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8章

拖了好久又!

这章就欧比万安纳金出任务。

绝地各种断人肢体预警。

 

第二十八章

 

阿纳金的右腿几乎在纳奥斯三号卫星主路的渣土中陷到了膝盖,发出了刺耳的声音。他收回小腿,左脚跳向稳固的地面时,嘴边也吐出了类似的声音。他左右脚交叉着,试图从靴子上抖掉一些污物,而后指着一条粉红色的条。

“那是什么?”他惊讶而厌恶地问,说话时吞吐着雾气。

欧比-万不情愿地踩着光亮的靴子倾身过去,不想离得太近。

“可能是活着的东西,或者曾经是活着的东西,或者是来自什么活着的东西。”

“好吧,不管它是什么,可能都被谁的交通工具撞到了。”

欧比-万伸直了双手,并在袖口里插得更深:“我警告过你,是有比塔图因还差的地方。”

布满水坑的街道两旁都是低矮的预制建筑物,合金屋顶覆盖着晶莹的积雪,流下粗粗的冰柱。一片坍塌的高架路,被挪到街道一边,浸泡在和阿纳金刚才不经意间踏入的类似的那种水坑中,在被破坏的陶凝土铺地下,有的辐射加热区块还在工作。

阿纳金开始在坚固的冰上踩踏他的靴子。这个黏糊的不明粉色物体终于被甩到了雪堆里。

“比塔图因还差的地方,”他喃喃道,“而且,你觉得我们需要探访每一个吗?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回科洛桑?”

“怪就怪罪萨尔·克萨吧。是他建议我们应该先从这里开始的。”

阿纳金凝视着周围:“我忍不住觉得,下一个地方会更糟。”

他俩沉默了片刻,然后一致地说:“简直要怀念艾斯卡特了。”

阿纳金畏缩了:“你知道,这种事发生时,就该结束伙伴关系了。实际上,我觉得你应该和尤达联手。你们都热衷于谨慎行事和教育人。”

“是,我们俩是同一种人,老尤达和我。”

他们继续朝着这个地方的中心前进。

在这个被称作纳奥斯三号的寒冷小卫星上,短暂一年中大部分的日子都仿佛永无止境。罗迪亚和赖洛思的殖民者,在早些时候就将土著食草动物和肉食动物猎杀殆尽了,以期在纳奥斯三号卫星上被火山加热的洞穴中发现富含赖尔香料的矿脉。现在人们更经常看到的是愚笨的赖克里特兽和更多毛的班萨。

卫星的可持续居住,归因于从冰雪覆盖的河流中捞出的一种粉红色鱼类珍馐,那些湍急的溪流从附近山脉流下来。这种鱼被称为纳奥斯尖齿鱼,仅在最冷的月份才产卵,之后它们被速冻、运往各个世界,并以高昂的价格在从蒙卡拉马里到科雷利亚的餐馆出售。不过,很少有当地人有足够的信用点来购买离开纳奥斯的三号的通行证,他们宁愿将其微薄的收入返回给“纳奥斯三号商业”,后者监督着尖齿鱼工业,并拥有几乎所有的商店、酒店、小赌场和小酒馆。

殖民这个卫星的类人生物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们的人口聚集中心命名,所以这里也叫做纳奥斯三号。访问者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典型的太空港,而看到的却是一堆加固过的山顶,由横跨水道三角洲的桥梁互相连接。作为一个缺乏创造力的地方,这个卫星吸引了流浪者和可疑避世的人物,他们渴望迷失或重塑自己。罗迪亚人和列森提列克人占了多数,人类和其他类人种族也有不少。每年都有些有钱的捕鱼运动爱好者前来,但是纳奥斯三号实在太偏僻了,并缺乏支持旅游业的基础设施。

尽管看起来这个卫星确实是个红色提列克人的理想藏身之处,但欧比-万还是怀疑,在这里是否能够找到法阿·莱。首先,她现在肯定会改名,甚至改变她的肤色。更重要的是,纳奥斯三号不会为前香料走私者提供很多的工作机会——除非莱是不怕死的少数人之一,可以驾驶飞船承载速冻尖齿鱼飞往蒂翁或经佩勒米亚航路前往核心方向。

据克萨说,莱一直从事将香料从赖洛思运到赫特空间的任务,直到西纳聘请她,让她运送实验用的航天器,克萨为其建造了与装在冈雷机械椅上一样的收发器。

在欧比-万看来,这艘船只能属于他在纳布杀死的那名西斯,他的那艘改装星舰,在那场战役后,被共和国没收。当共和国的情报人员试图进入星舰时,飞行、武器和通信系统已经自毁了,但是,许多人都不知道,其被烧尽的残骸一直呆在希德的一个秘密船库。长期以来一直认为,是纹身的扎布拉克西斯对其进行了改装,但克萨提供的信息表明,雷思·西纳的先端项目实验室不仅负责建造了该舰,还负责实施了达斯·西迪厄斯的设计。

如果不是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否决了这个主意,欧比-万和阿纳金可能会直接去追溯其源头——雷思·西纳。众所周知,共和国的另一主要武器供应商夸特动力船坞(KDY),在战争期间对双方都做出了贡献。其子公司罗萨纳重型工程公司是“欢呼者级”突击舰、AT-TE步行机的建造者,而KDY还向邦联提供了“风暴舰队”,其成为了“佩勒米亚的恐惧”,直到被欧比-万和阿纳金击败退役。

纳奥斯三号上的降雪更加剧烈,两人停下来寻找方向。欧比-万示意着旁边的小酒馆:“这是我们经过的第十五个。”

“在这条街上,”阿纳金说,“如果我们在每个都停下来,进去喝上一杯,在到达桥那儿之前,我们就会喝醉了。”

“祝你好运。不过,它们很可能是我们最好的信息来源。”

“跟只在本地通讯录中查找她的名字正相反。”

“还有很多乐趣。”

阿纳金笑了:“我觉得可以。你想从哪里开始?”

欧比-万转了一圈,指了对角方向的一家小酒馆。“绝望的飞行员”。

四小时后,他们半醉并且快被冻僵,进入了桥之前的最后一个小酒馆。它们从斗篷上把雪掸下来,放下兜帽,扫过把吧台和桌椅占据得满满当当的顾客。

“在纳奥斯三号,不钓鱼的时候就没什么可做了。”阿纳金说。

“我有种感觉,他们即使在工作的时候也要喝酒。“

他们占据了刚跌跌撞撞从弧形吧台离开的两名罗迪亚人的位置,点了饮料。

阿纳金从杯子里吸了一口:“十间小酒馆,所有的列森女性,都声称自己是本地人。我得说,我们还得花很长时间。”

“克萨有没有为你提供其他的信息——疤痕、列库上的纹身,之类的?”

阿纳金摇了摇头:“什么都没有。”

当欧比-万向人类酒保招手时,他补充道:“你要是再点一杯提列克开胃酒,我就切断你的胳膊。”

欧比-万笑了:“我觉得最后一口的伊基霉味道很浓郁。”

阿纳金又啜了一口:“说起胳膊。”

“我们说到胳膊了?”

“我们说到了。至少我觉得是。不管怎样,你还不记得在‘外乡人夜总会’,你去拿了杯酒?你有没有暗示,扎姆·韦塞尔会跟着你?”

“正相反。我觉得她会跟着你。”

“你这是说,那变身人对我有特殊的喜爱?”

“你那四处游荡的方式,哪个女性忍得住?”欧比-万模仿阿纳金的声音说道:“‘绝地事务’。”

“那你承认了——你是在用我当诱饵。”

“这是师父的特权。并且,你早就都报答回来了。”

阿纳金举起了酒杯:“为此敬一杯吧。”

看到酒保过来,欧比-万把可观的信用片放在空杯子下,并推向前。“再来一杯。其他是你的。”

酒保是个健壮的男人,红头发几乎到腰,他看着信用片:“对基本的调酒来说,这可是很大的报酬了。也许我可以调点更美味的东西。”

“我实际上希望获得一些信息。”

“我就是这个意思。”

阿纳金说:“我们正在寻找一名列森女性。”

“谁不是呢?”

欧比-万摇了摇头:“完全是业务上的。”

“这也是经常遇到的情况。我建议你们尝试皇宫酒店。”

“你不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啊。”

“好吧,”阿纳金说,“这个人可能不是个……按摩师。”

“也不是个舞者,”欧比-万想补充道。

“那她在纳奥斯三号上做什么?”

“她曾经是一名飞行员——跟香料有关的。”

欧比-万密切注视着酒保:“她大概在十年前左右到达纳奥斯三号。”

酒保的眼睛眯起来了:“你怎么不早说?你是在找根妮。”

“我们只知道她叫法阿·莱。”

“我的朋友们,在纳奥斯三号上,名字不过是个方便的叫法而已。”

“但是你确实认识她。”欧比-万说。

“我认识。”

“那你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她。”

酒保摇了一下拇指:“楼上。七号房间。她说你们应该马上过去。”

阿纳金和欧比-万交换了困惑的眼神。

“她在等我们吗?”欧比-万说。

酒保耸了耸肩:“她没说在等谁。只是说,如果有人来找她,我就该叫他们上去。”

他们取消了饮料点单,走到长楼梯的脚下。

“绝地控心术?”阿纳金问。

“如果是的话,我也没意识到我自己这么做了。”

“十杯酒可能会让你变成这样。”

“是的,并且也可能是因为提列克伊基霉。更可能的是,我们将踏入陷阱。”

“所以我们应该保持警惕。”

“是的,阿纳金,我们应该保持警惕。”

欧比-万上了楼梯,把手拍了拍七号房的塑形门。

“门没锁。”里面有声音用基本语说道。

他们确认自己的光剑就在手边,但还是挂在皮带上并盖住藏起来。欧比-万撞了下门,打开插销,然后跟着阿纳金进了寒冷的房间。

穿着裤子、靴子和隔热外套的根妮——也许是法阿·莱——躺在一张狭窄的床上,她的后背和列库抵在床头板上,长腿伸直交叠着。她旁边的小桌子上放着半瓶饮料,欧比-万猜是当地的火箭燃料自酿酒。

她伸手拿过两个明显没有洗过的杯子,说:“来杯吗?”

“我们已经喝到极限了。”阿纳金警惕地说。

这话叫她微笑:“在纳奥斯三号没什么极限。”她从自己杯子里愉快地喝了一口,从杯缘看着他们:“我不得不说,你们并不是我期望的。”

“是令人惊讶还是失望?”阿纳金问欧比-万。

“你在等谁啊?”欧比-万问。

“那种典型粗暴风格的。黑日的走狗、赏金猎人那种。你们两个……你们看起来更像是堕落绝地。”她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也许你们确实是。众所周知,绝地是很会搞惩罚的。”

“只有在必要之时。”阿纳金说。

她不在意地耸了耸肩:“你想现在干,还是准备先给我买顿饭?”

“在这里做什么?”欧比-万说。

“当然是杀了我啊。”

阿纳金向前迈了一步:“也有这种可能。”

她瞥了一眼欧比-万:“坏绝地,好绝地。”

“我们想与你谈谈,有关你为西纳先端项目试飞的星舰。”

她向欧比-万点了点头:“当然可以。问完了问题,就是爆能枪——不是,是光剑在脑边。”

“那你就是法阿·莱。”

“是谁告诉你们在哪里能找到我的?一定是萨尔·克萨,对不对?他是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那个小比思叛徒——”

“快告诉我们星舰的信息。”阿纳金打断了她的话,说道。

她露出明显的微笑:“一艘非凡的船——天才的作品。但是我一进去就知道了,这工作会一直困扰着我。确实如此。”

欧比-万环顾四周:“你已经躲在这里十多年了。”

“不,我是为了海滩而来的。”她做了个反驳的动作,“你知道,他们杀了工程师、机械师,几乎所有制造它的人。但是我知道。我送货,拿到了我的酬劳,然后就走了。当然那还不够。他们追踪我到了赖洛思、纳沙达、一堆廷格尔旋臂上的破烂星。也有些短兵相接。我可以给你看我的伤疤。”

“不用了。”欧比-万说,法阿把她左边的头角拨向身前。

她又倒了一杯酒:“那么是谁叫你们来的——西纳?或者是星舰的客户?”

“它为谁造的?”阿纳金说。

她看了他一会儿:“这很有趣。西纳——雷思·西纳本人——告诉我,这是给一个绝地武士的。但当我把它交给那个人时——他才不是绝地。他有光剑,但是……我不知道,他有些不对劲。”

欧比-万点了点头:“我们已经和他打交道了。”

“你把它送到哪儿了?”阿纳金追问道。

“啊,当然是科洛桑啊。”

欧比-万撇了一眼天花板。

它一瞬间向内爆炸了——塑形的椽子如雨般落下,还有被冰覆盖的屋顶板、天花板,以及两个全副武装的特兰多沙人。他冲到床边并翻转了它,把法阿·莱、泡沫床垫和床罩倾倒在寒冷的地板上。阿纳金的光剑已经发出了蓝色的光,偏转了爆能束,并挡住了一个红皮肤法林人挥舞着的震动斧。法林人后面是两个人类,他们渴望进入房间,正贴着门框处。

欧比-万旋转起来从腰带上取来光剑,跳到门口,他的剑刃把其中一人双手卸下。那人跪下,痛苦嚎叫声刺穿寒冷的空气。在混乱中第二个人向前摔倒,直接落在欧比-万的剑刃上。燃烧着的肉味充满了整个房间,爆炸物冒出烟雾,三米见方的屋顶被炸开,湿的大块雪花从洞口飘过。

阿纳金在欧比-万的左边,站在中间没有动,与两个爬行中异族人和持震动斧的凶手相对而立。弹飞的爆能束直接飞向薄薄的墙壁,向法阿的邻居们轰炸着。门砰砰地打开,脚步声回响在走廊地面上。

法林人以左脚为轴,把震动斧挥向欧比-万的脑袋。欧比-万滑倒了刀刃之下,并试图攻击法林人的左腿。

那攻击只会让这位类人族更加愤怒。他把斧子举过头顶,冲上前去,打算将欧比-万劈开。欧比-万一个后空翻,离开了刀刃的路径,但法阿的床头桌则不是这么幸运了。它被劈开,半张桌子落在地上,提列克人的一瓶火水酒飞过屋子,直砸向块儿较大的那个特兰多沙人的脸。那外族人愤怒尖叫着,举起一只爪子捂着流血的额头突起,另一只手还不停地向阿纳金射着爆能束。爆能束越发散乱,阿纳金举起左手,朝特兰多沙人的方向一推,把他从房间唯一的窗户吹出去。

爬行种人的搭档决定充分利用阿纳金分散注意力的时间,冒险向前迈进。

欧比-万看见那外族人的脑袋从房间往门外走廊飞出,有人发出了恐怖的尖叫。法林人现在独自与两名绝地武士对峙,他把斧头放在面前开始挥舞。

阿纳金背离旋转的刀刃,向前俯冲,从湿滑的地板滑过,从膝盖处切断了法林人的双腿。那类人种族矮了半米,但更加愤怒,直接把震动斧扔向欧比-万,并从臀部皮套中抽出了一个巨大的爆能枪开始射击。

在震动刃飞来的途中,欧比-万看到安纳金卸了法林人的双手和爆能枪,然后将光剑直接插向他的胸部。那类人族在夹克下穿的不知什么胸甲,让能量刃停顿了下来,但是光剑的热量却引燃了法林人的爆炸物弹药袋。

法林人踏着灼伤的残肢离开了光剑,恐惧着扑面而来的火焰,转身冲向窗外——在到达雪堆之前就爆炸了。

房间突然安静下来,除了大片雪花落在光剑上的滋滋声。

欧比-万喊道:“快把她带出去。”

安纳金关上他的剑刃,将法阿从床垫和被褥下面拉出来,并让她站立。

她在房间里醉醺醺地摇摆着。

“你们两个看起来像是正派人士——对绝地来说也是。抱歉你们需要面对这团混乱。”

她看向某个幸免于难的瓶子。当阿纳金紧紧握住她的手时,她却用手锤起他的胸膛和上臂。

“别逞英雄了,孩子!我厌倦了逃跑。完事了——我们都好。”

“这得由我们来说。”阿纳金说。

她抽出了她的手:“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就是为什么就开始打仗了。”

阿纳金继续把她拖向门口。

“时间正好,”欧比-万在窗户上说,“我还能看到六个。”爆能束炸毁了窗框剩下的东西。

阿纳金再次把法阿拽起来,并与她面对面。“你已经击败各路刺客十年了。你在这儿有个逃生出路。”他用力摇着她,“在哪儿?”

她呆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点了点头。

欧比-万和阿纳金跟着她走到大厅尽头的一个公用壁橱里。黑暗中有两根闪亮的杆子,隐藏在假墙后。法阿抓住其中一根杆子,从视线中消失了。阿纳金也跟着过去。欧比-万在关上的门后,听到一群人从壁橱外跑过,奔向提列克人的房间。他用手脚抓住杆子,听凭重力让他落下。

下降的时间比预期的要长。杆子并不是到小酒馆的地下室,而是完全穿过了纳奥斯三号所建设的小山,直到河水。两根杆子深入冰下。在昏暗的自然光下,欧比-万看到他身处一个山洞中,是河流的一个水湾。靠近杆底处有三个表面光滑的雪橇,这是当地人用于冰上钓鱼的,配备了功能强大的引擎和一双长滑板。

“我太醉了,没法开。”法阿说。

阿纳金已经跨坐在机器狭窄的座位上,正在研究控制装置。“我来吧。”他告诉她。他拨动开关,摩托的引擎打开,在空旷的洞穴中发出巨大嘶哑的声音。

欧比-万开启了另一个雪橇,法阿坐在了阿纳金那个的后面。

“这个,然后这个。”阿纳金说,指点着点火开关和加热器。又补充道:“推力器,俯仰控制,这样转向。”

欧比-万立刻感到了困惑:“像这样吗?”

“像这样,这样!”阿纳金强调,又演示了一遍,然后在欧比-万的控制面板上指示了另一组开关:“反重力。但是只能用来处理小冰块、冷冻碎片之类的。这不是普通的摩托,甚至不是飞梭摩托。”

“你还记得咱们把飞船停在哪儿了么?”

“我都不记得咱们着陆了。但是应该也不远。”

“下游。”法阿说,“向南绕过山岗,往桥下走,然后向西再绕过一个山岗,再过两个桥,在激流向南,然后就到了。”

他们从山洞口呼啸着冲出去,进入了冰河。

在到达第一座桥之前,爆能束就开始打向周围的冰层了。欧比-万回过头,看见三个雪橇从上游冲下来。

在墙上,两个裹着抗寒装备的家伙,正在用一个装在轴上的连发爆能枪朝他射击。

ceramacrete 陶凝土

Rodia 罗迪亚

Ryloth 赖洛思

ryll 赖尔

rycrit 赖克里特兽

bantha 班萨

Naos sharptooth 纳奥斯尖齿鱼

Mon Calamari 蒙卡拉马里

Corellia 科雷利亚

Naos III Mercantile “纳奥斯三号商业”

Lethan Twi’lek 列森提列克人

Fa’ale Leh 法阿·莱

Tion 蒂翁

Perlemian 佩勒米亚

Hutt space 赫特空间

Theed 希德

Zabrak 扎布拉克人

Kuat Drive Yards 夸特动力船坞

Rothana Heavy Engineering 罗萨纳重型工程公司

Acclamator-class assault ship “欢呼者级”突击舰

AT-TE walkers AT-TE步行机

Storm Fleet destroyer “风暴舰队”歼星舰

The Desperate Pilot “绝望的飞行员”

Twi’lek izzy-mold 提列克伊基霉

lekku 列库

Outlander Club “外乡人夜总会”

Genne 根妮

plastoid 塑形

Black Sun 黑日

Tingel Arm 廷格尔旋臂

Trandoshan 特兰多沙人

Falleen 法林人

firewater 火水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