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6章

撸否网页版看起来又开始屏蔽我的ip地址了,昨天用手机发的也直接限流,在首页消失。
看看这篇发得出来么。
昨天发的其实是有关这篇翻译里“酒红色”这个词的吐槽,引申到星战小说词汇和其他小说词汇。http://nekropolis.lofter.com/post/3ef740_12e3f0b80

《邪恶迷宫》的剧情笔记在这里 http://nekropolis.lofter.com/post/3ef740_12d6bcbb1
这段讲的是,杜库亲自来到科洛桑见帕尔帕廷,汇报任务,接受西迪厄斯的新指示。
杜库爷爷看起来这辈子也没听说过达斯普雷格斯的悲剧,白活了。
这里的这工厂就是普雷格斯里ppt被格兰人绑架到的那地方,http://sithari.lofter.com/post/1fff225c_12e1c6bfe 但其实是西斯产业,之后成为了馍的据点,克隆人战争动画里杜库和ppt也在这儿搞过事。

第26章

科洛桑有一些地方根本无法说服机器人空中出租车司机载你过去,即使承诺给它免费一年在工业自动机上的润滑浴。
比如科洛萨圆环以南的后街迷宫。
达令街,从乌斯克鲁上方穿过沃斯·盖萨尔街。
马奈拉上坡那里的哈扎德天空隧道。
以及通俗地被称为“工作区”的任何地方。
它是参议院区的脚垫,上方是“新筑”的尖顶和圆顶,刀片般薄的方尖碑呈现如同旧烛台般的闪耀合金色,工作区一直是一个蓬勃发展的制造区域,直到成本上升,导致航天器零件的生产、劳动机器人和建筑材料迁移到外星球。
在暗淡的平顶工厂和装配厂绵延几公里后,出现了高耸的起重机和巨大的龙门架,和无尽头的生锈磁悬浮铁路——如果科洛桑还能长草的话这里就会满是杂草了,还有由火箭鳍支撑的空置企业摩天大楼……在几个标准世纪中,该地区一直是来自内环和殖民区数十亿勤劳移民的目的地,他们在核心区寻求就业和新生活。现在的工作区则是来自纳沙达、需要有个洞来躲藏的逃犯的目的地。如果一个科洛桑人刚被阿尔高银行解雇、想要找个人干掉他的前任老板的时候,他可能会冒险造访工作区。或者当死亡烟卷不再能满足,需要一些“原质”胶囊的时候……
几代人之前就关闭的工厂的排气管,依然在喷出有毒烟雾,使得科洛桑的落日变得金红辉煌,吸引着参议院区“天座餐厅”富裕常客的目光。
如果可以确定每栋建筑的主权,那么整个区域可能已经被拆除了。谣言说,雇佣的刺客和犯罪团伙在工作区掩埋了如此多的尸体,它应该被视作墓地。
然而杜库喜欢这个地方。
与他的家乡塞伦诺相反,工作区对于获得“达斯·泰拉纳斯”头衔的这个人来说,是一个远离家乡的家。
特别是其中的一栋建筑——圆柱状、有着圆顶和角形扶壁,矗立在工作区污染严重的核心,像一根撞入其心脏的桩子。黑暗面很强大——是达斯·西迪厄斯造成的——这座建筑曾是杜库当学徒的地方,就像它在杜库之前曾作为达斯·摩尔的训练基地一样,而没人知道在摩尔之前还有多少西斯门徒。
在战争爆发前的十年间——人们认为在那时,塞伦诺的杜库伯爵正在中环和外环那些被剥夺权力的世界兜售他的分离主义议程——事实上,他在工作区中度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随意进出,或按照达斯·西迪厄斯的要求。即使在三年战争开始后,他也能够在不必担心被发现的情况下访问科洛桑,部分归功于吉奥诺西斯人为他的星际小帆船设计的独特对策。
改装过的庞沃尔卡116以其微小的起落架停靠在建筑物巨大的停靠空间。有着尖头弓形甲壳和球形驾驶舱,这种小帆船在设计上非常具有吉奥诺西斯风格。然而,它标志性的帆是在西迪厄斯的帮助下获得的,来自格里人领地中的一名前共和国文物经销商。这帆很少使用,现在被卷进了甲壳的腹侧,它是由一个古老的航天比赛创造出来的,已经把超大排放推进的秘密带进了坟墓。
命令帆船的FA-4飞行员机器人呆在驾驶舱内,杜库活动着在长途飞行中有些僵硬的双腿。他的黑色长裤塞在黑色礼服靴子里,黑色的外衣被宽皮带束紧,塞伦诺甲布斗篷在他的肩膀后面闪闪发光。前往科洛桑的这种旅行,他从没费心去伪装自己。他银色的头发、胡须,以及怒发的眉毛,一如既往地修饰整洁,给了他一种舞台魔术师般的形象。
与通常相比,杜库的步伐匆忙而有些杂乱——这对认识他的人来说,表明了伯爵感到有些困扰。如果要问他,他可能真的会承认。即便如此,在把来访的原因放在一旁的时候,他带着一些喜爱视察着这个停靠港,回忆起他在西迪厄斯的监督下度过的时光:学习西斯之路、练习黑暗技艺、完善自己。
掌握邪恶,尤达会这么说。
这问题一部分是语义上的:绝地武士团认为,原力的黑暗面等同于邪恶。但影子要比强烈的阳光更邪恶吗?认识到黑暗面已经开始占据优势,绝地们——作为对原力的服务者——应该已经足够心领神会,来与它结盟。毕竟,这一切都是为了平衡,而如果保持平衡需要黑暗面占上风,那就应该如此。
在杜库这里,西迪厄斯不必在光剑技术上浪费宝贵的时间,也不会消除杜库在绝地圣殿度过的时光中所产生的恶习,因为杜库自己早就摆脱了那些。相反,西迪厄斯专注于给杜库提供了相当于速成课程的东西,叫他来利用黑暗面的力量——仅尝一口便可陶醉。这足以说服杜库,除了放弃武士团,没有别的道路可走;而他的整个生命都是为成为西迪厄斯的学徒做准备。
他最终找到了一位真正的导师。
西斯认为没有必要只接受年轻的学徒,尽管他们经常那样做。有时候,训练那些活得足够久、产生了破灭的幻想、愤怒或者报复心的学徒,反而会更顺利。相比来说,绝地被同情所束缚,他们倾向于表现出怜悯、宽恕、听从良心的指示,使他们无法将自己置身于黑暗面。而西斯则能够变成大自然的力量本身,异常强大而快速,能够召唤西斯闪电、外化愤怒,并不需要使用绝地们喜欢召唤的魔术般的手段。
西斯明白,共和国的精英主义和流氓主义,只能通过将银河系的不同生物置于一只手的控制之下来结束。只有通过强制秩序才能拯救银河系。
绝地那些傻瓜们,没有看到这个。他们对自己将来垮台、结束的时刻,是完全盲目的。
多么愚蠢——
轻柔的脚步声让杜库转过身来。
从停靠港的一边,一个身影接近了。他穿着酒红色的连帽斗篷,颈部扣着一个形制独特的扣子,那斗篷柔软宽松,覆盖了除了下半张脸和双手之外的所有部位。兜帽被拉得很低,使穿着的人能在科洛桑地下阴暗的小道和广场中,不被人注意地走过,叫人把他想象成是个隐士或者宗教人物,从别的星球来到核心区。
西迪厄斯在过去的十三年中,几乎没有提到过他的年轻时代;而有关他的师父,达斯·普雷格斯,提到得更少。
不止一次,杜库认为西迪厄斯和尤达具有一些共同特质。原则上,他们都并不完全是看起来的那样——也就是说,因年龄,或者为了掌握西斯和绝地技艺所需的强度,而变得虚弱。
在吉奥诺西斯,尤达轻松躲过杜库向他投掷的西斯闪电,这处理叫他惊讶。他想知道,在尤达八百多年的生命中,这绝地大师是否在某些程度上研究了黑暗技艺,或者仅仅是叫自己来熟悉他的敌人。在维君,仅仅一个月之前,尤达也这么承认了。带着黑暗,我有,他曾这么说。尤达可能认为他已经在吉奥诺西斯上打败杜库了。但事实上,杜库只是逃离了打斗,来保护他携带的图纸——那在将来某一天会成为终极武器……
“欢迎,达斯·泰拉纳斯,”西迪厄斯边走近边说。
“西迪厄斯尊主,”杜库说,微微鞠了个躬,“我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考恩。”
“并且你冒着很大的风险,我的徒弟。”
不知是天生的还是故意为之,西迪厄斯的话语缓慢而如咝音。
“可控的风险,阁下。”
“你是否担心共和国已经变得如此善于窃听,以至于他们现在可以截获我们的私人通讯?”
“不,阁下。正如我告诉您的,我得说,共和国可能已经破译了我们用来与我们的……合作伙伴沟通的代码。但我相信,情报部门对我们在艾斯卡特处理那个比思人的计划一无所知。”
“那我的指示被执行了?”
“是的。”
“那你还是来到了这里,”西迪厄斯说。
“有些事情最好是实时讨论。”
西迪厄斯点了点头:“那就让我们就实时谈谈这些事吧。”
他们默默地走到一个阳台上,俯瞰着工作区蔓延的荒凉景色。在远处,参议院区的玻璃塔楼消失在云层中。杜库前一次造访时,导致了一名不被信任的参议员被绝地武士昆兰·沃斯暗杀。多次受到杜库的攻击,昆兰设法跟踪杜库来到了工作区,但他并没有察觉到黑暗面在那里生根的深度。
“我怀疑萨尔·卡萨的失踪并没有按照计划进行,”西迪厄斯终于说道。
“很遗憾,阁下。他被拘留了,但我们在艾斯卡特的工会联盟未能采取足够快的行动。在处决之前的几个小时,一名共和国的情报人员在两名绝地武士的帮助下,从该设施中救出了卡萨。”
杜库本来一只手就能数出他看到西迪厄斯生气的次数。
而现在他需要两只手了。
“这些事我得听听更多的,泰拉纳斯尊主。”西迪厄斯故意缓慢地说道。
“我之前知道,正是这两个绝地最近访问了希查尔人的世界,查罗斯四号行星。”
抢在杜库之前,西迪厄斯说:“机械椅的雕刻师……”
“同两个人。”
西迪厄斯沉思了一会:“从冈雷总督到希查尔人雕刻师,再到实现我对超波收发器和全息投影仪设计的比思人……”
“绝地们想要揭露您,阁下。”
“他们成功了又怎么样?”西迪厄斯厉声说道,“你认为这会结束我的行动吗?”
“不,阁下。但这确实是出乎意料的。”
西迪厄斯从他的兜帽下看着杜库:“是。是的,正如你所说,这是出乎意料的。”他把目光投向远方的塔楼,“有一天,我可能会选择向银河系揭示自己,但不是现在。这场战争必须还要持续一段时间。我们还需要把一些星球和人员转变到我们这方来。”
“我明白。”
“告诉我,是谁在进行这项搜索?”
杜库有目的地呼出了一口气:“天行者和克诺比。”
西迪厄斯花了很长时间才作出回应:“所谓天选之子,以及一个足够幸运的绝地武士,他叫人几乎要相信运气。”他没有改变目光方向,补充道,“我对这一事件的转变感到不满,泰拉纳斯尊主。非常不满。”
在还是师徒的时候,克诺比和天行者就威胁到了杜库的存在。在吉奥诺西斯,他故意让他们追捕他——正如西迪厄斯指示的那样。同样按照指示,杜库让克诺比意识到达斯·西迪厄斯的存在,通过告诉他们真相,反而混淆绝地武士团。在小帆船的停靠港,他向克诺比和天行者展示了他的高超技艺——尽管天行者在他们第二次对决的时候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击败。愤怒,这年轻的绝地被证明是个强大的对手,而杜库怀疑自吉奥诺西斯以来,他会成长得更加强大。
我从很早就关注年轻的天行者了,西迪厄斯曾经承认过。
而最近更是如此。
“阁下,您为冈雷、我、以及其他人提供的通讯设备的其他制造者,绝地可能还会搜寻他们。此外,还有格里弗斯在贝尔德隆的失败。”
西迪厄斯做出了个接受失败的姿势:“不要为贝尔德隆而烦恼。让共和国相信他们已经从他们珍贵的核心区中将我们驱逐了,这可能反而符合我们的最终目的。至于你对保守我行踪秘密的关心,我很感动。但现在,我也看到一个方法,来设计对我们有利的事件。”他停下来思索着,然后说,“是的,我开始看到在天行者和克诺比将追踪的痕迹上,迸发的火焰。”
西迪厄斯转向杜库,恶毒地笑着:“他们的直脑筋将把自己拱手献给我们,泰拉纳斯尊主。我们将在纳奥斯三号卫星上为他们设下圈套。”
杜库允许他的怀疑展露出来:“那是已知空间中可找到的最遥远世界,阁下。”
“然而克诺比和年轻的天行者会找到通向那里的路。”
杜库决定相信他:“您要我做什么?”
“就做些安排吧——因为你还需要做别的事。雇佣外人。”
杜库点了点头:“就这么定了。”
“还有个小小的附加要求:叫克诺比停止在那儿捣乱。”西迪厄斯讥笑般地说出这名字。
“他对我们的计划构成了如此强大的威胁吗?”
西迪厄斯摇了摇头:“但是天行者是的。而克诺比……克诺比对他来说一直像是个父亲。一旦天行者成为孤儿,他将被转变。”
“转变?”
“转向黑暗面。”
“成为学徒?”
西迪厄斯凝视着他:“在恰当的时候,泰拉纳斯尊主。只有在恰当的时候。”

Industrial Automaton 工业自动机
Corusca Circus 科洛萨圆环
Daring Way 达令街
Uscru 乌斯克鲁
Vos Gesal 沃斯·盖萨尔街(就是《克隆人战争》电影中变身人的飞艇掉下来的那条街)
Hazad’s Skytunnel 哈扎德天空隧道
Manarai Uplift 马奈拉上坡
“The Works” “工作区”
New Architecture “新筑”
Nar Shaddaa 纳沙达
Bank of Aargau 阿尔高银行
death stick 死亡烟卷
Crude “原质”
Skysitter Restaurant “天座餐厅”
Punworcca 116 庞沃尔卡116
Gree Enclave 格里人领地
armorweave 甲布
Vjun 维君
Kaun 考恩
Escarte 艾斯卡特
Bith 比思人
Thal K’sar 萨尔·卡萨
Charros Four 查罗斯四号行星
Xi Char 希查尔人
Belderone 贝尔德隆
Naos Three 纳奥斯三号卫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