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短篇官小翻译】32BBY:终局游戏(上)

这是James Luceno在2012年写的一个短篇,讲的是纳布封锁时,派摩尔去纳布帮着贸易联盟排兵布阵的故事,也可算是《达斯·普雷格斯》的一个补遗。之前翻译过中间的节选。现在准备把全篇都翻译了。

看咱们馍馍如何爹不疼娘不爱然而还是兢兢业业地干活儿。

很多情节是跟其他几个馍馍故事,比如Luceno的馍馍短篇《Restraint》《Saboteur》和Michael Reaves的《Shadow Hunter》对应的。

或许以后会把Luceno另两个短篇也翻译了,嘻嘻。

正文⬇️

随着贸易联盟的阴影蔓延到纳布,一连串的黑暗弥漫着联盟的心脏。

达斯·西迪厄斯派出他的徒弟,去监督歼灭奎-刚·金和欧比-万·克诺比的活动,使银河系陷入了战争,并将西斯暴露给了绝地。

黑暗与光明之间的平衡处于不稳定的边缘,对于达斯·摩尔来说,开端可能实际上就是结局。

“西斯渗透者”在超空间行驶,达斯·摩尔把它调到自动驾驶,以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反思对他来说很陌生,向内思考的冲动,使他一下子感到了惊讶——尽管还不足以让他老实地坐在飞船的控制台前。他挣脱了加速椅上的安全带,从控制台边站起来,走到后排乘客座椅旁;从电梯的入口,来到电池阵列的检修面板处。尽管塔图因已经在他身后几光年了,但他还是无法摆脱自己的思考,即使“大弯刀号”有着高速和隐身能力,这造艘型优美的飞船也无法回溯过去。

如果让我再做一次的话……

在他的思考中,他掉回了飞行摩托的座椅上,在塔图因的荒凉土地上奔驰着。在接下来的瞬间,他进行了一次即兴杂技的飞跃,跳到了黄色的地面上,手中拿着光剑,能量刃遇到了那名绝地大师,后来他才得知其叫奎-刚·金。

摩尔在塔图因着陆时放出的探测机器人,在飞梭赛场,寻到了长胡子的人类绝地武士,而后又追去了莫斯埃斯帕的居住区。三只黑眼机器人之一,还发现了纳布女王的星际飞船,停在泽尔里克浅谷的荒原。为了充分利用自己的每一个优势,摩尔在奎-刚去往那架闪闪发亮的飞船的路上,准备发起突袭。奎-刚和一名人类奴隶男孩匆匆赶过热如烤箱的荒原,摩尔则坐在飞行摩托的软垫上观看。摩尔的眼睛比人类的更适应塔图因双子太阳的炫光,他灵巧的身体比绝地的重量更适合在柔软的沙地中作战……

然而,一切都没有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奎-刚不知何故听到了摩托反重力的轻微声音,并在最后一刻躲开了。奎-刚和奴隶男孩距离阿米达拉女王的船有250米,所以摩尔本来有时间将摩托转弯,进行第二次截击。但他渴望与著名的绝地光剑大师对峙,便开始了行动……

奎-刚的精湛技艺几乎使摩尔措手不及。但是他们剑锋的第一次激烈冲突告诉他,绝地也同样感到了惊讶。被这个不知从何处突然出现的达索米尔扎布拉克人攻击,他还受到过黑暗技艺的训练,挥舞着深红色的光剑,他怎可能不感到惊讶?但不管怎样,奎-刚都让自己的头脑安静了下来,并施加了强大的力量来抵御摩尔的敏捷。他用自己的纪律性技巧来对应摩尔的愤怒击打。在他们的竞技期间,奎-刚甚至可以命令那奴隶男孩逃去飞船,而摩尔已经完全忘了他。

原力偏爱这个绝地武士!摩尔回想着。

在征服了所有的机器人、刺客、黑帮和士兵之后,他终于有了个势均力敌的对手。自从摩尔被他自己的师父达斯·西迪厄斯击败之后,他就没遇到过这样的挑战。

然而,正当奎-刚的耐力开始下降,战况逐渐向摩尔倾斜的时候,发生了难以理解的事情:奎-刚逃离了。王室星舰放下登记坡道,同时升空,只留下摩尔一人——失望和生猛的愤怒,激起喷散的沙子——看着那飞船消失在塔图因的蓝天下。

很多人从摩尔试图手下逃跑,但从来没有一个势均力敌的。

五年前,在他师父的命令下,他单枪匹马地在奥西斯战斗学院屠杀了培训师和受训者,没有一个人逃掉。无论是曼达洛人梅尔茨,还是他那一对致命的罗迪亚人;或是特雷扎,或他那训练有素的诺托兰保护者基林迪。所有人都脚踏实地、光荣地死去。没骨气是摩尔从未想象过的东西。那么,现在他要怎么看待绝地,这些在他从婴儿时代开始,就被灌输以憎恨的人们?

在科洛桑,前往塔图因之前,摩尔发现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激情。最后,我们会揭示自己,师父,他这样对西迪厄斯说。最终,等待已久的揭示终究还是令人失望的。看着离去的飞船,摩尔想知道,他能否第二次成功追踪到绝地和女王?他的失败会对整个任务有什么影响?

当时,他试图为自己找借口。他无法击败奎-刚,是因为在被托戈里亚海盗短暂俘获期间所遭受的腿伤。或者是因为那奴隶男孩——他看起来是个原力中的节点,在某种程度上,在打斗中帮了奎-刚。但是摩尔知道,在他的师父面前提借口,或者仅仅是提到托戈里亚人的那些事,后果是什么。

但是,如果要他再做一遍,他不会让那些事成为挑战。

即使那意味着剥夺自己与奎-刚战斗的快感,在剑刃刺穿对方时,不能看到奎-刚眼中痛苦的惊讶。他可以简单地全速奔跑,以点燃的光剑迎上奎-刚,将其斩首。这样,他也许还可以开着摩托来到飞船打开的舱门,杀死奎-刚的学徒,欧比-万·克诺比,并俘获女王……

那样的话,他的师父要怎样奖赏他!但现在,摩尔被迫屈辱地忍受着西迪厄斯明显的失望。达斯·西迪厄斯对这个失利不屑一顾,几乎将摩尔的失败归因于——什么?显然并不是命运,因为他的师父正是命运的监督者。那只能归因于摩尔的能力不足。

他的弱点。

目前,两名绝地、女王,以及她的一群女仆和保护者们,都在科洛桑,而摩尔被命令前往纳布,协助讨厌的内莫伊迪亚人,铲除可能的抵抗力量,而西迪厄斯则在修正原本的计划。

西迪厄斯也鄙视与内莫伊迪亚人打交道。因此,就像摩尔在屠杀黑日犯罪辛迪加的领导人之后发生的那样,去给他们当顾问这种工作,就像是一种惩罚。摩尔当时在杀死犯罪首领之一的时候,声称自己是西斯尊主。在向西迪厄斯坦言这件事之后,他被逐出了科洛桑。

在之前他为师父执行的任务中,摩尔能够感到自己在与黑暗面结盟,但自塔图因以来,情况有所改变。他现在是否是在与原力本身交手,通过其代理人,也就是绝地?他是否应该更加谨慎,引诱绝地武士,而不是发起进攻?

他的师父会不会再给他第二次机会?

他本不相信,他对绝地的仇恨还能变得更深,但确实是这样了——因为他们让他在达斯·西迪厄斯的眼中显得如此无能、毫无立锥之地……

别想了,摩尔命令着自己。

他不能让自己再次失败,这就是解决办法。

相信自己已经把过去的事都放在了一边,摩尔在“渗透者”的小屋里停了下来。但是,好像他的腿有自主意识一样,他又动了起来,从控制台踱向了加速椅。

如果我能再做一次……

Trade Federation 贸易联盟

Naboo 纳布

The Sith Infiltrator “西斯渗透者”

Darth Maul 达斯·摩尔

Tatooine 塔图因

Scimitar “大弯刀号”

speeder bike 飞行摩托

Qui-Gon Jinn 奎-刚·金

Podrace 飞梭赛车

Mos Espa 莫斯埃斯帕

Dark Eye 黑眼机器人

Xelric Draw 泽尔里克浅谷

repulsorlift 反重力

Dathomiri 达索米尔人

Zabrak 扎布拉克人

Orsis 奥西斯

Mandalorian 曼达洛人

Meltch 梅尔茨

Rodian 罗迪亚人

Trezza 特雷扎

Nautolan 诺托兰人

Kilindi 基林迪

Coruscant 科洛桑

Palpatine/Darth Sidious 帕尔帕廷/达斯·西迪厄斯

Togorian 托戈里亚人

Obi-Wan Kenobi 欧比-万·克诺比

Neimoidian 内莫伊迪亚人

Black Sun 黑日

………………………………

纳布的全息影像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它是个蓝绿色的宝石,在平淡无奇的恒星系统中脱颖而出,是摩尔访问的最原始的行星之一。就应该如此,这是达斯·西迪厄斯作为其隐藏身份的参议员的母星,也许在不久之后,他将会成为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几年前,摩尔曾经落入了一个会让他重返其出生星球达索米尔的阴谋,但他挫败了暗夜姐妹绑架者的计划,并保证绝对不会离开西迪厄斯的养育和训练、返回那种生活。就他而言,他的家乡就是满是火山的穆斯塔法,那里的火焰铸成了他。

贸易联盟对纳布的封锁已经进行了好几年,作为其师父计划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该计划要求让总督纽特·冈雷作为运输卡特尔的负责人,并操纵共和国参议院,允许内莫伊迪亚人使用战斗机器人和其他战争机器来捍卫其舰队的巨大船只。但是参议院并未了解贸易联盟的武装力量已经达到了如此程度。这项封锁已经生效了一段时间,为了对抗绝地武士团的干预企图,西迪厄斯命令内莫伊迪亚人去占领该行星。内莫伊迪亚人曾经试图杀掉奎-刚·金和欧比-万·克诺比,但事实证明,他们完全不是绝地的对手,这充满原力的两人还成功地让阿米达拉女王安全离开了纳布。

封锁最初时有几百艘船。但摩尔在到达纳布时意识到,内莫伊迪亚人对利润减少感到了更多的不安,又将几乎所有的船重新投入了星际运输业务。好吧,他们只不过是商人,他提醒自己,但是他们的贪婪几乎像奎-刚的懦弱一样冒犯了他。

在塔图因,他不需要使用“大弯刀号”的隐身能力,但摩尔现在这样做了,目的是将船开到贸易联盟舰队的剩余部分。这舰队由六艘货轮和一艘环状的“万宝巨轮级”控制舰组成,负责监督内莫伊迪亚机器人部队的所有士兵。尽管威力强大,但控制舰并非牢不可破,并且这种卑劣的行动也叫他感到恶心。特雷扎在奥西斯训练的特工组成的潜入团队可以轻松地渗透进这艘船,并从内部将其摧毁,从而使贸易联盟的整个部队陷入瘫痪。

摩尔确信自己可以自行闯入这艘船,这想法极力地诱惑着他,即使仅仅为了打冈雷这充满瑕疵计划的脸。但他还是忍住了,只是把渗透者驾驶到控制舰和无人驾驶星际战斗机中队的射程中,而内莫伊迪亚人根本不知道他的存在。

Dathomir 达索米尔

Night Sister 暗夜姐妹

Mustafar 穆斯塔法

Nute Gunray 纽特·冈雷

Amidala 阿米达拉

Lucrehulk-class “万宝巨轮级”

………………………………

摩尔将“大弯刀号”开进了纳布的低速近轨,在空中研究着北部大陆的平原草原、郁郁葱葱的丘陵和广阔的沼泽和湖泊。这个银河系中拥有许多这样的风景奇观,但是使纳布与众不同的地方——并在某种意义上也毁灭了它——是行星的等离子体核心,以及沸腾岩浆形成的地下隧道和洞穴的迷宫。但是,从地表看不到那些走廊,除了进入地下海洋的各种入口之外。据说这些地下海洋中充斥着庞大的水生生物,还是一种原始的两栖人形种族的家,他们住在用等离子技术维持的泡沫城市中。

达斯·西迪厄斯发出入侵纳布的命令之后,袭击和随后的占领很快就发生了——部分原因是阿米达拉女王不愿反击。并且,在任何情况下,纳布的小型太空部队都不能与贸易联盟的军队抗衡。阿米达拉可能会相信,内莫伊迪亚人在虚张声势——虽然他们本来就是,如果没有一位西斯尊主的驱使的话——但是,在第一批登陆舰将反重力坦克和数千名步兵机器人放下来后,年轻的女王就命令纳布皇家安全部队待命并投降。只因冈雷总督对贸易联盟在银河上的声誉感到担忧,才让这次入侵没有演变成屠杀。只因侥幸,才让阿米达拉的飞船突破了封锁。

摩尔驾驶着这艘隐形飞船,飞越了数个散布的临时拘留所,在这里,纳布一些主要城市的居民都被拘禁着,并被迫听命于战斗机器人。他利用达斯·西迪厄斯提供的坐标,将“大弯刀号”降落在主要城市希德之外,这是一个私人机库,西迪厄斯确保它是安全的。

摩尔用手腕上的链接,对他的三个探测机器人编程,以监护机库,然后从前舷侧货舱口下方的主仓储中取出了马蹄型的飞行摩托。他穿着黑袍和连帽斗篷,跨在飞行摩托上,开向希德。

这个荒废的城市,庄严的穹顶和优雅的尖顶叫他觉得其仿佛是文物——或许是个因日常维护而关闭的古迹复制品。手持爆能步枪的B1战斗机器人小队在狭窄的街道上巡逻,或站在希德王宫和其他主要建筑物外。摩尔毫不费力地避开它们,对这些巡逻队计时、计数,并用原力弄出声音,诱使这些机器人沿着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方向移动。使用机器人作为战斗人员的想法,让他感到恼火,因为机器人只能做到它们程序指示的,而双足、苗条的B1本来就技能有限,无法自主发挥。不过实际上机器人也是他师父更深远计划不可或缺的一环,这才叫摩尔不至于完全地厌恶。他越深入银河系,就发现尊严更少。

但是,一旦绝地灭绝,共和国倒台,西斯就会弥补这一匮乏。

摩尔将飞行摩托放在希德太空部队机库旁边的小巷里,其位于悬崖的边缘。在圆顶大楼内,他盘点了纳布时髦的黄铬色努比亚战机,它们整齐地排在几层泊位中,每艘船都配备了R2型宇航技工机器人。尽管占领取得了成功,内莫伊迪亚人要是明智的话,应该禁用这些战机,但他们显然无法篡改任何有用的东西。就像控制船一样,摩尔也很想指出他们的错误,但还是没有那样做。

从机库出来后,他让自己被一群巡逻机器人发现。它们的士官用金属声音命令他停止前进,并举起了E-5步枪。在穆斯塔法,他被达斯·西迪厄斯的保育机器人所养育,多年以来,摩尔一直对各种机器人有着复杂的关系。当然,他对技术的痴迷,部分是归因于他异常的成长环境,但无论是在培训课程中还是在执行任务时,他都从未对需要摧毁机器人感到内疚。尽管如此,即使与最复杂的机器人对打,他也无法从这种比试中获得持久的满足感。

他把长长的光剑拿在手上,简短地对付了这个小队,用剑刃把它们斩首,或者偏转爆能束让它们爆炸。短暂的争执又召来了几名巡逻队员,他也同样地把它们解体了。然后,他去寻找一个有红色装饰的安全人员,当他发现了它时,就用戴手套的双手捏在了它的罐头脖子边,命令它与冈雷总督联系。当机器人变得反应迟钝时,他直接把它的头拧了下来,把它当通讯器用,让最终与他交谈的内莫伊迪亚技术员把通讯直接转给冈雷。

过了一会,战斗机器人的声码器发出了屈尊俯就的声音。

“摩尔尊主,”冈雷说,“我不知道您来了。

“你当然不知道。”摩尔咆哮道。

“我们要怎么为您服务啊?”

摩尔紧紧握着那个脑袋,它都开始向内折叠了。

“你可以先让纳布上所有机器人都以总司令的身份来对待我,总督。否则,我将会让你的精锐部队变成一堆废品。”

plasma 等离子体

Theed 希德

blaster rifle 爆能步枪

Nubian frighter努比亚战机

astromech droid 宇航技工机器人

custodial droid 保育机器人

………………………………

摩尔默默地步入希德王宫王座室,踩在抛光石材地板上,他的光剑贴在束紧长袍的黑色皮革腰带上。纽特·冈雷和他绿色皮肤的外交参赞鲁恩·哈科,身穿微光绸,在高高的拱顶窗户前并肩站着,绞着粗壮的手指。银色的利益机器人也加入了其中,一架机械椅等待着总督的使用。

“女王安全部队的几名成员设法躲开了我们的战斗机器人,”冈雷用甜言蜜语的基本语说道,“他们救起了一群纳布俘虏,并引起了我们对轨道站和地表上的一个等离子体转运站的关注。对我们来说是幸运的——对他们来说则是不幸——那些纳布人与一名来访的赫特人碰到了一起,这人正好是为我们工作的。于是他出卖了他们的计划和位置。”

“那他们是死了还是被监禁了?”摩尔停下来问。

“队长死了。其他一些还在逃。”

摩尔又开始了生气地踱步。在过去的一年中,他与这两名内莫伊迪亚人在与西迪厄斯的全息通讯中相熟了。他们从寒冷的太空之外对待西迪厄斯,而现在,他们面对着一个有血有肉的西斯尊主,只能敬畏得颤抖。穿戴着紫色长袍和角状帽子的哈科,散发出一种潮湿的气味。

“冈根人呢?”摩尔说。

两人看上去很困惑:“他们怎么了,摩尔尊主?”哈科问。

“你们有没有找到他们的水下城市,并采取了必要的措施?”

“我们正在……进行中。”冈雷说。他斑驳的蓝脸上戴着一个三重头饰。

“你抓住了多少人?”

冈雷红眼睛上的硝化膜痉挛着:“多少人?”

“几百个?几千个?”

总督开始即兴创作:“我想大概有几百个吧。”

摩尔感到反感,因为他在某种程度上负责了冈雷的显赫位置,帮助他从一个单纯的公职人员变成了改变银河进程的人物。但是达斯·西迪厄斯坚持认为,内莫伊迪亚人对西斯的“大计划”来说事必不可少的,其中一部分就是要求确保纳布的安全,已准备让这颗星球被运输卡特尔吞并。阿米达拉女王在科洛桑,纳布的投降并不是正式的,但摩尔确信他的师父会找到办法实现这一目标。

“冈根人俘虏在哪里?”摩尔说。

内莫伊迪亚人再次瞥了他一眼。他们知道了摩尔已经杀掉了背叛的同盟者哈思·蒙查,并意识到如果激怒他的话,他可能会继续杀人。

冈雷先说道:“尸体被扔进海里了——”

“——雾化了。”哈科同时说道。

摩尔向他们两人露出轻蔑的目光:“到底是哪个——扔进海里还是雾化?”

“被雾化然后倒进了海里。”冈雷为自己感到骄傲。

摩尔继续怒视他:“你们丢弃了雾化的尸体。”

冈雷有一刻不能呼吸:“我们不必关心冈根人。”

摩尔将双臂交叉在胸前,露出锉过的牙齿:“为什么呢,总督?”

“那些两栖种不会冒险对抗我们这压倒性的力量。”

摩尔哼了一声。“冈根人拥有一支常备军,拥有数千门强大的战略等离子体武器。”

冈雷看着哈科,另一人说道:“我们不知道——”

“你们现在知道了。”

摩尔看着那谄媚的两人抖了抖袍子。这些家伙是侵略者吗?是军队的领导人吗?如此轻易地畏缩,如此容易地被欺骗,如此贪求,以至于被操纵来发动战争,以获得增加利润的机会。对他们来说,财富本身就是目的。他们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似乎对原力没有任何联系。他们跟智慧生物相比,甚至与服务于他们的战斗机器人还有更多的共同点。特雷扎会怎样嘲笑。有时候摩尔对杀死那个法林人感到惋惜。但是特雷扎对摩尔的力量了解得太多了……

“是谁监督对冈根城市的搜寻?”他最后说。

“指挥官OOM-9。”冈雷说。

“一个机器人,”摩尔说,“你们那无能B1的前任。”

“一个高阶机器人,摩尔尊主,”哈科很快指出,“是冈雷总督的私人卫士。”

摩尔不理他,对着冈雷说道:“告诉OOM-9,我将负责搜索的指挥。”

Rune Haako 鲁恩·哈科

shimmersilk 微光绸

mechno-chair 机械椅

Basic 基本语

Hutt 赫特人

Gungan 冈根人

Grand Plan “大计划”

Hath Monchar 哈思·蒙查(摩尔杀他的故事在《摩尔:阴影猎手》这个长篇里详细讲了)

Falleen 法林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