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官小翻译片段】《骗局伪装》第6章

实在忍不住去翻译James Luceno《骗局伪装》这本书的一些片段。这本书简直……更冷了,妈的!

这里有这本书的一些剧情简介http://www.starwarsfans.cn/article-52-1.html​ 我也写过一点听书感想 https://sithari.lofter.com/post/1fff225c_1c6eecbf2

总之从这本开始James Luceno这位大爷就暴露了自己是ppt亲爹的属性。

但是除了ppt之外这本书还真的意思不大……

第一部分用一句话概括,讲的就是:内莫伊迪亚人的一个船遭遇了恐怖分子袭击;奎刚的眼神犀利了起来觉得事情并不是这么简单。

(其实多瓦拉的阴谋也有馍馍在ppt手下掺和的,具体可参见也是Luceno一篇专讲馍馍的短篇小说, “Maul: Saboteur”https://nekropolis.lofter.com/post/3ef740_12dd7efe8。在《普雷格斯》一书中也提到过一点这个事。)

于是从第二部分ppt出现开始翻译。

这段就是,ppt开始忽悠瓦洛伦。

那段ppt外貌描写简直翻译得笑得我不行,特别,霍比特人! Luceno简直了!

感觉Luceno在这本书里是ship瓦洛伦ppt的,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人见人爱的塞特佩斯蒂奇之类的打酱油。

第二部分 科洛桑

第六章

 

菲尼斯·瓦洛伦的这间办公室,位于政府区那座若不是最优美也得是最庄严大厦的顶层,其四壁由透明钢制成,结构构件上镶着连续的三角形和倒三角形。

城市行星科洛桑——“闪烁的球体”“核心的宝石”,银河共和国拥挤的心脏——这里遍布着光泽的圆顶、尖锐的塔楼、层叠伸向空中的巨型平台结构。高建筑就像没离开发射台的大型火箭,或者死火山的风蚀熔岩。一些圆顶是扁半球形的,其它圆顶看起来像是较浅的、手工转出来的有盖陶碗。磁力引导的空中交通在城市景观上空穿梭——各种交通工具、空中大巴、出租车、豪车,在高高的塔楼和无以计数的缝隙间穿行,仿佛一群群奇异的鱼类。但是,它们不是等待被喂食的,而是喂食者,为科洛桑居住的万亿贪婪人口分发着全银河系的财富。

瓦洛伦经常看到这个景观——确切说,是在他任职最高议长的七年里的几乎每一天——他已经对科洛桑的壮丽景色提不起劲了。在以前,这个行星也不是很大,也不崎岖,但随着发展,历史已经将它变成了一个独特的垂直场所,这种垂直体验,与其说是在普通的大气层中生活,更像是在海洋中。

瓦洛伦的主要办公室坐落在参议院穹顶的较低层,但由于他已经快被那里的请求和事务淹没了,因此保留了这个高级的栖息地,以举行更私密性的会议。

他苍白的双手背在背后,站在朝向黎明方向的透明钢窗户旁边,尽管距离破晓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他穿着洋红色的高领双排扣上衣,和相配的长裤和宽腰带。南面射来的光线经过透明钢玻璃的偏振,洒入整个房间。但瓦洛伦的唯一一名客人坐在阳光射不到的地方。

“最高议长,我觉得我们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参议员帕尔帕廷在阴影中说道,“共和国在其遥远边界处遭到挫折,并因腐败在其中心被挖空,它处在瓦解的严重危险中。需要秩序,需要可以使其恢复平衡的指令。即使是最绝望的补救措施,也不容忽视。”

尽管这种观点已经成为普遍的看法,但帕尔帕廷的这些话,还是像剑一样刺穿了瓦洛伦。他知道这些都是真实的,因此听到的时候感觉更是逆耳。他转过身来,回到办公桌边,沉重地坐在软垫椅子上。

瓦洛伦优雅地衰老,有着些微后退的一头银发、下方有眼袋的蓝眼睛、深色的浓密眉毛。他严厉的性格和深沉的嗓音掩盖了同情心和追寻智慧。但是,作为可追溯到数千年前的政治王朝的最后一位——很多人认为这个王朝已经由于其罕见的长寿而衰弱——他在克服先天的贵族冷漠上,从未取得完全成功。

“我们在哪里出错了?”他用坚定而悲伤的声音问,“我们是怎么在中途遗漏了那些蛛丝马迹?”

帕尔帕廷做出了个理解的表情:“错的不是我们,最高议长。有错的是那些外围的星系,那里发生了内乱。”他的声音经过精心调节,有时候显得疲倦,并且波澜不惊。“比如,多瓦拉的最新状况。”

瓦洛伦清醒地点了点头:“司法部要求我今天晚些时候与他们会面,以便让他们向我简要介绍最新的情况。”

“也许我可以为您省去麻烦,最高议长。至少说说我在参议院听到的消息。”

“谣言还是事实?”

“我怀疑两者都有。参议院充斥着代表们,他们不管事实如何,都会按着自己的意愿来解释事情。“帕尔帕廷顿了顿,似乎在整理他的思考。

他有着眼角下垂、水汪汪的蓝眼睛,突出的鼻子,有些肉乎乎的脸。原本红色的头发已青春不再,梳成外省边远星系的风格:从高高的额头向后梳,别到耳后。在穿着方面他也表现出对家乡星系的忠诚,穿着有着繁重刺绣和V字形的双层领子的短袍,和老式的加衬芯的斗篷。

作为代表外围世界纳布和其他三十六个有人居住星球的星区参议员,帕尔帕廷以正直和坦率赢得了声誉,这使他在许多参议院同僚中备受赞誉。正如他在无数次公开和私下的会议上,对瓦洛伦明确表示的那样,与其对参议院的繁琐规章制度盲从,他更愿意做亟需去做的那些事。

“正如司法部肯定会告诉您的那样,”他最后说道,“袭击并摧毁了贸易联盟‘税收号’舰船的,是星云阵线这群恐怖分子请来的雇佣兵。他们似乎很可能与多瓦拉的码头工人共谋,进入了货机。星云阵线是如何得知这艘货轮载有如此巨额的奥罗德金锭,还有待确定。但是很明显,星云阵线计划使用这些金锭来资助直接针对贸易联盟、或者共和国在外环殖民世界的恐怖活动。”

“计划?”瓦洛伦说。

“所有的迹象都表明,科尔船长和他的刺客团伙在爆炸了的‘税收号’中丧生。但是这个事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我清楚其中的一些,”瓦洛伦厌恶地说,“由于持续的突袭和骚扰,贸易联盟计划要求共和国介入,否则就要参议院批准,以进一步扩大其机器人军队。”

帕尔帕廷抿着嘴点了点头:“我必须承认,最高议长,我的第一直觉就是,拒绝他们的要求。贸易联盟已经太强大了——在财富和军事上都是如此。不过此后,我重新审视了我的立场。”

瓦洛伦感兴趣地看着他:“我很愿意听听你的想法。”

“首先,贸易联盟是由企业家而不是战士组成的。尤其是内莫伊迪亚人,在商业以外的任何战场上都是懦夫。因此,授予他们扩大机器人防御的权限——当然,只是略有增加——都不会让我觉得过分。更重要的是,这么做的话,可能还有些好处。”

瓦洛伦手指交叉,身体前倾:“可能有什么好处?”

帕尔帕廷深吸了一口气:“如果兑现他们对干预和防御的要求,作为交换条件,参议院可以要求对外围星系的所有贸易征收共和国税。”

瓦洛伦坐回椅子上,显然失望了:“参议员,我们之前谈过这个。你和我都知道,参议院中的大多数对外围星系中发生的事根本不感兴趣,更不用说对自由贸易区了。但是他们确实关心贸易联盟会怎么样。”

“是的,因为许多参议院成员的微光绸口袋都直接连到内莫伊迪亚人那里。”

瓦洛伦哼了一声:“放纵已成为日常。”

“确实如此,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宽容地说,“但是,就其本身而言,没有理由让这种行为继续下去。”

“显然不能,”瓦洛伦说,“在我的任期上,我一直在努力结束困扰参议院的,并揭开阻碍我们的政策和程序的死结。我们颁布了法律,但发现根本无法执行。各种委员会像病毒一样扩散,但实际上群龙无首。想在参议院走廊搞点装饰,就得需要二十多个委员会。

“贸易联盟利用我们创建的官僚机构而繁荣起来。反对贸易联盟的申诉人在法庭上受到忽视,同时,委员会们则在责骂各方。难怪多瓦拉和里马贸易航路沿线的许多世界,都在支持星云阵线之类的恐怖组织。

“但是税收不可能解决任何问题。实际上,这样的举动可能反而使贸易联盟完全放弃外围星系,转而支持更靠近核心、更有利可图的市场。”

“从而剥夺了科洛桑和邻近星球所需要的外围星系的资源和奢侈品,”帕尔帕廷几乎是背诵般地插话,“显然,内莫伊迪亚人会将征税视为背叛,因为他们开辟了许多超空间航路,将核心和外围星系连接起来。无论如何,这可能是我们很多人一直在等待的机会——即参议院对这些贸易路线进行控制的机会。”

瓦洛伦考虑了一下:“这可能是政治自杀。”

“哦,这我很清楚,最高议长。支持税收的人会遭到商业行会、技术联盟和其他航运集团的残酷攻击,这些集团被授予了特许经营权,以在自由贸易区开展业务。但是,这是恰当的措施。”

瓦洛伦缓慢地摇了摇头,然后站起来,走到窗户边:“没有什么比在贸易联盟占上风更使我高兴的了。”

帕尔帕廷说:“那现在就该采取行动了。”

瓦洛伦凝视着远处的塔楼:“我可以指望你的支持吗?”

帕尔帕廷站起来,与他一起欣赏着风景:“坦白地说。我作为外围星区代表的位置,让我处在尴尬的境地。毫无疑问,最高议长,我与您都主张中央控制和收税。但是毫无疑问,纳布和其他外围星系将被迫为贸易联盟支付更多的费用,来承担这些税收的负担。”他短暂地停了一下,“我将不得不谨慎行事。”

瓦洛伦只是点了点头。

“这么说吧,”帕尔帕廷很快补充道,“放心,我将尽一切力量争取让参议院支持收税。”

瓦洛伦向帕尔帕廷的方向微微转过身,笑了一下:“一如既往,我感谢你的咨询。尤其是现在,在你的家乡星系出现问题的时候。”

帕尔帕廷故意地吐了一口气:“维鲁纳国王陷入了丑闻,这着实可悲。尽管他和我从未在就有关扩大纳布在共和国影响力的这件事上达成一致,但我对他感到关切,因为他的困境不仅给纳布蒙上阴影,也影响了很多临近的世界。”

瓦洛伦把双手背在身后,在宽敞的房间中踱步。当他转身面对帕尔帕廷时,他的表情清楚地表明,他已经把思想转到了更宽泛的问题上。

“难道贸易联盟会接受收税,以获得我们对防御限制的放宽吗?

帕尔帕廷支起他的长手指,放到下巴下:“买卖——无论什么性质,对内莫伊迪亚人来说,都是宝贵的。海盗和恐怖分子不断袭击他们的船只,使他们感到绝望。他们是会反对收税的,但最终他们会容忍。除此之外我们唯一的选择,只有是对骚扰他们的团伙采取直接的行动,但是我知道您反对这样做。”

瓦洛伦坚定地点了点头:“共和国几代以来都没有常备军,我当然也不会成为打破这一点的人。科洛桑必须是一个团体可以聚集在一起、来寻求和平解决冲突的地方。”

他吸了一口气:“一个更好的做法是让贸易联盟能够自卫,来抵御恐怖主义行为。毕竟,司法部门不能很好滴建议绝地武士们去解决内莫伊迪亚人的问题。”

“确实,”帕尔帕廷说,“比起保护太空通道的贸易安全,司法部门和绝地武士们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

“至少有一些忠诚者的存在,”瓦洛伦沉思道,“想象一下,没有绝地,我们该怎么办。”

“真是难以想象。”

瓦洛伦上前了几步,将手放在帕尔帕廷的肩膀上:“你是个好朋友,参议员。”

帕尔帕廷回应了这个动作:“我的一切行动都是为了共和国,最高议长。“

Coruscant 科洛桑

Finis Varolum 菲尼斯·瓦洛伦

transparisteel 透明钢

Palpatine 帕尔帕廷

Trade Federation 贸易联盟

Dorvalla 多瓦拉

Revenue “税收号”

Nebula Front 星云阵线

aurodium 奥罗德金

Captain Cohl 科尔船长

Naboo 纳布

Neimoidian 内莫伊迪亚人

shimmersilk 微光绸

Rimma Trade Route 里马贸易航路

Commerce Guild 商业行会

Techno Union 技术联盟

Veruna 维鲁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