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2章

杜库爷爷主场。

真是,单恋(……

第二十二章

 

可怜的冈雷,杜库想。可悲的家伙……

但是,因为他将机械椅留在了卡托内莫伊迪亚上,他理应受到格里弗斯得所有恐吓。

杜库隐居在他位于考恩的城堡中,刚刚与将军交谈,他正在考虑,如何最好地处理这种情况。虽然贝尔德隆发生的事件,并不能完全证明共和国已经成功解密了分离势力的代码,并拦截了格里弗斯向冈雷的传输,但应该谨慎地假设,情况确实如此。杜库已经下令将军暂时不要使用该代码。但是被没收的超波收发器引起了更多的关注。共和国向贝尔德隆伸出了援助之手,这说明了其窃听的成功,这实际上表明,机械椅提供的不仅仅是情报。这些线索会引向甚至使格里弗斯都震惊的秘密。

将军不习惯于在战斗中失败。即使作为自己物种中的将军之时,他也很少遭受失败。最初,这就是让他引起西迪厄斯注意的地方。在西斯尊主向杜库表达了对格里弗斯的兴趣之后,杜库反过来向银行业集团的桑·希尔主席表达了对格里弗斯的兴趣。

可怜的格里弗斯,杜库想。可悲的家伙……

在赫克战争期间,以及随后被IBC雇佣期间,格里弗斯就已经遭受了许多次暗杀。希尔本人提出了穿梭机坠毁的方法,尽管那也有些风险。

如果格里弗斯在坠机中死了该怎么办?

杜库告诉希尔,那分离分子到别处寻找指挥官就可以了。但是格里弗斯幸存了下来,并且状况不错。实际上,他所遭受的大多数危及生命的伤害,都是在他被从燃烧的沉船残骸中拉出之后发生的,且经历了深思熟虑。

当他最后同意重建他的身体后,他们许诺,不会对他的心智进行任何重大的改动。但是吉奥诺西斯人拥有改变思想的方法,而受者不会意识到自己曾被篡改过。格里弗斯当然相信他一直是现在这样的冷血征服者,但事实上,他的残酷和英勇,部分要归功于他的重建。

西迪厄斯和杜库对结果感到非常满意。尤其是杜库,因为他对自己指挥一支机器人部队毫无兴趣,并且,照顾像是纽特·冈雷、舒·梅,以及其他终将组成分离势力议会的其他巢群心智的家伙们,已经让他尽全力了。

训练格里弗斯也是个乐事。杜库在训练他那些所谓的黑暗绝地门徒时,要逼迫他们释放自己的愤怒,对于格里弗斯,他不需要哄骗他这样。吉奥诺西斯人给格里弗斯安插了足够的愤怒。至于将军的战斗技能,绝地几乎没有能力击败他。在战斗演习中,甚至杜库都觉得难以压倒地胜出这位半机器人。

而后,杜库自己也保存了一些秘密。

以防万一。

如果“心”和“西斯”这两个词可以摆在一起的话——那么对格里弗斯的转变,是想使其拥有一颗西斯的心。黑暗面的本质,在于愿意使用任何手段,来达到预期的目的——对于西迪厄斯尊主,就是将银河系置于一个单一、聪明的头脑的统治之下。

当前的战争,是西斯一千年精心计划的结果——一代又一代的导师和学徒,传承着黑暗面的知识。从达斯·贝恩之后,师父和徒弟每代之中不会超过两人,他们致力于利用黑暗面的能量,使用一切机会,让黑暗逐渐发展。尽可能在任何地方,促进战争、谋杀、腐败、不公正和贪婪。

类似于向共和国的政体引入隐蔽的恶性肿瘤,然后监视着七从一个器官传播到另一个,直到肿瘤达到可以破坏重要系统的大小……

西斯从他们自己的内部斗争中了解到,当权力成为生命的唯一目的时,系统就会开始从内部崩溃。对那权力的威胁越大,威胁就会越紧迫。

绝地武士就是这种情况。

在达斯·西迪厄斯出现的之前二百年内,黑暗面的力量不断增强,但绝地却没做出什么事去挫败它。西斯也对绝地拥有如此大的权力这件事,感到高兴,因为最终,他们对权利的判断力,将使得他们对其间发生的事情视而不见。

因此,让他们自我满足吧。让他们变得柔弱且不知变通。让他们忘记善恶共存。让他们只看到自己大肆吹嘘的圣殿,因此而一叶障目,不见全局。并且,无论如何,他们自己获得的力量,会使自己更容易被推翻。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瞎了。许多绝地意识到了变化,向着黑暗面的转变。可能尤其是年长的尤达。但是组成绝地委员会的大师们,被这转化的必然性所束缚了。他们没有去试图寻找即将到来黑暗的根源,只是尽力去遏制它。他们等待着天选之子的诞生,并错误地认为,他或她能够恢复平衡。

这就是预言的危险。

正是在这个时代,杜库出生了,由于与原力的紧密联系,而被放置在了一个,已经对以共和国为名义所行使权力而变得自满、专注、自负的武士团之中。共和国对公正视而不见,对消除不公没有一点兴趣,因为他们与掌握指挥权的人达成了有利可图的交易。

尽管纤原体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绝地使用原力的能力,但杜库继承的其他特征,也发挥了作用,尽管圣殿竭尽全力消灭它们。他受到贵族和富裕人士的称赞,并渴望获得声望。在他年轻的时候,就已经沉迷于西斯和原力的黑暗面了。他在绝地之中循规蹈矩,成为了圣殿中最敏捷的剑术大师和讲师。然而,从一开始,他的最终转变就已经不可避免了。绝地不曾知道,杜库在武士团中引起的混乱,与一个在塔图因被奴役而长大的小孩一样大。

他的不满情绪继续增长而恶化,他对共和国参议院的沮丧,对无能的最高议长瓦洛伦、以及对短视的绝地委员会成员的失望。贸易联盟对纳布的封锁,在沙漠中发现了天选之子的谣言,奎刚·金死在了西斯的手上……委员会成员怎么能够看不到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能够继续宣称,黑暗面掩盖了一切?

杜库与任何愿意听的人都说了很多。他的不满显而易见。尽管他与尤达的师生关系不是很顺畅,但他也曾和对方公开谈过这些事。但是,尤达是个高寿导致保守主义的明例。杜库的真正知己是赛福-迪亚斯大师,他虽然也对正在发生的事感到不安,但他太过软弱,无法采取行动。

纳布战役表明,西斯又回到了明处,并且那个西斯尊主正在某处继续工作。

那个西斯尊主:那位天生具备了作出最后一步能力的人。

杜库想过,要把他找出来,甚至杀死他。但是,即使他对预言没有信心,也在怀疑,一名西斯的死是否会阻止黑暗面的发展。

下一个人还会出现,之后是下一个人。

他根本没必要去寻找西迪厄斯,因为西迪厄斯主动接近了他。西迪厄斯的大胆起初让他感到惊讶,但杜库很快就对这西斯着迷了。他们没有进行光剑决斗一决生死,却进行了大量的讨论,并让他逐渐理解,他们对如何从堕落中解救银河,看法并没有太大不同。

但是,与西斯的伙伴关系,并没有让他成为了西斯。

正如绝地技艺也需要被传授一样,黑暗面的力量也是如此。他的长期学徒生活就这样开始了。绝地警告说,愤怒是通往黑暗面的最快途径,但愤怒不过是原始的情感而已。要理解黑暗面,必须要乐于超越一切道德,将爱和同情心抛在一边,并尽一切必要的努力,让世界处在掌控之下——即使这意味着要夺取生命。

杜库是个热切的学生,但西迪厄斯仍与他保持一定距离。也许他曾为他之前的那个野蛮学徒,达斯·摩尔,寻找其他的替补人员,但那家伙实际上不过就是个打下手的,和阿萨吉·文崔斯、格里弗斯将军一样。西迪厄斯将杜库视作一个真正的同伙——来自其他阵营的平等个体,已经接受了绝地技艺的训练,是个决斗大师,也是个有政治远见的人。但他需要评估杜库承诺的深度。

你在绝地圣殿中的前知己之一,已经意识到了即将发生的变化,西迪厄斯告诉他。这个人联系了一群制造克隆的人,准备为共和国建立一支军队。但是不能留下赛福-迪亚斯,因为不能让绝地知道这个军队,除非我们准备好了让他们知道。

因此,在谋杀赛福-迪亚斯大师后,杜库完全拥抱了黑暗面,西迪厄斯授予了他达斯·泰拉纳斯的头衔。在离开绝地武士团之前,他的最后一个举动,是抹掉绝地档案馆中所有卡米诺的信息。然后,作为泰拉纳斯,他在博格四号卫星上找到了费特;他指示这曼达洛人去卡米诺;并通过曲折的路径为克隆工程付款……

十年过去了。

在新任最高议长的领导下,共和国有所恢复,然后又变得比以前更加腐败,被更多问题所困扰。西迪厄斯和泰拉纳斯也尽其所能地使其恶化。

西迪厄斯有能力深入了解未来,但总会有意外。黑暗面的力量也带有着灵活性。

欧比-万·克诺比追踪费特到了卡米诺,然后出现在了吉奥诺西斯。突然之间,奎-刚·金的前学徒,就出现在了杜库鼻子底下。但是,当他向西迪厄斯告知欧比-万的出现时,西迪厄斯只说,顺其自然吧,达斯·泰拉纳斯。因为我们的计划正在完全按照我的预见进行。原力是站在我们这边的。

现在,新的麻烦出现了:由于纽特·冈雷在卡托内莫伊迪亚上的失误,共和国和绝地已经有机会找到西迪厄斯的下落,并让他暴露。

那机械椅特殊的收发器——以及其他类似的收发器——是由许多人为西迪厄斯制造的,他们其中一些还活着。如果共和国特工——或者绝地武士——足够聪明和执着,他们可以成功地找到西迪厄斯的更多信息,而那是他并不想为人所知的……

杜库想,必须告诉他这个。

或者不告诉?

他犹豫了一下,想象了一下,他可能因此而获得的力量。

然后他径直走向西迪厄斯给他的超波收发器,开始传输。

Kaon 考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