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哈】梅林的各种错误又好喝的调酒方法

注意:珍惜智商,切勿酗酒。否则会像作者一样疯癫智障。

“你知道,事实上,如果真的喝得酩酊大醉了的话,阴茎是无法勃起的。”哈利坐在沙发上,他手里举着一杯据他说是要特别正宗的马提尼,甚至还装腔作势地插了把小伞,梅林笑他在家喝酒还搞这些有个屁用,他也没理会。“所以酒后乱性这种事情是并不存在的,那只是人们放纵并且不想负责任的借口。”哈利说道。
“我知道。”梅林坐在旁边,也啜了一口酒,“但是适量酒精确实会使人变得胆大,于是他们就会跨越那道界限。”他就用自己平常装咖啡的马克杯盛了一杯冒牌的黑俄罗斯。之前还不是那样,他正常地用着喝威士忌的杯子喝着威士忌,只加冰,连干姜汽水都没舍得加。只不过后来哈利说要调黑俄罗斯,但是翻找了一下家里又没有咖啡甜酒什么的。哈利说那就算了吧。但是梅林却突然来了兴致,他本来就不喜欢力娇酒那些过分的甜味,于是干脆就直接拿他的咖啡马克杯放到家里的咖啡机下,煮了杯Espresso,然后顺便直接豪放地兑进了伏特加,就这么开始喝了。
哈利对他野蛮随意的喝法嗤之以鼻,那杯子里还冒着咖啡的热气。
“有道理。所以你现在离那道线有多近了?”他问梅林。
梅林耸了耸肩,没有回答他。
不一会那杯假冒黑俄罗斯就喝完了。梅林表示,根本没什么假冒不假冒,他就是想这么喝。他望向哈利:“你想再喝点什么?”
“哦,不劳你费心,我自己去弄。”然后哈利就去厨房,用上了雪克杯和各种难以名状的化学实验器具鼓捣出了一杯发着绿色和紫红色光的液体。他还给梅林尝了一口——梅林的评价是,不错,虽然长相花哨,但是酒精度数还是够的。然后梅林给自己用一份龙舌兰兑一份啤酒,三倍啤酒花的,扔进去两块冰,撒了把盐,挤出几滴柠檬汁。梅林给哈利喝了一口,他被苦得做了个鬼脸。
“咱们今天要喝到什么时候?”哈利自忖酒量不错,而梅林跟他半斤八两,可能比他差点。梅林现在看起来丝毫没有醉的趋势,不过哈利脸上(和身上)已经有着泛红。为此他俩曾经争论过,有关到底是喝酒脸红的人更容易醉,还是相反。梅林脸色完全没有变化。梅林说,哈利的脸开始红那就说明他喝醉了,而自己则完全没问题——但是哈利会反驳说那只是他的身体在把酒精散发出去,以接受更多的酒精,所以显然他的酒量更大。
但是愚蠢无用的争论归争论,他们谁都没曾为此真的互相拼酒量。因为他们可不是宿醉了的话就可以请假的普通上班族,说不定转天第三次世界大战就由于两个中老年特工的宿醉而爆发了。
“那么,等你醉了?”梅林轻描淡写地说道,“你明天没有任务,只需要去裁缝铺打一晃就行了,跟女王视察一样简单。”
“不,梅林,等到那时候你自己肯定也醉了!我才不能允许你带着宿醉去指挥艾格西的任务!”
“荒谬。我并不会喝醉。倒是你。”梅林看了看对方,他不记得他们俩变着方子地喝了多少杯了,所有的烈酒都用上了,感觉点一把火就可以直接燃烧。“看你现在就不行了。来,证明给我看你没醉。”
“哈,就像我刚才说的,我还能勃起,就没醉。你来摸摸?”哈利坐在沙发上,把两腿分开。他穿着宽松的居家服,面色泛红,并且一直红到脖子,估计一直到胸膛都会是可爱的粉红色,虽然他自己不承认,但是梅林觉得他已然眼神涣散,否则那琥珀色的眼睛怎能这样一眨就如此地勾得他想把这个老家伙在沙发上就干得他喘不过气来。
“你这老流氓。”梅林嗤笑道。
“是不是你已经喝多了,那家伙已然不听使唤了?”哈利觉得其实梅林刚才在把草药酒和汤力水兑在一起,并揪了几片薄荷叶塞进去的时候,就已经对他养的薄荷造成了不必要的伤害——所以他必然是醉了,眼睛都泛红了,像只兔子。
“你想检查我的?”梅林作势就要解裤子。
“来,叫我检查检查。”哈利说着就翻过来坐到梅林的大腿上,他挪动着胯,酝酿了一下,然后把自己还在裤子中的勃起蹭上了梅林的。“唔,不错。”
“满意了哈?”梅林问道。他想,既然这样了,那就回卧室继续吧,毕竟哈利眼中含水地看着自己,杯子什么的可以明天早晨再收拾。
他想站起来。但是哈利压得很牢:“就这里。”然后他就尝到了哈利嘴中的酒味,带着甜香,就像哈利,甜蜜而危险。
哈利把梅林的眼镜摘下来放到一边。他们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口中,互相数牙齿。梅林揉捏着哈利的屁股,他用劲儿挺大,有时候哈利会喜欢这样。他觉得现在哈利也是喜欢的,否则怎么会在他嘴里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梅林把手伸进哈利宽松的裤子中,他股间出了些薄汗。梅林伸长手指按压着对方的会阴,有时还抚摸一下睾丸。正在他琢磨着应该回卧室去拿润滑液的时候——虽然打断很不爽,但这也是必须的——哈利从口袋里掏出了那管熟悉的玩意。梅林把哈利的裤子拉下来,那双长腿晃荡了一会才把裤子连踢带踩地弄在地上。哈利又坐回来,任凭梅林在他股沟前后堆满润滑液,一只手撸着他的阴茎,发出哧溜哧溜的水声,一只手在后面扩张。他们要么接吻,要么就把脸颊贴在一起,呼出的气息叫空气都有了度数。
梅林的手活坚定而不很粗暴,步步到位,事实上,他两腿之间那玩意也是这个特点,哈利享受这个;这一次梅林借着酒劲似乎做得更大胆,他精准地按摩着哈利的前列腺,叫对方借着酒劲都觉得自己仿佛失重了。哈利在梅林给他扩张的时候,早已摸着了梅林的阴茎,他一边失重,一边收摄心神,从自己身上搞了点多余的润滑液,蹭在梅林的上面,轻柔地呵护般地对付龟头,拇指揉着马眼,叫梅林连声说了好几句操。
他胡乱扒去梅林的上衣,然后是自己的。于是两个滚烫的身躯就可以贴在一起。梅林嘲笑着哈利一直蔓延到胸口的红晕,然后把自己的阴茎插进哈利润滑得湿漉漉的洞口。
哈利被自己晃得有点晕,但他越晕就越想在梅林的阴茎上继续晃下去,毕竟十次中有六次就能蹭上自己的前列腺,把自己搞得更晕。梅林似乎察觉到这一点,于是他想把哈利直接抱起来弄到卧室去继续——但是没玩好,他刚要站起来,半规管就不听使唤,差点把哈利掉地上,还好他反应迅速扭过身来把哈利重新扔在沙发上,这才没把戏演砸,哈利被甩得更晕,连着骂了他几声“老疯子”。
这个姿势对他两人来说都有些艰难——对沙发来说更是——根本没有足够的地方塞下这四条长腿。梅林把哈利的两条腿架在肩膀上,哈利窝在沙发,头抵在自己胸前,身上红得更严重,他半闭着眼,手抓着沙发边沿。而梅林一条腿膝盖架在沙发上,一条腿总膝盖抵着地,他庆幸沙发前铺了厚厚的地毯,否则自己膝盖就要青了。
“梅林!”哈利的后穴突然绞紧了,叫梅林差点射出来。梅林还以为哈利是爽到了,但是,“操,梅林!我腿抽筋了!”哈利继续嚷道。梅林停了下来,他想,还好停下来了,他一条腿跪得也要麻了。他慌忙坐回沙发上,给哈利揉着腿部肌肉,边说:“我就知道,喝酒会使钙质流失,导致抽筋。”他俩窝在沙发上,晕乎地喘着气,哈利的一条腿搭在梅林腿上,还大呼小叫地抱怨梅林的按摩技术。梅林觉得他们大概是真的老了,玩不了这些愚蠢荒唐的游戏了。他轻轻笑着,挠挠自己的光头:“哈利,你还记得你刚问我那问题吗?”
“不记得,我问了什么?”哈利迷糊地回答,他的肌肉总算恢复正常,虽然还在刺痛。
“就说那道线什么的——我的回答是我在你这儿从来没有什么线——”梅林说完就后悔了,他把脑袋靠在沙发背上,啊,口无遮拦地胡说八道,这大概也是酒精的作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