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40-42章

古有张飞喝断当阳桥,今有阿纳金吼掉天花板(还把自己跟欧比旺埋了起来,简直了)

第四十章

 

在晃动和最令人难以理解的信息——分离势力的突袭——传到了共和国五百大楼之后,戴恩开始觉得,这儿的地下室是科洛桑最安全的地方。但是,既然团队发现了从工厂区长途跋涉的可能终点,这栋建筑物的巨大地下结构似乎也是最危险的地方。

外面太空战激烈、梅斯·温度发出了相反的命令,于是戴恩本来也想要发出暂停搜索西迪厄斯巢穴的命令,并向情报部门报告,就像他命令其他分析师那样做的一样。但正如ARC指挥官“勇者”指出的,搜寻小队的目标对战争的重要性,与保护科洛桑舰船的行动一样重要。

因此,当团队等待情报部门提供额外的探测机器人时,对地下室的搜索已经开始了——这显然是泛泛而散漫的,只是对这个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答卷。戴恩和突击队员成像了一些隔板和墙壁,研究了许多没有照明的凹陷和空洞。地下室成为了整个战争的缩影,团队中的每个人都贡献着自己的技能。

只有翻译机器人TC-16茫然无措。

共和国五百大楼在之后并没遭受震荡。戴恩了解到,最初的震荡也不是由于轰炸,而是由在太空边缘被摧毁的船只坠落导致。在任何时刻都有成千上万的货轮和客轮到达科洛桑,他无法想象空中是个怎样的混乱状态。震动到这个巨大建筑物的第二次冲击波,则可以追溯到射向共和国五百大楼蛋糕状冠顶的等离子武器。

经过数小时的粗略搜索,戴恩已经产生了一种震惊的感觉,认为这次袭击是在某个特定的科洛桑人——可能就是西斯尊主本人——协调之下发生的。全息网传输的阻塞和防御护盾破坏了地面通讯,他有了个想法,探测机器人或许可以找到用某些特殊频率进行的传输。

悬停的探测机器人把团队带回了他们刚开始搜寻的地方。他和其他人都很惊讶:他们尚未确认的嫌疑人的足迹,正在此地结束了。

异常频率来源自下方。机器人进一步发现,原本被认为是步道尽头的钢筋混凝土地板,实际上是个可移动平台,与涡轮电梯不同,它是由液压驱动的,而不是反重力发生器。搜索隐藏的控制面板,比如之前在壁龛发现的那种,根本没有结果。但是通过播放声音——在人的听觉范围之内和之外——探测机器人最终引起了平台的响应。

在听起来像一场辩论的声音之后,探测机器人再次对着面板鸣叫。面板发出了咯哒声,下降了几厘米,然后停止了。

戴恩想知道,平台的竖井连接到了哪里。

与许多科洛桑最高的建筑物不同,共和国五百大楼并没有依靠早期建筑的支撑,而是几乎直接稳固建到了基岩上。或者至少被认为是这样的。它远低于科洛桑的文明地壳,这里仍然存在着一些如同偏远世界地表上的陌生区域一样的地方。

戴恩决定与绝地圣殿的梅斯·温度联系,以寻求如何继续的建议。但是他反复都失败了,于是和“勇者”决定,要在没有绝地武士的情况下继续前进。

地面成像扫描已经显示出,竖井深达五十米。面板直径四米,足够大,可以容纳整个团队,包括翻译机器人。

绝对是最危险的地方,戴恩在突击队员之中想着。

探测机器人向面板输入指示,平台开始下落。

它比反重力装置的响应速度要慢。

圆形竖井的墙壁是古老的陶凝土,开裂并污迹斑斑。

“如果有人在这里的话,”戴恩对“勇者”说,“他们可能已经知道我们在这里了。”

这都不用告诉突击队员。“启动武器,一旦平台停下来,就赶快开火。”

暗淡的空间布满了导线管,挤满了古老的机械,与他们离开工厂区以来探索的隧道和房间有些相似。但是这个,戴恩告诉自己,这是考古学家的梦想。这可能是科洛桑暗淡过去的建筑物的一个维护节点。

他们前方二十米处,一丝闪烁的光线从一扇大型金属门的边缘透出。

戴恩派出机器人去调查,然后研究了处理器的数据屏幕。

“门后有生物体,”他对“勇者”说,“数据表明还有机器人,”他看着ARC,“这就是你的使命了,指挥官。”

“勇者”看着这扇门:“我们都走了这么远了。要我说,我们就别把自己当外人了。”

戴恩的心脏开始狂跳:“寻找,锁定,消灭。”

第四十一章

 

在曾经是莱默吉动力公司等离子设备档案室的地方,机器人零件堆积得如此之快、如此之高,以至于欧比-万和阿纳金鸡湖都看不到杜库那摇摆不定的全息图像了。

销毁步兵机器人——正是这场交锋的主要任务——开始对欧比-万造成打击。斩首和截肢不如杜库刚放出机器人时那样手术般精确了。把细弱对手切成两半的斩击和向着胸甲的穿刺,失去了一些最初的准确性。

他和阿纳金都不是只靠着光剑。他们召集原力,从地板上抬起、从墙壁上拉出任何东西来投掷。阿纳金用原力将四个机器人推到地板上,用闪光的剑刃甩了好几下,又从欧比-万的身边跳了起来,落在一个困惑的机器人的头上,开始向大厅的另一端跑去,把其他机器人的脑袋当垫脚石。

但是每摧毁一个机器人,都有另外五个机器人出现。他们与杜库消失的那扇门之间,是难以逾越的屏障。

“杜库!”阿纳金咬紧牙关,“我会杀了你!”

“控制住你的怒气,阿纳金,”欧比-万试图边喘气边说,“不要顺着他。”

阿纳金令人担忧地皱眉头:“现在我不能变得强大了吗,大师,是这样吗?”

欧比-万还没来及回答,就有二十个战斗机器人从他身后的门冲进了房间。他旋转着,偏转它们第一波炮火,然后奋力地拿那堆被肢解的机器人当掩护,而后阿纳金加入了他。

希望杜库在远处能听见,他大喊道:“无论这里发生什么,杜库,你的邦联都完蛋了!共和国让你四处逃亡——甚至你的师父,西迪厄斯也是。”

出现了更多的机器人。

对于杜库,这无外乎是一场游戏,欧比-万对自己说。如果杜库想要的是对原力能力的展示,阿纳金还是很乐意展现它。

“杜库!”他大叫。

巨大的怒气使大厅的天花板开始坍塌。

第四十二章

 

“快点,3PO,”帕德梅回头说,“除非你想让参议院成为你最后的安息之所。”

礼仪机器人加快了他的步伐:“我向您保证,女主人,我的行动已经尽我所能了。哦,我诅咒我的金属身体!我会被埋在这儿的!”

大圆厅之外宽敞华丽的走廊里挤满了参议员、他们的助手、工作人员和机器人,许多人拿着大量的文件和数据磁盘,有些人还拿着从有品位的说客那里收到的昂贵礼物。身穿蓝袍的参议院警卫和戴头盔的克隆人士兵都在竭尽全力地监督撤离,但是随着警报响起和谣言四起,警觉变成了恐慌。

“这怎么能发生呢?”一个萨勒斯特人对旁边的戈塔尔人说,“怎么能呢?”

在帕德梅的四周——比思人、格兰人、伍基人、罗迪亚人之间——她听到有人问同样的问题。

科洛桑怎么能被侵略呢?

她也想知道。但是她有比科洛桑更担心的事。

阿纳金在哪里?

她用心灵去寻找他。

我需要你。回来找我——快点!

格里弗斯袭击的时间完美无缺。许多根本都没来过科洛桑的代表,都来到这里聆听帕尔帕廷的共和国政府声明,而后留在星球上,参加随后无休止的聚会。因为这次突袭,帕尔帕廷的保证看起来比他说出来的时候还要可悲。尽管在大圆厅中,大家都对最高议长的乐观言论表示赞同,但帕德梅不禁注意到,她的许多同侪都被保镖围着、身穿防弹衣、喷射背包或其他的逃生装置。

显然,帕尔帕廷并没让所有人都陷入自鸣得意。

十三年前,帕德梅是其家乡被入侵和占领的少数代表之一。纳布作为贸易联盟的目标,落入内莫伊迪亚人之手,她的父母和顾问都被捕入狱。现在,她则是数以千计的参议员之一,他们的世界都同样遭到了入侵和洗劫。无论如何,她都拒绝承认科洛桑落入邦联之手——即使现在本土舰队只是之前军力的一半。传言大使馆区的建筑被摧毁,战斗机器人在洛津广场肆虐,中层空中航线充斥着吉奥诺西斯扇刀星际战斗机和机器人战斗机……即使这些传言是真实的,帕德梅还是相信帕尔帕廷会找到一些办法,把格里弗斯从核心赶走——再一次。

也许他会召回参加外环围攻战的战斗组。

这意味着阿纳金将被召回。

她暗自指责自己自私。但她难道没有这个权利吗?她不能获得这个权利吗?

就这一次?

到目前为止,参议院大楼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尽管如此,母星安全部门还是认为,审慎的做法是将所有人转移到半球和巨大广场下方的避难所中。在大多数自动导航航线都拥挤不堪的情况下,似乎没有人可以逃离科洛桑。并且格里弗斯总会打击平民目标,就像往常一样。

在汹涌的人潮中,帕德梅撞上一位格兰人代表,对方将三只眼柄对着她。

“你最初反对《建军法案》,”他咆哮道,“你现在还有什么可说的?”

没有回答。并且,自战争开始以来,她一直在接受着类似的责备。通常是来自那些不明白她是出于对宪法、而非对自由贸易区最终命运关切的人们。

她听到有人叫她,便转过头去,看到贝尔·奥加纳和蒙·莫思马朝她与C-3PO暂时堵着的地方挤过来。与他们在一起的是两名女绝地武士莎克·蒂和斯塔丝·阿利。

“你看到议长了么?”当贝尔能说话的时候,他问道。

她摇了摇头:“他可能在办公室里。”

“我们之前就在那儿,”莎克·蒂说,“办公室是空的。连他的警卫都不在。”

“那他们一定已经将他送到避难所了。”帕德梅说。

贝尔看了看她肩膀后的什么东西,把手举过头顶,以引起对方的注意。

“马斯·阿梅达,”他为帕德梅解释,“他知道在哪儿能找到议长。”

高大、有角、灰白色的查格里亚人在人群中挤过来。

“最高议长直到今天晚上都没有会议安排。”他回答贝尔的问题,“我认为他在他的住所。”

“共和国五百大楼,”莎克·蒂看起来有点沮丧地喃喃自语,“我之前就在那儿。”

阿梅达突然关切地注视着她:“议长不在那儿吗?”

“那时候我不是在找他,”绝地说,然后并没继续,“阿利大师和我将检查参议院办公大楼和共和大楼,”她看向帕德梅、贝尔和其他人,“你们要去哪儿?”

“看我们能去哪儿了,”贝尔说。

“到达避难所的涡轮电梯不堪重负,”斯塔丝·阿利说,“要撤离参议院需要几个小时。我的掠行艇在广场的西北着陆平台上。你们可以直接把它开到避难所。”

“你和莎克·蒂不需要吗?”帕德梅问。

“我们将用我来时的飞行摩托。”莎克·蒂说。

“我很欣赏这个安排,”贝尔说,“但我听说前广场已被封锁了。”

斯塔丝·阿利握住他的手臂:“我们将护送你们。”

驻扎在走廊的士兵为这群人开辟了一条道路,不久之后他们到达了主广场的么口。但是在那里,突击队员封锁了他们的道路。

“你不能从这里出去。”那突击队员告诉贝尔。

“他们是和我们一起的。”莎克·蒂说。

突击队员向他身边几个身穿白甲的战士做了几个手势,让帕德梅一伙人通过了。有雕像的广场上方天空中挤满了炮艇和运兵船。AT-TE和其他的机动大炮也已经在部署了。绝地将帕德梅、C-3PO、贝尔和蒙·莫思马带到了无顶的掠行艇旁。飞行摩托在旁边。莎克·蒂抬腿跨上,启动了发动机。斯塔丝·阿利坐在她身后。

“祝你们好运!”她说。

参议员们和机器人看着两名绝地向参议院办公大楼的方向驶去。然后,他们上了椭圆形的“闪电”掠行艇,贝尔驾驶,降入了广场下方的宽阔峡谷中。

自由交通在那里也很密集,但是贝尔的技巧让他们渡过了最糟糕的时刻,直到避难所的入口处,也就是参议院医疗中心的主要空中泊位的下方。

两束猩红色的光束突然从参议院圆顶上方某个地方射向他们。

“秃鹫机器人!”贝尔说。

当贝尔躲开那些等离子束时,帕德梅紧紧抓住C-3PO。刚刚开火的豆荚状机翼的机器人,是在峡谷中扫射车辆、降落平台和建筑物的机器人中的一个。共和国炮艇紧追不舍,释放出强大的翼尖大炮。

帕德梅的嘴惊讶地睁大了。这是她从未想过在科洛桑上看到的东西。

贝尔竭尽所能,避开爆能束、等离子和火焰,但其他驾驶员也是这样,因此互相碰撞很快成了障碍的一部分。随着友军和敌军的火力越来越近,贝尔将掠行艇降到更低的位置,开始前往最近的避难所入口。

强烈的闪光瞬间蒙蔽了帕德梅的双眼。掠行艇严重地倾倒,几乎将乘员抛到空中。右舷涡轮机机舱内冒出浓烟,这艘小型飞船开始些微下降。

“抓紧了!”贝尔喊道。

“我们完蛋了!”C-3PO说。

帕德梅知道贝尔是在急于寻找一个与宽阔天桥相邻的着陆平台。眼泪从她的眼中冒出来,她突然感到恶心,将右手放在腹部上。

阿纳金!她对自己说。阿纳金!

Great Rotunda 大圆厅

Sullustan 萨勒斯特人

Gotal 戈塔尔人

Gran 格兰人

Wookiee 伍基人

Loijin Plaza 洛津广场

Fanblade starfighter 扇刀星际战斗机

Flash skimmer “闪电”掠行艇

Senate Medcenter 参议院医疗中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