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哈|哈梅】Nobody Does It Better|For your eyes only

【梅哈】Nobody Does It Better

哈利从一具身体中醒来。
在之后的几天时间中,他从Kingsman的医疗中心的医生们那里,逐渐了解到自己的状况:这具身体由于经受了严重的脑外伤,记忆受到了一定的损失,他被告知了自己的名字,除此之外,他还无法想起他所认识的任何人,从无关紧要的高中同学,到或许可能是他一生伴侣的爱人。医生们还告诉他,幸运的是,他的生活能力和常识完全没有受到损伤,所以他还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的生活和继续以前的工作——所以他还知道这里是他所工作的秘密组织的医疗中心,从这里推论出那些医生(虽然以前大概有个脸熟但是现在完全不认识的)是他的帮手而不是要害他的敌人。
简直是荒谬!哈利心想,他当然知道自己是Kingsman的特工,但当他再见到他的“同事”们的时候,他不会知道谁是上司,谁和他关系好,谁总给他使绊子,或者有人冒充他的同事他也完全无法识别——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继续以前的工作?特别是这样充满秘密与危险的工作,这怎么可能。

他现在的身体还未完全恢复。在医生的要求下,一半的时间需要在床上躺着,另一半时间也只能在医疗中心内部的小花园隐秘散步(是的,他们组织的医疗中心都有自己单独的花园)。他回忆起,当自己第一次醒来的时候,一个光头坐在他的床边,虽然大概是在摆弄着自己的板子,但是一定是在注意着他的举动,因为他在他醒来之后第一时间就叫来了医生对他进行检查,然后与医生一同离开了一阵,再由医生单独向他报告自己的记忆缺失情况。哈利觉得自己的特工习惯真是根深蒂固,居然在刚醒来还是部分失忆的状态下注意到了那么多的细节。他被告知并思考了自己的状态之后就决定,要把自己在多年特工生涯中学会的观察能力全都用上,来推断自己身边的人的身份。
那么这个光头。他之后又来过了几次。他自称是自己的同事。但是他与其他那些自称同事的人打扮完全不一样——并不单纯是指他把头剃得光光的,他还穿着毛衣,而其他的来探望他同事们(以及他记忆中的自己)都穿着一身西装。
当然还有两个年轻人,一男一女,其中的男孩子在他表露了自己实在无法想起来他是谁的时候露出了特别难过的表情。“艾格西!别这样,你已经知道了哈利的状况。”那女孩子这么说。那么那个孩子就是叫艾格西。他叫了一声,那小家伙的眼睛迅速就亮了,不过在发觉到他只是重复了一下名字之后,就似乎又伤心了起来。
当年轻人们走后,哈利又开始对那个光头男人进行分析,哦对了,他自称是叫梅林。或者他其实就是上司?只不过出于某些原因而只说是同事。毕竟目前还没有自称是上司的人来看他。
不是!除非他是跟自己老板搞办公室恋情的家伙,否则他才有可能是自己的老板。
他,这个光头,是自己的爱人。一周后,哈利在动用了自己的所有特工技巧与本身的智商进行观察与分析后,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那么,他之所以现在不承认,也是由于怕他在这个情况下无法接受突然冒出的一段亲密关系。这样他在最初时候的等候和消失以及不挑明真相,都是可以理解的了。
他觉得梅林真是个体贴的爱人。更不用说他有好听的声音,修长的腿,以及虽然隐藏在毛衣下但是肯定是很火辣的身材。他们大概关系很亲密,哈利继续推测着,当梅林来看望他的时候,即使本来身边有医生护士或者其他的探望人员,也都故意地回避了,只叫他与梅林单独相处。他们的关系一定众人皆知,或许已经结婚了也未可知。

他冲梅林微笑了一下——他觉得对爱人是应该做出这样的表情。而梅林似乎有点窘到。这几天他已经把他的同事们谁是谁都搞清楚了,而梅林也花了一些时间给他讲解他的其他的社会关系——虽然还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与音调,但是在哈利听上去,那只是掩饰。
他旁敲侧击地问道:“我有没有爱人呢?女朋友、妻子?或者是男朋友?丈夫?”
梅林又愣了一下。“没有,哈利,就我所知,没有。”
哈利抓住了那个停顿。他一定是在掩饰!他用手覆盖住梅林放在他床边的手——哦,温暖有力,感觉不错,又笑了笑,说:“真的吗?你确定?我觉得我……想起来了什么。”
梅林又是一惊,但是并没把自己的手从哈利的手中抽出来,他皱眉道:“你想起来了什么?”
“我和你,我们是恋人——或者是婚姻关系,是不是?”

叫他没想到的是,梅林犹豫了一下,居然站起来,说了句:“哈利,抱歉我要出去一下。”就离开了病房。难道他的爱人见到他恢复了一些记忆,就有那么激动需要出去平复一下心情吗?
但是等了许久,梅林也没回来。而他在药物的作用下,没过多久就又睡着了。

在睡梦中他似乎又想起了许多事情。他知道梅林是Kingsman的内勤,他们在任务中配合密切。随着梅林的讲述,那些记忆逐渐地回来,他跟梅林的一次次任务。“安全回来,加拉哈德。”“好好等着我,梅林。”他不想追究今天梅林的慌忙逃窜,光是这些记忆,就能叫目前的他感到无端的甜蜜。

“医生说你的身体状况可以回家继续休养。”第二天早晨,梅林就过来跟他这么说。“但是你需要一名陪护。艾格西——就是那个精力旺盛的年轻人,你应该已经记住他了,他自告奋勇地要接受这个差使,住到你的家里,帮你……”
梅林还没说完,就被哈利打断了:“为什么不是你?你没有跟我住在一起吗?”
“哈利,我知道你现在的记忆还在混乱之中。”他的光头爱人,一脸关切地望着他,皱着的眉头下是那双榛子色的大眼睛。
“那么我们并没有同居——但是为什么不是你住过来?”哈利又问。
梅林无法拒绝他的老友这样望着他,这不是之前的那个哈利·哈特,不可一世,现在的哈利柔软脆弱,似乎把自己当作了一个依靠。
“好的,那么我只得拒绝艾格西的毛遂自荐了……但是你要知道,我们并不是……”梅林又停下了。
梅林不敢正视自己的感情。自从他认识了哈利·哈特,就从没成功过。
他无法跟哈利实话实说,他与哈利只是多年的老友,从来没有过更近一步。不是没有年轻时的调情,但是那也仅限于此。他知道在哈利受伤之前,他们也互相都对对方给予了过多的关注,这在记忆混乱的哈利看来,确实有一些可能造成这种尴尬的误会。但是他不可否认自己有那么一些期待——但是也不该在哈利失忆的这段时间,这简直是乘人之危。
但他还是停下来了,没有向哈利揭露他们的真实关系。不过哈利迟早会发现,凭借他的观察……并且医生说他的失忆很可能不是终身的,说不定哪一天就想起来了,那样的话梅林岂不就成了感情骗子。
“好的,我与你一起回你家。然后我去收拾一些我的东西过来。”梅林这么说道。他从衣服包里拿出了几件普通的休闲衣服:“你可以先穿这些。”这是他从哈利家里的衣柜中找来的。
在哈利换衣服的时候,梅林觉得自己应该转过头去,但又觉得太过做作,毕竟他们只是同样性别的同事。但是他不由得会注意到哈利由于卧床多日而较先前苍白细瘦的躯体。他感到了一阵心疼。
哈利收拾停当,站起身来,准备与梅林一起出病房。梅林注意到他的脸上似乎有种难以抑制的喜悦,这表情在他老友的身上似乎好久没有出现过了。他不忍心叫这表情再次消失。

梅林将哈利安置好,就回到了自己的家。现在亚瑟之位空缺,Kingsman倒久违地成了个民主的组织。他将自己家中的备用监控设备也搬到了哈利家里,这样他可以在家继续工作——毕竟哈利失忆了不代表世界上的坏人们就罢工了。
哈利早已换上了他惯常穿的居家服,饶有兴致地看着梅林在他那间都是太阳报剪报的书房中接线、调试各种屏幕。他想,梅林对自己的家里那么熟悉,或许他曾经在这里住过一阵——难道是由于自己太烦人了,才把他的老好人梅林逼走了?他这么想着,一边告诫自己,以后切不可叫梅林生气了。
梅林在他家中处理着工作的事务,其间哈利去了一趟市场,下了两次厨,准备了两人份的午饭和晚饭——他的菜谱可是一点都没忘,虽然这之前这只是他少有的休息日时才搞的小把戏。梅林感到受宠若惊。他并不是从未在哈利家的长餐桌上吃过饭,但并不是这样,吃着哈利精心准备的煎得恰到好处的小牛排配香蕈酱,关键是对面还有一个刚刚解下围裙的哈利·哈特,一脸期待着赞扬地看着他。
他当然赞扬了。他感到自己整个要融化,但是另一些感情,比如愧疚和自责,却刺痛着他。
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他要顺着哈利的想象演下去,是应该在哈利把盘子放进洗碗机的时候在他的后颈上印下一个吻呢,还是要搂住他“爱人”的腰然后把下巴搭在对方的肩膀上呢?当然如果按着他的良心和道德来,这一切都不会有。但是他不知道哈利是否会为此而伤心——当他秉着为哈利好的态度,对医生讲述哈利的情况时,医生就建议他尽量不要叫哈利感到非常负面的情绪,这并不利于他的康复。
于是他尽量纯洁地在哈利脸颊上留下一个吻,并说:“我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另外,鉴于你的情况,我觉得我应该去睡客房。”
“……难道这种情况下你要留下我一个人?”哈利皱着眉头,望向梅林。
梅林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好的好的,我会跟你睡在一起。”他双手搭上哈利的肩膀,试图叫对方安心——当哈利什么时候记忆恢复了,希望他能够理解自己现在这样做只是为了他好。

当他忙完Kingsman的事务并洗完澡开到卧室,哈利正在卧室躺着看一本书。他乖巧占据着双人床的一边,而另一边显然是给梅林准备的。他觉得不感到尴尬简直是骗人——但是还不能表现出来。他俯下身,在哈利的额头上留下另一个纯洁的吻,然后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躺进去。
哈利放下书,扭过身来,看着拘谨地僵在床上的梅林——他还没把眼镜摘下来,正在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发愣。哈利探过身去,摘掉他的眼镜,放在床头柜上然后冲着梅林吻下去。
梅林不知道是否该推开哈利。而正在他犹豫的时候,哈利掀开了他的被子,跨坐在了他的身上。他捧着梅林的脸,继续吻着,试图撬开对方还在消极抵抗的嘴唇和牙齿。他的屁股蹭着梅林的下身,那睡衣什么热度都阻隔不了。
梅林显然硬了,那可是加拉哈德!但是对于梅林来说,那还是他暗恋了块三十年的同事。他想叫自己的良心都快点去死吧,快去把这个压在他身上煽风点火的老家伙扒光了操个痛快。哈利显然更是发现了这一点。他奇怪自己的爱人为什么今天那么被动,或许是还在害怕自己的伤势和记忆问题。但是这根本不是问题啊!毕竟他的阴茎那么硬了,现在根本就不是禁欲的时候!
哈利扒掉了梅林的睡裤,啊,真是个漂亮的大家伙。他没想什么就把嘴凑了上去,嗯,口感也很好,他想,以前他们的性生活一定很和谐。他将梅林的阴茎放入口中,无视梅林在床上没用的挣扎;而后他放松喉咙,一吸到底——而这一下子梅林终于老实了,并从喉咙里发出了低声的咆哮。
哈利感到很满意。他记得自己的润滑液在哪里(虽然不记得跟什么人用过——但这不是现在考虑的事!),他伸手去床头柜里拿,正在这分心的时候,梅林突然把他翻过去按到床上——他正以为他的爱人终于雄心勃发地准备跟他好好来一炮了——显然距离他受伤以来已经有好几个星期,这样的禁欲可不好受。
但梅林却是一脸严肃,一双鹿般的大眼睛瞪着他,漂亮的眉头拧起来:“哈利,你听我说!现在不是……”
“你在说什么的,你看你的家伙什么样了——我已经毫无问题——医生也是这么说的!”哈利十分生气。他想不通他的男朋友为什么要这样对他,即使是出于对他身体状况的关心,也不该如此地过于谨慎。他现在想要的是一场舒服的床上运动,而不是小心翼翼的呵护。
“我不是这个意思……”梅林试图解释,但他无法把真实的情况说出来,他不知道哈利听到他们真实关系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而这又会怎样伤害他已经支离破碎的记忆。
“那是什么意思?”哈利不叫自己去想象更加狗血离谱的剧情,诸如梅林在这几天之中就搞上了别人,或者他们本就是一对柏拉图情侣从没有这样做过(呸!谁信,看他的那家伙都硬成了那样)。
梅林望着他,眼中有一种复杂的情绪。哈利从中似乎分辨出来了一种愧疚和试图获得原谅的心情——难道是真的有了别的人?但梅林之后就伏在他身上,下巴搭在他的肩头,脑袋扎在他的颈旁。
他的梅林似乎在哭,他的梅林居然在哭!
“哈利……”他得梅林这么带着哭声地在他耳边说到,“哈利……我以为你回不来了……当你终于回来了我想跟你坦白一切但是你却失忆了我不能这样……”
哈利并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所谓坦白是只什么,但他也被吓得够呛,只能抚摸着梅林的后背,试图安慰他,说着,“没关系了……”
梅林逐渐平复了他的情绪,他从哈利身上起来,又躺回了刚才的位置。他闭上眼睛,说道:“哈利,如果你还想继续的话……”
哈利并不知道在这期间梅林心中经历了多么复杂的翻江倒海。但是他还是继续了做他刚才一直想做的事情。
他一边用润滑液开拓着自己,一边用嘴把梅林刚在一番折腾中变得不那么硬的阴茎搞得更加充血。而当他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朝梅林笑了笑,就坐了上去。这叫他俩都发出闷哼。他感受到梅林的脉搏在他的肠道中跳动,混合着自己的。他试着动了动——他似乎是有一段时间没做这种事了,他需要努力地放松着自己。
他双手撑在梅林的胸肌上,手感舒适又并不夸张,他试图在记忆里搜寻这个感觉——没搜索到,不过他也没在意。他慢慢地在梅林的阴茎上操着自己,并感受着梅林的双手终于忍不住诱惑地伸过来搭在他屁股上。他试着变换角度,使梅林的阴茎能够蹭到自己的前列腺,而一只手也松开了梅林的胸肌,回到了自己的阴茎上。
梅林坐起来,他配合着哈利的动作,一只手覆在哈利握着自己阴茎的那只手上,一起慢慢地撸动着。他向上挺动,努力寻找着能叫哈利的肠道痉挛地收缩的那个地方。
哈利觉得自己的大腿已经无法用跪坐的姿势撑住自己——或许是这段时间的卧床叫他的肌肉萎缩,而梅林则在更顺畅地顶着自己。他干脆放开自己的阴茎,只留着梅林的手伺候它,而用胳膊紧紧地搂住了梅林可靠的肩背。
他觉得自己就快高潮了。或许梅林也是,他不知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在梅林的手和阴茎的双重抚慰下射了出来。而梅林又使劲地往他的肠道中插了几下,便射了进去。
梅林感到一阵后悔,他不该射在哈利体内——或者说他不该没带套就跟他的同事发生性关系——确切说他本就不该跟他的同事做这样的事!
哈利伏在他身上,高潮过后的两人纠缠着倒在床上喘着气。梅林除了被哈利,还被一团团心绪缠绕着,但是还是没忘了等哈利喘匀了气,就把他弄到浴室里清洁。哈利像一只吃饱喝足的猫,看起来他是真的享受这种事情,梅林想,他努力不去思考哈利之前都是跟什么人做过这些事。最后他把哈利弄得干净舒适,回到了卧室,都躺回了原来的位置。

哈利看起来很快就睡着了,并且面容舒展,似乎还露出了些恍如满足的微笑。而梅林以为自己会彻夜难眠,但是却在不久之后就呼吸平稳地睡着了。
当哈利再次从这具躯体中醒来的时候,他仿佛被突然强加了许多记忆。那是他身边的各种人:听说已经死去的老上司亚瑟,他在乡间安享晚年的亲人们,性格各异但是打扮相似的同事们,还有两个年轻的同事,其中一个男孩子如同一只闲不住的柯基,还有他们的内勤,梅林,他的梅林,与他共同在前线或者在大屏幕后出生入死多年的梅林——但是现在还成了他的爱人——又一波记忆涌进来,在记忆混乱的时段中他把梅林当成自己的爱人,但是其实并不是——这本是令人尴尬至极的事情——他看向床的另一边——但是梅林是在这里躺着的,在他身边,睡得那么香,仿佛卸下了整个Kingsman的重担。
梅林本不是他的爱人,但是那又怎样?现在他是了。

 

CARLY SIMON LYRICS

“Nobody Does It Better”

Nobody does it better
Makes me feel sad for the rest
Nobody does it half as good as you
Baby, you’re the best

I wasn’t looking but somehow you found me
It tried to hide from your love light
But like Heaven above me
The spy who loved me
Is keeping all my secrets safe tonight

And nobody does it better
Though sometimes I wish someone could
Nobody does it quite the way you do
Why’d you have to be so good?

The way that you hold me
Whenever you hold me
There’s some kind of magic inside you
That keeps me from running
But just keep it coming
How’d you learn to do the things you do?

And nobody does it better
Makes me feel sad for the rest
Nobody does it half as good as you
Baby, baby, darlin’, you’re the best

Baby, you’re the best
Darlin’, you’re the best
Baby, you’re the best
Baby, you’re the best
Baby, you’re the best
Baby, you’re the best

【哈梅】For your eyes only

梅林的眼睛被蒙上了。
他知道这是谁干的,虽然这样对待他的那个人戴着面具。一个和歌剧魅影有些相似的面具,遮住了上半边脸,特别是眼睛的部位。他或许是想隐藏着自己的身份,但这对梅林来说简直是毫无用处。
他知道对方是哈利·哈特,被推定死亡的加拉哈德。
这个戴着面具的家伙在他家门口袭击了他,梅林本来并不会那么容易的被得手,但是他看见那人虽然穿着普通的成衣西装,但还是掩盖不了那熟悉的腰线和敏捷身手。梅林一愣,于是他根本就没有反抗,就被对方一拳扫到了脑袋上,在晕过去之前似乎还听到了对方说了一句“哎呀抱歉”。
那一下并不严重,梅林很快就醒了过来。看起来那袭击者把他弄回自己家,这花了他半秒时间确认了这一点,因为他的眼镜被摘掉,眼睛被黑色的布条蒙上了,但是气味叫他确认了这是自己的家。他被绑在自己的卧室里,非常尴尬地,双手系在了床头,还好双脚是自由的,身上的衣服还在。梅林感到可笑,哈利没死,这是个令人高兴的事情,但是他还没来及高兴呢,就被这个戴着可笑面具的“哈利”在自己家里绑架了。

他大声叫着:“哈利!哈利·哈特!你这老家伙什么意思啊!回答我!”他都不知道这个无聊的绑架者是否还在这间屋子。他可没空跟哈利玩这些乱七八糟。挣脱腕子上的结对他来说根本不成问题,但他想知道哈利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这幼稚的绑架者只是嗯了一声,什么也没说。难道他还以为自己不知道他是谁吗?梅林心想。
“哈利!回答我。你以为我不知道这是你?你这些日子死哪儿去了?你脸上的面具是怎么回事?”
“唔……”对方继续发出无意义的音节。
“哈利,是瓦伦丁把你打傻了?”梅林咆哮道。他想哈利要是再不跟他说话,他就挣脱绳子冲他脸上来一拳!先把那个蠢面具打碎了再说。他已经从两声嗯中大致判断了哈利的位置。
“没有……”哈利终于回答了一句正常的话。
“好吧。你这是想怎样?”梅林松了口气,他干脆躺在床上放松了下来,“恭喜你活着回来,你想怎么庆祝一下?”他这么对哈利说道。
他和哈利是好朋友兼炮友关系——他们都觉得这一点都不反常。他们年轻时就发展起来的友谊持续了近三十年,并且同时发现自己对对方的身体挺有好感,就这么顺理成章地搞了起来。但是由于对自己职业状况的担忧和对自己是否能对对方守贞的不确定,导致两人并没有真的做出“谈恋爱”那样的,从某些方面有种契约感的事情。
“梅林……”哈利小声地说,“我受伤了。”
“我知道,”梅林不耐烦地回答,“我知道你即使死里逃生的话大概也受了挺严重的伤。但是这对你不是家常便饭吗?并且刚看你的动作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不是……我……”哈利嗫喏道,“我觉得,我可能一辈子都没法离开面具了……”
梅林在黑色的布料之后翻了翻眼睛,哦,所以他就带着面具,还把我的眼睛蒙上了。他这位年过半百的炮友总是对自己的形象有着很高的追求高。梅林叹了口气:“总部的医生对疤痕处理很在行的,你若是早回来一点说不定他们会有更好的治疗效果。”
“还有眼睛。我的左眼也……”
哦,可怜的哈利!梅林心疼地咬了咬嘴唇:“没关系,我相信我们技术部门会单独为你设计一系列玩意,以对付你眼睛的问题……”他想伸出手,拍拍老友的肩膀安慰他,亲自查看他眼睛和脸上的伤势。
然后他发现自己双手还被绑在床上不能动弹,眼睛也被蒙着。
“哈利!现在可以把我手上和眼睛上的解下来了吧!你摘下面具叫我看看你。”
对面又没反应了。
“哈利……”他放慢语速,试图找到自己最温柔的声音去恳求对方。“叫我看看你?”
“不行!”哈利突然说,“我不想叫你看到我!”
梅林知道自己的老朋友有多倔强,他说不干的事情,连梅林都不能劝动他。“好吧,你说,你现在想怎么办?一直绑着我,从此对我的下半生负责?”他这么问道。

突然他感觉到哈利欺过身来,他正以为哈利终于想通了,准备解开自己手上的束缚和眼睛上的遮盖。但是他只是感觉到哈利似乎端详了一阵,然后就这样戴着面具吻上了自己。
“我很想你……”哈利把这句话含糊不清地吐在梅林嘴中,这种表白实在不是他的风格,或许瓦伦丁真把他打傻了也不好说。梅林回吻着哈利——他也想念哈利,这毋庸置疑,但是那面具很碍事。“哈利……摘下你那面具,如果你真的不想叫我再看到你,可以继续蒙着我的眼睛。”他觉得自己真是太迁就哈利了,但是这是已经快三十年的习惯,大概也没办法改了。
于是他听见哈利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摘下了面具,然后他们的皮肤相互接触,嗯,似乎还是原来的感觉,通过脸颊的皮肤并无法感知到对方的伤疤。
梅林并不反对他们来一发久别重逢的炮,不过他的双手被绑双眼被蒙,看起来倒像是情趣玩法。他们之前从未这样做过。
“梅林,可以么?”哈利这样问他。他哼了几声表示同意,他感到哈利玩够了他的嘴唇,开始对付他身上其他的部位。他的毛衣和里头的衬衫被掀起来堆到胸口之上,那个家伙在揉着他的胸肌,还用舌头舔他的乳头。他在黑暗中听着吮吸的声音,这过于色情了。他下半身扭动着,哈利没把他的双脚也绑起来,但现在它们则被哈利按住。他觉得自己两腿之间正叫嚣着需要关注,但他双手被绑着,什么都干不了。
他想提醒哈利快去对付一下他的下半身问题,但是这有点难以说出口,他只得把腰往上顶,希望哈利注意到。
终于哈利好心地扒下了他的裤子,连同已经沾着前液的内裤。
他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在哈利眼中看起来是如何的样子,他双手被绑在在头顶,嘴唇被哈利啃得发通红,样式普通和色情毫无关系的毛衣之下是还留着水渍的胸口,对比强烈。他的下身暴露在空气中,但几秒钟之后阴茎就被哈利含住,啊,又是一阵羞耻的吮吸声音,他在蒙着眼睛的布料后头还是紧紧闭上眼睛。
哈利爱梅林,他在消失的这段时间,他终于向自己承认了这一点。如果有可能,他希望和梅林有一些更近一步的关系,不只是好友和炮友。但是现在已经不可能了。他错过了无数次机会,终于耗到了今天,他左眼瞎掉了,附近还有难看的伤疤。他觉得梅林之所以能接受自己成为炮友,是因为自己的长相还算挺好,所以现在就完全没救了。梅林则是那么完美,(对自己的)脾气那么好,虽然有时可能有些技术宅,但完全不会是个无趣的人。总之他值得更好的。
他继续伺候着梅林的阴茎,然后分开他的双腿,向下舔去。梅林微微抽搐着,想逃离这刺激,但是被哈利紧紧按住。他嘴里念叨着哈利的名字,睫毛与布料的摩擦叫他几乎要挤出泪来。不可否认哈利把他伺候得很舒服,不管是哪一次,是哈利用他钻刁的技巧折腾得他筋疲力竭地射出来,还是他在哈利的身上驰骋,那家伙的腰那么柔软即使在这个年纪。
而后哈利给他做了足够的润滑,插了进去。梅林的双手无法动作,于是只能任凭哈利摆布,还好哈利一直没忘照顾他的阴茎。但当哈利一次次顶上他的前列腺的时候,他偏过头去,觉得自己的生理泪水还是浸湿了眼上覆盖的布料。
哈利不知道,在这一次之后他要怎么办。他本质上已经把现在当成了他们之间的最后一次。他俯下身去亲吻着梅林微张的嘴唇,梅林自觉地用两条长腿夹着哈利的腰。他在梅林耳边喃喃地叫着他的名字。
梅林似乎听到哈利声音中的忧伤和难过。“哈利,怎么了?”他努力在哈利的顶弄中说出完整的话。他想,或许这从小一直美到大的公子哥无法接受自己的伤疤,到现在还在为此事难过。“还在……想你的眼睛和……伤疤?那……都没关系,我们会……找到……”
“我想……”哈利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调,“我想继续这样……”梅林实在是没弄明白哈利指的是什么意思,他只得说:“没关系,如果你今天……不想叫我见到你的样子……那就……”

突然梅林感到手腕一阵轻松,然后眼睛上的布也被取下。他在傍晚的昏暗光线中看见哈利·哈特,他的老友,他多年的炮友,左眼眼眶外头的肉狰狞地挤出一道疤,颜色还没有变得和平常的皮肤颜色一样,而那只眼睛的虹膜已然不是原来温暖的蜂蜜色,却是死寂的灰白色。
“哦,可怜的哈利。”梅林活动了一下自己刚才一直被绑着的双手。他伸过双手捧着哈利的头,他吻在哈利的伤疤上。他的哈利看起来几乎要哭了,他从未在自己的老朋友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他的舌头划过哈利无神的左眼。
“就是这样。”哈利对他说,带着一种毅然决然的悲壮神情,“你不会想见到这张脸。”
梅林冲他笑了笑,说道:“但是你看上去邪恶而帅气。”他活动了一下下身——哈利的阴茎还埋在他体内,虽然经过刚才的情绪波动已然有些软下来,“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么咱们继续?”
哈利感到梅林的肠道绞紧了他,那样的火热。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开始流泪——他本来觉得这是他受伤以后的后遗症,他躲起来的日子总是这样,但其实他只有在想起梅林的时候才会。他蒙着一层白翳的左眼流出来的是带血的液体,而梅林伸过头去,虔诚地把它们舐去。

当哈利在把精液释放在梅林肠道里的时候,梅林也在自己和哈利的撸动中射在了自己和哈利的小腹上。他搂着哈利的后背,似乎希望将时间定格在这一瞬间。“你真的回来了。”他嘴里小声念叨着,好像之前他还不能确定似的。
“嗯,我回来了。”哈利小心地亲吻着梅林的嘴唇和眼睛。
“那就不要再离开。”梅林这样说道。
不要再离开。哈利突然意识到,他在梅林面前是没有任何事情需要隐瞒和掩饰的。他的梅林一直与他同在,而他自己才是一直在逃避和慌张的那个。但事实上,他没有什么不能被梅林看到,并且那些也只会被梅林看到,他的光辉与狼狈,美丽与丑陋,都留在了梅林清澈的眼睛中,以前如此,现在如此,或许以后也会是这样。

题目来源于007在1981年的电影,“For your eyes only”《007之最高机密》,文还是与电影无关,只可能与歌词有点关系。
歌词如下,翻译来源于网络。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Can see me through the night
才能看见在黑暗中的我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I never need to hide
才能让我从此不在躲藏
You can see so much in me
你会开始发现关于我的一切
So much in me that’s new
发现在真实世界中的我
I never felt until I looked at you
直到遇见了你,我才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Only for you
才感受到完全属于你
You’ll see what no one else can see
你将发现旁人所不知的秘密
And now I’m breaking free
而我即将重获自由
For your eyes only
而我凝视你的双眼
Only for you
才感受到完全属于你
The love I know you need in me
爱情让我感受到你是如此渴望着我
The fantasy you’ve freed in me
而梦幻让你释放了我
Only for you
完全属于你
Only for you
完全属于你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The nights are never cold
让我不再感到夜晚的孤寂
You really know me
你是如此的了解我
That’s all I need to know
但对我的了解到底有多少
Maybe I’m an open book
或许我就像是一本被翻开的书
Because I know you’re mine
因为我知道你是属于我的
But you won’t need to read between the lines
所以又何需在意真实世界中的我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Only for you
才感受到完全属于你
You see what no one else can see
你将发现旁人所不知的秘密
And now I’m breaking free
而我即将重获自由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Only for you
才感受到完全属于你
The passions that collide in me
你的热情让我产生爱的火花
The wild abandoned side of me
失去理智冲出了我的防线
Only for you
完全属于你
For your eyes only
只有凝视你的双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