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14章

第十四章

 

欧比-万和尤达一起回到起飞港,他观察到阿纳金和尤达短暂地交换了一个眼神,但他没弄清是什么意思。而两名绝地似乎都没有受到这个这个无声交流的打扰,尤达不发一言地蹒跚而行,朝着在穿梭机登机口附近挤着的情报分析师们。

“绝地委员会的事务?”当欧比-万站到他身边时,阿纳金问道。

“并不是。尤达认为,机械椅可能会为达斯·西迪厄斯的下落提供线索。他希望我们接手这个搜寻。”

阿纳金没有立刻回应。“大师,我们没有义务通知最高议长我们的发现吗?”

“当然了,我们会的,阿纳金。”

“当委员会认为合适的时候,你的意思是。”

“不是。是在这件事被讨论了之后。”

“但是假设你们之中,有一两个人不同意多数人的意见呢?”

“决定并不总是一致的。当我们真的有争议的时候,我们会遵循尤达的忠告。”

“那么这时候,一个人的原力就比十一个人的更强大了。”

欧比-万试图分辨阿纳金的意图:“即使是尤达大师,也不是完全正确的,如果这就是你想听的。”

“绝地本该是绝对正确的,”阿纳金偷偷瞥了一眼欧比-万,“我们可以是。”

“我听着呢。”

“比自己之前允许的程度,与原力走得更深远。乘在它的顶点之上。”

“索拉·巴尔克大师和其他很多人可能会同意,阿纳金。但是很少有绝地对这种事情有胃口。我们并不像尤达或温杜大师那样能够自我平静。”

“但我们以牺牲生活为代价,把自己附在原力之上,也许这是错误的,众所周知,我们把欲望、爱情以及许多其他情绪视为禁止之物。对于更高事业的奉献是美好正确之事,大师,但我们不应该忽视在我们眼前发生的事。你自己说过,我们不一定是绝对正确的。杜库明白这个。他直视事物本质,并决定对此做些什么。”

“杜库是西斯,阿纳金。他可能有充分的理由离开武士团,但现在只是个骗术大师了。他和西迪厄斯捕获了意志薄弱的人。他们自欺欺人,相信自己是无懈可击的。”

“但我已经看到绝地对彼此撒谎的事例。科拉尔大师谎称昆兰·沃斯走向黑暗面。我们现在也在撒谎,不对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分享我们有关西迪厄斯的信息。 西迪厄斯和杜库又会对我们的谎言怎么看?”

“不要把我们与他们相提并论,”欧比-万说,比他的本意更加严厉,“绝地不是邪教,阿纳金。我们不崇拜精英领袖。我们被鼓励找到自己的道路,通过个人经验,验证我们所被传授内容的价值。我们不去轻率判断,来消灭已知的敌人。我们受着同情心的引导,并相信原力本身高于那些把自己投身原力之中的人的总和。”

阿纳金安静了下来:“我只是想问问,大师。”

欧比-万也平静地呼了口气。尤达已经告诉他,绝地太相信自己了。即使那些年岁较大、更有经验的人也是……

阿纳金若是在奎-刚的指导下,会如何表现呢?他想知道。他只是“接手”成为了阿纳金的导师,在很多方面都是有缺陷的。因此,欧比-万渴望不辜负奎-刚,从而一直忽视了阿纳金试图不辜负欧比-万的努力。

“承受着银河系的重量在肩膀上,欧比-万是。”尤达说,与一位情报分析师接洽,“缓解你的担忧,这个消息可能会。”他在欧比-万回应之前补充道。

黑头发、看起来很健壮的分析师戴恩上尉坐在一个集装箱的边缘。“虽然我们仍然不知道,机械椅是否是故意被留下的,作为某种陷阱,但西迪厄斯的形象是真实的。传输似乎是前两天接收到本地的,但是我们无法追踪其来源,因为它通过联邦使用的超波收发器系统进行路由,作为全息网的替代品,并使用又星际银行业联盟开发的代码。我们一直在努力破解该代码有一定时间了,当我们成功后,或许可以使用椅子的超波接收器来窃听敌人的通信。”

“好点了吗你感觉,嗯?”尤达对欧比-万说,挥动着他的吉默棒。

“椅子上还有几个和杜库有关系的制造商的印签,”戴恩继续说道,“超波接收器配备了召唤芯片和转发天线,类似于我们在尤达大师从伊冷带回来的矿山变色机器人之中发现的。”

“有杜库的影像,那机器人包含着。”

“目前我们正假设杜库——或现在这情况下,是西迪厄斯——开发了这些芯片,将它们安装在授予冈雷和分离势力议会其他主要成员的收发器中。”

“这机械椅和我在纳布看到的一样吗?”

欧比-万问道。

“我们是这么认为的,”戴恩说,“但在那之后,它也被修改了一些。一个自毁机制,以及自卫气体。”他看着欧比-万,“你的感觉是正确的,它正是内莫伊迪亚人多年来使用的那一个,似乎最初是由一个名叫赞·阿伯的分离势力研究员开发的。”

“赞·阿伯,”阿纳金气愤地说,“在奥玛杜恩对冈根人使用的毒气。”他看向欧比-万,“难怪你能感觉到它!”

戴恩从阿纳金瞥向欧比-万:“它的气体发射机制,与你在某些技术联盟的E522暗杀机器人之中找到的一样。”

欧比-万摸着下巴思考着:“如果冈雷已经拥有这椅子14年了,那么在纳布危机期间,他可能就已经用它来联系西迪厄斯了。如果我们能了解到,是谁制造了这把椅子……”

尤达笑了。“比欧比-万快了一步,专家们已经。”他对阿纳金说。

“我们知道是谁雕刻了内莫伊迪亚人的椅子。”戴恩解释道,“是一名我都没法试着发音他名字的希查尔人。”

“那你怎么知道的?”阿纳金问道。

分析师咧嘴一笑:“因为他会给他的作品签名。”

——————————————

帕德梅在参议院广场上,与贝尔和其他同事道别。她注意到泰弗队长从着陆平台向她挥手,并赶紧走向等待着他们的飞艇。广场上高耸的雕像似乎在凝视着她,建筑从未显得如此巨大。

与帕尔帕廷短暂的会面让她感到慌乱——但并不是应该的原因。即使她心里一直想着阿纳金,但也在参加会议的时候把他从脑中赶走了;来集中精力,成为她所被期待的那样:共和国公仆和忧心的公民。然而,尽管她如此努力,帕尔帕廷还是把阿纳金拉上了台面。

阿纳金是否向他坦白了?她想知道。如果最高议长从阿纳金或其他人那里得知了在纳布举行的秘密仪式呢?

头晕目眩的感觉迫使她放慢脚步。下午的炎热。眩光。最近事态的严重性……

她能在很远的距离感到阿纳金。他在想她,她很确定。他的形象在她脑海中闪过。她停下来想起一件让她微笑的事:他们第一次在塔图因吃饭。奎-刚谴责加·加·宾克斯的粗鲁行为。阿纳金坐在她旁边。施密……她坐在她对面吗?施密的目光对向她,说道:他是想帮你们。她指的是阿纳金。

事实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她是怎样记住的。

 

 

Sora Bulq 索拉·巴尔克(一个修第七式的、后来追随杜库去黑暗面的绝地,在漫画里出现了一阵)

Agen Kolar 阿根·科拉尔

Quinlan Vos 昆兰·沃斯

Captain Dyne 戴恩上尉

InterGalactic Banking Clan 星际银行业联盟

Ilum 伊冷

chameleon droid 变色机器人(尤达和伊冷的变色机器人这段在2D版《克隆人战争》里有)

Zan Arbor 赞·阿伯(原来这人就是,《绝地学徒》那几本里抓住奎刚来研♂究的女妖精!在《绝地求索》系列里又给安纳金欧比旺搞事,最后在《最后的绝地》系列被维达搞死了。这角色基本上都是裘华生Jude Watson的创造。)

Ohma-D’un 奥玛杜恩

E-Five-Twenty-Two assassin droid E522暗杀机器人

Xi Charrian 希查尔人(希查尔人是Luceno在这本书里创造出的一个巢群虫子种族,没图,说长得就像他们设计的那种秃鹫战机机器人似的。之后普雷格斯一书里他们的“大主教”也在逗留卫星的“集会”上出现了。)

Captain Typho 泰弗队长

Jar Jar Binks 加·加·宾克斯

Shmi 施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