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33章

这章挺短,就是欧比旺安纳金谈话。我其实不能分辨Luceno写的Obikin是否ic(毕竟我一不吃obikin二对这二人的性格和其他Canon/EU里的描写也谈不上很熟悉),就,见仁见智吧。

但是不管这里这两人的对话怎么牛头不对马嘴()(尤其是最后欧比旺真是,明目张胆地把安纳金往ppt那儿推啊哈哈哈),我还是从【“你注定将会怎样,你的内心是怎么说的呢?”“无限的悲伤。”欧比-万说,甚至还在微笑。】这两句里感受到了一些兴味。

第三十三章

“法阿会痊愈的,”阿纳金快活地接近欧比-万,说道,“再在巴克塔里呆两天,她就能下地了。不过她说她受够了纳奥斯三号。她可能会干脆呆在贝尔德隆。”
欧比-万看着他:“你跟女性的关系很有意思。她们越是处在危险之中,你对她们的担心就越重。并且你对她们的担心越多,她们对的也是。”
阿纳金皱了皱眉头:“这根据是什么啊?”
欧比-万移开了视线:“全息网上的八卦。”
阿纳金故意走进欧比-万的视线:“你有事。怎么了?”
欧比-万叹了口气:“我们不能回科洛桑了。”
他们在环绕贝尔德隆的医疗星中的一个访客休息室里。在过去的四个标准日中,他们一直在等待绝地委员会的指示,并前往医疗病房查看法阿的伤情,这种无所作为的压力开始显现了出来。
阿纳金傻傻地盯着欧比-万。
“在你挑刺前,先听我说完。梅斯和莎克·蒂在‘工厂区’中找到了那栋建筑。毫不意外,那就是去年昆兰·沃斯与杜库见面的地方。进去之后,梅斯的团队发现了比我们所期待更多的东西——杜库最近访问的证据,以及他访问科洛桑显然的目的——去见那个人——的证据。”
“西迪厄斯?”
“可能是。即使不是,也说明杜库在科洛桑上有其他的同盟,而追踪他们,最终将把我们引向西迪厄斯。其他的证据也逐渐被发现。情报部门发现,该建筑属于一家名为莱默吉动力的公司,据信,该公司在菲尼斯·瓦洛伦担任最高议长期间曾参与制造和分销违禁武器。当时有传言称,莱默吉负责资助针对外环贸易联盟船只的海盗行为。正是这些海盗行为,最终导致贸易联盟获得使用战斗机器人保护器船只的权利。”
“你是在告诉我,莱默吉可能与西斯联盟吗?”
“很有可能。在纳布,贸易联盟就是和西迪厄斯联盟。现在整个邦联都跟他站在一起。”
阿纳金不耐烦地耸了耸肩:“我仍然不明白,这为什么会阻止我们回到科洛桑。”
“我刚刚获悉,分离势力袭击了位于泰瑟的一个共和国驻军基地,并占领了这个星球。”
“谁在乎这个?我的意思是,我对我们失去的任何一个士兵感到遗憾,但是泰瑟就是一片荒原。”
“是的,”欧比-万说,“但是在它变成荒原之前,它曾是莱默吉动力公司的总部。”
阿纳金仔细考虑了一下:“这是西迪厄斯试图消除我们一直在追踪的痕迹吗?”
欧比-万把手放在嘴边:“委员会说服了帕尔帕廷,要重新夺回泰瑟,并已经授权一个完整的战斗小组转移到了那里。看来他终于愿意听取尤达大师的建议,专心于打击邦联的领导人。”
“格里弗斯在泰瑟?”
欧比-万笑道:“更好:杜库在那儿。”
阿纳金背对欧比-万。当他终于转过身来,他的脸色发红:“还不够好。”
欧比-万眨眨眼:“还不够好?”
“是我们开始的寻找西迪厄斯。我们发现了第一条线索。如果认为他在科洛桑上,那么我们正是要去抓住他的人。”
“阿纳金,梅斯和莎克·蒂更有能力做到这点——如果西迪厄斯真的在那儿的话。”
阿纳金摇了摇头:“咱们可能……比他们更容易点。西迪厄斯可是西斯尊主!”
欧比-万花了点时间来回应:“我记得,咱们对付杜库的时候表现可不怎么样。”
“一切都变了!”阿纳金说,他说话时变得愤怒,“我比以前更强大,你也更坚强。在一起,我们可以击败任何一个西斯。”
“阿纳金,你这都是因为要抓捕西迪厄斯吗?”
“当然了。这是我们应得的荣誉。”
“荣誉?这战争什么时候变成了争第一的比赛?如果你认为抓住了西迪厄斯就能让你进入委员会——”
“我不在乎委员会!我告诉你,我们需要回到科洛桑。有人在指望着我们。”
“什么人?”
“……科洛桑上的人。”
欧比-万缓缓吸气:“我怎么不相信你呢?”
“我不知道,大师。或者你告诉我?”
欧比-万眯起眼睛:“别把它变成一场游戏。这里还有其他工作。你或许又有什么幻象了,能告诉我吗?”
阿纳金开始回答,但并不是他本来想说的话,于是又重新开始:“实事是……我想回家。我们在外面的时间比任何人——不管是士兵还是绝地——都要长。”
“那是因为你擅长这些事。”欧比-万说,他希望这能让对方情绪好点。
“大师,我已经厌倦了。我想回家。”
欧比-万端详着他:“你是非常想念圣殿吗?食物?科洛桑的灯火?”
“是的。”
“哪些是的?”
“全部。”
“那么你这抗议就跟西迪厄斯无关。”
“不,也是有关的。”
“那么,是哪个呢——家还是西迪厄斯?”
“为什么不能都有?”
欧比-万沉默了一下,好像是突然被怀疑所击中:“阿纳金,是因为帕德梅吗?”
阿纳金翻了个白眼:“你又来了。”
“好吧,那是不是呢?”
阿纳金紧闭嘴唇,然后说:“要我说不想念她,那是骗人的。”
欧比-万同情地皱了皱眉头:“你不能以这种方式想念她。”
“那是为什么呢,大师?”
“因为这两件事你不能都搞得跟结婚一样。”
“谁说结婚了?她是个朋友。我想念作为朋友的她。”
“你会为了帕德梅而放弃你的命运?”
阿纳金的眉毛因发怒而拧起来:“我从未声称自己是天选之子。那是奎-刚说的。甚至委员会也不再相信,你为什么又开始信了呢?”
“因为我觉得你相信。”欧比-万平静地说,“我觉得你内心深处知道你注定不凡。”
“那你呢,大师。你注定将会怎样,你的内心是怎么说的呢?”
“无限的悲伤。”欧比-万说,甚至还在微笑。
阿纳金看了他一眼:“如果你相信命运,那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成为命运的一部分——无论是去泰瑟还是返回科洛桑。”
“你可能是对的。我也没有答案。我也希望我知道。”
“那该怎么办呢?”
欧比-万把手放在阿纳金的肩膀上:“那就跟帕尔帕廷谈谈吧。也许他会注意到我所忽略的事。”

MedStars 医疗星
LiMerge Power 莱默吉动力公司

其中这两句:
“因为这两件事你不能都搞得跟结婚一样。”
“谁说结婚了?她是个朋友。我想念作为朋友的她。”
原文是这样
“Because you cannot be 【married】 to both.”
“Who said anything about 【marriage】? She’s a friend. I miss her as a friend!”
显然是用了married to sth“一心扑在XX上”和“结婚”的一词多义,但是中文实在没有合适的表达,想两方都顾及到,就不得不感觉很累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