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9章

第二十九章

 

地平线之上苍白的一团,是给纳奥斯三号卫星加温的恒星。不详的云层,遮挡了欧比-万右边的山脉。

雪下得更厉害了。

雪橇以最快的速度滑行着,他觉得自己都要融进暴风雪中了。如果不是原力,那可爱的晶状薄片,就会像弹丸一样砸在他的脸上。即便如此,他也几乎看不到东西,那些冰——灰的、白的,有时是蓝的——远没他想象得那么光滑。遍布卵石的地表,水无数次解冻又冻结,冻住了许多堆碎片,还有捕鱼冰洞,又有冰把洞重新填满……

一直被射击,则使情况变得更糟。

桥上连发爆能枪的爆能束,让他在河上穿梭而行,回转冰坝,越过小丘。反重力是可以让他越过障碍物——正如阿纳金在前方做的那样——但是欧比-万却无法摆脱这个困境。他的左手紧紧抓住控制杆/油门,右手紧紧抓着打开的光剑,抵挡着上方和后方过来的爆能束。

有这么一阵他好像回到了缪林尼斯特,与飞行摩托上德奇的枪骑兵机器人搏斗。

除了现在在下雪。

右耳边传来了嘶嘶声,他知道,其中一个雪橇追了上来。欧比-万从眼泪横流的眼中,看到雪橇上的人类驾驶员趴在控制杆上,给他的罗迪亚人同伴留出缝隙,让他可以把爆能束射进欧比-万的脑袋。欧比-万刹车,让那雪橇比罗迪亚人计划得更早地跟他并排。骑手的第一枪绕过了欧比-万的眼睛,第二发被他用光剑些微向下转向,直接炸到了雪橇的引擎。

机器瞬间爆炸,驾驶员和骑手朝着相反的方向被炸飞。

但是很快第二个雪橇就赶上了。

这辆雪橇只搭载了一名飞行员,但技术更高。飞行员扭动着油门,试图将他的雪橇推向欧比-万,让对方雪橇失去控制,或者撞向从冰块中伸出的树干。欧比-万将将绕过了后者,只是侧滑了一下。他让雪橇过度转向,直到其转了五、六圈后才恢复原本的路线。那时,那戴头盔的追赶者已经将要第二次撞向他,但是欧比-万已经为此做好准备了。他急转弯,转向追赶的雪橇,在剧烈的碰撞中继续前进,然后直接用原力推那个弹出的驾驶员。

雪橇冲向前,如同油门过度,飞行员几乎悬在操纵杆上。它加速冲向一个小丘,然后从空中以抛物线降落,以一定角度坠入一个薄冰覆盖的钓鱼洞,让机器和骑手都深深陷在冰块下。

水溅得到处都是,欧比-万冲过去的时候让他浑身湿透。第三辆雪橇还在紧跟着他。爆能束在他的耳边呼啸而过。他向前看到阿纳金和法阿的雪橇向南偏移,在纳奥斯三号许多小山的两座之间。致命的连续光束从连接山丘的桥上落下,但都没有击中阿纳金或法阿。

欧比-万没法复制阿纳金的灵巧转弯,他落后了四分之一公里,让自己成为了桥上刺客的轻易目标。他觉得没希望跟冰雹讲道理,就让雪橇绕了很大的转弯。但转过来的一刻,便撞上了追捕他的雪橇。

正面的撞车让他别无选择,只能丢下他的机车,让它自己在冰上继续滑行。就在他跳起来之际,桥上的炮手沿着河射出的爆能束,击中了机车驾驶员的胸膛,把他炸到空中。欧比-万转向无人驾驶的这辆雪橇,踏下油门,继续向上游行驶,离开了爆能束的范围。

在他的右边,山上出现了一阵喧闹声,巨大的阴影迅速笼罩了他。爆破声反复响起,他前方的冰断裂,形成一道宽沟,里面搅动着汹涌的水。

即使欧比-万想尝试,也不能确定自己是否能跨越这个鸿沟,于是他努力踩住了刹车。

在雪橇离那裂缝十米来远的时候,一条金属爪斗搭上了他,抓住并把他抓离了座位。他的手扭了一下,光剑飞到了冰上,然后雪橇就滑入了冰水中。

“星之尽头啊,”欧比-万嘟哝道。

那爪斗连接在一根摇曳的缆绳上,冲向一辆难看的雪划艇的腹部。

法阿红色的手抱在阿纳金腰上,她大声吆喝着,显然很开心。或许她的呆滞是因为那些过多的饮料——或者更多的是因为他们。

“你错过了你的召唤,绝地,”她在他右耳旁喊道,“你本来可以成为飞梭赛冠军!”

“我干过,我得过。”阿纳金转头说道。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欧比-万从雪划艇上被撞飞的状况。阿纳金用刹车和推进器给雪橇来了个180度转弯,从他们刚通过的桥下冲了回去,躲开了爆能手枪的不间断火力。

“尖齿鱼收集器,”法阿看到雪划艇时解释道,“聚集起来抓,因此渔民就无需将货物运到城市。这就是我在这做的——这就是我的工作。”

握住欧比-万的爪斗已经接近雪划艇有一半的距离了。

“我不知怎样能让他及时过来,”法阿说。

“准备拿起控制杆!”阿纳金说。法阿的手抓着他的袍子:“你要去哪儿?”

“往上。”

阿纳金全速向前,将雪橇带到了支撑桥一半的山坡上。在速度顶峰时他开启了反重力。然后他从迅速上升的雪橇上跳下来,用原力将自己推向摇曳的爪笼。

雪划艇上的驾驶员看到他过来,试图向右倾斜,但是不足以阻止阿纳金锁定那个爪子,罗迪亚人副驾驶员打开门,朝着他的移动目标射击。

“我就觉得你会出现的。”欧比-万在爪子里说。

幸运的一击从上方击中了爪笼,并弹开。

“坚持住,大师!这会有点不好看。”

欧比-万听到阿纳金光剑点燃的声音。他从爪斗的金属爪内看到了什么。

“阿纳金,等下——”

但是这可阻止不了他。

当爪斗到达货舱的可及范围内时,阿纳金挥舞着光剑,切开雪划艇驾驶舱的地板。火花和烟雾从火坑里倾泻而出,其迅速向右倾。它穿过一座桥塔一米之后又旋转着冲向山坡。

坠机的前一刻,阿纳金切断了爪斗的缆绳,爪笼坠落,撞到湿滑的地面,疯狂地旋转,欧比-万在里面弹跳着,阿纳金用原力固定在外壳上,在无法预料中颠簸翻滚跌落。雪划艇撞到了山坡上。爪斗在河的另一边停下,两名绝地浑身都是雪,看起来如同万帕。

阿纳金的光剑马上削掉了爪斗的爪,欧比-万爬出来,吐着雪,像猎犬一样抖着自己。

“法阿在哪儿呢?”

阿纳金扫视着山坡。桥上的刺客们收拾行装逃走了。最终他指了指河的对岸,有一架雪橇被楔在两堆冰之间。

他们来到法阿身边,她脸朝下,在爆炸了的机器旁几米处。阿纳金轻轻地把她翻了个身,看到一个爆能束已经击断了提列克人右边的列库。当他把她抱起来时,她的眼睛眨了眨,望向他。

“别告诉我,”她虚弱地说,“我还活着,是吗?”

“很抱歉告诉你这坏消息。”

“在巴克塔中泡一个星期,你就会跟新的一样。”欧比-万说。

法阿叹了口气:“我不反对你。你已经尽全力让我即将被杀死了。”她看着周围,“咱们不该找掩护吗?”

“他们走了。”阿纳金说。

法阿摇了摇头:“这些年来,他们终于——”

“我不这么认为,”欧比-万打断道,“有些比雷思·西纳更重要的人,不希望我们对那艘星舰了解太多。”

“那么我最好把其余的也告诉你——我是说,关于科洛桑的。”

阿纳金把她抬起来:“你把船送到哪儿去了?”

“到参议院以西工业区的一栋旧楼。一个叫做‘工作区’的区域。”

 

repulsorlift 反重力

Muunilinst 缪尼林斯特

lancer droid 枪骑兵机器人

wampa 万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