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官小翻译】【孤狼】9、10(完结)

冒昧把之前 @芦苇泥 太太之前的翻译,统一了一下译名,并做了个eput、pdf和txt的下载。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qFR7jpDvjhCPcvbzKpyflg​  密码:0xsm

之前1-5由 @芦苇泥 太太翻译,见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a9a65c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ae6601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eebb2817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b628aa2

https://lwndhloft.lofter.com/post/1f0787ea_12e1d5cc2

 

之后接坑

https://sithari.lofter.com/post/1fff225c_1c8c4f129

https://sithari.lofter.com/post/1fff225c_1c8d58970

https://sithari.lofter.com/post/1fff225c_1c8fbc439

——————————————

欧比-万和卢克在令人窒息的可怕失重中,冲出了垃圾竖井。

然后跌入了黑暗。

当他猛烈地坠落时,狂风猛烈地扑向疲惫绝地的长袍,让他潮湿的皮肤感到更加寒冷。欧比-万张开身体,最大程度低增加着阻力——突然之间,他可以在周围被遗弃的地下摩天大楼的背景中,发现了一个自己的影子。

这意味着,有一个光源从后面正在迅速地靠近。

他视野的最边上,一团炽热的幽灵照亮了朦胧,同时,有着鬼魅一般脸孔的佛玛度像导弹一样从深渊中坠落,翡翠般的光剑燃烧着。

但是欧比-万已经准备好了。

让卢克摆脱致命的危险,他点燃了自己的蓝色光剑,利用他扭曲的躯干,顺势顺时针旋转,将光剑扭成毫无瑕疵的毁灭之光。

他的剑势完美。

但是布普法什人的也是。

佛玛度高速的剑刃以极高的精度拦截了欧比-万的击杀,将光剑从绝地大师残废的手中扑向一旁,抛向虚空。欧比-万毫不动摇,双手以对付特罗默尼蝎的紧迫,紧紧抓住黑暗绝地的手腕。

他们为了争夺光剑而摔倒地上。

像迈诺克一样,在黑暗中恶毒地决斗。

当他们疯狂地挣扎时,欧比-万集中力量,在自由落体时将卢克扔出出去。然而,他筋疲力尽,他原始的力量屈服于额外的压力,佛玛度将剑刃斩向欧比-万,在焦化的等离子体深深刺入绝地大腿时发出嚎叫。

黑暗面使用者将闷燃的剑刃挥到欧比-万的脖子边,它的光芒照亮了他的痛苦,以及佛玛度充满仇恨的脸。

“我们回到原始的黑暗中吧,绝地!”布普法什人咆哮道,“加入我们在‘混沌’中的兄弟姐妹!”

黑暗面使用者的自大已经渗入了他的表情,让其变成了怪异的狂喜。

那就是佛玛度的错误。

尽管绝地大师已经虚弱无力,但他的学徒并非如此。

欧比-万汲取着那个小小的闪光生命,让卢克独特的原力印记导入自身。同时,他伸向布普法什人脑中边缘保护着的一个形象,欧比-万长胡须的形象变得模糊……变形成了一个类似于佛玛度自己的样子。

仇恨从布普法什人脸上离开了。

“祖……祖考?”他厉声道。

然后,欧比-万向后弯折了黑暗面使用者的手腕,并作出了了结。

原力让欧比-万和卢克减速,足以体面地蜷身落在地上。绝地疲惫的身体在巨大的力量下扭曲,受伤腿上的痛苦像闪电一样扭曲地蔓延。

一秒钟后,佛玛度的尸体像一袋垃圾似的砸在他们旁边的铁凝土上——他掉落的头颅在不远处裂开。

陈年的污物包围了他们。微弱的灯光吸引着被社会抛弃的人,点燃了这座有着摇摇欲坠建筑和堆积着有机物熵的大都市荒原。甘克人杀手,肆虐吃肉的福尔布利瑟兽,以及其他地狱般的食尸鬼,显然在这里各处潜伏。

欧比-万的光剑在这种爆炸过后似的环境中,根本找不到。他从佛玛度还温暖的手中拿走了那把关上的光剑,然后匆匆地把卢克和自己拖出生锈的耐钢和铁凝土,那是个多年之前的星际银行的遗骸。他把摇篮板从肩膀上取下,轻轻地将卢克靠在墙上。

男孩没有动。

恐惧笼罩着欧比-万。

他惊慌失措,把耳朵压在卢克的胸口,无法相信原力超过自己的真实感官。

没有动静。

没有一点声音。

然后,他耳膜感到了一阵微小的嗡声。

绝地几乎被自己的大松一口气呛住了。

与佛玛度的战斗中,卢克提供的帮助,完全耗尽了男孩的精力,使新生儿失去知觉。现在,欧比-万透过摇篮的织物,感觉着他小小的胸腔,细瘦的胳膊腿,检查骨头是否有破裂。然而,除了一些尘土之外,他的学徒似乎没有受伤。

欧比-万倒在碎石墙上,沉重地呼吸。他伸开受伤的腿,盘起来另一只。

就这样,他们等待着。一起。

在黑暗中。但是他们不必等待很长时间。

从深夜的穹顶,降下了复仇之火。

砰!

就像把卢克微弱的心跳声放得巨大似的,梅着地了,激光剑闪动着,以她为中心发出震激波。

欧比-万巧妙地抑制了呼吸,听着那女人,在附近腐蚀性的碎屑中,鬼祟前行,弄出咯吱声。出乎意料地,他听到了黑暗绝地的诅咒和一个物体在垃圾中滚动的声音,好像是她绊到了什么。

当呕吐的声音迅速传到他耳朵时……他知道梅找到了佛玛度的头。

“熔渣你的脑子,克诺比!”她咒骂着。

欧比-万吞咽了一下,感受着嘴巴中的干燥——他无法阻止那女孩的悲伤。

“对不起,梅。”他在黑暗中说道,“他让我别无选择。”

黑暗绝地的脚步突然转向他的方向。

“这就是你还在为谋杀我父亲辩解的理由吗?”梅坚持道,“一个空洞的道歉,就能让你的良心满意了?”

欧比-万紧闭眼睛。

他记得那天在苏色菲,与梅的父亲交战,那个男人已经半疯了,已经全被黑暗面吞噬了。

就像阿纳金一样。

黑暗面扭曲了,年轻的天行者被,尤达说。离去了,你训练过的男孩……

欧比-万的头脑又回到了几个小时前科洛桑的混乱。

帕德梅,阿纳金转向黑暗面了,欧比-万告诉她。他被谎言欺骗了。我们都是。

阿纳金就是孩子的父亲,是不是?

我很抱歉……

欧比-万是绝地技艺的大师,是的,但是他与阿纳金的致命决斗,都没有让他的精神和身体处于极限,然而他与黑暗绝地的超音速飞行失败,以及与佛玛度决斗的创伤,不仅消耗了他的身体,还耗尽了他的原力储备。就连奎-刚也在缺乏耐力的状况下输给了一名西斯学徒。

梅可能比阿纳金年虽小,缺乏经验。但她还年轻。精力充沛。没有受伤。如果她和佛玛度正确预言了他的冲刺逃生之路,她还应该还有一些远视能力。

“如果我不得不杀你,我会做的,梅。”她说。

“那么,绝地武士终于露出了他的本性。”

在无能的状态下,欧比-万都不知道他的威胁是真实强硬还是虚张声势。她只知道,卢克的生命取决于其答案。

事实上,只有一种方法能确定知道。

欧比-万从精神的深处深吸了一口气,将自己完全交给了原力的意志。

在统一原力中,欧比-万看到了欧文和贝露·拉尔斯,并再次看到自己的出生家庭。他们的表情是空洞的。他看到自己绕过他与梅之间的障碍。

她的袍子从肩膀上掉下来,露出里面的金色盔甲。两位武士对面而立,绕圈而行,就像过去的达克塔维斯时代的荣誉决斗似的。

一砍。

一杀。

他们互相冲撞——以原力放大的超音速速度。眨眼之间,他们跃起,两把光剑都选择了一条不同的穿透轨迹。欧比-万在高处。梅在低处……

他们彼此越过——他的赌博得到了回报。欧比-万存活下来。而梅的头断掉,跌跌撞撞,前胸着地。他一无所有,也崩溃了……

太晚了,欧比-万意识到,他没有把杀戮区清除干净。黑暗绝地在他胸前划的对角线汩汩出血。

欧比-万快死了。

当生命从他的身体渗出,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他发现饥饿的福尔布利瑟兽正爬向卢克……

……从那个可能的未来回到了现在。

这幻象就花了一秒钟。

“你没法从我这里躲起来,克诺比,”梅的话语打扰了他,“你的绝望像化脓的气味一样深入到‘元梦’之中。”

“放手吧,梅!”欧比-万恳求道,“这不会有好结局的,对我们两人来说都是。”

她笑了。

“你爱是不明白,”她说,“复仇是毫无感觉的绝地所不能理解的一种感觉。因为这意味着你爱着另一个人。”

慢慢地,他转向旁边的婴儿卢克。

仍然不省人事。

仍然不省人事,因为欧比-万极度想救他。

你让这个黑暗尊主扭曲你的思想!他告诉阿纳金。而现在……你已经成了你发誓要摧毁的东西。

是的……

这就是原力黑暗面的诱惑。

欧比-万现在看到,他没有任何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说服梅。并且也有充分的理由,因为欧比-万现在发现他本人就在黑暗的悬崖上颤抖。

没有人能够成功地诱惑欧比-万。不是女人的心,不是奎-刚的死,不是杜库伯爵提出共治银河的提议。

但是他再也不能忽视,在欧比-万杀死阿纳金、接受他的学生成为达斯·维德之外,他还谋杀了某些神圣的东西。

他的信仰。

对其他人……

而且,最重要的,对他自己的信仰。

从他离开他学徒在穆斯塔法的熔岩献祭的那一刻起,他就坚信自己失败了,作为朋友,作为老师——作为父亲——的失败,而后他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阿纳金的儿子,这时候黑暗面开始萌芽。像是一颗枯燥心中的杂草。

从那以后,他一直生活在恐惧中。他召唤黑暗面,抹去泽刚蒂斯的记忆,就像他几乎对维玛所做的那样。他认为他对即使狂怒但多少有点智慧的蛙犬的杀戮是有道理的;选择挽救逃离的加莫人时犹豫不决;而后欺骗并斩首了佛玛度。

以及恐惧。对卢克的无情恐惧不断吞噬着他。

现在,他准备杀死梅。

就像他杀死她父亲一样。

就像他杀死卢克的父亲一样。

他或者莱娅有可能会找欧比-万报仇吗?

他把男孩抱在怀里。

他不惜一切、致力于保护阿纳金的儿子,并爱他。

然而,正是因为阿纳金的爱,导致了帕德梅的死,那是他最爱的人。

就像欧比-万爱着阿纳金一样。

欧比-万还没杀掉卢克。

但他也有可能。

因为,他意识到——达斯·维德也一定意识到了——他永远不会放弃对这个宝贵灵魂的爱。

然而,他会做他必须做的事。

绝地武士毫不犹豫地把手伸向他的长袍。然后,用第一个和最后一个吻,将昏迷的男孩固定在摇篮上,并稳固地靠在墙上。

然后,他手握着光剑,浑身酸痛地站起,从隐蔽处爬了出来。

欧比-万点燃了武器,佛玛度充满活力的翡翠色剑刃亮了起来。

梅将赤褐色的虹膜锁在他身上。即使在昏暗的灯光下,欧比-万也能看到她冲着偷来的武器眯起眼睛。

“我们无法摆脱命运。”他说。

她点了点头:“这是你说对的第一件事。”

他在墙边蹒跚,说道:“梅,我感到你还有善意。”

她哼了一声:“你就是不放弃,是吗?”阿纳金最后一句话永远回荡在他记忆中。

我恨你!

“我希望那是真的。”欧比-万也意识到布普法什人的翠绿色发光剑刃。“我知道我杀了你所爱的人。在这一点上,我很荣幸你有复仇的权利。”

“你这真是高贵啊,”梅说着,向前一步。

“但是,我有一个请求,”他继续说道,“无论发生什么事,梅,那男孩一定得到达他的目的地。”

这些话使她停下了脚步,年轻女子脸上掠夺性的微笑,变成了迷惑。

然后她嘲笑起来。

“你一定是嗑了香料或脑死亡了。”

“也许是鲁莽吧,”他承认,“你的同伴说,要将‘真相’灌输给这个男孩——”

梅摇了摇头,她坚定的死亡注视注定不会动摇。

“——我要你,让他选择自己的命运。”他说完了。

她的脸色阴沉。无法读取。

她唐突地冒险问道:

“你叫那男孩妮玛?”

欧比-万做了个鬼脸。做出了决定。

“卢克,”他回答道,“他的名字是卢克。”

那个年轻的女人仍在摇头,即使她的光剑难以注意地放低。“你要藏起来他?”

欧比-万没有回答。

梅保持墓葬般的沉默。一瞬间再一瞬间。

一声心跳再一声心跳。

然后,终于:

“那就告我那该死的目的地。”

“如果击败我,”欧比-万发誓道,“你就会找到目标。”

“我会打败你的。”

“那我就接受。”

终于,梅激光般的目光畏缩了——转移到被斩首、被遗弃的佛玛度的尸体。

“我接受。”她说。

然后,她脱下长袍,露出了一层错综复杂的金色。西斯护甲保护了几乎整个身体,一直延伸到膝盖,高高的保护性项圈在脖子每侧都有三个水平突出的尖刺。

就跟幻象中一样。

除了最精确的打击之外,什么都不会穿透这装甲。

然后就走到这步了。

欧比-万扶着墙壁,站立起来。

然后,将光剑移到未受伤的手上,他面对自己的命运。

当激光剑从他的掌中飞走时,梅的嘴巴张开了。

她追溯着剑柄的弧线,那废弃的圆柱体关闭之后,金属的叮当声,似乎回荡在永恒之中。

黑暗绝地凝视着关掉的武器,瞬间呆住了。

“捡起来。”

“又不是我的。”

欧比-万的反应似乎会影响到她的身体,仿佛让她全身的肌肉都缩起来。

“我说了。”她重复道,“捡起来。”

“不,年轻人。我选择了我的命运,”他说,“现在,你该选择你的了。证明复仇是你所谓爱的骄傲工具。”

“该死的,绝地。捡起那个光剑跟我作战!”

“不,梅。你会不得不杀了我——并信守诺言。”

梅年轻的脸庞显现出困惑的表情。然后,从黑暗绝地的内心深处开始,一种非人的怒意开始积累,她以超音速冲向欧比-万,点燃光剑,那怒意爆发成了凝结的邪恶凶猛。

欧比-万没有移开视线。

但对他来说不幸的是,梅移开了视线。

在最后一刻,这名年轻女子突然越过了欧比-万,翻到了另一边的墙上。

“不!”

但为时已晚,欧比-万把自己挪到了障碍物周围。

太晚了。

梅已经抓住摇篮板,靠在她的胸口,将发光的刀刃横在昏迷的卢克的小喉咙上。

“别害那男孩!”

“你是个骗子,克诺比!”梅说,眼泪从她的脸上流下来,“我们俩都没有善意的。善意是幻觉!在这个虚假的存在中,我们告诉孩子们的都是童话!我们都是伪君子。”

“把他给我!”欧比-万大喊。

“和我战斗!你这个撒谎的——”

卢克睁开眼睛。

灿烂的蓝色光芒从摇篮板的后面炸出,刺出其全长,直达梅下巴的下方,并从她的头骨顶刺出。

欧比-万睁大了双眼。

就像它亮起来时一样,光柱很快就退回去了。

梅迷迷糊糊地——向前一步,回过神来。

“连命运都在撒谎。”她咕哝道。

黑暗绝地向前倾身,欧比-万猛冲向卢克。

绝地大师死死抓住摇篮板,抱起卢克,而卢克正哭得一塌糊涂。他很小心地取下用纤维绳固定在他背后的物体。

阿纳金的光剑。

欧比-万最后的保障。

但是,他并不是隔空触动开关的人。

他凝视着卢克明亮的蓝眼睛。

但是有这个可能吗?这样的力量在小婴儿身上?

“你怎么能——”

“维玛告诉过你,年轻的大师,”传来一个嘶哑的声音,“他的原力很强大。”

欧比-万转过身来,看着她佝偻地裹在被月蛾蛀了的长袍中熟悉的乞讨形象。

“维玛女士!你是怎么——”

“这个地下城市是维玛的家。”老女人承认道,“远离刺探的眼睛。”

欧比-万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从那百岁老人,又看向卢克。

“维玛,”他说,“这男孩。我一定得知道。你有没——”

老太婆举起一只关节炎的手,让他沉默,然后伸出另一只手作出熟练的乞丐姿势。

这次她没有要求慈悲,而是给予了慈悲。

欧比-万的光剑在她的手掌中。

她说:“大师应该接受维玛的第二次赠予。”

欧比-万下意识地微微虚弱一笑,接过绝地的武器。

她说:“这工具是绝地的生命。”

“是的,女士。谢谢。”

“嘘,”她说,轻抚卢克头上的头发。当他的抽泣声逐渐减弱时,德高望重的绝地附身上前,用古老的嘴唇轻拂卢克的额头。他没有抗议。

欧比-万可见与不可见的伤口也未能逃脱她的注意。

“维玛曾经是个治疗者。”她说,“让她来修补你。”

他摇了摇头。

“我很荣幸。但我想,巴克塔就够了。”他说,“我们被追杀。我们的交通工具马上就要离开了。”

维玛点了点头。她的视线与欧比-万的胸部齐平,她那年老结霜的瞳孔再一次落在卢克身上,还有做工精湛的摇篮板。

欧比-万看到悲伤在她眼中浮现,他想问,她是否想把它要回来,而后她转过头去。

“妮玛。”他听到她耳语。他不知道,她是在念摇篮板上的名字,还是看着梅一动不动的尸体。

“现在走吧,”维玛说,“把男孩带到远离这个邪恶世界的地方。”

Tromonid 特罗默尼蝎

mynock 迈诺克

Gank 甘克人

vrblther 福尔布利瑟兽

InterGalactic Bank 星际银行

Padmé 帕德梅

Ductavis 达克塔维斯

Mustafar 穆斯塔法

Neema 妮玛

bacta 巴克塔

——————————————

当飞往科文空间站的星际飞行艇1000升空时,绝地大师最后一次在通过落满雨水的视窗看着纳沙达,想知道索尔姆和特拉·萨的命运。

梅和佛玛度捉住他们了么?还有更多的布普法什人和詹萨赖在达戈巴埋伏尤达吗?黑暗绝地已经讲过他们的主人了。

欧比-万把那些想法甩开。他没办法知道。

他安慰自己,知道老维玛承诺要去“拜访”一下史诺兹特斯基。

同样,等待卢克和欧比-万的事情,也是未知的。甚至杭多·奥纳卡的海盗袭击了他们将去往塔图因的星级巡洋舰这样的不着边际的想法,都给他带来了一半的微笑。

欧比-万挤着一块消了毒的海绵,给男孩喂了克雷特龙奶,卢克捏着绝地缠着绷带的手指,平静而信任地凝视着他。欧比-万也是这样。他发现自己实际上,希望他的叔叔婶婶会拒绝他。

但是欧比-万根本不相信会这样。

安全地存放在阿纳金——卢克的光剑中的,是凯伯记忆水晶,是帕德梅的宇航机器人R2-D2给他的,保存了拉尔斯沙漠家园的坐标。

也许欧文和贝露会让他训练卢克。也可能不会。

但是……本叔叔。

他喜欢这个称呼。

当师父和学徒从纳沙达飞离时,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欧比-万很高兴,再也不会见到聚集着如此卑鄙败类和坏蛋的巢穴……

StarSpeeder 1000 星际飞行艇1000

Hondo Ohnaka 杭多·奥纳卡

Krayt 克雷特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