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局伪装】第9章(上)

(应该也没有(下)了)

这章上半段就是,在歌剧院的参议员八卦。其实看看说话的这几个人之后都是在克隆人战争里站哪方、结局如何,也很有意思。

这章下半段是奎刚欧比旺在绝地圣殿,看学徒和师父训练之类的,这里酱油的师徒,正是《摩尔:暗影杀手》里被馍馍杀死的两个。(这里写过介绍http://sithari.lofter.com/post/1fff225c_12dd85441http://www.tremella.xyz/index.php/2019/02/16/【听书笔记】几本摩尔的故事(shadowhunter%2clockdown%2csaboteur)​/)然后和鲁米那拉讨论那个,之前提到的雇佣兵科尔船长的事(因为他是跟鲁米那拉一个种族的人)

第九章

 

夜晚对科洛桑来说是陌生的。太阳是会落山,但城市里高耸入云的塔楼发出的光是如此强烈,以至于真正的黑暗,只能笼罩最深的峡谷,或者是被那些有钱买得起隔光透明钢的人特意调整出来的。从太空看,行星的暗面像是用发光生物串起的精美装饰物,像是陈列在传家宝橱柜里、或是民间艺术博物馆中的东西。

除了对于居住在最高建筑物中的人以外,星星从未出现在天空中。但是每晚都有不同种族的“明星”出现在科洛桑著名的娱乐中心——歌手、演奏家、艺术家和政客。通常,后者比其他人还要时髦,他们在最高议长瓦洛伦的领头下,去观看最新的歌剧。瓦洛伦的著名家族,在人们的记忆中,一直是艺术赞助人。

在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物种和千倍数量世界的银河系中,文化艺术从未短缺。任何时候在科洛桑的某些地方都有一些首演。但是,只有很少公司和团体有在科洛桑歌剧院演出的特权。

这座建筑是前共和国巴洛克风格的奇迹,各种磨砂和装饰,带有老式的乐池、分层的座椅和设计历史悠久的私人包厢。为了向科洛桑的公民致意,甚至还有一个低层楼座,在那里普通百姓可以通过实时全息图观看演出,并假装与坐在头顶上方的名人们过从甚密。

现在演出的歌剧是《未来幽灵的简短统治》,该作品源自科雷利亚,但由比思人团体演出,该团体在过去的二十个标准年中一直在歌剧界巡回演出。

比思人是二足生物,有大的圆形颅骨、无眼睑的黑眼睛、缩进去的鼻子、松散褶皱的下巴,是外围世界克拉克多尔七号行星的原生物种,对声音的感知如同人类对色彩的感知。

考虑到这部歌剧《简短统治》最初是由菲尼斯·瓦洛伦的父母出资承演的,这次它期待已久地回到科洛桑演出,最高议长的出席正是最恰当的。光是他要参加的事实,就抬高了门票价格,使它们像阿德加水晶一样难以获得。结果,这座建筑比它之前许久以来一段时间都要灯火通明。

瓦洛伦按照惯例迟到,以确保他是最后一个坐下的。当他步入为瓦洛伦家人保留了五百多年的精致包厢时,观众站起来为他长时间热烈鼓掌。

瓦洛伦没带那群蓝头盔的参议院卫队,只与他的行政助手塞·塔里亚相伴——她穿着相配的酒红色七丝衣物——是一名年龄仅为他一半的娇小女子,有着丹凤眼,皮肤是刺黍谷粒的颜色。

这就是真正的科洛桑态度。在瓦洛伦上位之前,就有了各种传言。但是,最高议长已经习惯于这些影射了,这不仅是由于他的贵族出身,还是由于,几乎每一名星区参议员——不管其婚姻状况——都会让自己与有吸引力的年轻配偶一起出现在公众面前。

瓦洛伦慷慨地挥了挥手,颔首作出和善的致意。然后,在坐下来之前,又向着圆形剧场对面的一个私人包厢倾了倾身。

瓦洛伦所致意的那十几个打扮华丽的观众,也鞠躬回礼,并一直站着,直到塞·塔里亚就座为止——这对这包厢的主人可不是易事:参议员奥恩·弗里·塔,在任职于科洛桑期间,变得如此肥胖,他庞大身躯占据了原本三个座位的地方。

塔有着青色的皮肤,长着一张椭圆形的脸,嘴唇和眼睑都鼓鼓囊囊,双下巴的大小如同班萨的饲料袋。他是鲁琴种的提列克人,那充满脂肪的列库头尾,像条蛇似的垂在巨大的胸前。那艳丽的长袍有帐篷般大小。更显眼的是他性感的列森种提列克配偶,她有着高颧骨,红色身体上披着纯净的微光绸。

塔是拨款委员会的成员,自从他出产香料的故乡赖洛思一再被剥夺了受人青睐星球的地位之后,也成为了瓦洛伦直言不讳的反对者。

塔的嘉宾包括参议员图恩芭克·图拉、帕塞尔·阿金特、爱德塞尔·巴·甘恩,以及帕尔帕廷和他的两名私人助理,金曼·多里亚纳和塞特·佩斯蒂奇。

“你们知道瓦洛伦为什么喜欢看歌剧吗?”塔用基本语问,声音从他巨嘴的嘴角发出,“因为这是科洛桑唯一一个所有观众都会为他鼓掌的地方。”

“他在这儿比在参议院还多做了点事呢,”图拉说,“他只是遵守协议并装出感兴趣。”

她非常富有,是个毛茸茸的两足生物,有一张宽嘴、下巴留着三缕胡须,亮晶晶的小眼睛和钮状鼻子挤在她低矮头部的骨质脊上。

“瓦洛伦没本事,”帕塞尔·阿金特插话道。他隶属于企业同盟,是一个灰黄皮肤的类人族,戴着黑色的头巾和围兜,露出脸和头顶的旋涡状角。“在我们需要朝气、方向和团结的时候,瓦洛伦持续走着试验过的老路。这条路保证不会破坏现状。”

“这倒是令我们高兴的。”图拉喃喃道。

“但是这个秘密的鞠躬,”塔说道,在专门为他腰围设计的椅子上坐下,“我们做了什么,才获此殊荣?”

图拉做了个不屑一顾的姿势:“有关贸易联盟要求的胡说八道。瓦洛伦需要所有的支持,如果他想要说服我们对自由贸易区征税的话。”

“那么他向我们致意就更奇怪了,”塔说。他向其他的包厢挥手,“在那里,就都在瓦洛伦脚边,有安蒂列斯、霍罗克斯·赖德、谭道·本登这些参议员……他们中任何一个都更值得他鞠躬。”

当那边包厢里的人们意识到塔正在观察他们时,他举起一只胖手挥了挥。

“那么这个姿态一定只是为了帕尔帕廷参议员,”图拉故意指出,“据我所知,最高议长听取了我们来自纳布的参议员的声音。”

塔转向帕尔帕廷:“是这样吗,参议员?”

帕尔帕廷微微一笑:“我敢保证,肯定不是您想象的那样。最高议长会见了我,征询我对偏远星系征税的意见。我们就说了几句。无论如何,瓦洛伦几乎不需要我的我的帮助就能看透这个提议。他并不像很多人认为的那样无能。”

“胡说八道,”塔说,“这将导致党派关系——贝尔·安第列斯,和安利·蒂姆所代表的那些人之间的较量。与往常一样,核心世界将与瓦洛伦站在一起,而周边的殖民区则是反对。”

“他将进一步分化参议院,”爱德塞尔·巴·甘恩用平静的声音说。巴·甘恩代表的世界是鲁纳,他有着球茎般的头部和眼角上挑的眼睛。

图拉不加评论地接受了这一言论。她再次注视着帕尔帕廷:“我很好奇,参议员。对外围星系征税的影响,您告诉瓦洛伦了么?”

“如果启用包厢的消音功能,我可能会告诉您。”帕尔帕廷说。

“哦,来吧,塔,”图拉热情地说道,“我最喜欢阴谋诡计了。”

塔打开了包厢栏杆上的开关,激活了一个密闭的区域,有效地将包厢与音频监视隔离开来。但是直到塞特·佩斯蒂奇仔细确认该区域确实在起作用之后,帕尔帕廷才开始说话。佩斯蒂奇是个精干的人类,外表尖锐,有一头稀疏的黑发。

佩斯蒂奇的举动给阿金特留下了深刻印象:“纳布每个人都像您一样谨慎吗,参议员?”

帕尔帕廷耸了耸肩:“这大概是我个人的毛病。”

阿金特严肃地点了点头:“我会记住的。”

“那么告诉我们,”图拉说,“最高议长是否会因为通过接受贸易联盟的提案,而走向危险的道路?”

“危险是:他只能看到一半的图景,”帕尔帕廷开始说道,“尽管他自己不承认,但瓦洛伦本质上就是一个官僚,就像他的祖先一样。他主张规则和程序,胜于直接行动。他缺乏判断力。瓦洛伦王朝要为贸易联盟在几十年前被授予的自由权力负很大的责任。否则您觉得他们积累的巨大资产是从哪儿来的?显然不是外部星系赠给他们的。而是通过与星际银行业集团和塔格公司这样的组织达成有利可图的交易而获得的。这次的危机,主要围绕星云阵线展开,尤其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瓦洛伦的父亲本有可能铲除这个团伙,但他失败了,只是责罚他们而不是直接解散。”

“您让我感到惊讶,参议员,”图拉说,“我是指好的方面。继续吧。”

帕尔帕廷双腿交叉,在椅子上坐直:“最高议长是否能把握住共和国的未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中环、外环的情况。尽管科洛桑如此腐败,但真正的侵蚀——把中心腐蚀掉的那种——总是从边缘开始的。是从外面进来的。

“除非瓦洛伦采取行动站在潮头,否则科洛桑终有一天会被那些星系拖累,未经它们的同意就无法制定任何法律。除非我们现在就让它们息怒,否则在将来的一些时候,就不得不将其置于中央的权威之下。它们是共和国存亡的关键。”

塔喷了口气:“或许我误解了您,您这意思是说,贸易联盟是我们与这些星系的链接——也就是科洛桑的大使——因此我们不能疏远内莫伊迪亚人和其他人。”

“您是误解了我,”帕尔帕廷坚定地说,“一定要控制住贸易联盟。瓦洛伦主张征税是正确的,因为贸易联盟已经在边远地区产生了太多影响。因为渴望与核心进行贸易,数百个外部星系已经加入联盟,成为签署成员,放弃在参议院的独立代表身份。现在,内莫伊迪亚人及其伙伴缺乏足够的投票来阻止收税。但是在一年、两年的时间里,他们有可能获得足够的支持,来抓住一切机会,推翻参议院。”

“那么您是站在瓦洛伦这一方了,”图拉说,“您会支持收税。”

“并没有,”帕尔帕廷谨慎地说,“他认为,征税是惩罚贸易联盟的一种手段,同时又让科洛桑变得更富裕——这种做法不仅会疏远贸易联盟,还会疏远外围星系。在我代表纳布支持任何一方之前,我要先看看票数会如何增加。现在,站在中间立场的人能收获最大。那些能清楚地看到各方的人,会处在最佳的位置,以指导共和国完成这一重要过渡。如果瓦洛伦在没有我星区支持的情况下,就能获得足够多的支持,那就更好了。但是,我不会为了实现整体的利益,而竭尽全力。”

“您讲话像是未来的党鞭。”塔说,并发出大笑。

“是啊。”阿金特严肃地说。

图拉也公开评价着帕尔帕廷:“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还有几个问题。”

帕尔帕廷向舞台示意:“尽管我很乐意详细讨论这些问题,但演出即将开始。”

 

 

Coruscant Opera 科洛桑歌剧院

The Brief Reign of Future Wraiths 《未来幽灵的简短统治》

Bith 比思人

Clak’dor VII 克拉克多尔七号行星

Adegan crystal 阿德加水晶

Sei Taria 塞·塔里亚

septsilk 七丝

burrmillet 刺黍

Orn Free Taa 奥恩·弗里·塔

bantha 班萨

Rutian 鲁琴种

Twi’lek 提列克人

lekku 列库

Lethan 列森种

Appropriations Committee 拨款委员会

Ryloth 赖洛思

Toonbuck Toora 图恩芭克·图拉(她是塞米尔思人Sy Myrth,应该是类似赫特人那样没有足的种族,这里Luceno把她写成二足生物,是错的。)

Passel Argente 帕塞尔·阿金特

Edcel Bar Gane 爱德塞尔·巴·甘恩

Kinman Doriana 金曼·多里亚纳

Sate Pestage 塞特·佩斯蒂奇

Basic 基本语

Corporate Alliance 企业同盟

Bail Antilles 贝尔·安蒂列斯

Horox Ryyder 霍罗克斯·赖德

Tendau Bendon 谭道·本登

Ainlee Teem 安利·蒂姆

Roona 鲁纳

InterGalactic Bank Clan 星际银行业集团

TaggeCo 塔格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