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16章

这章就是欧比万阿纳金的“神奇外星虫子在哪里”

第十六章

 

暗红和浅棕色交织的查罗斯四号行星出现在共和国战舰的前方视野。这艘双驾驶船在二十年前就已经是一艘古董了,但它的亚光速和超空间驱动引擎还是可靠的,并且,如此多的战线都需要部署船只,欧比-万和阿纳金无法挑剔。战舰曾经标志性的深红色,被新涂成了白色;由于战争,激光炮被小心翼翼地收在散热翼板的下方,以及前方驾驶舱的下面,那本来是乘客沙龙的空间。

欧比-万制定了他们从内环分三次跳跃到希查尔人世界的路线,但是是阿纳金完成了所有的飞行。

“着陆坐标收到。”阿纳金说,眼睛看着仪表盘的显示屏。

欧比-万很惊喜:“这将叫我不要再怀疑了。在以前的时候,情报部门说他们已经完成了前期工作的时候,我总会发现,其实他们其实什么都没做。”

阿纳金看着他,笑了起来。

“笑什么?”

“我只是在想,你又来了……”

欧比-万在椅子上向后倚,等待他继续说。

“我的意思是,作为一个憎恨太空旅行的人来说,你肯定比你讲出来的还要多参与了许多奇异的任务。卡米诺、吉奥诺西斯、赛斯图斯兵站……”

欧比-万捻了捻胡子:“只能说,战争叫我对事物有了长远的看法。”

“奎-刚大师会以你为荣的。”

“别这么确定。”

欧比-万反对去查罗斯四号行星。德克斯特·杰特斯特,他在科洛桑的贝萨利斯克人朋友,可能已经为情报分析人员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知道的、有关冈雷总督机械椅的所有信息。但是尤达坚持要求欧比-万和阿纳金亲自与希查尔人交谈,因为他们在那步行椅上发现了他的印签。

现在欧比-万想知道,他为什么如此厌恶这次旅行。与过去几个月相比,这个任务已经感觉像是休假。阿纳金是正确的,欧比-万确实比他所分享出来的,要参加了更多的任务。但在战争期间,其他一些绝地武士,也成为了情报人员。艾拉·塞库拉和卡马斯绝地伊林尼克·伊特克拉已经将一名技术联盟的叛逃者带到了科雷利亚的监管之下;昆兰·沃斯已经秘密深入杜库的黑暗学徒圈子……

而这些秘密行动,最高议长帕尔帕廷从未被告知或了解过。

并不是绝地委员会不信任他了,而是他们不再相信任何人。

“你觉得希查尔人会与我们对话吗?”阿纳金说。

欧比-万转身面对他:“他们完全有理由接受。纳布战役之后,共和国拒绝与他们做任何生意,因为他们向内莫伊迪亚人提供了被禁武器。从那之后,他们一直渴望赎罪,特别是,现在他们的标志性设计,正在由巴克托伊德装甲和其他联邦供应商,以更低的成本大规模生产。”

希查尔人对内莫伊迪亚军械库的主要贡献,是所谓自行几何可变战斗机器人星际战斗机,这是一种精心设计的固体燃料飞行器,能够将自身配置为三种不同模式。

阿纳金采取了一种保守的措辞:“我希望他们不会反对我们,毕竟我摧毁了那么多他们的战机。”

欧比-万短短地笑了一声:“是的,我们希望你的名气还没传播到外环。但事实上,我们的成功完全取决于TC-16是否可以像他声称的那样,流利地说希查尔语。”

“克诺比大师,我向你们保证,我几乎可以说得和土著希查尔人一样好。”礼仪机器人从驾驶舱的后排插嘴,“我对冈雷总督的服务,要求我熟悉所有巢群物种贸易者的语言,包括希查尔人、吉奥诺西斯人、科利科伊德人和许多其他物种。我的流利语言将确保希查尔人全面合作。虽然我觉得我的外貌会让他们感到反感。”

“这是为什么?”阿纳金问道。

“对精密技术的挚爱构成了希查尔宗教信仰的基础。作为信仰,他们做细致的工作与祷告更加相似;他们的工作室与其说是工厂,不如说更像是寺庙。当希查尔人受伤时,会自我放逐,以便其他人不必看到他的不完美或畸形。希查尔人的格言是,‘神在细节中’。”

“要骄傲地对待你的瑕疵,TC,”阿纳金说道,抬起并握紧他的右手,“就像我做的这样。”

战舰正在降落在查罗斯四号行星冰封的大气中。欧比-万倾向视口,凝视着一个干旱、几乎没有树木的世界。希查尔人住在高原上,被白雪皑皑的山脉所包围。广阔的黑水湖泊点缀着景观。

“一个荒凉的星球。”欧比-万说。

阿纳金对控制装置进行了调整,以适应震动船只的强风:“比塔图因还是强多了。”

欧比-万耸了耸肩:“我能想到许多比塔图因更不适宜居住的地方呢。”

进入视野的是他们被指示前往的着陆平台。椭圆形的形状,尺寸完美适合这架战舰,看起来是新建的。

“我确信它是专门为我们建造的,”TC-16说,“这就是希查尔人不断要求知道战舰的确切尺寸的缘故。”

阿纳金瞥了一眼欧比-万:“共和国现在就可以用上希查尔人了。”

他将战舰宽阔的起落架放出,并延长了船只的右舷登机坡道。在斜坡顶部,欧比-万把斗篷的兜帽戴上,以抵御寒风袭来。前方,一个闪闪发光的合金传送道从着陆平台的边缘,伸向半公里远的一座教堂构筑物。传送道两边站着数百名兴奋的希查尔人。

“估计他们访客不怎么多的。”阿纳金说。他、欧比-万和TC-16开始走下坡道。

像往常一样,希查尔人的技术创作也反映了他们自己的解剖学和生理学。他们有着短小的几丁质身体,四条尖头的腿,剪刀似的脚,泪珠状的脑袋。他们可能就是他们为贸易联盟制造的可变形机器人战斗机在步行/巡逻模式的真人版本。数以百计的欢迎群众的野蛮骚动是如此吵闹,阿纳金必须提高他的声音,才能被听见。

“名人待遇!我想我会喜欢这个!”

“请务必听我指挥,阿纳金。”

“我会尝试的,大师。”

绝地们和礼仪机器人越接近着陆平台的边缘,叽喳声越大。欧比-万不知为何,他从这些外星人那里感到了纯粹的渴望。好像某些竞走比赛即将开始。总有一些过于热情的希查尔人蹦到那时髦的传送道上,然后又被拉回到人群中。

“TC,他们通常都是如此热心吗?”欧比-万问道。

“是的,克诺比大师。但他们的热情与我们无关。是因为这艘船!”

当他们三人从登陆平台走下来后,这句话的意思变得清晰了起来。希查尔人一下子向前冲了过来,蜂拥着战舰,从扁平的船头到桶装的船尾。欧比-万和阿纳金敬畏地看着因碳排放造成的斑块消失,凹陷被拉直,上部结构被重新排列,透明钢的视口被抛光。

“离开的时候咱们记得要给他们一些小费啊。”阿纳金说。

偶尔会有一个希查尔人跳到TC-16身上或者抓住它的肢体,但机器人能够甩掉他的攻击者。

“他们渴望完善我,但我担心他们会擦掉我的记忆!”机器人说道。

“这也不太糟糕嘛,”阿纳金说,“在你经历了那乱七八糟之后。”

“但若我记不起来,又怎样从错误中吸取教训呢?”

他们到达传送道的一半时,一对体型较大的希查尔过来见他们。TC-16与他们叽喳尖鸣了一阵,然后解释。

“这两个人会把我们带到主教那儿。”

“没有武器,”阿纳金小声道,“这是个好兆头。”

“希查尔人是和平的种族,”那机器人解释道,“他们只在乎工程技术,而不是其使用的意图。这就是为什么,在共和国让其为纳布战役提供的机器人战斗机负责的时候,他们感到被不公平对待和过分制裁了。”

被TC-16称作“工作室”的庞大建筑,有两百多米高,顶上是蕾丝般的塔楼,在不停息的风吹之下产生诡异的乐声。高处投下来的一束束天光照亮了巨大的内部空间,其中有上千个希查尔人辛勤劳动。精雕细琢的柱子支撑着屋顶桁架外露的拱顶,形成拱廊,还栖息着数千名希查尔人,用他们的剪刀状足挂在那里,满足地嗡嗡着。

“这是轮值夜班吗?”阿纳金好奇地大声问。

陪同的那一对,带领着他们进入了一个法庭似的地方,其高大的门通向一尘不染的房间,好像豪华太空游艇的船长室。在房间中央宝座似的椅子上,坐着一位绝地目前所见体型最大的希查尔人,周围围绕着十几个小一些的。在其他地方,拿着工具的希查尔人在房间的每个角落里,擦洗、清洁、抛光。

TC-16没有讲究礼节地就向前对大主教问候。机器人让他的发声器同时给欧比-万和安纳金播放其话语的同声传译。

“请允许我介绍绝地欧比-万·肯诺比,和绝地阿纳金·天行者。”它开始说。

大主教叫其随从人员退下,把自己的长脑袋转向欧比-万。

“TC,”欧比-万说,“告诉他,我们对打扰了他的仪式很抱歉。”

“你们没有打扰他,先生。大主教一整天都可以参加类似仪式。”

大主教叽喳着。

“大人,我讲您的语言,是因为我之前是为纽特·冈雷总督工作的。”机器人听着大主教的回复,而后说道:“是的,我知道这并不会让您喜欢我。但是我还是得辩护道,在内莫伊迪亚人中工作时,是我最不容易的时期。我的外表也显然证实了这点,这使得我无比羞耻。”

大主教显然感到宽慰,并继续叽喳了起来。

“这些绝地是来向您寻求允许,来向一位希坎工作室的信徒,提一些问题——他叫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

TC-16用恰当的停顿和击打声来发音这个名字。

“显然是一名卓越的雕刻师,大人。绝地之所以对他感兴趣,是因为他所奉献的一项艺术作品,可能为一名重要的分离势力领导人目前的所在,提供线索。”机器人聆听着,然后补充道,“我还要补充,使希查尔人高兴的事情,也会让共和国满足。”

大主教的眼槽再次转向绝地。

“光剑不是武器,大人,”TC-16在短暂的交换意见后说道,“但是如果为了获得与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说话的允许,而不得不交出光剑,我想他们是乐意服从的。”

欧比-万已经伸手去拿光剑了,但阿纳金看起来有些犹疑。

“你说过要听从我的指挥。”

阿纳金打开他的斗篷。“我说我会尝试的,大师。”

他们把光剑交给TC-16,它把它们交给大主教来检视。

“您发现其还有改进余地,这令我毫不意外,大人,”机器人过一会说道,“任何工具都能从希查尔人的接触中获益。”他听着,然后又补充道:“但我确定,您会向绝地们保证,您会保留着这些不完美。”

“这比想象的进行得更好,”欧比-万在他和阿纳金、TC-16被护送着进入希坎工作室的核心时说道。

阿纳金不那么确信。“你太轻信了,大师。我能感觉到有很多的怀疑。”

“这我们得部分感谢雷思·西纳。”

在将近二十年前,西纳设计系统——共和国主要的星舰提供者——富有而有影响力的所有者和总裁,曾与希查尔人待在一起,来学习超精确的工程技术,以便之后用在自己的设计上。西纳被视为“无信仰者”,后来被驱逐出查罗斯四号行星,并被赏金猎人所追杀,其中四人被西纳想办法扔到了一个只有他自己和其他几个超空间探索能手才知道的黑洞。西纳在贸易联盟、巴克托伊德装甲、科雷利亚工程、英康公司,也以类似的商业间谍行为而获罪,但希查尔人认为这是亵渎并牢记在心。在纳布战役后六年,第二次对雷思的暗杀导致他的父亲——纳洛——在丹图因丧生。但是这离经叛道者再次逃脱了。

十年前,欧比-万和阿纳金也与西纳有过摩擦,在活行星佐纳马塞科特之上。西纳需要部分对佐纳马塞科特的消失负责,他也是希查尔人不再接受人类学徒的原因。

希坎工作室令人赞叹。

希查尔艺术家单独工作,或以三名到三百名成组,制造从高端家用电器到星际战斗机的所有东西,以上千种方式来添加装饰、调整、个性化和定制。这里有欧比-万和阿纳金在卡托内莫伊迪亚冈雷城堡的储藏室里发现堆着的各种无价设备。其环境则是共和国在吉奥诺西斯所征用的巴克托伊德锻造厂那种震耳欲聋狂热的反面。希查尔人在工作的时候很少与别人交谈,而喜欢重复他们类似于吟唱的高音,来增强专注。少量注意到三名访问者来到他们之间,对TC-16表现了比对绝地更多的兴趣。

然而,尽管在希坎工作室中完成了许多出色的工作,这教会工厂不过是许多希查尔人的垫脚石。他们更渴望为豪尔查尔工程公司工作,后者放弃了查罗斯四号行星,而将厂房建在外环的其他世界。

陪同欧比-万和阿纳金去找大主教的同一对高大异族人,这次将他们引到了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的祭坛旁,该祭坛位于车间的西部柱廊,其支柱装饰着雕刻的瓷砖马赛克。在高处休息着的希查尔人,在支撑屋顶的弯曲椽子上倒吊着,就像排列在贸易联盟运兵船的可变形战斗机器人战机一样。

欧比-万能理解他们嗡嗡不断的声音是有些令人不安。

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正在全神贯注地在星际飞船控制台上雕刻公司徽标。数十个尚未完成的作品在他周围,另一边是完成了的作品。听到被叫到名字,他从他的工作中抬起头。

护送的两个人短暂地叽喳了几句,然后TC-16接着说。

“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首先我要说的是,您的作品质量非凡,神灵本身估计都会对其十分眼热。”

希查尔人谦卑地接受了称赞,并以叽喳回应。

“我们很乐意看您工作。但实际上,我们对您的一些精美作品并不陌生,尤其是其中一件作品,叫我们要远道而来与您交谈。是最近在卡托内莫伊迪亚发现的一件。”

希查尔人花了很长的时间来回应。

“大约十四年前,您为贸易联盟总督纽特·冈雷所装饰的一把机械椅。”TC-16听着,然后补充道,“显然那是您做的,因为后腿的内部带有您的奉献标记。”而后它又听着。“巴克托伊德伪造的?您这是说您的作品可以如此容易地被模仿?”

阿纳金轻推了欧比-万的上臂:在附近工作的希查尔人开始对对话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们了解您不愿讨论此类问题,”TC-16静静地说,“因为亲笔签名一件作品的事实,可以被大主教解释为您对此的一种自豪感。”

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的愤怒显而易见。

“当然,您应该为此感到自豪。但是主教知道这件作品一直以来都在冈雷总督这种人的住所吗?”

希查尔人没有再叽喳,就扔下工具,从工作台上站了起来——不是朝向TC-16或者绝地,而是直接冲向顶部网格的网。他没理会被惊醒的希查尔人的愤怒尖叫,从一个大梁跃到另一个,显然决心到达屋顶处的高天窗。

欧比-万看了他一阵,然后转向阿纳金:“我觉得他不想和我们说话了。”

阿纳金一直盯着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好吧,他不想也得想。”

他说着,就跳起开始追击。

“阿纳金,等等!”欧比-万说道,然后又对自己补充道,“哦,又有什么用呢。”然后也朝天花板冲去。

阿纳金像马戏团演员一样,从桁架荡到桁架,迅速到达围绕着半开天窗的错综复杂窗饰,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在那儿拼命试图蠕动。当阿纳金再次跳起时,希查尔人的昆虫前肢已经在窗外了,阿纳金抓住他,想把他拉回地面。但这异族人比他看起来的要强壮。他疯狂叽喳着,跃上更高的窗户,也带着阿纳金。

十米外,欧比-万与希查尔人平行着飞入拱顶上部,那追逐惊醒了许多栖息着的希查尔人,使得更多人加入。

阿纳金还在试图把他的猎物拽下来,但他的体重做不到。担心阿纳金会为此更多借助原力——欧比-万预视整个工作室都会被压成碎片!——他于是也飞了过去,刚好在跃出弧线顶端时抓住了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的后腿。

然后他们开始下降。

三人扭成一团,还有超过三十名被吸引来的希查尔人。叠在地上,欧比-万和阿纳金松开了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但是瞬时就无法把他和其他希查尔人分开了。丢失了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显然马上就不是首要的麻烦了:全工作室的希查尔人都拥了进来,因为两个绝地导致了椽子的跌落。有些人已经在试图用焊接和雕刻工具去把绝地制服,而其他人则在试图建造一个塑钢的半球,使暴力事件控制在其下方。

“不要骚乱!”欧比-万喊道。

阿纳金在三米高的愤怒希查尔人堆中,朝他迷惑地看了一眼。

“你在跟谁说呢?”

欧比-万环视着工作室:“砸下来些什么——快点!在他们完成那圆堆之前!”

欧比-万空手一挥,让一个小桌子飞出二十多米,砸到了一叠刚雕刻好的通讯器和机器人呼叫器。一半原本把他按在地上的希查尔人,以及大多数本来要向他冲来的希查尔人,都惊恐地叽喳着,奔跑着去修复那些被损坏的设备。

“快点,阿纳金!”

阿纳金的手还被压在身下,但还是试图翻倒一托盘的厨房器具,掀翻一套仔细整理好的玩具,并拽下墙上的好几个烛台。

更多的希查尔人惊愕地叽喳着离开了。

“别跟玩似的!”欧比-万警告道。

他看到一个满是乐器的桶,此时他已经快把剩余的折磨者都甩开了,这时候爆能炮火冲进了工作室,在其中的,正是暴怒的大主教,他坐在六个人抬着的轿子上,每只足都抓着武器。

二十个希查尔人回到地上,大主教用爆能枪指着欧比-万和阿纳金。但是还没来及开枪呢,TC-16就从一个侧廊中出来了,它的身体被调整抛光到一个闪闪发亮的状态,大喊着:“看看他们对我做了什么!”

机器人的声音里包含着痛苦和惊奇,但是它身上发生的改变是如此出乎意料而显著,导致大主教和其抬轿者只能目瞪口呆,仿佛奇迹降临其中。他们含糊不清地叽喳着,之后大主教才转过身来,把爆能枪重新对准欧比-万和阿纳金。

“但是他们没有恶意的,大人!”机器人打断道,“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在他们问话的时候试图逃跑!欧比-万大师和绝地天行者只是想要知晓其原因!”

大主教的目光朝向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

TC-16翻译道。

“肯诺比大师,大主教建议您再次提出您的问题,然后在他改变主意之前离开查罗斯四号行星。”

欧比-万看着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而后是TC-16。“问他,他是否记得那椅子。”

机器人翻译了问题。

“他现在记起来了。”

“雕刻工作是在这儿进行的吗?”

“他回答,‘是,’先生。”

“那椅子是被内莫伊迪亚人还是其他人送到查罗斯四号行星的?”

“先生,他说,‘被其他人。’”

欧比-万和阿纳金交换了个期待的目光。

“超波接收器是否已经安装在其上了?”阿纳金问。

TC-16听着。“接收器和全息投影仪都是本来就安装在椅子上的。他说他做得很少,就只雕刻了椅子腿,扭动了它的一些行动系统。”机器人放低声音,补充道:“我得说,先生们,这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怀疑他隐瞒了什么。”

“他害怕了,”阿纳金说,“并且并不是怕纽特·冈雷。”

欧比-万看着TC-16:“问问他是谁做的那接收器。问问他,它是从哪儿送过来的。”

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的叽喳声听起来有些懊悔。

TC-16说:“接收器是来自于一个叫艾斯卡特的设施。他相信这设备的制作者还在那儿。”

“艾斯卡特?”阿纳金说。

“一个小行星采矿设施,”TC-16补充道,“属于商业行会。”

Charros IV 查罗斯四号行星

radiator panel wing 散热翼板

Ord Cestus 赛斯图斯兵站

Dexter Jettster 德克斯特·杰特斯特

Besalisk 贝萨利斯克人

Aayla Secura 艾拉·塞库拉

Caamasi 卡马斯人

Ylenic It’kla 伊林尼克·伊特克拉

Corellia 科雷利亚

Variable Geometry Self-Propelled Battle Droid starfighter (as vulture droid) 自行几何可变战斗机器人星际战斗机(即秃鹫星际战斗机)

Prelate 主教

Workshop Xcan 希坎工作室

t’laalak-s’lalak-t’th’ak 塔拉拉克-萨拉拉克-特阿克

Raith Sienar 雷思·西纳

Sienar Design Systems 西纳设计系统

Corellian Engineering 科雷利亚工程(全称为Corellian Engineering Corporation,科雷利亚工程公司)

Incom Corporation 英康公司

Narro Sienar 纳洛·西纳

Dantooine 丹图因

Zonama Sekot 佐纳马塞科特

cathedral-factory 教会工厂

plasteel 塑钢

Escarte 艾斯卡特

其中提到西纳和活行星佐纳马塞科特的故事,参见小说《Rogue Planet》,我之前写过它的剧情梗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