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哈】惩罚

哈利想,若是他们的特工训练中还包括要学会怎样控制不自主反应,他就不会落到现在这步——光着跪在地板上,虽然不太冷但也不好受,而面前放着的是某个他真的提不起兴趣来的某个女明星的照片,他需要把两腿之间的那玩意搞硬然后撸出来。
他想象着梅林在身后看着他。梅林确实是这么看着他,但是哈利不被允许转过头看到对方。他闭上眼想着梅林的目光,啊,有反应了。
“睁开眼睛,看着我叫你看的。”梅林的声音在他背后响起,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他闭眼了。他吓了一激灵,不过还好硬度还没消退。于是他只能把眼睛看到的和脑子里想象的完全隔离,靠着脑子里的梅林又叫那东西硬了几分。
梅林的声音确实管用,他给哈利下达着冷静的指示,和在任务中用的声调和语气一样,哈利不知道自己若是习惯于对这声音起反应之后,以后出任务的时候一听就条件反射地勃起,这可怎么办呢!
但是哈利真的就凭着这个到达了高潮。他手撑着地喘着气,终于可以不用看那照片。精液主要溅到了地板上,还好落到照片上的并不多。
“然后润滑自己。润滑剂在你左后方。”梅林指示道。
哈利照做。他通过声音判断梅林坐在自己后方偏右的椅子上,所以故意把屁股撅起一些朝向那个方向,希望梅林能够看见自己是多么卖力地润滑着自己的肛门,以等待对方的插入。
“好的,插入那个假阳具。”哈利发觉梅林站起来,把一根一点都不温暖的假阳具放在了他手边,附带一个安全套。
哈利虽然不想这么做,但是为了叫自己舒服一点,只能先把那东西捂热了,再套上保险套,咬牙插进自己润滑好的后穴中。这不难受,当梅林打开震动之后他感到的主要也只是快感。
“好,开始背《哈姆雷特》第三幕第二场里,哈姆雷特的台词,就是和戏子的那段。”
“哦操梅林……”
“这句不是那里头的。如果你再背错,背错了一处我就一天不会碰你。”
哈利努力叫自己不要再说出什么感叹的话,并在脑海里搜索着关于这个的印象。“……请你念这段剧词的时候,要照我刚才读给你听的那样子,一个字一个字打舌头上很轻快地吐出来……”哈利背得不错,毕竟他在他记忆力最好的时候在学校演过这个角色,之后也在别的场合上温习过。但是他的肠道中还插着一根震动着的玩意,虽然他如果在意的话就可以不叫那东西蹭到他的前列腺,但是这也会叫他精神分散,他需要动用所有一心二用的本领。
“很好。”梅林打断了他,“来一段第三幕第四场,和王后的对话。‘我干了些什么错事,你竟敢这样肆无忌惮地像我摇唇弄舌?’”梅林居然把王后的这句台词讲得抑扬顿挫,听上去既可笑又有些瘆人。
“……你的行为可以使贞洁蒙污,使美德得到了伪善的名声……”哈利觉得自己从未有过如此困难却又可笑的境地,他自暴自弃地觉得自己现在如果背错了也没什么关系,梅林已然打定主意不碰他了,多一天少一天无所谓了,还不如赶快结束这样的尴尬场面。哈利从不觉得自己是个听话的人,对梅林也不是。如果梅林真的想要玩什么游戏的话,他需要做好了心理准备——他觉得自己不喜欢现在这样。他没想好是继续陪着梅林演下去,还是干脆放弃不干了(梅林大概会为此更生气,不管怎么样他还是不希望惹他的军需官生气,特别是他显然已经惹怒了对方的前提下),于是精神一乱,就背错了几句。
“错了。”梅林说,“继续。”
哈利继续断断续续地背着,他已经懒得数自己到底错了多少处,梅林会多少天不碰他。
但这总归是挺无聊的。身体被直接刺激产生的快感无法避免,这叫他觉得自己只是个被使用的容器,这很令他生气。但梅林说,错在他,他需要被惩罚。不过当他在震动声的掩盖中听到梅林解开自己的拉链,掏出他的阴茎撸动的时候,他感觉才稍微好了点,特别是听到梅林也逐渐加粗的喘气声。
在哈利努力在假阳具上愉悦自己的时候,梅林似乎射在了自己手上。“不用背了,哈利,完事之后把这里收拾一下,你那片地板,还有我这里。”
然后梅林站起身来,离开了屋子,哈利没想好是自己继续,用这破东西把自己弄到高潮之后再听从梅林的安排把屋子收拾干净,还是就这样也起来,去抱梅林大腿求他回来重新操自己一通,没有什么愚蠢的莎士比亚背诵之类的——至少梅林没有不允许自己求他。
哈利不确定自己的行动会有什么后果,但他总觉得自己在梅林面前有持无恐地习惯了。他于是站起身,抽出腿间的假阳具扔在地上,不管带出来的润滑液还有自己光着的两条腿,追出屋子,直接以一个优雅的姿势滑到了还没走远的梅林脚边,然后跪下抱着梅林的两条长腿,“梅林你别走,我错了!”他这样对梅林嚷着。
梅林觉得刚才的“惩罚”简直半点效果都没有,他看着哈利在那儿扭着诱惑着他,他不能碰,还不如算是惩罚他自己,简直是令人后悔。所以当哈利以这样奇怪的状态再次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觉得自己难以保证任何原则——什么一天不碰,去死吧。
梅林刚想把这耍赖皮的家伙拽起来,哈利就说:“如果你想玩一些真正的惩罚游戏,我可以,只不过需要一些……一些适应。”

在知识储备上,哈利对这一档子事有一点了解。并且他认为,D作为主导和支配的一方,只有了解S一方的界限,才是健康的关系;而S虽然是服从,但是要建立在信任,而非恐惧的基础上——总的来说,他理性上能够把这件事情当成一种爱意的表达和感受,而非权力欲望的宣泄。他知道,凭本性来说,他与梅林可能都是支配型人格,如果想要尝试做这样的事情的话,他们需要一定的让步和扮演。他现在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尝试一下。
于是——

“安全词?”
“圣杯。”
“好,那么我们开始。”梅林说着,好像他们只是开始一项简单的任务,比如去某个安保不严密的地方窃取点什么东西,而不是搞一些两人都没什么经验的性游戏。
梅林没有穿他平常穿的衬衫和毛衣,也没有选择在正式场合穿的西装。同时,他也没穿那些夸张的、通常意义上会在BDSM活动中出现的装束。他只是穿上了他的那件机师服,蓝黑底色,袖口有金色的装饰。
“你需要叫我——主人,然后,服从我的指示。没有我的允许不能乱动。”梅林说。
“好的,主人。”哈利回答道。梅林很少听到他说这个词,特别是对他,几乎从未有过,这叫他感到一些兴奋,哈利这家伙似乎还把尾音发得特别诱惑。
梅林在哈利所在的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那沙发上铺了防水材料,就跟射狗测验的地板似的,哈利觉得这或许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即将被弄得满是体液的印象。他上身穿着睡衣,下身光着。屋里挺暖和,他不必担心自己着凉。
“来,检查一下你的操纵杆。”
哈利当然知道梅林指的是什么。“好的,主人。”他双脚都放到沙发上,腿摆成M型,掀开衣服下摆,露出自己的“操纵杆”——事实上,他单是看到梅林的这身装束,以及想到之后将要发生的,他的阴茎就有些硬了。他在梅林的审视下,握着自己的阴茎撸动着,当顶端流出前列腺液的时候,梅林说道:“好的,看起来运转良好。过来。”
哈利把腿从沙发上放下来。他思考了一下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姿态过去。他犹豫了几秒钟,然后把衣服脱掉,双膝双手着地,爬到了梅林膝前。梅林没想到哈利会这样做,他看着哈利偏细的腰,略微凸出的肋骨,他的爱人抬起头,他的头发有几缕落在前额上,琥珀色眼睛温顺地望着自己,但是这温顺中中还是带着些许倔强——而梅林觉得自己是那么喜欢这一点,从年轻时开始一直到现在,即使在这样的状态中也不希望他失掉。梅林尽量以威严的声音招呼着对方:“过来,趴在我的腿上,头朝这边——”哈利把身子放在梅林大腿上,头在梅林身体左侧,而屁股正放在右手边,如同准备受罚的少年。
不出他所料,下一瞬间梅林的右手就打在了自己的左边屁股上。他身子一振,闷哼了一声。“一边十五下,可以吗?”梅林问。
“谢谢……谢谢,主人。”哈利回答。然后又是一掌在右边的屁股。他觉得两边的屁股都火辣地疼,但是又那么令人兴奋。他在等待梅林的手回到左边——但是梅林却又一次打在了右边,这样的出乎意料叫他叫出了声。梅林毫无规律地打着,每一下都是惊喜,哈利的肚子和胸口在梅林机长服的布料上蹭着,阴茎硬着,他怕自己的前列腺液蹭到梅林的衣服上,叫他不高兴,于是扭动着使自己的阴茎努力离梅林的衣服远一点。
三十下很快就结束了,哈利喘着气,整个人瘫在梅林腿上。他觉得自己很想就这样向前凑凑,干脆在梅林的腿上把自己蹭出来——但是没有梅林的允许,他并不能。
梅林左手捏着他的下巴,叫他转过头来,哈利的眼睛中有些泪水,他用拇指揉了揉他右边的眼角。“站起来,叫我看看。”
“是,主人。”哈利觉得自己成了十几岁的少年,不知是由于屁股的红肿疼痛还是梅林的态度。他站起来,梅林端详着他勃起着的漂亮的阴茎,摸出了一个阴茎环,套在了根部。
“好,回到刚才的地方,用润滑剂和那些准备好你自己。”
“是,主人。”哈利才发现沙发旁边的小桌上摆着润滑液和从小到大假阳具(还有一些形状奇异的,看起来专门为刺激前列腺而设计的)。哈利又摆回之前的M型姿势,这压迫了他红肿的臀部,他感到疼痛而兴奋。他在手上倒了润滑液,弓起腰,润滑着自己的穴口,又选了一根最细的震动棒,也倒了一些润滑液,这根就和两根手指差不多粗,他完全可以直接塞进去。
“下一个。”梅林指示道。
“好的,主人。”抽出这一根,哈利拿来一个大一些的,做好润滑,开始往自己的后穴放——但是这个比刚才的要粗而长,他以这样的姿势,需要绷紧臀部的肌肉向上提,才能将假阳具塞进去,但是那样他的括约肌就会同时紧张,他无法做到——他只能恳求梅林:“主人……我可以,换一个姿势吗?”
“可以。”梅林回答。
于是哈利抽出只进入一半的按摩棒,转过身去,跪在沙发上。用这样的姿势,放松臀部,将那个按摩棒全部吞入。这个按摩棒比梅林的阴茎细,他完全能承受。他背对着梅林,用手将按摩棒在身体里推入拉出,他确实是在显示给梅林看,他刚被梅林拍得红肿的屁股,以及吞吐着按摩棒的穴口。
“不错,下一个。”梅林站起身来,将自己的椅子挪动了地方,坐在哈利左侧。他解开自己的裤子,掏出已经勃起的阴茎开始自慰。哈利看着梅林穿着虽然禁欲实则性感的机长服,胯间的阴茎却露在外面。下一个是个长相奇异的U型的按摩棒,哈利知道这东西的一端插进去后,弯曲的端部会正好顶到他的前列腺,而另一端会刺激他的会阴和睾丸。这东西并不粗,他不太困难地就插了进去。这时候,梅林将震动的开关打开了,哈利感到自己的前列腺受到了电击般的刺激,他又一次叫出声来,单手扶着沙发背,他另一只手开始还握着那个东西,但是那家伙由于弧度而在他身体里呆得很好,并不会滑出来,只是像个疯子般地震动着他的前列腺和会阴,使得他的前列腺液不住地涌出,他想,若不是梅林给他套上了个阴茎环,他已然射精了,不,或许已经失禁了。他转过头望着梅林,希望对方满足于他这个狼狈又可口的状态。他无意识地摆动着屁股,而大腿还在发颤。
“舒服吗?”
“舒服……主人,很舒服。”哈利觉得沙发上的防水布起了作用,他的前列腺液和润滑液溢出来的早已滴在上面。
梅林又等了一会,然后才把震动关上:“好,下面是那个最大的。”
“好……好的,主人。”哈利还没缓过神来。他找到了那个最大的家伙——真是非常粗,略呈一粒比一粒粗的串珠形,他觉得自己没办法插进去这个东西。但是梅林已经这样要求他了。他颤抖地抽出之前那个震动器,并把那个可怕的家伙涂上了厚厚的一层润滑液。
前几粒他还可以接受,但之后的越发巨大。他望向梅林,梅林也鼓励地望着他:“需要帮忙吗?”
“是的……主人,求你帮帮我……”哈利说着,不过他也不知道梅林能够怎样帮他把这东西塞进去。
“再放松点,没问题。”梅林欺过身去,用沾着润滑剂的右手按摩着已经把褶皱都抻平了的穴口,不时还抚摸一下哈利的屁股;而另一只手在哈利的阴茎上缓慢撸动着,着重照顾着他的龟头和马眼;他吻着哈利凸出的胯骨,低声说着:“哈利,你真棒,没问题,快到了。”他右手将那东西又推进去了一节,哈利颤抖着喘着气,他身上都是汗,他觉得自己已经要跪不住了。梅林将假阳具缓缓转动着,试图推进去更多的润滑液,为最后一节做准备。
“主人……我觉得……”哈利的声音里几乎带上了哭腔,他觉得自己肠道里那么满涨。梅林把头凑到了哈利的阴茎旁,张嘴含住了它,而两手在哈利身后继续帮他放松着穴口。梅林吞得很深,哈利忍不住动起腰向前顶。梅林继续转动并微微抽插着那东西,最终把它全部最粗的一节推进去了,并打开了震动。哈利无法控制地叫了出来,他觉得那东西要把他的脑子都要震出来了。梅林解开了他的阴茎环,把那根湿漉漉的东西从自己嘴里退出来,用手继续抚弄着,站起身来,在哈利嘴边吻着,并说:“你看你做得多好。”
哈利望着梅林。他觉得梅林做这样的角色确实很在行,他不知道这是出于梅林本身的才能和性格,还是由于他对梅林的爱和信任,使得他能够超越自己的极限。梅林一只手还在托着振动棒的根部,那东西深入哈利的肠道深处,靠近他前列腺的部分震动着,他不一会就叫着射在了梅林的手上和铺着防水布的沙发背上。
“我可以……可以抱着你吗,我的主人。”他小声对梅林这样说。梅林缓缓地把假阳具从哈利的后穴抽出,他动作很慢,怕伤到了哈利。之后他扶着哈利下了沙发,而自己坐在了上面,把哈利两腿分开跨坐在自己的大腿上——完全没在意哈利腿上的精液汗液润滑液。
“来,坐在上面,然后你可以抱着我。”他指了指自己的阴茎。
哈利顺从地挪了挪屁股,把梅林的阴茎送进了自己已经润滑得湿润柔软的肠道。他张开双臂,搂着梅林的肩膀。
“操你自己。”梅林指示道。
哈利缓缓地动着自己的屁股。他这时庆幸自己是个训练有素的外勤特工,否则经过刚才的折腾,他不知道自己能否继续做这样的动作。
梅林变魔术般地拿出来了一个小东西,他给它浇上一点润滑液。哈利看到了那东西,他感到有点恐慌。他从未尝试过这样的。“主人……不,我不行。”他这样对梅林说。
梅林亲了亲他的脸颊和眼角,说:“咱们慢慢来,如果你真的忍受不了,还有安全词。”
哈利点了点头,他看着梅林把那个东西,金色的小短棍插进他的尿道——说实话那并不太疼,但是总归是奇异的感受,然后收紧了系在龟头上的的黑色系带,三个金色的小球摩擦着他的龟头和尿道口。哈利正准备松了一口气,这东西并没有他想象的那样吓人——梅林在这东西上连接了一条导线,然后他的阴茎就受到了微弱的电击。“操!”他叫了出声,后穴突然收紧。那电击虽然不剧烈,但是叫他的龟头和尿道口麻痒而酸爽。“天呢,梅林,不,主人,天呢……”哈利倒在梅林肩膀上,梅林双手抚摸着哈利颤抖的后背。
梅林觉得自己期待这种状况,不是说和哈利做爱——那个在他们的生活中并不少见,而是哈利以这样的臣服的姿态。梅林在有这样欲望的时候,通常会压抑住,他知道哈利不是那样可以允许他这么做的人,他骄傲得如同散发着光芒,他不能为人之下,而梅林爱哈利,所以他不能破坏这一点——否则那就不是他的哈利了。所以背哈姆雷特之类的,他知道哈利不会去无条件地听从于他,所以他也没有强求。但是当哈利主动提出他可以为他这样做的时候,梅林不得不承认他感到了非常大的幸福和期待。
现在哈利在梅林的阴茎上扭动着自己,龟头上的电击有些可怕但是带来的快感确实很强烈。他觉得自己就要高潮了。他们紧紧地搂在一起。哈利射精的时候精液从插进尿道的小棍旁边汩汩流出,这刺激太强烈,他在梅林肩膀的衣服布料上蹭着自己的眼泪——反正梅林身上已经全是他的各种体液了。梅林扳过他的脑袋,他舔去哈利眼角边的泪水,轻轻地摘下他龟头上的环,然后托着对方的屁股,继续冲刺着,射在了哈利的肠道里。
哈利觉得,要说惩罚,他最终获得的最接近于惩罚的,可能是屁股红肿,后穴被过度使用,腿部肌肉酸痛疲劳之类的——除此之外他感到的只是满足和梅林的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