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3章

我们敬爱可爱的ppt终于出现了!!!妈的戏精笑死我了!

第二十三章

 

梅斯·温杜不记得,上一次在参议院办公楼的最高议长办公室里,没有帕尔帕廷这些引人注目的又令人不安的宗教雕像,是什么时候了。某一次,那引起了梅斯的兴趣,帕尔帕廷就冗长而热情地讲述了,那些东西是从何地以何种方式得到的。从康梅诺的一次拍卖中获得的;从科雷利亚的一个古董商那里花了许久以大价钱买到的;从气体巨行星雅文的卫星上一座古墓中抢救出来的;纳布的希德市议会的礼物;冈根人世界的另一份礼物……

现在,梅斯的眼睛看向帕尔帕廷的一件小型青铜雕像,它被认定为瓦波,神秘的西斯特罗斯,伪装者之半神。

“绝地大师,你们联系我,我感到很满意。”最高议长在宽敞的办公桌旁说,“因为我有些重要事项,正要与你们联系。”

“那么谈谈您的事情先,我们将。”尤达说。

他坐在一个有靠垫的椅子上,让他显得更小了。梅斯坐在尤达的左边,双腿张开,前臂搭在膝盖上。

帕尔帕廷把弯曲的手指尖搭在下唇,而后吸气,并坐回他的宝座上。“这有些尴尬,尤达大师,但我怀疑,我想的这件事,同时也把您和温杜大师带来了这里。我指的是贝尔德隆。”

尤达扁了扁嘴唇:“失败,您的直觉没有。有关贝尔德隆,很多要说的,我们有。”

帕尔帕廷不露齿地微笑:“那么,我就先说吧,我很高兴地得知,咱们那里取得的胜利。我只希望,在其发生之前,您就将您的计划告诉我。”

“我们没有时间证实收到的情报,”梅斯毫不犹豫地说,“我们认为,最好出动尽可能少的共和国舰船。这本质上是个绝地的行动。”

“绝地行动,”帕尔帕廷缓缓地说,“按您的说法,绝地已经成功地追踪了格里弗斯将军的军力。”

“追踪并不是,”尤达说,“超空间,格里弗斯逃向。但是保护着分离势力领导人,他在。”

“我知道了。然后呢?”

梅斯俯身向前:“等着他重新出现,然后再出击。”

帕尔帕廷看向他:“下次是否能告诉我您的情报?当时以为尤达大师在伊索被杀死的时候,咱们不是讨论过这个事吗?”在梅斯可以回答之前,他继续说道,“您看,这是个公众印象的问题。虽然我能理解,情报是需要保密一些的,但参议院内许多人不这么认为。就贝尔德隆而言——主要也是由于共和国的胜利——我能消除某些参议员的恐惧,他们认为绝地在把战争放在自己手中,不再为他们的行动负责。”

梅斯的鼻翼扇动着。“我们不能允许参议院继续决定战争的进程。”

尤达明智地点了点头:“让绝地陷入困境,参议院的某些决定。”他怀疑看向帕尔帕廷,“公众印象的问题,这确实是个。”

梅斯强调地说:“我们没有并且胡作非为。”

帕尔帕廷以绥靖地姿态张开了双手:“当然没有。一点都没有。但是,就像我说的……参议院至少需要确信,他们是一直被通报的——特别是在这间办公室已经被赋予了如此巨大的权力之后。“他在椅子上挺直,“我每天都在备受怀疑、指责、被质疑别有用心。并且这怀疑不仅是针对这办公室的。它甚至扩大到绝地在战争中的角色。绝地大师,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不能被他们认作是在共谋。”

尤达皱眉:“共谋,我们必须要,如果胜利还是目标。”

帕尔帕廷宽容地微笑:“尤达大师,您对政治的本质拥有丰富的经验,我不配向您再讲授些什么。但问题的真相是,战争现在到达了外环,我们必须对进行的战役、分配军力的目标,保持谨慎。如果想要在这种疯狂结束之后,实现持久和平的话,那么从现在开始的每一项行动都需要精心谋划。”他摇了摇头,“形势所迫,让我们不得不牺牲了许多忠于共和国的世界。其他加入分离势力的,可能也想回到共和国。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给绝地带来的负担。但是它们是这间办公室的事务,并应放在首位。”

“我们服务共和国的一千年来,并没有忘掉那些经验教训。”梅斯强硬地说,“绝地委员会充分意识到了这种担忧。”

帕尔帕廷的声音带上了点指责:“很好。然后我们就可以处理其他事项了。”

梅斯和尤达等待着。

“我能否询问,绝地武士是如何得知,格里弗斯将袭击贝尔德隆的计划呢?”

“在卡托内莫伊迪亚查获了冈雷总督的超波收发器,”梅斯解释道,“这个设备让情报人员解密了分离势力的代码。我们监听了格里弗斯将军向冈雷总督发送的一条消息,于是就采取了行动。”

帕尔帕廷难以置信地盯着他:“我们能收听分离势力的通讯?”

“现在估计不行了,”尤达说,“在贝尔德隆之后。”

帕尔帕廷思考了一下,然后皱了皱眉头。“为了贝尔德隆,你们放弃了继续监视分离势力的能力。”他深呼气了一下,放松了眉头,“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但我必须补充,绝地大师,你们绕过我,这让我非常不满意。为什么不告知我?这是意味着对我不再信任了吗?”

“不是,”尤达几乎叫了出来,“但是人来人往,这个办公室。我们就自己商议了。”

帕尔帕廷的脸突然红了。“但是您还继续完全信任周围的人吗?您有没有意识到,当您的武士团有许多人故意拒绝参加战争,甚至跑到了分离势力一方,其他人会对此做出什么反应?”

“十年了,这些指责已经有,最高议长。”

“我担心,尤达大师,如果您确信时间流逝会让这‘指责’变得不那么有效的话,您这就是自欺欺人了。”

这已经失控了,梅斯想。他在说话之前,努力保持镇静。

“还有一个原因,导致您没有被告知收发器的事。”

帕尔帕廷等待着。

“它里面有一个存储的信息,是从达斯·西迪厄斯发给冈雷总督的消息。”

帕尔帕廷的宽额头由于不确定而皱起来:“西迪厄斯。我知道这名字……”

“杜库的西斯师父,西迪厄斯是。在吉奥诺西斯听说过它,克诺比大师在。但是被遮蔽住了,他的线索。”

“现在我想起来了,”帕尔帕廷会所,“欧比-万被告知,这个西迪厄斯已经以某种方式渗透了参议院。”

“否认了那个,我们已经。但是杜库说谎没有,关于西迪厄斯。”

帕尔帕廷把椅子转向房间的巨大弧形窗户,看向科洛桑的全景。“另一个西斯,”他转向尤达,说,“原谅我,但是这个为什么事关重大呢?”

“一直精心保持着平衡,这场战争。共和国的胜利数量,分离势力的胜利数量……延长这一进程,西斯可能在其中发挥作用。”

帕尔帕廷再次停下来,思考尤达的话。“我想,我开始理解您保密的原因了。绝地试图揭露这个西迪厄斯。”

“为了寻找线索,我们是。”

“有没有可能,俘虏了西迪厄斯,就能结束战争?”

“是会加快结束。”梅斯说道。

帕尔帕廷最后点了点头:“那我相信,您会接受我的道歉。并尽一切努力追捕这个西迪厄斯。”

Commenor 康梅诺

Yavin 雅文

Wapoe 瓦波

Sistros 西斯特罗斯

Ithor 伊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