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书笔记】星战正史《黑暗门徒》

听完了《黑暗门徒》。这本讲的是文萃斯和昆兰沃斯的故事。有人写过介绍和评论http://www.starwarschina.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9775&extra=page%3D1

这两个人物貌似都是克隆人战争动画里与之前的eu漫画里的设定改动较大的角色,因为我自己没怎么看过eu漫画所以也没法评价其改动。我自己挺喜欢动画里给文萃斯写的背景故事。昆兰我听说eu里是个比较苦大仇深的角色但是动画里比较玩世不恭快活,不过出场比较少所以也没什么感觉。

事先看了剧情简介,觉得这两个人都有点亦正亦邪,应该是挺有意思的故事。

虽然说是动画脚本改编,不过感觉有些情节(比如文萃斯色诱目标,以及文萃斯昆兰两人互相吸引的详细描写)应该在子供向动画中拍不出。

声优是Marc Thompson,读得挺好,几乎每一个人物的声线和语调都很还原。唯一就是(其实不能算缺点?)就是有点入戏太深,唔,举个例子就比如某人被force choke了,他在读这件事的时候都会做出被choke的声音(而不仅是读被choke的人说的话的时候),于是就感觉……听着有点累得慌。(据说索龙那本也是他读的,评价蛮好的我记得)

本书可读(可听)性挺高的,如果喜欢自己看剧情转折的话(转折还挺多的),建议自己看,全被剧透了其实就会……减弱兴奋感吧。

剧透剧情和有趣细节以及插播感想:

开头就讲杜库袭击了个难民船。

然后绝地议会开会,梅斯说:我觉得咱得斩首行动,想办法直接把杜库弄死,分裂势力就闹不起来了。欧比旺觉得不妥。尤达也觉得这已经坠入邪道了。(插播一点:我记得看过梅斯对自己在吉奥诺西斯没杀杜库却把姜戈费特杀了好像一直心存疑虑,他觉得当时对杜库还有一定的附件心理,毕竟老伙计,不过那可能是旧EU?)

但是最后尤达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于是就召回昆兰沃斯,布置任务,叫他接近文萃斯,合伙杀杜库。

欧比旺说:我跟她熟!之后有一段俩人私下里很可爱的对话,昆兰问欧比旺一些有关文萃斯性格、做派的问题。

昆兰从波巴博斯克那伙人那儿知道了文萃斯的去向,说自己也跟她有仇。

就去潘托斯找正在那儿逮人的文萃斯,先是作势要帮忙,然后“女司机带带我!”,各种死皮赖脸跟着。文萃斯: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文萃斯这时候有金色短发。原来她不是天生光头啊……

她用一个黄光剑,说是黑市买的。

但是两个如此有个人魅力的人,就互相吸引了。文萃斯终于答应昆兰当跟班,还要训练他,昆兰也不能用原力,就很惨。文萃斯以前都是当奴隶当徒弟被使唤来去的命,现在终于当师父了,也挺高兴。

欧比旺还打电话来问昆兰办得怎么样了。昆兰暗地吐槽,绝地议会肯定把他这行动当成个连续剧来追。昆兰还一直说,我得的这些赏金挺多的之后能归我自己么。欧比旺说你别想这么多!

有次俩人喝了点酒,就想互相套话,虽然没说出啥实质性的情报,但反而都叫自己开始思考人生了。

文萃斯问:你有什么故事吗?

昆兰想了想自己任务时的故事挺多的,但是都是任务啊,也不是我的故事。就说:我没故事,你呢?

文萃斯说:我故事很多,但结局都不好。

昆兰在想,自己不能对任务产生疑虑,虽然自己现在在骗她,但杀杜库她肯定也是愿意的。但之后她怎么办呢?他自己怎么办呢?绝地不能想这些问题。

俩人接了个活儿,是给派克集团的一个头目,去穆斯塔法,解救他被黑日集团绑架的家人。出生入死解救完了,送回派克头目的星,这时候黑日就带着大兵攻打过来了。他们觉得不能掺合,就迅速跑走了。但是昆兰觉得那些人特别是刚救的妇孺都活不了了,有点难过。

这时候昆兰就忍不住跟文萃斯说了自己是绝地的事。文萃斯说我早看出来了!昆兰就把所有事都说了,文萃斯决定带他去达索米尔训练。

在那儿触景生情她讲了她的身世,昆兰有那个摸物品获得同理心的能力嘛,就摸了一个她的啥东西,感到了巨大的痛苦。文萃斯除了带他练普通的打斗啊追踪之类的,还要激发他的黑暗面——先说他师父是被杜库杀的,你要感到愤怒!要去报仇!然后释放野性,暗夜姐妹的练法是去沼泽里杀怪兽。就去了,其实这怪兽本没什么恶意,长得也十分好看,昆兰犹豫了半天,想,都快把人家杀灭绝了,这干的什么事!最后还是一狠心用黑暗面杀了。

这时候线人报告说杜库在哪儿出席一个晚会。他们就去了,文萃斯把线人灭口了,昆兰觉得不忍心,但也没办法,为了杀杜库,啥都得干。

就买衣服。哈哈哈哈昆兰八百年没换过的破衣服,给换了个挺帅气的。混入会场,文萃斯也穿了个好漂亮的,昆兰眼都直了。

昆兰那边的纠结就是,如果他们真成功了,他就得回到绝地,但是舍不得文萃斯。文萃斯纠结的就是,其实昆兰他师父是她杀的,但她不敢说,想等成功之后,两人能安顿下来了再慢慢说,但是就非常心里有鬼。

之前昆兰就把和绝地的通讯器扔了,说他不想跟绝地干了,只是为了天下苍生杀杜库。欧比旺就联系不到。

昆兰沃斯暗算了格里弗斯,文萃斯对付杜库。然后昆兰加入。杜库爷爷开始嘴炮:马斯特沃斯,水平见长啊,吸了黑暗面吧,吸得爽吧?你为了杀我,破了多少绝地清规戒律了啊?你比文萃斯强多了,跟我来好好吸黑暗面吧!

格里弗斯没被打死,带着一堆机器人跑来打文萃斯。然后两边就都敌不过了。文萃斯留得青山在,跑了。昆兰被杜库逮住折磨。

文萃斯想到直接去找欧比旺说这个事,但是又不敢。就去找了波巴一伙儿,出大价钱想叫他们从赛伦诺去救沃斯。

在赛伦诺昆兰被折磨关了好久……然后杜库坐那儿吃好吃的馋昆兰(……太黑暗面了哈哈哈哈哈,Most impressive!)

(插播:我一直觉得赛伦诺应该有很多好吃的,可能因为它名字像好吃的Seranno火腿……我还觉得麦基托像卖冰淇淋的牌子,那时我还不知道它是个冰星球……以后我要开个冰淇淋店就叫Mygeeto了)

杜库给昆兰看文萃斯杀他师父的视频。不过还是不信,说视频可以作假啊。又给他师父的光剑,叫他自己摸。

文萃斯那边带着一群赏金猎人杀来了。跟已经黑了的昆兰沃斯打。想靠她的爱把他转化过来,但是没有成功。一行人只能跑掉了。

这时候已经传出来有个消息杜库有新的左膀右臂了,一个啥恩尼格码将军特别厉害,就猜测是昆兰沃斯。

然后她只能找欧比旺说了昆兰沃斯已经被杜库俘虏并变黑。于是被引见给绝地议会——开始大家要么想弄死她要么不相信她,但欧比旺作保证说我相信她。然后尤达就派欧比旺安纳金师徒,带着她,回赛伦诺去救——或者转化——昆兰沃斯。(委员会们:他都黑了,就放弃治疗吧,没戏了。欧比旺:还是可以白回来的!文萃斯不就白回来了吗!)

到了那儿发现昆兰沃斯其实还是被关起来,并没有带兵打仗。他们过去救,昆兰说他当时不得已攻击文萃斯,只是为了做给杜库看。欧比旺安纳金都非常相信,但就文萃斯说什么都不相信,要把他直接弄死。

但是还是弄回来了,而文萃斯一直不相信他变好了。说能从他身上感到黑暗面,但其他绝地都不觉得。

有段有趣的是,安纳金跟帕德美讨论这个事,他觉得文萃斯不可能真的爱上昆兰沃斯,“那光头女人不懂爱”,“爱是无私的她这种人怎可能无私?”这就ironic了,因为我个人觉得安纳金的爱其实并不是无私的,反而是一种自私。

昆兰被信任了之后之后就被派了个任务,和安纳金欧比旺,还有一个他的基友,去一个小行星取回藏在那儿的物资。他到那儿自己行动,报告说发现了炸弹,叫大家快点撤,那地方就炸了,物资也全没了。

昆兰去潘托拉找在那儿喝闷酒的文萃斯,求复合。其实这本我唯一觉得有点烦的就是……昆兰和文萃斯的来来回回。感觉像是小说作者终于抓住机会,写点动画里不好表达的(比如矛盾的心情、谈情说爱之类的)

之后给昆兰派的一个任务也失败了,去打一个杜库的哨站。于是就怀疑昆兰黑了,当然欧比旺很不愿意相信啊。尤达仔细感知了一下,确定真的黑了。(欧比旺很是感叹了一下,想当时只有文崔斯确定昆兰确实黑了,在别人都不相信的时候,这说明了她是真的多么地爱着他啊!)委员会开会商量怎么处置。几个大师都说,没救了,直接杀了吧。欧比旺说这不行啊!你们这样野蛮和西斯有何区别!

反正确实,感觉他们对黑掉的绝地实在没啥办法,就直接放弃治疗,只能就地灭绝。

就讨论了半天,主张放弃治疗的是梅斯、基亚迪蒙迪、普罗孔(这仨人确实都是那种特别非黑即白的性格设定),最终尤达同意欧比旺说,干脆派他去杀杜库(因为他也是被折磨被迫进了黑暗面的,给他一个可以反水的机会,说不定能正好把杜库反了),然后欧比旺安纳金在后头监督着。

昆兰和文崔斯在科洛桑逛公园(……)展望美好未来。说自己又要派去杀杜库了。这时候文崔斯倒是相信昆兰白了。

然后就去杀,安纳金改装了一个B1,安了个摄像头跟进去,还装B1的声音跟欧比旺roger roger(……)

看那边昆兰果然,就真的跟杜库打了起来!马上眼看着就要打赢了!欧比旺安纳金这边就看着,一边焦急是否能打赢,打赢了又怕昆兰一怒之下把杜库杀了,没法审问西迪厄斯是谁。

然而没想到昆兰说:嘿,杀了你我就能自己当西斯徒弟了!

杜库:……你咋这naive!西迪厄斯见了你这simple的小子不得直接电死你?!你想拜师也得有我的门路啊!

然后这时候欧比旺安纳金就杀了出来,把俩人全绑了送回科洛桑。

昆兰的基友就很难以接受基友黑了的现实。科迪还……还立flag,说:被自己的朋友背叛是最痛苦的。

说到这个基友,种族是Mahran,是这里新创造的,也没有图,不知道长啥样,听描述是有大耳朵的毛茸茸种族,说话嘶嘶的。

绑回来基友就骂他:你这没良心的怎么就投奔黑暗面了!

昆兰说:呵,我牛逼我才黑,你那么弱你黑都黑不起来!

然后吸来对方的光剑,杀了这个基友和几个克隆,跑了!(这时候安纳金欧比旺还正向委员会报告呢,官僚主义害死人)

昆兰给文崔斯打电话问她在哪儿赶快接他,文崔斯疑虑了一下,不过这时候相信昆兰白回来了,就接上了——然而一看杜库也在!

杜库一看:文崔斯也在?!

但是还是开着船往分离势力那边跑。绝地在后头追。

杜库给西迪厄斯打电话,西迪厄斯问昆兰在那儿干嘛?杜库说:呃我新收的……杀手。西迪厄斯:别再整幺蛾子了!

之后被追得坠机在克里斯托弗西斯。

欧比旺打电话给她:昆兰黑了,你快劝劝他,否则绝地就要格杀勿论了!

文崔斯将信将疑。

安纳金说:哎看来她确实完全被情所迷惑了。(你好像很懂似的)

梅斯给欧比旺打电话:一个活口不留!

欧比旺:???????您说真的?

梅斯:没错!

然后就炸炸炸打打打。杜库和文崔斯受伤都很严重(坠机坠的)就在那儿窝着。

杜库说:你咋不知道你家昆兰黑了呢?他天生就适合黑,黑起来比你水平高多了!

文崔斯继续将信将疑。

昆兰回来又跟她说:我黑了也是为了你好啊!为了不叫你过之前的那样的苦日子!我黑全是为了你啊!为了你我什么都做得出来!(远处安纳金???)

文崔斯:呸,黑暗面有个屁好,你看我这破样儿不就是黑暗面害的吗!黑暗面这破玩意只会叫你欲念越来越大,越来越恨,越来越空虚,永远无法满足!It’s a trap!我好不容易跳出火坑,你特么的还抢着往里跳???

边说的时候文崔斯就感到了光明面的舒适美好(……这,黑暗面光明面果然都像毒,orz)

这时候她突然推开昆兰——然后自己被杜库的闪电给击中了。

杜库放完这个电也没啥气儿了,跟昆兰说:呵呵我本是冲着你来的,没想到把她先电死了。你来向我报仇吧!

昆兰这时候就已经被震惊得感召回了光明面,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直接杀人,跑去文崔斯那儿看她最后一眼。

文崔斯:我很高兴你选择爱我而不是恨他。

然后就是我爱你你爱我之类的,文崔斯就死了。

昆兰回神庙就认罪伏法。说他的黑法就是:他不知道自己真的黑了(以为是演出来的)但是其实他为了想打倒杜库、想知道西迪厄斯是谁,已经确实黑了,即使是为了好意。

这时欧比旺发表了一番伟光正的讲话:文崔斯牺牲了生命救了昆兰,并且实际上她救了我们全体绝地!

大师们:此话怎讲?

欧比旺:咱们在决定要用刺杀的方法的时候就已经走上邪路了!这不是绝地之道!她阻止了咱们继续往邪路上走下去!

大家纷纷表示赞同。

过一阵观察期,昆兰就和欧比旺一起把文崔斯送回达索米尔的城堡安葬。

欧比旺:你确定?这地方黑暗面这么盛,咱进去不妥吧。

昆兰:现在这黑暗面是咱们的朋友,不信你感受一下。咱们把属于暗夜姐妹的一员送回来了。

送葬这段描写很神奇美丽,达索米尔的神秘原力,绿光什么的。

完。

感想:

这里头对绝地的激进派(就是以梅斯为主的,观点为:杜库直接杀,黑了的绝地或灰色的如文崔斯也格杀勿论)写得还挺不留情面的。大概也是给第三部里梅斯直接要杀ppt留引子吧。

还有觉得很多地方都在给安纳金插旗:比如那些大师对黑了的绝地的一刀切态度(安纳金:What have I done!),昆兰出于好意和爱意(扳倒西斯和对文崔斯的爱)而变黑,以及这俩人爱情和安纳金爱情的对比。

对“黑暗面这种毒,越吸越想吸,越吸越空虚”做出了明确的认定。

最后对达索米尔的原力定义在了中立偏暗那样吧。

缺点我之前吐槽过就是内心戏和感情戏稍微有点多。第二就是文崔斯开始认定了昆兰黑了,谁都劝不过,之后突然又认定昆兰一定没黑,谁都劝不过,都有点难以说通。

还有就是欧比旺最后的……伟光正总结陈词。可能也是由于我本身太不光明面了、不觉得刺杀杜库这件事有什么不对,就觉得……比较尴尬。不过毕竟它要传达的绝地的理念就是这个,那么也没有必要评价一个作品所传达理念的高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