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19章

就是这一章,翻译时很痛苦的打仗场面……其实挺短,只有三千多字。

第十九章

 

阿纳金的星际战斗机与他之前在战争开始时飞行的德尔塔-7“天外飞仙” 在设计上类似,而并不像克隆飞行员所驾驶的新一代V翼星际战斗机和ARC-170,其有着短机翼和圆拱形后方座舱。但是德尔塔-7是三角形的,而这架双色钝弓形的星际战斗机有两个独立的机身,每边均装有导弹发射器。激光炮占据了机翼前方的缺口。像德尔塔-7一样,宇航技工机器人的位置在驼状座舱的一侧。

另外,阿纳金也对其进行了一些重大修改。

在扎戈巴和其他世界激战时,这艘飞船就已经是老兵了,其工艺大概是十年前的。但是它比在普雷西特林时驾驶的“蓝色天使号”更好也更快。

从“正直号”起飞,阿纳金加快速度,为了赶上更早从突击巡洋舰腹港起飞的ARC和V翼。仪表盘的监视器显示,星际战斗机的离子驱动器处在最佳状态。

“R2,”他对通讯器说,“对右舷推进器进行诊断。”

星际战斗机的控制台将机器人的哔哔声转换为基本语。

“我也这么觉得。好,前进,继续调整。咱们可不想当最后到的。”

R2-D2的惯用语不需要翻译。

驱动器的读数图表脉动着上升,星际战斗机向前猛冲。

“就是这样,伙计。咱们走起!”

他靠向坐垫,弯曲着戴着手套的手,用嘴慢慢呼气。足够多的鬼祟行动了,他对自己说。他没有离科洛桑更近,但是至少回到了他本该呆的地方,操纵着星际战斗机,准备向敌人展示他的战斗技巧。

在他面前——一群尖鼻子的侦查机正在保护主力舰——上百架敌机上下翻飞着。一些是有十三年历史的秃鹫战斗机,其成对的翅膀像豆荚;还有紧凑的三联机器人;还有一些由吉奥诺西斯人驾驶的双喙“南泰克斯”星际战斗机。刚才,领头的ARC-170正在与机器人战机近距离搏击,能量束的发光脉冲使局部空间变成了毁灭性的网。

自普雷西特林以来,他还没有飞过敌人这么多的环境。

瞄准练习,他想着,并咧嘴一笑。他右手从控制杆上启动了远程扫描仪。威胁评估的屏幕显示了分离势力的主力舰艇:贸易联盟的“万宝巨轮级”战舰和核心船;技术联盟的“硬细胞”,其有圆柱状的推进器和蛋型机身;商业行会的“金刚石”巡洋舰以及企业联盟的“扇尾”;还有护卫舰、炮艇,以及具有巨大圆形应答器的通讯船。

简直是一个分离势力的大游行。

阿纳金把他的通讯器切入战斗网络,表扬着他的僚机们。

“我说,咱把那些小玩意留给‘老怪’和其他飞行员,然后直奔重要的去吧。”

欧比-万习惯了阿纳金忽略编号的叫法,并友好地回应。

“阿纳金,在格里弗斯和我们之间大概有五百个机器人。而且,主力舰的护盾太强大了。”

“就听我的吧,大师。”

欧比万对着通讯器的话筒叹了口气。“我会试试看,大师。”

阿纳金扫描了威胁评估的显示,试图记住离他最近的战斗机的矢量线。然后,他重新打开了R2-D2的通讯通道。

“战斗速度,R2!”

星际战斗机再次向前射击。控制台上的指示灯显示红线。他没过多久就感到了机器人的飞船排成了一线,便将操纵杆推到一角进行翻倒动作,机动回旋,同时所有武器开火。

机器人在他四周爆炸起火。

他在不断膨胀的火云中穿行,锁定了激光炮的扳机,并第二次穿过敌军,在一瞬间就摧毁了更多的战斗机。但是三联战斗机现在盯住他了,想要报复。一道猩红色的光束在凸起的顶棚上烧灼,一架战斗机出现在右舷。片刻之后,第二道光束凌空飞过头顶。R2-D2发出一系列紧急的哨鸣声,星际战斗机升起了护盾。

控制台上爆出蓝色闪电,机器人战斗机出现在左舷右舷。越来越多的爆能束击中目标,将阿纳金甩向安全带。

“这就是我要的。”他赞赏地说。

他努力向右舷倾斜,用测滑射击打中了第一艘船。第二架战斗机从不断扩大的碎片团中迅速冒出。它刚出来,阿纳金就就追上了它的尾流并扣下了激光的扳机。

三联战斗机机器人变成了个耀眼的火球,其两联爆炸了。

阿纳金检查着显示屏,确定欧比-万还在他身边。

“你没事吧?”

“有点烧糊,不过还行。”

“跟着我。”

“我有别的办法吗?”

“总还是有的,大师。”

ARC-170、V翼和机器人战斗机已经更深入地陷入混战,绕着三叶草型的圈互相追逐,彼此碰撞,因引擎冒烟或机翼被炸飞而退出战斗。机器人本身有更精确的爆能束武器,但恢复速度较慢,并容易因为对方的随机操作而混淆。这本该使得杀戮更加容易,但它们实在太多了……

阿纳金与绕圈的敌方首领对在一起,用激光爆能束骚扰它。为了适应他的战术,欧比-万撤退,把他的星际战斗机飞离杀戮现场。

“打得好!”当这一翼的首领消失后,阿纳金说。

“布得好!”阿纳金对欧比-万做出信号让他跟上,他爬升离开主要战场,改变切向,飞向离得最近的一艘尖嘴的分离分子侦察机。他放出两枚导弹以引起侦察机的注意,而后偏离、翻转,最后转回来把激光射到敌舰上。

“绕着船体!瞄准护盾发生器!”

“再靠近点儿我们就飞进去了!”

“就要这样!”

欧比-万跟在后面,让所有大炮开火。

他们处在最激烈的战斗中,共和国的主力舰船射击着敌方目标的粒子和射线护盾。在其后,爆炸发出了可致盲的脉冲光。阿纳金发射的导弹,让侦察机受到了猛烈的轰炸。他意识到再来一个大威力鱼雷,对方就要完蛋了,于是他就这么做了。

鱼雷从星际战斗机的驾驶舱与相连机身之间发射出去,冲向侦察机。

侦察机的护盾一下子就失效了,一瞬间袭来的涡轮激光炮的爆能束马上把它打烂。受到这样的打击,这侦察机如同过熟的水果一样破裂,散出长长的白色炽热气体,向太空抛洒着光和内容物。

阿纳金躲闪开来,向着通讯器喊着。

“我们可以干净利落地向格里弗斯射击了!”他对欧比-万说。

将军的这艘巡洋舰有着弓形的上部和宽大突出的鳍状结构,就像倒下的科洛桑古典时代摩天楼。

“这似乎不是对他放出诱饵的时候啊,阿纳金。你没见着那些点防御阵列吗?”

“你什么时候才能信我一回呢?”

“我信你啊!但我跟不上你啊!”

“好吧。那我马上回来。”

阿纳金将星际战机的速度推至极限,射出激光爆能束和导弹,但打在大船上的时候因护盾而毫无效果。他离开炽热的漩涡,又急转弯马上回到飞船边,最终冲向了其二百米高的指挥塔。

战舰的近距炮台启动了,向想要将其围困起来的小虫喷出巨大的等离子团。阿纳金迅速抬起星际战机,使其机腹朝上,并继续射击。

他再次试图用自己的激光来袭击那坚不可摧的舰桥。这艘巨大船只的炮台也再次开火,但是根本无法击中他。

阿纳金想象着格里弗斯在透明钢的视口后坚定滴站着。

格里弗斯爬行动物的眼睛追踪着这架试图穿过舰桥的黄灰色战斗机的大胆动作。其射击之精确,预测前向炮台的反应,甚至连克隆人都无法如此投机……这飞行员只可能是绝地。

并且是个不怕运用自己愤怒的绝地。

格里弗斯可以看到那飞行员的决心和孤注一掷。即使从“无形之手号”闪烁的护盾下,透明钢的视口之中。噢,要把那只光剑挂在自己的腰带上,他想。

阿纳金·天行者。

当然是他。并且,在阿纳金船尾护卫着的星际战斗机里,肯定是欧比-万·克诺比。

分离势力的背上芒刺。

在战场的其他地方,共和国部队也表现出了类似的热情,雾化机器人战机,用远程大炮攻击主力舰。格里弗斯深信,如果他努力的话,是可以扭转战局的,但这不是他的首要任务。他的西斯师父命令他护卫议会成员的生命——尽管事实上,联邦只需要西迪厄斯和泰拉纳斯尊主就足够了。

他转身观看战术控制台上方播放的模拟,然后转回视口,回想起几天前追逐冈雷穿梭机的ARC-170飞行员。他向一个机器人挥手。

“提醒我们的船只指挥官待命,等待接收修改后的战斗命令。”

“是的,将军。”机器人用单调的声音确认。

“抬升船只。准备按我的命令开火。”

没有死亡;只有原力。

阿纳金凭借着原力,对格里弗斯的战舰进行着无死角的骚扰,欧比-万想知道,他是否见过比这更清晰地展现绝地公理的行为。他只驾驶着一艘星际战斗机,与那巨大的战舰硬碰硬,留下欧比-万去对付那些复仇心切的机器人战斗机,那些是阿纳金没有注意到或者是无视的。

“我哪天真得死在他手上。”欧比-万喃喃地说。

但他对自己的命运漠不关心,反而却想知道:如果阿纳金被杀死了,要怎么办?

他能被杀死吗?

作为天选之子,他注定要履行这个头衔和预言吗?他是否免疫于真正的伤害,或者——如果他作为生来注定恢复原力平衡的人——是否需要有防御者,来引导他,去达成这个使命呢?使他无论如何都要活到最后,是欧比-万——甚至是所有绝地的职责吗?

很多年前在塔图因,奎-刚也是因为这样的直觉,而激发出如此坚决的态度,与那名在干燥土地上暴露了自己的西斯,展开了战斗吗?

尽管战舰的护盾阻止了阿纳金的爆能束,他坚持不懈的意志并没有受阻。欧比-万反复试图用战斗网来呼叫他,也没有效果。但是现在,这艘巨舰开始爬升,并重新定向。

欧比-万考虑了一下,格里弗斯是不是要把所有的前方枪炮都朝向阿纳金。但事实上,战舰持续上升,直到远高于黄道平面,其船首略微朝向核心区。

然后它开火了。

不是朝着共和国的战队,也不是贝尔德隆本身,而是撤离人员及其护卫着的星际战斗机。

欧比-万在原力中感到一阵巨大的扰动。成千上万的声音呼啸着,战斗和指挥网络里传来了沮丧和愤怒的喊叫。

但欧比-万所等待的后续齐射并未发生。

三联战斗机和秃鹫机器人突然回头撤回了它们正在疏散的母舰。同一时间,全部分离分子舰队正在转弯。当然,格里弗斯知道他的野蛮行动会使共和国军队大吃一惊,但他心里只想着要逃回超空间。这位将军显然已经下定了决心,那就是,贝尔德隆根本不值得冒险——因为有那么多缺乏防御的外环星球唾手可得。

“阿纳金,撤离人员需要我们的帮助!”欧比-万说。

“我这就来,师父。”

欧比-万看着阿纳金的星际战机停止了对战舰的徒劳追逐。在远处,分离势力军舰消失在了光速飞跃中。

“主要舰队的船只已经安全离开了,”战舰一进入超空间,一名机器人就向格里弗斯报告说,“预计到达备用集结点:十个标准时。”

“在贝尔德隆的损失呢?”格里弗斯说。

“可以接受。”

前方的视口前,散布着烟雾弥漫般的漩涡。

格里弗斯爪状的手指拂过舱壁。

“叫我的精英们在退出超空间后,在穿梭机起飞场与我见面,”他对机器人们说,“当所有的船只到达集结点时,请告知冈雷总督,我将拜访他。”

Delta-7 Aethersprit (Delta-7 Aethersprite-class light interceptor) 德尔塔-7“天外飞仙” (全称为:德尔塔-7“天外飞仙级”轻型截击机)

V-wing V翼星际战斗机

Xagobah 扎戈巴

Azure Angel “蓝色天使号”

Integrity “正直号”

Basic 基本语

Nantex (Nantex-class territorial defence starfighter) “南泰克斯”(全称为“南泰克斯级”领土防御星际战斗机)

Hardcell (Hardcell-class interstellar transport) “硬细胞”(全称为“硬细胞”级星际运输船)

Diamond cruiser“金刚石”巡洋舰

Fantail (Fantail-class destroyer) “扇尾”(全称为“扇尾级”歼星舰)

Odd Ball “老怪”

阿纳金这里驾驶的战斗机应该是Eta-2 Actis-class light interceptor埃塔-2“阿克蒂斯级”轻型截击机,但其具体型号名字在书中一直没有出现,也不知道为啥(可能是默认大家都很熟悉了,orz)当然,它也就是EP3里阿纳金开的那架。

提到好几次的普雷西特林战役在《Jedi Trial》这本书里,讲的是阿纳金从帕德万升到绝地武士时所经过的一场克隆人战争里的战役。我听过一遍有声书但是只记得可以用一句话概括的情节梗概和一些迷之笑点。一句话情节梗概:分离势力派了一个缪恩人将军靠着巨大的机器人数量,抢了普雷西特林这个通讯行星;共和国派阿纳金和一个绝地师父去要把它夺回来,同时这也是作为他升任绝地武士的试炼;这个绝地师父也是个偷着娶妻生子的,俩人就挺聊得来;最后经过各种打仗就抢回来了;同时好像还有文萃斯打了点酱油,以及这个星球上一些人的酱油。迷之笑点参见之前写的这个贴 

因为出现了分离势力许多战舰,我有的对不上号哪个长什么样,于是就整个查了下分离势力的全部舰船。发现动画片里出现很多的、我最喜欢的一种,“慷慨级”星级护卫舰Munificent-class star frigate(虽然在这本里没写它),本来全是银行业集团的船。卧槽我们缪恩人审美太好了吧!

(其实在普老师那本书里,Luceno也写了(同一船厂造的)这种船早年版本“资本级”,看描写长相应该差不多,特点就是各种加密通讯和干扰之类的)

我最喜欢的船(无论大小)第一个应该是杜库的太阳帆,第二就是这个慷慨级,第三是馍馍(泰老师设计的)西斯渗透者,第四是ppt没造完的日蚀2号(ppt其他的船儿,不管字面上描述多么优雅美丽,也可能是,漫画画风和画手水平有限吧,就一个个,巨迷惑,简直审美成迷)……光明面的话大概只有“内布伦-B护航护卫舰”Nebulon-B escort frigate这种(因为其丑得实在有特点)能排上点名次……千年隼也算吧毕竟我也有十几年的情怀(……

然后这两天觉得不能再一直沙雕地用天津话读小说或者(不用天津话)声情并茂地表演H文(?),决定严肃正经地试图念小说……于是试着严肃正经念了一段翻译的普雷格斯的序章录了一下,卧槽,好难听好可怕!然后向我爹虚心请教了一下怎样朗读,并叫他随便给我读了一段《冰与火之歌》(因为他看剧,比较熟悉那故事)卧槽我爹他读得好棒啊,我好想请他给我录一遍《普雷格斯》啊(妈的他才不可能有时间……(并且这书本身也太奇怪了吧……并且我觉得他会先把我的破烂翻译批评得体无完肤,妈的。

但是我还是挺想点开朗读这个技能点的,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