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6(下)

两名披着斗篷的营救者,猛地冲进了战斗,陷入了暴雨的迷雾中。这些救世主们有着绝地武士的非凡反应力,直接跳入了齐格纳什人的张量火力中,并像天文钟的时针一样旋转着青绿色的等离子刃,优雅地把握着扳机的手从手腕上切掉。但是,即使这些勒索者的步枪掉在了潮湿的铁凝土上,钳子还是连在上面,而齐格纳什人把他们的头部塞入胸腔,放入腹部。他们的前爪和有毒的昆虫尾巴受到了爆炸的打击,使其不得不敏捷地尝试逃脱。

作为回应,久藏人和加莫人狂战士马上反击了。

但是这“马上”还不够及时。

久藏蒙面者投掷了他们邪恶的纤维链剃刀帽——就在这时,大个儿绝地剑士的宝石绿色剑刃缩向雇佣兵的小腿,像切肉刀穿过力克似的。一次干净、精确的打击,那被截肢的戈-滋基跌在膝盖上,他们飞舞的刃状头饰跳向了附近的建筑物。

猪似的加莫女人开始了袭击。

令人恐惧的吼叫、松软的肌肉和脂肪猛烈地冲向了欧比-万和卢克。

绝地大师全力以赴。

疯狂的母猪跌向他,抬起振动斧,欧比-万伸出他未受伤的手指。然后,仿佛抓住翻起的领子似的,把拳头向回收。

那母猪毫无胜算,互相倾轧踩踏。

她们的惯性在原力的作用下突然放大了十倍,被雨水浸湿的地面也起了些帮助。湿透了、无法控制的袭击者只能呆看着欧比-万和卢克翻过她们头顶,而母猪们撞向压凝土墙。

片刻之后。三名加莫人笨拙地从炸开的残骸中跌跌撞撞、痛苦地咕哝着,扶着她们带角的头和侧身。齐格纳什人的信息素并不能超过这些猪族的自我保护意识,当加莫人再次看到欧比-万的身影和点燃的光剑时,这些女卫兵为了她们可悲的猪命慌忙逃窜。

欧比-万松了一口气。

在短暂地喘息中,他意识到出了点问题。

卢克正在哭。

不仅仅是哭泣。这孩子似乎惊慌失措了。那种特殊的、婴儿才有的恐惧。

突然,那位披着斗篷的女人用光剑对节肢种齐格纳什人的尾巴野蛮地劈砍,另一名披着斗篷的“救世主”双手持着光剑插在了恳求着的残废久藏人头上,欧比-万意识到有些事情严重错误了。

这不是他要找的绝地武士。

他意识到,这不是索尔姆和特拉·萨大师,他猛然想起,很久以前,纳沙达就有一间西斯学院。

不。这些是……

“黑暗绝地。”他厉声道。

这是他最后的想法,这时,那残废的齐格纳什人祈求怜悯——而并未得到。

那披着斗篷的女人,他以为是特拉·萨的,用她的光剑挥向解除武装了的蛛形种人——让那蝎子般生物的所有六段肢体倒向地面,蠕动直至静止——同时,她嗜血的同伴投掷出他的光剑,准备结果了逃跑中的加莫人。

欧比-万犹豫不决。但绝地大师与原力一同,更多地是出于本能,而非同情,就拦截住了那飞行中的剑刃。停滞了的光剑跌入水坑,无助地抽搐着短路,让母猪们逃走了。

“够了,”他在猛烈的风暴中大喊,“你们是谁?”

浸水的光剑颤抖着,旋转回到了剑客戴着手套的大手中。然后,欧比-万和卢克戴兜帽的救援者,扯下了他们的帽子。

大个儿的那个,他误认为是索尔姆大师的家伙,是个完全不熟悉的样子。但他的黑色头发、异教的面部标记和肤色则不是。白如灰烬,其额头和脸颊上有黑色的箭头纹身,他的容貌类似于达索米尔的女巫或者达斯·摩尔的幽灵。这些图案说明他是个布普法什人,是绝地百年来的敌人。

最近在斯卢伊斯星区肆虐的武士和黑暗面叛乱分子中的一员。达戈巴星系的所在地。

尤达大师前往的地方。

“你。”欧比-万说,“我以为你们之中最后一名刺客已经耻辱地自杀了。”

“受伤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绝地狗,”那邪教徒回应道,“是因为他的仇恨足够强烈。”欧比-万盯着那个人的同伙。布普法什人对他来说是陌生的,而另一个则是引人注目的金发碧眼年轻女人……

“我认识你。”欧比-万说。

“你不认识,”她纠正道,“但是我认识你,凶手。”

凶手?

欧比-万的思维跃动,试图把这个女人——这个女孩的脸与任何事件、任何地点相匹配。但没有结果。

为了拖时间,他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

布普法什人笑了:“几乎全是运气。”

“我不信。”

“那就信你的命吧,你这该死的傻瓜!”金发女人趋向欧比-万,她的绿色光剑擦向他的。“佛玛度追查了你的伪君子同伙,特拉·萨和索尔姆,因为他们在屠杀布普法什人中所扮演的角色。”

“我们几乎没有想到,绝地自己的政府会帮我们把事做完。”佛玛度高兴地说道。

“告诉我们,克诺比,”女孩说,“当你的亲人公正地被屠杀时,感觉如何?”

这些话让欧比-万如龙驼在喉。

从我的角度来看,阿纳金的话回荡在耳边,绝地才是邪恶的!

“索尔姆和特拉·萨大师在哪儿!”他问道。

“关心你自己吧,邪恶的绝地。”那金发的说道。

佛玛度的光剑发出刺耳的嘶嘶声,随着他前进而激活。

欧比-万知道布普法什人是控心术的专家。即使现在,他仍然可以感觉到佛玛度抓住了自己的短暂虚弱,正在攻击他的防守。他面前的大雨倾泻成他绝地同袍的形象。先是特拉·萨和索尔姆在痛苦中——然后,更明晰的是尤达、西丽和阿纳金,在垂死挣扎……

湿透、恐惧、疲惫的卢克也没有停止尖叫。

欧比-万摆脱了幻觉。

“你呢?”他朝向金发女人,“你不是布普法什人。你在这儿只是为了满足你男友的嗜血吗?”

年轻人类的脸颊泛红:“我们听从师父的安排,绝地。但是他一定也感知到了你在这里。”

欧比-万巧妙地让两名黑暗绝地都呆在他面前。他看到那人类的光剑看起来很独特:是充满活力的金色,跟她的头发一样。

“我认识你的师父。”他宣称。

愤怒的龙卷风在那女孩充满活力的赤褐色眼睛中涌出。

“我的师父现在不关心你,除了他和我一样都对你所造成的旧伤充满仇恨以外。你应该关心的是,我的师父是谁——在你把他处决之前。”

欧比-万的内心安静地不知所措。

所以,这根本就与皇帝的绝地屠杀名单没有关系。

不,这是私人的仇恨。

不久前,在内尔万之前,他和另两名绝地武士追踪一群自称为詹萨赖的西斯侍从,追到了苏色菲星——

在战斗中,欧比-万失掉了阿纳金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的塔图因织物的披风。

三名西斯修炼者,是布普法什人的同谋,他们被击败了,但绝地大师

内加·哈尔西恩牺牲了自己。詹萨赖的能量充满了恶性,死后他们的肉体因受到污染的灵魂而爆炸,如同脓疮化脓。

欧比-万打败的那个黑暗团伙领导人,是个英俊的金发男人。

“你的师父——”

“是我的父亲!”她咆哮道,“凶手!”

卢克控制不住地蹬着脚。

就在那一刻,一个不详的想法出现在欧比-万脑海中,最后的绝地。

有多少人?

黑帮分子、赏金猎人、黑暗面使用者——他自己的学徒。欧比-万终结了那么多的生命。可以肯定地说,那都是必要的。但是,必要性就是一种绝对。从某个方面看。没有人可以像欧比-万一样,对绝地的情感依赖禁忌如此地遵守。

对于家庭。

作为共和国所宣称的和平与正义的捍卫者,在将近四十年里,有多少儿女,因欧比-万而成为孤儿?

幻觉继续侵袭他眼睛和心智的边缘——奎-刚、莎廷、哈拉加德、阿索卡——欧比-万关掉了他的光剑。

“你叫什么名字?”他的声音穿透了雨水。

片刻之后,女孩犹豫了一下,眼神中的风暴平静了下来。

“别——”布普法什人说。

“梅。”她回答,光剑停在那。

“梅,”欧比-万说,“我对你的父亲感到抱歉,如果还有别的办法的话……”

“快了断这个摇尾乞怜的绝地屠夫!”佛玛度打断,“他像个塞满屎的斯鲁加里亚人一样谎话连篇!”

“听我说,梅。我为你父亲感到抱歉。但是,詹萨赖被误导了,跟随着被腐化的绝地和西斯教义——”

在这话语中,她眼中的暴风雨如同席卷了飓风。

“混乱战胜了詹萨赖!混乱战胜了你!”梅打断道,“佛玛度和我走了一条新路!没有绝地西斯。没有光明黑暗。只有生命瞬间的真实。”

“在结束你的姓名之后,”佛玛度嘲讽地说道,“我们将以这真实来哺育你的幼徒,这孩子会认同它,或者被摧毁。”

直到这时,绝地大师才明白卢克为什么无法控制地哭泣。

包围欧比-万的幻象并不是布普法什人唯一进行的攻击。佛玛度散发出的恐怖幻象,也猛烈攻击了男孩脆弱的思想。

欧比-万的目光变得坚硬如铁。

“不,”他咆哮道,“我不这么认为。”

然后卢克的恐慌突然平息了。

欧比-万的也是——

跑。

ferrocrete 铁凝土

reek 力克

vibro-axe 振动斧

stresscrete 压凝土

Dathomir 达索米尔

Darth Maul 达斯·摩尔

Bpfasshi 布普法什人

Sluis 斯卢伊斯

Dagobah 达戈巴

Yoda 尤达

Fomadu 佛玛度

ronto 龙驼

Siri Tachi 西丽·塔奇

Nelvaan 内尔万(2005年的2D版《克隆战争》里欧比-万和阿纳金一起去过这儿,遇到了一群奇奇怪怪的有蓝纹身当地人,又做仪式又看预言又给当地人排忧解难从分离势力毒手中拯救——不过名场面是阿纳金活吃虫子嘎嘣脆那段!)

Jensaarai 詹萨赖

Susevfi 苏色菲

Nejaa Halcyon 内加·哈尔西恩(这群绝地去围剿詹萨赖的故事,写在了《I, Jedi》这本书里。书讲的是正传后的事,这故事作为一段插叙。内加·哈尔西恩这个人还出现在了《Jedi Trial》这个克隆人战争时代故事里,在那里他和阿纳金组队,作为阿纳金的学徒毕业试炼任务,并互诉衷肠,说自己违反戒律娶了老婆——甚至有了孩子,这孩子也在一些《X翼》相关故事里出现了。)

anima 灵魂

Halagad 哈拉加德(Halagad Ventor 哈拉加德·文托,这个绝地其实……也没有多少丰功伟绩和与欧比-万的强烈关系,但是,他的形象是根据本文作者Abel G. Peña画的。这个作者夹带私货得没救了!)

Ahsoka 阿索卡

Sloogarian 斯鲁加里亚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