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44章

ppt戏精专场

第四十四章

 

“最高议长在哪里?”莎克·蒂问驻扎在共和国五百大楼帕尔帕廷的套房入口外面的三名红衣卫队。

在她身边是急匆匆的斯塔丝·阿利,一只手扶着她的光剑。大楼的四名安全人员,将女性绝地们从中层的空中码头护送到了顶层公寓。

尽管已经通知红衣卫队她们即将到来,但他们还是气势汹汹地以防御姿态举起了力矛。

“在哪儿?”斯塔丝·阿利说,明确表示她将会穿过他们,不管怎样。

沙克·蒂正准备举起手用原力将们打开时,卫兵放下矛,走到边上。

一人在墙上按了个密码,那抛光的门就打开了。

“这边,”同一名卫兵说,示意绝地进来。

宽敞的走廊里摆满了雕塑和全息艺术图画,套房本身就像参议院办公大楼中帕尔帕廷的房间一样,主要是红色的。套房的大小没人知道,但是宽敞的主房间外墙沿着建筑物拱顶的曲线弯曲,俯视着聚集在建筑物周围斑驳的云朵,是傍晚时分典型的景象。远处的自动驾驶车道——横向的,以及进出轨道的——在交通停滞的情况下一动不动。在它们和共和国五百大楼之间,徘徊着两艘LAAT武装炮艇和一小群巡逻掠行艇。

参议院区防御伞的顶部明显收到干扰。这意味着分离势力的持续轰炸使护盾变得脆弱。在护盾的过热边缘之外,光线在灰色的云层中闪烁。

闪电或者等离子体,莎克·蒂告诉自己。

帕尔帕廷像个笼中动物一样走来走去,几乎没有注意到她的到来,他双手紧紧背在身后,议会长袍拖在厚厚的地毯上。

其他的红衣卫队和帕尔帕廷的几名顾问站在那儿看着他,一些人耳中插着通讯器,其他人也带着莎克·蒂认为会对共和国军队持续作战至关重要的设备。如果最高议长出了任何事,发起战役和发布战争法规的权力将暂时移交给参议院发言人马斯·阿梅达,莎克·蒂知道,他已经安全地躲在了大圆厅深处的硬化掩体中。

她忍不住注意到,帕尔帕廷最亲密的两名顾问,佩斯蒂奇和艾萨德看上去很紧张。

“他为什么还在这里?”斯塔丝·阿利对艾萨德说。

艾萨德抿紧了嘴唇:“问他自己。”

莎克·蒂不得不挡在帕尔帕廷的面前,以引起他的注意。

“最高议长,我们要护送您去避难所。”

他们并不陌生。帕尔帕廷曾亲自称赞她在吉奥诺西斯、卡米诺、达古、布伦塔尔四号行星和森塔尔斯的行动。

他短暂地停下来面对她,然后转身离开。“蒂大师,我感谢你的关心,但我不需要营救。正如我向我的顾问和保护者们多次强调的那样,我觉得我的位置正在此处,这里可以与我的指挥官们最好地交流。如果我还要去什么地方,那就去接待办公室。”

“议长,掩体中的通讯将会更加清晰。”佩斯蒂奇说。

艾萨德补充道:“先生,您所鄙视的所有演习,都是针对于这种情况的。”

帕尔帕廷笑了笑:“演习和现实是不同的。银河参议院的最高议长不能躲避共和国的敌人。我还用再说得更明白一点吗?”

帕尔帕廷的慌乱、困惑甚至可能受到了惊吓,是很明显的。但是,当莎克·蒂试图通过原力读取他的时候,她发现很难了解他的真实感受。

“议长,对不起,”斯塔丝·阿利说道,“但绝地有义务为您做出这个决定。”

他转向她:“我以为你们听命于我!”

她保持镇定:“我们首先听命于共和国,维护您的利益就是维护共和国。”

帕尔帕廷做出了他独特的穿透力目光。“我拒绝的话怎么办?用原力将我拖出我的住所吗?用你的光剑对抗发誓保护我的卫兵们的武器吗?”

莎克·蒂看向一名卫兵,希望她能穿透那红色的面罩。局势变得危险。原力产生的一阵颤抖让她望向窗外。

“最高议长,”佩斯蒂奇说,“您必须讲道理——”

“道理?”帕尔帕廷不屑一顾。他用手指了指窗户:“你有没有看看我们曾经宁静的天空?那里发生的事讲道理吗?”

“那更有理由让您尽快进入安全地带了。”艾萨德说,“这样一来,您就可以在坚固的地点指挥科洛桑的防御。”

帕尔帕廷凝视着他:“换句话说,你们同意绝地的看法。”

“是的,先生。”艾萨德说。

“你呢?”帕尔帕廷问他的卫兵队长。

卫兵点了点头。

“那你们就都错了。”帕尔帕廷冲去窗户,“也许你们要仔细看一下——”

他还没说出下一句话,莎克·蒂和斯塔丝·阿利就行动起来了。莎克·蒂将帕尔帕廷按在地板上,阿利点燃她的剑刃,竖在身前。

最接近共和国五百大楼的炮艇突然被等离子爆能束刺穿。门边的两名炮手被吹向半空,两艘船旋转着坠落在云层中,尾随着火焰和浓浓的黑烟。

“放开我!”帕尔帕廷说,“你怎么敢?”

莎克·蒂把他固定在地板上,光剑在手。

刺耳的声音盖过了窗户的噪音消除功能,分离势力的突击艇从套房下方的某处升起。战斗机器人和其他机器人挤在侧舱门边,准备投入战斗。当飞行器悬停在窗户附近时,莎克·蒂难以置信地张开了嘴。

格里弗斯

“趴下!”在斯塔丝·阿利大喊一声的时候,整个窗户就向内爆开,房间内空气中充斥着永固玻璃的碎屑。机器人从破碎的窗户跳进房间,用爆能步枪射击。

斯塔丝·阿利在风、噪音和爆能束的冲击中,一动不动。六名红衣卫兵奔向她身边,他们打开的力矛和阿利的光剑一齐嗡嗡作响。机器人们在进入房间两米之前就被卸去手臂、腿、头,而跌倒了。阿利闪烁的蓝色剑刃偏转的爆能束打回窗户的洞口,射中那些等待着从飞行器跨入建筑物的机器人。

有一瞬间莎克·蒂确信阿利会跳到盘旋着的炮艇上,但是路上却堵着太多的机器人。她让帕尔帕廷蹲伏着,一把抓起他的长袍,引他进入房间深处,举起光剑招架着从墙壁和天花板上落下的爆能束。

机器人们被击退,中断了攻击。窗户外面,炮艇遭受着巡逻掠行艇的轰炸。当阿利和红衣卫队砍倒最后几个机器人时,分离势力的飞船回到云端,掠行艇的爆能束追赶着它。

莎克·蒂把帕尔帕廷交给两名卫兵照看,自己跑到窗前,凝视着云端。这时那儿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只有青色和深红色的云层愤怒地互相交织。

她转身面向艾萨德:“向‘母星安全’报告格里弗斯已经穿过巡逻。”

在房间的其他地方,佩斯蒂奇帮着帕尔帕廷站起来。

“准备好了么,先生?”

帕尔帕廷点了点头。

“您一直在进行这些演习。”斯塔丝·阿利说。

艾萨德指向一间侧室:“这套房配备了秘密的涡轮电梯,通向安全的中层空中泊位。一架装甲炮艇在那儿待命,可以将议长送到萨克区的一个掩体中心。

“不行。”莎克·蒂摇头说,“格里弗斯知道要去那儿。我们必须假设逃生路线已经不安全了。”

艾萨德说:“那我们也不能把他带到公用的庇护所。”

“是不能,”莎克·蒂同意,“但是还有其他到达掩体的方法。”

“为什么不使用共和国大楼的私人涡轮电梯呢?”一名保安人员建议,“把它们开到地下室,就可以使用任何降落平台。”

斯塔丝·阿利点了点头,然后瞥了一眼帕尔帕廷,“最高议长,您的警卫会包围住您。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试图离开这个圈。您理解吗?”

帕尔帕廷点了点头:“我会按着你说的做。”

阿利等着红衣卫队聚集在他周围。

“现在——快点!”

当所有人都进入走廊时,莎克·蒂用她的通讯器联系了梅斯·温杜。

“梅斯,格里弗斯已经到地表了。”当她听到他的声音时,她说道。

回应的声音很吵但是还清晰:“我刚听说了。”

“最高议长的逃生路线可能有危险,”她继续说,“我们要前往共和国大楼的地下室。你可以在那边见我们吗?”

“基特和我在附近。”

与斯塔丝·阿利、帕尔帕廷的警卫和顾问、以及共和国大楼的安全人员一起挤进涡轮电梯,莎克·蒂看着显示器在地板上滴答作响。

没人说话,直到电梯到达负一层。

“别停,”莎克·蒂对离控制装置最近的保安人员说,“我们越深入地下越好。”

“一直到最深?”那人问。

她点了点头:“直到最深处。”

再一次

涡轮电梯把他们带到她之前所在之处不远的地方,但是是在通往东边空中泊位隧道的另一侧。当他们匆忙跑向隧道时,莎克·蒂花了一点时间调查这巨大的空间,以寻找戴恩上尉的蛛丝马迹。考虑到自她离开后发生的各种事情,戴恩和“勇者”可能已经停止了对西迪厄斯藏身地的寻找。或者也许他们仍在地下室的某个地方。就在还没进入隧道的时候,她瞥见了一个亮银色的礼仪机器人,仿佛是个TC-16,正赶往西天桥的出口。

隧道比之前还暗,峡谷下方更暗。

“在这里等着。”莎克·蒂在红衣卫队和帕尔帕廷到达隧道入口的时候,向他们发出指示。

斯塔丝·阿利大步走到了平台中央,凝视着四面隐约可见的建筑物。

“格里弗斯的部队一定已经摧毁了为该地区提供动力的轨道镜。”

莎克·蒂抬头望向天空。

“护盾没了。他们一定已经打掉了发电机。”

阿利呼出了一口气:“我会找到合适的交通工具。”

莎克·蒂把手放在她的上臂上:“太冒险了。我们应该尽可能靠近地面。”

阿利指了指通往磁悬浮线月台的楼梯:“那个火车没法把我们带到掩体中心,但也足够靠近了。”

莎克·蒂对她笑了笑,然后重新打开了通讯器。

“梅斯,”在他接通时她说,“计划又有了变化……”

force pike 力矛

Armand Isard 阿曼德·艾萨德

Dagu 达古

Brentaal IV 布伦塔尔四号行星

Centares 森塔尔斯

Sah’c District 萨克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