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在莱默吉动力公司等离子设备的档案大厅废墟里,杜库伯爵正等着克诺比和天行者的到来。不管怎么看,这个房间都是巨大的,高三十米,周长要长三倍。杜库可以想象,在灾难发生之前这里是怎样充满了生命和活动。它现在还是完好无损,仿佛是对其建造者的宣言。弯曲墙壁上满是全息书和数据存储碟——早就因射线暴露而没有价值了——他想,一些人可能会相信,某些最险恶的秘密会被藏在这里。

比如像克诺比和天行者这样的绝地,他们就这么相信。

除了轻信之外,他们也就是比较顽强,以及——杰出。他敢这么承认吗?

他们承担了风险。

他们被蒙骗——在许多事情上。

他们以狂热的热情试图捕捉他,直接驾驶星际战斗机,穿过了该设施最大储存仓的穹顶,并还活着。这些超人的壮举,几乎可以说服杜库,他们还是有点原力的。

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天真和容易操纵的话。

再一次,西迪厄斯在他们做出决定之前,就预言了他们的行动。这种天赋更注重于获得各种可能性,而与展望未来的关系不大。西迪厄斯也不是从不犯错的。他也会吃惊,也会措手不及——比如吉奥诺西斯,比如冈雷的机械椅——但不会太久。他对原力黑暗面的精通,使他有能力破译构成未来的洪流,并理解,虽然这些洪流有多个分叉,但并非是广阔无垠的。

对这种技艺的精通,就是西迪厄斯与尤达的区别,后者认为,未来是如此的动荡,无法以任何清晰的方式去阅读,尤其是在黑暗面方兴未艾的时候。但是,尤达闭着一只眼,又怎能看到全局呢?

是故意闭上的

绝地的信仰是,拥抱黑暗面意味着要与光明面隔绝,但实际上黑暗面是向原力完全敞开的。

毕竟,只有原力。

对于绝地来说不幸的是,他们认为原力是只有他们自己在使用和实践的。克诺比和天行者热切地召唤原力,来与它对战:用双手挥开门、清除障碍,以极快的速度和敏捷挥着蓝色的剑刃,仿佛它们是由原力本身的意志所驱动的……

但是同时他们也没有察觉。

杜库花了一点时间,准备好他的欢迎装备,然后匆匆穿过一系列消毒室,进入该设施的控制室,这里俯瞰档案室的后部和封闭圆顶下的广阔空间。他在这里启动了第二台小型全息投影仪,并把全息摄像头放在身前。因为受到干扰,所以档案馆的头像远未达到他所期望的清晰,音频输入也更早。但是至少,比起看见克诺比和天行者,他俩更希望能看到他。

最后,两个绝地武士冲进了大厅侦查着,在发现了小型投影仪投出了他的等身大小全息图像时候,就停下来了。

“杜库!”年轻的天行者说,他的语气本应让他的对手脊梁颤抖,“快出来!”

在遥远的房间里,杜库以打招呼的姿态张开了手,然后全息投影仪出声了。“年轻的绝地武士,别惊讶。这难道不是你们第一次瞥见西迪厄斯尊主的方式吗?”

克诺比并没回答,只是触了一下天行者的手臂,两人开始扫描大厅,无疑是期待通过原力找到他。

“你们找不到我,绝地——”

“我们知道你在这儿,杜库,”克诺比突然说道——带有令人讨厌的音频失真,“我们能感觉到你。”

杜库失望地叹了口气。他们根本没听到他。更糟糕的是,视频也损坏得无可救药。原力比全息摄像头看到得更多,他看到他们朝着他的控制室门口移动着。

这很好,他想。

尽管他精通奎泰克技艺,把自己隐藏在原力之中,但他们还是找到了他!嗯,那么是时候按着西迪厄斯的意愿招待他们了。

杜库从腰带上摘下了他的通讯器,右手大拇指按上了小小的触控板。

金属脚步声预示着五十个步兵机器人从两边的门廊挤入了档案室,夹击绝地。

“——开始……这几乎和……我讨厌沙子一样,”天行者对他的前导师说着,把光剑抬过肩头。

克诺比张开双腿,把剑刃放在身前:“那就……扫开。”

杜库被他们的友情所感动,内心暗笑。如果达斯·西迪厄斯期望将天行者带到黑暗面,那么他还有许多要做的工作。

他拇指按上了通讯器最后的密匙。

然后,机器人就将爆能枪对准了绝地,并开火。

——————————————

尤达投身于原力的洪流中。有时,当洪流迅猛稳定时,他可以通过绝地同伴的眼睛视物,就像他们是绝地圣殿的遥感器一样。有时,当洪流特别猛烈、仿佛从高处落下时,他甚至可以听见奎-刚·金的声音,好像他还活着。

尤达大师,他可能会说,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学。原力仍然是仅被破解了一半的密码。但是已经找到了另一个关键。我们将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强大……

今天不是这样的日子。今天,洪流被逆流、漩涡所打断,液压轰鸣压倒了尤达本来想聆听的声音。现在这洪流已然不是透明的了,而是被遥远海岸侵蚀的红色土壤所淹没,充满了危险和障碍。

尽管他没有意识到,但眼皮却紧闭着,眼球在其下跳动,好像无法专注于任何事。他看到一个自己,正在拨开一层纱,却只发现另一层,还有另一层。

黑暗面使他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看清。

这种经验对他来说是全新的。

即使他已经习惯了数世纪有预感的状态,但也有更长的时间并没它。黑暗面从来没有完全消失过——它像昆虫爬过透明钢面板似的划出痕迹——当绝地或共和国犯下错误时,他就能感到其力量逐渐增加,很快这两件事就变得互相关联。

陷入了共和国的错误,绝地已经。但是是有意识的,有时候是同谋的。黑暗面扎根,绝地武士允许。傲慢感染武士团,绝地武士允许。变成了当务之急,坚持权力。为他们自己的征服而膨胀,绝地武士是。

绝地里有些人认为尤达没有意识到这些事,或者他做得还不够,无法阻止黑暗面的洪流。有些人认为委员会的行为不当,或更糟的,是行为不力。他们无法理解的是,一旦已经根深蒂固,黑暗面的增长就已经势不可挡了,只有为了恢复平衡而出生的人,才能扭转这个。

尤达不是这个人。

他年长、经验充沛、熟于外交、信息丰富、光剑技术娴熟……是的,他具有这些。并且对黑暗面的力量并不是不了解。因此,他才知道这位新的西斯尊主是多么的危险。直到他在吉奥诺西斯与杜库战斗时,他才意识到这种危险。

然后他明白了。

西斯在自我流放了一千年之后,不仅在等待适当的时机来重新出现、并进行彻底的报仇,而且还等待着一个强大到足以完全接纳黑暗面、并成为其专用工具的人的诞生。这就是西迪厄斯:强大到足以隐藏在寻常的视野中。强大到可以指导他的学徒杜库,暴露杜库,但却还是在绝地面前隐藏着。

和绝地一样的傲慢。深信他的办法就是唯一的办法。

他知道天行者吗?

当然知道。有什么比杀死或腐化天选之子更好的办法,来确保完全的胜利呢?即使他不是那唯一之人,一个有着如此高纤原体的人……一个由原力孕育的人,奎-刚这么说——他从来没有怀疑阿纳金的母亲在撒谎。

这个男孩没有父亲。

不是我选择去记住的。我不觉得那头衔荣耀。

西斯知道天行者。当他们最终试图吸引他的时候,他会如何反应?

尤达睁开眼睛。原力中发生了扰动——如此之大,以至于他从那洪流中被赶了出来。

在他思想中的命令下,宿舍的百叶窗打开了,他凝视着科洛桑,越过“工厂区”平原及其它地方。天空出了点问题。聚集的云朵后被有害的烟雾变成红色和金色:一场雷暴。脉冲的光线,比科洛桑的日光更明亮。在科洛桑忙碌的大气之外,还有一些活动,不能看到,但可以被感知。

一场袭击。

西斯尊主对他正在被追缉的反应?这有可能吗?

他能感觉到梅斯在圣殿的走廊上奔跑。当梅斯冲过门道时,他转过身来。同时,一艘燃烧着的共和国船只从圣殿的冠顶划过,猛烈地撞进了工厂区。

“廷、孔、基-阿迪-芒迪和其他人都在路上了。”梅斯说,“我派斯塔丝·阿利协助莎克·蒂去守护帕尔帕廷议长。”

尤达明智地点了点头:“训练有素,最高议长的红衣卫队。但显示对他安全的关心,绝地必须。”

“来自海军指挥部的报告是错乱的,”梅斯继续说,“很明显,这次袭击让母星舰队措手不及。在舰队开始交战之前,分离势力的舰船就设法穿过了大气层。现在从所有的方面来看,我们的船只都是在苦苦支撑。”

尤达做出了个又愤怒又困惑的表情:“监视着超空间返回点,我们的指挥官不是吗?”

梅斯眯起眼睛:“分离势力的舰队从深核跃了出来。”

秘密的,那些路线是。知道,只有我们和其他少数人。”尤达看着梅斯,“不受限制地访问档案,杜库可以。访问权限足以删除所有卡米诺的信息。足够删除对深核的探索。”

梅斯来到窗墙边,凝视着天空。“杜库没有领导这次袭击。欧比-万确认他在泰瑟上。”

“揭示了,泰瑟的重要性。为了吸引更多的绝地武士加入外环。”

“也许帕尔帕廷下一次会注意委员会的警告。”

“不可能。但或许如你所说:也许。”

梅斯转向尤达:“是格里弗斯。但他不可能计划占领科洛桑。整个银河系中都没有足够的战斗机器人能做到。”

“他不择手段了,”尤达自言自语道。

“这不是他的编程。”

尤达抬起头:“这不是格里弗斯——是西迪厄斯。”

梅斯花了一点时间才回答:“如果的确如此,那么我们比想象得更接近他了。不过,他不会相信我们会就这么立即取消搜索了吧。”

“让科洛桑意志消沉,格里弗斯会。烦扰那些住在高处并拥有权力的人。让他们逃亡更安全的避风港,这袭击会。破坏参议院。”

梅斯在窗前踱步:“这只会鼓励帕尔帕廷将克隆军队的规模再扩大三倍,建造更多的飞船和战斗机,袭击更多的世界。随着参议院的瘫痪,更没人阻止他了。”

扭转了,这场战争已经。召回所有可用的绝地武士,我们必须。”

“全息网故障了,”梅斯说,“被防御护盾扭曲了。”

尤达点了点头:“用信标,我们会。”

holobook 全息书

holoprojector 全息投影仪

holocam 全息摄像头

Quey’tek 奎泰克

transparisteel 透明钢

midi-chlorians 纤原体

Plo Koon 普洛·孔

Ki-Adi-Mundi 基-阿迪-芒迪

Stass Allie 斯塔丝·阿利

Red Guard 红衣卫队

Deep Core 深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