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7、8

这两节我翻译得十分囫囵。感到抱歉。能看原文的还是去看原文吧。觉得Peña的文风真不适合我。

概括起来就是:欧比万跑,那俩黑暗绝地追。

——————————————

血狼是非凡的生物。

“伟大的野兽王子”,原产于雷纳星的形状惊人的“被诅咒国王山脉”之中,是被土著人皮蓬特人所尊敬的生物,其肩高可达一米。与通常的看法相反,血狼并不渴望自己猎物的血浆,如嗅血者或奥斯坎食血者那样。相反,它的饮食主要包括单调的刺菜或有时候顺带宰杀的班萨。实际上,这个壮美的猎食者名字的来源,是因为其硕大、深红色、铁浸般的尖牙,与其华丽的银色厚实外皮形成鲜明对比。

但是请不要误会。

尽管雄伟的血狼只是因其牙齿而获名的,但是这高贵种族的父亲,确实是其后裔残酷无情的保护者。雷纳的葡萄种植者和树丛中的“铁酿”酿酒者都说,这些父亲会为了保护自己族群,与皮蓬特猎人(或壮胆的醉汉)搏斗,并用爪子杀死对方。这些优雅的动物为了其后代的性命——会以自己的残废、杀戮和死亡为代价。

为了它们的后代。

它们的血脉。

皮蓬特的占卜者说,“智者王子”在所有动物(包括星辰)中,是唯一能够了解死亡的。他们说,血狼在意识的诅咒和无知的幸福之间徘徊,是无所畏惧的。因为它最小时候的日子,就是与死亡擦肩而过的,是在养育它的父亲的猩红上颚之间存活下来的。

在那里,无数的幼崽死亡了。还有更多将要死亡。

血狼自己在领悟这些死亡。

因此,生命的甜蜜辛辣;悲伤的智慧,进入无垠的夜晚,哀悼参商不见的兄弟姐妹们。

血狼无所畏惧。尽管智者王子会用爪牙搏斗,致死、残废和杀戮——

它也会逃跑。

在性命攸关的冲刺时,血狼叼着小狼,可以达到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

在走私者之月上,绝地大师带着他新生的学徒,跑得更快。

纳沙达环绕着巨大的宝石纳尔赫塔,以每小时其百公里的可观速度自转。

欧比-万·克诺比跑得更快。

在沙质的台地上,飞梭赛车以每小时六百公里的速度狂奔。

欧比-万——

跑——

再快点。

绝地大师每秒可以跑过一百六十五米。

每小时超过六百公里。

没有人、没有绝地、没有西斯,曾经有过这种超出常人的运动力。

欧比-万在飞吗?他不知道。

但是他知道,这一次,他不是为了逃脱毁灭者机器人的爆能炮火,不是为了挽救自己的生命。

在达斯·摩尔呼啸光剑中他甚至没有奔跑去从那杀戮之火中救出奎-刚。

他在奔跑……以拯救他所爱的孩子。

他快得模糊成一团,但这形容都如同蹩脚的诗歌无法代替真理一样。

空间缩小——时间膨胀。

欧比-万就是真理。

欧比-万在纳沙达的大街上飞奔,充满了动能的光芒。绝地大师以每一个不可能的角度转弯,躲开了每一个缓慢移动的雨滴,每一次都因与超自然动力的接触而自发燃烧,绝地大师感受着自己的肌肉、原子、精髓,陷入了混沌。

实际上,欧比-万正在破成碎片。

而卢克,则似乎很喜欢这次旅行。

欧比-万知道黑暗绝地也不会落后。他没有回头看他们到哪儿了。如果不是原力,物理定律也会让他没法这么做。也许他让他们感到惊讶了,也许他们无法跟上绝地大师以绝望为燃料而获得的速度,但他也无法永远保持这个状态。时间长一些也不行。

但是纳沙达的肠子里藏着腐朽的真相。

地下城。

欧比-万需要战斗的机会。与两名西斯对战不是他的强项,尤其是当他正在保护绝地最后的希望时。当他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在夜晚中狂奔时,行人充满敬畏之情,欧比-万把卢克从危险中救出——寻找——祈祷——

然后,欧比-万的眼睛发现了什么。

一条通向纳沙达腐烂肚子的垃圾竖井。

一个翠绿色的灼热物体不知从何处刺向欧比-万。绝地武士不假思索地后仰,让他的头还连在身上,那光剑只是擦过了他的胡须。这失控的变化让绝地大师重心不稳,让他与卢克直接跌入了那坠落中。

欧比-万不知竖井的深度,但也没有犹豫。浓浓的腐朽味从地下城传过来,原力吸引他的注意,他带着卢克冲入那入口……坠入深渊。

bloodwolf 血狼

Rena 雷纳

Accursed Kings 被诅咒国王山脉

Pipunt 皮蓬特

bloodsniffer 嗅血者

Oskan blood eater 奥斯坎食血者

hordzat 刺菜

bantha 班萨

Irongut 铁酿

podracer 飞梭赛车

destroyer droid 毁灭者机器人

——————————————

两名黑暗绝地融为一体,穿过城市追逐他们的目标。

梅知道佛玛度在想什么。她当然能。他的兄弟祖考死后,他试图自杀,是她把他救了下来,他把与他的布普法什人兄弟姐妹分享的原力纽带转移给了她,把他们的灵魂从根部融合。佛玛度感受到的,梅也能感受到;佛玛度想到的,梅也知道。他们在突触水平上共享的是所有狂喜、痛苦以及其间所有幻象的状态。

但是,当梅受到欧比-万的绝地花招操纵,瞬间断裂了他们热切的纽带时,她让那懦夫逃脱了。

这不会再发生。

{{/叫你不要告诉他你的名字,}}佛玛度在脑子里骂她。

{{闭嘴,我的爱人。}}她解释道。

她和佛玛度不仅把他们的生命奉献给了彼此,还将其奉献给了“混沌”之路——之前之后的所有事,在现实的总和中杂交繁殖的“元梦”。所有起源于此并将返回的“黑暗”。

他们知道,“大虚无”是唯一的真理。他们的巫师已经教过他们。当克诺比夺走父亲苏卡尔的生命时,梅感受到了空虚。正是这种内在的不安让她来到佛玛度身边,在马洛六号行星上像两个完美黑洞一样连接在一起,吮吸着彼此的深渊。

佛玛度给她目标,他们的半机器人师父给了他们希望,由鲜血和复仇升华而成的圣油中铸造。

那是“黑暗”,但是他们崇拜的不是死亡。现在复仇是她的命脉。即使如此,所有这些方面——“黑暗”“混沌”“大虚无”甚至基本的复仇——都仅仅是视窗、表象,就像地图上的坐标一样浅显。是真实而难以理解的“元梦”的感官隐喻。

从“此时”至“彼时”,只有永恒的时刻。

以及彼此。

帝国法令和对绝地武士团的破坏,是“混沌”对“元梦者”支持承诺的第一个重要标志。而现在,克诺比的死将成为他们灭绝之爱的完美体现。

{{如果他再逃跑了,我们不会被原谅。}}佛玛度警告道。

梅的反馈冷静确定。

{{他跑不掉的。}}

克诺比超过了他们,没有任何模式或可识别的目的地。但是那凶手不会逃脱。命运今天没有把他交给他,所以他可能还会活下去。

梅将她的意识归入“元梦”中,现实真理就迫在眉睫。每时每刻、白驹过隙,都是“永恒礼物”的扭曲。可能性是一种幻想,是对不可知未来的信念所造就的虚假。

这是“元梦者”不能承认的信仰。

在梅的视野中,城市景观一片漆黑。或者更确切地说,是灰色的伊宁,划出了建筑物、人和街道的轮廓。

在这张单色壁画中,克诺比的飞行像夜晚海洋里生物发光的爪鱼一样闪烁。

也许他们跟不上克诺比。但是也不是必须的。

在她的“混沌状态”中,克诺比可能会逃掉的路径,在夜幕落下的背景中斑斓散开着,从那超速的逃跑者那里张开,像一千个触手的代亚诺加。然后,随着梅集中注意力,那可能性越来越窄,绝地的逃生路线消失了,每次都是死路一条。一步一步,直到,就是这个。

只要……

{{穿过布迪拉广场!现在!}}梅通过原力传递。

佛玛度甚至在这命令下达之前就动身了。

绝地和婴儿在通道和街道上蛇形,梅紧跟着克诺比,不再控制着自己的行动。她在“元梦”的指挥之下,盘旋、穿梭着。

绝地武士减速了,他累了。

在一瞬间,梅看到佛玛度重新出现在远处克诺比身前。他的翡翠色剑刃差点就砍掉了绝地的人头。克诺比勉强地躲了过去,仅仅烧掉了些下巴上的胡子,但是并无力重新调整方位。佛玛度平过身来,弯手收回剑,准备结果了他……

但随后,克诺比消失了,与孩子一起进入了下水道。

梅措手不及,停了下来,暂时屏住呼吸,看着佛玛度凝视着深渊。

突然,她知道了。

她的布普法什人,有足够的本能,来朝她的方向望上最后一眼。

{{佛玛度!}}梅大喊。

{{为了我的兄弟。}}

但可惜,“元梦”已经选择了她心爱之人的命运。

Zukao 祖考

Force-bond 原力纽带

Ur-dream 元梦

the Great Void 大虚无

Sukarr 苏卡尔

Malo VI 马洛六号行星

dianoga 代亚诺加(死星垃圾站里的触手生物)

Budhila Plaza 布迪拉广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