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31章

这章是尤达见 ppt被忽悠得一愣一愣的。非常hopeless situation warriors了。并且还有很多插旗。

第三十一章

            

在最高议长参议院办公大楼的房间中,尤达坐在帕尔帕廷的桌子对面,凝望着对方,侧影映衬在俯瞰科洛桑西部的长窗户上。他曾于多少位最高议长在这个办公室或其他类似的地方并坐?他问自己。得有快五十个了。但是为什么总是跟这一个过于频繁地讨论到对抗的边缘——尤其是当话题转向原力时。菲尼斯·瓦洛伦是个无能的领袖,但他至少表现得将原力放在首位。而对于帕尔帕廷,原力并不是放在末位。它根本就没列入议程。

“我完全理解您的担忧,尤达大师,”他说,“更重要的是,我同情他们。但是外环的胜利必须要继续。不管您怎么想——尽管参议院在过去五年中赋予了我非凡的权力——我的声音还不是最重量级的。最终,是参议院群情激愤第想要结束这场破坏性的冲突,而这不允许我挡路。”

“告诫我,您不需要,最高议长。”尤达说。

帕尔帕廷微微一下:“如果我听起来像说教,我深表歉意。”

“被您的共和国声明演讲搞得群情激愤,参议院是。”

“我的讲话反映了时代精神,尤达大师。而且,我是发自内心说的。”

“怀疑您,我没有。但是太早,您的鼓励。庆祝,科洛桑已然开始,在这还离战争结束很远时。”

帕尔帕廷的眉头含着一丝恶意的警告:“在三年的恐惧后,科洛桑渴望解脱。”

“同意您,我。但是这解脱怎样持续,靠外环世界的夺取?太多新的前线,参议院敦促我们打开。太分散了,绝地的力量,无法有效发挥作用。我们缺乏合理的策略。”

“我的军事顾问们如果听到您把他们的战略说成不合理,可不会高兴的。”

“听听他们,需要。对他们说,我会。”

帕尔帕廷停下来考虑这句话,然后做出了个强硬的目光:“尤达大师,原谅我的坦率,如果因为绝地的分布范围太广,而无法协调包围行动,那么这将由我的海军指挥官来做。”

尤达紧闭双唇摇了摇头:“首先听从于绝地,我们的士兵是。和他们锻造了联盟,我们已经。铸就于危难之中,这忠诚。”

帕尔帕廷坐直了,仿佛被击中:“我想我可能误解了您的意思,但您这听起来像是,我们的军队是为了绝地而建立的。”

“并不是这样,”尤达厉声道,“为了共和国,不是为了别的。”

帕尔帕廷欣慰地说道:“那么也可以训练这些克隆人听从于其他人,就像听从于绝地那样。”

尤达做了个忧郁的表情:“训练士兵可以。还是错的这战略。”

“能否请您回想一下吉奥诺西斯?您是否同意,我们不去追分离分子,是个错误?”

“做好准备,我们当时还没。新的,那军队是。”

“当然了。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准备好了。我们已经让邦联从内环星系逃亡了,我不允许我们重复在吉奥诺西斯上犯的错误。“

”不,一个不同的错误我们现在是。”

帕尔帕廷交叉着手指:“这是委员会的智慧吗?”

“是的。”

“那您将挑战参议院的决定?”

尤达摇了摇头:“效忠于您,我们宣誓。”

帕尔帕廷展开了双手:“这并不能给人信心,尤达大师。如果宣誓了的话,您有责任重新考虑。”

“重新考虑了我们已经,最高议长。”

“我相信您这里并没有威胁之意。”

“没有威胁。”

帕尔帕廷疲倦地呼了一口气:“正如我多次告诉您的那样,我没有能够使用原力看世界的奢侈。我只能看到现实的世界。”

“没关系的,如果‘现实世界’就是这样。”

“不幸的是,我们这些没有原力的人,只能听信于绝地在此事上的权威。”

尤达对着帕尔帕廷晃动食指:“要结束这场战争,要做的还有很多,除了击败格里弗斯和他的战斗机器部队之外。要做的还有很多,比起夺取偏远的星系。”

“那个西斯您一直提起来的,”帕尔帕廷陷入沉思,然后说道,“当您被认为在伊索被害时,温杜大师给我讲了很多。”

“更关注于他的担心,您是不是?”

帕尔帕廷看了他一眼:“您是个熟练的决斗者。”

“在需要时,最高议长。”

“您从未完全描述,在维君您和杜库之间发生了什么。他完全拒绝返回武士团——返回共和国一边吗?”

尤达表现出他的悲伤:“在黑暗的道路上,回头路没有。永远它会主导着你的方向。”

“这可能会让杜库难以浪子回头。”

尤达抬起眼睛:“被俘,他永远不会。死于战斗,他会。”

“这个达斯·西迪厄斯,也是——杜库应该被找到并杀死吗?”

尤达的眼神烦躁不安:“很难说。被夺去了一个学徒,西迪厄斯可能会后撤——来保护西斯。”

“一个人就能保存西斯的传统了?”

“传统这不是。黑暗面这是。”

“那么,如果您先找到了西迪厄斯并杀死了他,这会怎样?杜库的力量会增加吗?”

“只有杜库的决心会。会有所不同,因为他是后来成为西斯的。”尤达摇了摇头,“很难知道杜库是否是真的西斯,还是只是迷恋黑暗面的力量。”

“那格里弗斯将军呢?”

尤达做了个不屑一顾的手势:“更像机器而非活人,格里弗斯是——尽管很危险。但是如果没有杜库或西迪厄斯的领导,会崩溃,分离势力。将他们绑在一起,西斯是。被原力的黑暗面所侵袭。”

帕尔帕廷满怀兴趣地倾身:“那么委员会认为,我们必须要杀死领导——这意味着这场战争更多的是原力内部之战吗?”

“团结起来我们在这件事上。”

“您很有说服力,尤达大师。我保证,当我与参议院讨论我们的进攻时,会把您的话记在心头。”

“放心了我,最高议长。”

帕尔帕廷靠上自己的椅子:“告诉我,对达斯·西迪厄斯的追捕如何了?”

尤达倾身以强调:“离他更近了,我们正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