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4章

本来想第24 25章翻完一起发。因为都是欧比万阿纳金这俩人的历险,剧情也很连续,省得卖关子。但是……第24章就拖了好久!还是赶快发出来点儿吧,别憋着了!

第二十四章

“希查尔人说这是个小行星矿场的时候,我可没想到它是个小行星带。”欧比-万在共和国游船的副驾驶座上说。

“是TC-16告诉我们的,”阿纳金说,“也许翻译有误。”

那礼仪机器人已经被送去科洛桑,给共和国情报部门做进一步的汇报;R2-D2在贝尔德隆,技术人员在照看它在战争中受的伤。欧比-万和阿纳金乘上了他们自己的老旧白船,并把绝地长袍换成了更适合太空流动工人的。

艾斯卡特商业行会设施以其显著的小行星带命名,其轨道在巨大的、多卫星的气体巨行星之间,位于一个无人居住的恒星系中,从贝尔德隆要做两次超空间跳跃,在佩勒米亚贸易航路的环侧。在二十年前,艾斯卡特的开采活动就已经告一段落了,它已经变成了个凹入的半球,在自然力量和商业行会庞大劳工机器人的重压下塌陷。行会满足于从艾斯卡特榨取的每一块矿石,已将小行星废弃的采石场、隧道和竖井转变为加工中心和现场办公室。先进的牵引波束技术使行会能够捕获小行星,并将其直接吸引到设施中,而不必使用拖船或现场采矿。从许多方面来说,艾斯卡特的采矿设施和远在群星另一边的贝斯平的提班纳气体采集设施是相当的,后者漂浮在致密的大气中。

这小行星带是个不友好的空间,由商业行会护卫舰和以吉奥诺西斯星舰为模型的巡逻舰队保护着。不管怎样,共和国情报部门已经往艾斯卡特安插了一名特工。欧比-万和阿纳金没有被告知,要在什么时候、怎样联系这名特工,但是在离开贝尔德隆的时候,他们被告知,萨尔·克萨——那个据说设计了超波收发器的比思人工匠——已经被捕,但是对其的指控不明。

游船的仪表盘发出了警报音。

“艾斯卡特,”阿纳金说,“要求我们自我介绍并陈述我们的意图。”

“我们是来寻找工作的自由商人。”欧比-万提醒道。

阿纳金激活了通讯器,并对着麦克风这么说了。

“科雷利亚游船,”一个沙哑的声音传过来,“拒绝停靠。艾斯卡特没有职位空缺。建议您尝试安西昂或曼特尔兵站。”

欧比-万的视线移向了视口。在右舷,一艘护卫舰将要过来。

“拦截航线,”阿纳金说,“有什么最后指示吗,大师?”

“是的:坚持这个计划。我们接近克萨的最大希望就是让自己被逮捕。”

阿纳金笑了:“这应该没问题。”

欧比-万已经准备好了,他就直直坐在椅子上,安纳金将推进器布起防火墙,将游船转弯,不是远离护卫舰,而是朝着它就过去了。

控制台发出了另一个警报。

“他们正在警告我们,阿纳金。”

阿纳金将游船保持在原航线:“快速飞过去。就说我们不乐意被拒绝。”

“不发激光。”

“我保证。我们就低空掠过他们。”

欧比-万看着护卫舰在视口中变大。控制台上的警报级别不断增高。瞬间,两个涡轮激光炮的光束从舰首拱起处掠过。

欧比-万双手紧握在椅子扶手上。“他们不高兴了。”

“我们再努力一把。”

阿纳金垂下游船的船头,加快了速度。他似乎是要去护卫舰的正下方,但在最后一刻,又拉回了控制杆,将游船螺旋上升。护卫舰前方炮阵的连发差点打中船尾。

“足够可信了,”欧比-万说,“稳定住,然后表示我们听话了。”

“大师,你对我们的任务还不够重视。如果我们就这么算了,他们会怀疑我们别有所图。”

欧比-万看到有两个巡逻艇正赶上来追击。伴随着猩红色的灯光闪烁,阿纳金将游船驶过了一个犬牙交错的斜坡,又冲向了一条小行星带。

“唯一比当你副驾驶更糟糕的,就是当你的乘客!”

阿纳金让飞船倾斜到一侧,目的是当激光抱能束撞击最接近的小行星时,让飞船穿过这些岩石。爆炸声在游船的护盾外响起,但控制台的显示与欧比-万的感觉是一样的,没有造成任何损害。

阿纳金牢牢抓住控制杆,将游船猛拉了一下。巡逻船紧紧咬住它,试图越过较大的舰身,但阿纳金不断转弯作弊,让战斗机不得不停下。游船很快就重新调整好了,然后突然停顿了一下,将欧比-万和阿纳金按回他们的座位上。阿纳金转着脸进行调整,游船再次向前行驶,但又被定住了,并抖动着。

欧比-万扫了一眼显示器:“我们被击中了吗?”

“没有。”

“撞上小行星了?”

“也没有。”

“别告诉我你已经恢复理智,并准备投降了。”

阿纳金向他投去一个痛苦的表情:“牵引波束。”

“从艾斯卡特?不可能。距离我们也太远了。”

“我也这么认为。”

阿纳金伸手扫过仪器,关闭了某些系统,并激活了其他系统。

“别试着跟他们打,阿纳金。这艘船撑不住的。”

游船深处传来的一阵颤抖,强化了他的话。

阿纳金咬牙切齿,把双手放到身体两侧。

“这样想吧,”欧比-万说,游船正在被拉向远处的设施,“至少你还让他们费了些力气。”

牵引波束温和地将游船放在了行会造出的、现在是个停靠港的环形山上。被命令下船,欧比-万和阿纳金站在登机坡道之下,双手举过头顶。身穿制服的内莫伊迪亚人和戈萨姆人包围了游船,一支由人类、吉奥诺西斯人和战斗机器人组成的安全团队正在向他们前进。

“这可不是我们在查罗斯四号行星上那样的热烈欢迎。”欧比-万说。

阿纳金微微地点了点头:“这几乎让我想念希查尔人了。“

“把手放到我们可以看到的地方!”负责安全特遣队的人类在踏上着陆平台时大喊。“不要贸然行动!”

“如此戏剧化。”阿纳金说。

“不要用控心术。”欧比-万说。

“真没劲。”

轻装上阵的金发安全员,和阿纳金一样高、肩膀一样宽。灰色制服衣领上贴着商业行会的徽章,显示他是艾斯卡特卫队的队长。当所有人都离坡道有三米远时,他停止了安全特遣队。在他的信号下,吉奥诺西斯人散向两边,挥舞着粗枪口的声波枪。

队长上下观察着欧比-万和阿纳金,然后背着手转了一圈。他注视着这艘船,说:“我很久没见到这种船了。但是从改装的大炮看,我不得不猜测,你们不是善意的大使。”

欧比-万说:“我们只是被迫适应时代而已。”

队长怒视他:“你们在这个星区做什么?”

“我们希望找到自由的工作。”阿纳金说。

“如果有的话会告诉你们。但是为什么要骚扰我们的护卫舰,来自找麻烦?”

“我们觉得你们不礼貌——我们只是想自我介绍一下。”

队长差点笑了:“那这都是误会了?”

“是的。”欧比-万说。

队长笑着摇了摇头:“那这样的话,我们很乐意向你们展示一下这里——从拘留所开始!”他转过身,向着特遣队里其他两个人类:“给这俩活宝戴上眩晕手铐,搜身检查隐藏的武器。”

“我们不能简单地支付罚款并继续前进吗?”当磁性手铐铐到他手腕上时,欧比-万问。

“跟司法机构说去。”

搜身完毕后,两人离开了。“他们没有违禁品。”

队长点了点头:“这是对他们有利的事。搜索船只并扣押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提醒拘留所,我要控制这两人。”他从臀部的皮套中取出一个爆能枪,然后把欧比-万和阿纳金推向涡轮电梯。

环形山停靠港有数条走廊,自从它们被用作采矿隧道以来,有些一直没有变化,而其他则由塑钢大梁加固并用铁素水泥面板装饰。同样明显的还有一些涡轮电梯被安置在以前的矿井中。

队长指着一个空着的电梯,并跟着欧比-万和阿纳金进去。当两个格萨姆人匆忙也想跟进来时,他挥手把他们赶走。门一关上,他就放下武器,用紧急的声音说。

“我们必须行动迅速。”

“你是特拉维尔。”欧比-万用告诉他的代号说道。

“那比思人的事情变得更复杂了。他将被处决了。”

阿纳金的眉头拧到一起:“他做了什么?杀人了?”

“某种会计错误。”

“死刑看起来是个很重的惩罚啊。”欧比-万说。

“艾斯卡特的司法机构声称,是想杀鸡儆猴。但是很明显,指控被夸大了。“特拉维尔停顿了一下,“可能与你们来这里找他有关。”

特拉维尔没说原因,但欧比-万点头表示了解。“如果他面对死亡,可能就更不愿跟我们说话了。”

“我也这么想。”特拉维尔说,“但也许你们能叫他改变主意……”

“你可以安排吗?”阿纳金说。

“我可以试试。”

涡轮电梯停了下来,门打开了。

“欢迎来到拘留所,”特拉维尔回过头来说,将欧比-万推到更远的前厅。在一个半圆的控制台后面,站着五名身材魁梧的非人类——驼峰秃顶的夸拉种阿夸利什人——穿着商业行会的制服,带着重型手枪。

“带我们的客人去4816号牢房。”特拉维尔告诉其中的中士。

“那间已经被比思人占据了——克萨。”

“难兄难弟。”特拉维尔说。

他做了个决绝的表情,回到了涡轮电梯。一只四眼的阿夸利什人从显示屏的环绕中出来,带领欧比-万和阿纳金进入一个狭窄的走廊,两边是拘留所。他走了30米停下,在壁挂式触摸板上输入密码,4816血迹斑斑的门就打开了。

是个方形的肮脏牢房,没有床也没有排气设施。

垃圾的气味扑鼻而来。

“提醒你们,”阿夸利什人用基本语说道,“水平唯一能超过住宿环境的,就是菜肴的品质。”

“那么我们希望在午餐之前被释放。”欧比-万说。

萨尔·克萨蜷在一个角落里,他的长手在身前拷着。对于一个比思人来说他都显得瘦长,他穿得不错并且也没受伤。欧比-万回忆起,他在前一天才被捕。

克萨抬头看了看,但没回应欧比-万的问候。

“该死的,”阿纳金在牢门锁上时大声道,“祝你回去工作顺利。”

欧比-万加入了他。“跟保安斗嘴帮不了什么。”

“啊,她活该。”

阿纳金走到克萨蜷着的地方。

“你是因为什么进来的?”他问。

克萨听到人类说自己的语言,虽然惊异,但保持了沉默。当阿纳金第二次尝试时,比思人用基本语说:“这与你无关。让我一人待会儿。”

阿纳金耸了耸肩,走向房间另一边的欧比-万。

“耐心。”欧比-万轻声道。

他们坐到地上,背靠着肮脏的墙壁。

在不到一小时之后,他们在走廊里听到了一些声音。隔栅门打开了,出现了特拉维尔和两名阿夸利什安全人员。站在特拉维尔身边的两个异族人一言不发,抓住他的手臂,将他猛扔进牢房。

欧比-万在他摔倒之前抓住了他。

“又一个意外的发展?”

特拉维尔被铐住,显得不知所措:“我的伪装被识破了。”他平静地说,“我不知道是谁干的、怎么干的。”

阿纳金瞥了一眼欧比-万:“不是巧合。”

“有人针对我们。”欧比-万说出了这句话。

“那现在怎么办?”

“你还能做点儿什么?”欧比-万问特拉维尔。

他点了点头:“断电。这很简单,但会有足够的时间让你们离开这里。”

我们,”阿纳金纠正道,“你也一起。”

“我很感激,”他不确定地皱眉头,“希望你们真的可以打开那个门……我是说,手动的。”

“我们可以打开门。”欧比-万向他保证。

“还有多久停电?”阿纳金问道。

“从现在起一个小时。”特拉维尔瞥了一眼克萨,“那么他呢?”

阿纳金站起来,穿过房间:“我知道你对闲聊不感兴趣,但我们认为可以从这里跑出去。你感兴趣吗?”

比思人无眼睑的黑眼睛睁得更大:“是,是!谢谢你。”

“准备好了。”

“走隧道,去警卫室的左边。”当阿纳金返回时,特拉维尔告诉欧比-万,“一直左转,直到楼梯,然后下到停靠层。”

“你走另外一条路吗?”阿纳金问。

“必须得有人关掉牵引波束,否则你们的船也走不了。在此之下两层有个动力耦合站。我知道如何暂时停用它。”

“你不能一人过去。”欧比-万说。

阿纳金对他笑了:“该你出场了。”

欧比-万没有争论:“这意味着克萨跟你走。别叫他离开你的视线,阿纳金。”

特拉维尔朝着监狱走廊点了点头:“我们还要对付警卫。”

“不用担心他们。”阿纳金说。

他摊开手,把手腕上的手铐挣开。欧比-万也这样做了,并把特拉维尔的打开。

特拉维尔大大微笑了一下:“我喜欢好计划。”

当牢房内不满污垢的照明器闪烁并最终熄灭时,阿纳金和欧比-万站在门边。欧比-万双手向空中推开,门缩了回来。

特拉维尔惊讶地摇了摇头:“惊喜从不停止啊。”

阿纳金转向克萨:“现在!快点!”

他们四个进入了昏暗的大厅。

“紧急供电应该很快就打开了。”特拉维尔说。

在他们前面,可以听到五个警卫在控制台上拨动开关,并以激动的声音说话。当一名警卫出现在狭窄走廊的尽头时,阿纳金还没到前厅的一半。阿夸利什人的大眼睛可以让他在黑暗中看见东西,但并比不上比思人的,更不用说绝地。在警卫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之前,他举起的爆能枪已经沿着走廊飞到阿纳金的手里。来自欧比-万的原力推,使阿夸利什人弹射回前厅,并猛撞到涡轮电梯壁上。

其余的警卫人员从黑暗的控制台后面赶过去反击。而这时候欧比-万和阿纳金已经在他们身上拳打脚踢,并用原力把他们摔落。他们的身体滑过前厅,翻滚来去,砸到显示屏。一个阿夸利什人试图开枪,但是爆能枪在这疯狂的状况下没击中任何人。

骚乱几乎在开始之前就结束了。

在红色的应急灯中,克萨四处张望,目瞪口呆。

“你是绝地武士!”

“三个人里俩人是。”特拉维尔说。

“但是……你们在艾斯卡特上做什么?”

阿纳金十分认真地把食指按在嘴唇上:“共和国事务。”然后,他把自己从警卫那里顺来的爆能枪塞到了克萨的手里。

克萨盯着武器:“但是——”

“我不需要。”

“在这里,我们兵分两路。”特拉维尔对阿纳金说,“记住,往左转直到看到楼梯。”

“你要我送他去哪里?”克萨问。

“36号船库。”

比思人点了点头:“我知道路。”

特拉维尔轻笑道:“那这更好了。”他转身面对阿纳金,“克萨应该也知道去40号船库的路。哦们就在那里等你们。艾斯卡特的控制中心无法立即恢复牵引波束,从你的飞行水平看,躲避巡逻艇应该不成问题。但是无论如何,祝你好运。”

“谢谢,但是没什么运气可言。“

当特拉维尔和欧比-万跑远时,阿纳金注意到其中一辆涡轮电梯正在下降。

克萨说:“安全特遣队过来查看那些警卫了。”

阿纳金向他们该去的黑暗走廊点了点头:“快走!”

克萨的长腿迅速跑了起来。但他没有像特拉维尔建议的那样向左走,而是在第一个路口向右转了。

阿纳金抓住了他的肩膀,把他转过来:“这不是他告诉我们要去的方向。”

“队长是新来艾斯卡特的,”比思人气喘吁吁地说,“而我来这里已经十五年了。我知道穿过岩石的每一条路线。”

阿纳金沉默地看着他。

“相信我,绝地,跟你说谎,对我一点好处都没有。”

阿纳金让他继续。他们跑了几分钟,来到了摇摇欲坠的楼梯,克萨毫不犹豫地上了楼梯。

“我仍然想知道你是为什么被拘留。”阿纳金在克萨后面问。

“我也想告诉你啊,”他说,“我的戈萨姆上司说我犯了个会计错误,会让商业行会损失一笔钱。”

“你一直是高管?”

“我刚开始是个技术员——设计、安装,这整个儿。渐渐的,我就出人头地了。”

“飞黄腾达,可能吧。但是你在这场战争中,站在了错误的一方。你们整个种族都是。”

克萨停下来喘了口气。“克拉克多尔七号行星别无选择,”他说,“分离势力提供不受限制的超空间路线通行权,提供更好的贸易产品交易,没有干扰……就我而言,我本来就在行会工作了。某天我就在那儿和往常一样工作,然后——吉奥诺西斯的事就发生了,行会与共和国突然就交战了。”他抬起头来:“我们在楼梯顶往左走。”

阿纳金听到了他声音里的犹豫不决:“你听起来不像之前那么确定。”

“我已经很久没来这片了,但是我敢肯定我们可以到达船库的那层。”

他们跑过的走廊岩壁上有着挖空艾斯卡特的巨型钻头留下的痕迹。光和氧气很少,不平坦的地面很滑。阿纳金的右胳膊紧紧抓住比思人的细腰,来帮助他前进。

“等等,等等!”克萨突然说道。

“怎么了?”

克萨满眼恐惧:“我犯了个错误!我们不该这么走!”

阿纳金不让他动:“来不及回头了。”

“我们必须!你不知道——”

克萨的话被伺服电机和液压装置的声音吞噬了。在阴暗隧道的一个弯道周围,跑出了一个矮蜘蛛机器人,它的长筒爆能炮已经左右并排扫动,正在寻找目标。

Republic cruiser 共和国游船

Perlemian Trade Route 佩勒米亚贸易航路

Bespin 贝斯平

Tibanna gas 提班纳气体

Thal K’sar 萨尔·克萨

Bith 比思人

Ansion 安西昂

Tractor beam 牵引波束

sonic blaster 声波枪

Stun-cuff 眩晕手铐

ferrocrete 铁素水泥

Travale 特拉维尔

Quara 夸拉种

Clak’dor Seven 克拉克多尔七号行星

servomotor 伺服电机

dwarf spider droid 矮蜘蛛机器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