵的矛野蛮地劈开,这机器人还在战斗。那些仍然站着的精英改变了它们的战斗姿态和进攻行动,以适应卫兵们的防御策略。

格里弗斯乐于同时对抗众多的绝地武士。如果不是时间紧张,他可能会拖延战斗。他用右手剑刃作了个假动作,而用左边的剑刃砍掉了一名绝地的脑袋。那伊索人右脚无意中碰到了战友滚落的头部,分散了注意力,短暂地放下戒备,然后心脏就被刺穿作为惩罚,让他双膝跪地,前倾倒地。

剩下的两名绝地退后一步,消化着这发生的一切,然后重新与格里弗斯交手,旋转跳跃着,仿佛在进行某种漂亮的武术表演。格里弗斯为了练习,从腰带上又拔出两把剑,用脚抓起,内置在腿中的反重力装置让他从地板上升起,仿佛绝地武士使用原力一样敏捷。

四把光剑招呼在了两名绝地的两把光剑上。

他旋转起来切断了塔尔兹人的持剑手,然后是一只脚,最后是他的生命。空气中的血雾被排风机吸起。

他挥起四把光剑,如同轮状的搅碎机,逼得第四个人后退。在退缩时,恐惧在提列克绝地的深色眼睛中绽放。他让她逃跑,这可怜的家伙。但他让她在自己的前臂和肩膀上扫过几下,留下了那么点尊严。那只不过给房间增添了新的气味。她大胆妄为地进攻,但想要砍断他肢体——想要以某种形式伤害他的企图,只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竭。

就为了这?格里弗斯问自己。为了那缩在墙边胆小的老人?那可能的民主拥护者,而他派出了克隆军队,去对抗商人、承包商和贸易者,那些反对他的统治——他的共和国的人?

还是赶快让那绝地摆脱痛苦吧,格里弗斯想。他把一根刀片刺入她的心脏——不用什么别的残酷手段。

在旁边,他幸存的三名精英机器人与五名红衣卫兵的战得不错。他看时间不多了,就加入其中。一名卫兵感觉到了他,向左旋转,然后用他的力矛从右侧视平高度打出。格里弗斯挺欣赏这个动作,尽管他已经离开了那武器挥到的地方。他用两把光剑把卫兵戴着面具的头从躯干上挤了下来;又从后方刺入另一个人的两肾;划开了下一人的大腿后部;又继续前进,把第四人开肠破肚。

在他到达最后一名卫兵的时候,那人已经死了。

格里弗斯用手势示意,让他的精英机器人们把掩体的六边形门固定好。然后关上他的光剑,转向帕尔帕廷。

“现在,议长,”他宣布,“你跟我们走。”

帕尔帕廷既不畏缩也不抗议。只是说:“对于你所代表的力量,这可真是个损失。”

这话让格里弗斯措手不及。这是赞美吗?

“四名绝地武士,所有这些士兵和卫兵,”帕尔帕廷继续打着手势,“为什么不等莎克·蒂和斯塔丝·阿利过来呢。”他把头扭到一侧,“我想我听到她们过来了。毕竟,她们是大师。”

格里弗斯没有立即回应。帕尔帕廷这是在耍他么?“有机会再说吧,”他最后说,“有艘船在等着我们,它会把你从科洛桑——以及你心爱的共和国——带走。”

帕尔帕廷冷笑着嘲笑他:“你真的相信这个计划会成功吗?”

格里弗斯朝向他:“你比我想象得要勇敢点儿,议长。但是,是的,这计划会成功——让你没法高兴。要不是我有命令,我很乐意现在就杀了你。“

”所以你听从于他人,“帕尔帕廷说,故意无精打采地移动着,“那么我们谁更渺小呢?”在格里弗斯回复之前,他补充道,“将军,我的死也不会结束这场战争。”

格里弗斯感到疑惑。可以理解,西迪厄斯尊主有他的计划,但是他是否真的相信,帕尔帕廷之死会让绝地放下他们的光剑?议长去世后的混乱,参议院是否会命令绝地暴徒下台?经过多年的战争,共和国会突然投降吗?

快速的脚步声让他回神,他指着掩体的后门:“快走。”他对帕尔帕廷说。

磁卫机器人上前一步,确保帕尔帕廷跟上。

格里弗斯急忙来到了掩体的通讯控制台。应急信标的开关和控制面板确实在泰拉纳斯所说的地方。输入泰拉纳斯提供的密码后,格里弗斯把自己的合金手按在开关上。

帕尔帕廷从门口看着他:“这会令很多绝地冲你而来,将军,其中一些你可能会后悔招惹。”

格里弗斯怒视他:“但他们根本无法挑战我。”

monad 锥形楼

Uscru Boulevard 乌斯克鲁大道

emergency beacon 应急信标

第五十一章

 

降落平台上的交火声传到炮艇上梅斯和基特的耳中,他们正在返回萨克区。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分离势力设法在同一时间,与载着帕尔帕廷、莎克·蒂等人的那艘船一起到达,他们劫持了共和国的炮艇并进入了掩体。一名ARC指挥官证实,被劫持的炮艇是由机器人操纵的,但是他不能确认也不能否认格里弗斯就在那艘被损坏的船上。

仅这一点就值得关注。

梅斯与基特觉得他们知道发生了什么,并希望他们想错了。

在白色的聚光灯下,被火箭推进榴弹打下来的炮艇是个燃烧的巨人,在着陆平台的边缘晃来晃去。将帕尔帕廷送到这里的炮艇残骸剩得更少。这次突袭的死亡人员——已经是一系列可怕事件之一——已经从现场运走,不过平台又有了一支增援部队、两架AT-ST,由宽翼的LAAT运输机投运而来。

这次,梅斯和基特没等武装直升机降落,就从五米高处跳下,穿过明亮的着陆平台,直接进入通道。进入隧道后,就看到三名士兵拖走一只磁卫机器人,它身上被爆能束打的洞比打烂一艘警用掠行艇要用的还多。他们意识到,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梅斯对自己说,被劫持的炮艇在格里弗斯坠落后救起了他。但是,这次坠落时故意的吗?是越来越精心策划的诡计的一部分吗?还是格里弗斯本来计划是在列车上绑架帕尔帕廷?

无论怎样,那半机械人将军是怎样知道,他要用多少军力来投入这一大胆的计划?

当然,除非他事先获知了帕尔帕廷这里的红衣卫队人数细节,以及驻扎掩体区的士兵和其他战斗人员人数的情报。

隧道的每一米都给梅斯和基特展示了发生过猛烈战斗的新证据,全是被屠杀的突击队员和其他人。失去四肢、被斩首、被电磁脉冲武器震死……

梅斯在数到40之后停止计数。

这个染血隧道终点的六角形大门敞开着。如果可以说,通往门的战斗是激烈的话,那么在这个破碎的掩体中的则是野蛮的。斯塔丝·阿利她脸和手都起了水泡,长袍破洞,跪四名绝地武士的尸体旁,梅斯在磁悬浮离开时曾与之交谈。只有格里弗斯才能为这种事负责。那些被光剑烧死的红衣卫兵也是。

格里弗斯夺走了与其作战的绝地的光剑。

这里还有两名磁卫机器人的躯壳。

但是帕尔帕廷失踪了。

“先生,最高议长在我们到达时就不在了。”一名突击队员解释道。“他的绑架者通过南隧道离开了综合大楼。”

梅斯和基特瞥了一眼通往哪条隧道的门,然后转向莎克·蒂,她正在掩体的投影仪桌旁,仿佛迷失了。梅斯急忙走向她,她几乎在他手臂上崩溃了。

“我曾与格里弗斯在海波里战斗。”她虚弱地说,“我知道他的能力。但这……并且带走了帕尔帕廷……”

梅斯支持住她:“不会有谈判的。最高议长不会允许的。”

“参议院可能不这么想,梅斯。”莎克·蒂下定决定,凝视着周围,“格里弗斯获得了来自高层的帮助。”

基特点了点头:“我们将找出他。但是,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拯救最高议长。”

梅斯看着突击队员:“他们是怎么离开大楼的?”

“我可以告诉你,”莎克·蒂说,转过身来,激活了一个安全记录,拍到了格里弗斯和他的类人机器人卫兵,把帕尔帕廷拖到南着陆区,屠杀了在那里的少数士兵,然后进入了等待着的一架三翼穿梭机,升入了日落的云层中……

“他们怎样穿过护盾的?”梅斯问突击队员。

“与他们进来的方式相同,将军。”

梅斯根本没有想过去问。他本来默认他们是用光剑烧出路来的——

“他们有进入掩体门的密码,先生,今天早些时候允许降落的密码他们也有。”

梅斯和基特生气而困惑地互看一眼。

“那穿梭机在哪儿?”基特问。

突击队员从全息投影仪中获得了三维图像。

“1-30-3区,先生。自动导航中继线P-17出港处。炮艇正在追捕。”

梅斯警惕地睁大眼睛:“你们的枪手是否知道最高议长在机上?你们知不知道,不能朝穿梭机开火?”

“命令是,如果可能,将让它丧失战斗力,先生。不过不管怎样,那穿梭机有护盾和武装。”

“还有谁知道这绑架?”基特想问,“是否已经发布或泄露给媒体了?”

“是的,先生。片刻之前。”

“根据谁的命令?”梅斯大怒。

“最高议长的最高顾问。”

莎克·蒂努力呼气:“科洛桑会全部恐慌起来。”

梅斯垂下肩膀:“指挥官,征用每架可用的星际战斗机。那艘船不能进入分离势力舰队。”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