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48 49章

第四十八章

在黑暗中被活埋着,阿纳金延伸出了他的感觉。

他在脑海中,看到帕德梅被一个高大黑暗、有着机械头部的生物跟随着,她在一个深渊的边缘,而后她的世界颠倒。一次突袭。对手陷入了战斗。地面和天空充满了火,空气中冒出浓烟,让一切蒙上阴影。

死亡、破坏、欺骗……谎言的迷宫。他的世界颠倒了。

他颤抖着,仿佛陷入了液态气体。一次触碰就能将他分解为百万个碎片。

他对帕德梅的恐惧不断增大,直到看不透。尤达的声音在耳朵里回荡:恐惧导致愤怒,愤怒导致仇恨,仇恨导致黑暗面……

他害怕失去她,同时也怕抓牢她,这种矛盾的痛苦使他希望自己从没被生出来。即使在原力中也没有慰藉。正如奎-刚告诉他的那样,他要专注于现实。但是要怎样做呢?

怎样做呢?

奎-刚,死去了——即使在他年轻的念头中,绝地不会……

在他旁边,欧比-万惊起并咳嗽。

“你越来越会搞破坏了,”他说,“在维君上,你还得用个手榴弹才能搞出这么大的破坏。”

阿纳金把那个幻象摇出脑袋:“我告诉你我会变得越来越强大。”

“那就行行好,把我们俩都从这儿解脱出来。”

他们使用原力,用手和后背挣脱出来。他们站起来,凝视着彼此,从头到脚都是白色灰尘。

“继续说,”阿纳金说,“如果你不说,我也得说的。”

“既然你坚持的话,”欧比-万把鼻子里的灰尘擤出一些,“这几乎让我怀念纳奥斯三号的一团糟了。”

“再说一遍,带点感情。”

“有时间再说吧。杜库是第一位。”

他们跑过了圆顶的残骸、机器人的零件、埋起来的家具、翻倒的全息文件架子,最终来到着陆平台,刚好看到杜库的单桅帆船,是数十艘分离势力船只中的一个,正在向太空飞奔。

“胆小鬼,”欧比-万说,“他逃了!”

阿纳金看着那只单桅帆船,然后又看向欧比-万:“不是这么回事,大师。我们被骗了。泰瑟从来都不是目标。我们才是。”

第四十九章

磁悬浮列车失去了速度和高度,压在了从萨克峡谷摩天楼线脚凸出的导轨上。除了乘客的哭泣和呻吟声,二十四节车厢——其中有两节已经车顶大开——也被挤得咯吱作响。

梅斯和基特用脚掌站稳,把光剑挂在腰带上,在原力允许的范围内缓慢回到前厅。列车好像被热气搅动了似的,悠闲地左右摇摆。但是双向的交通都已停止,中层的空气本该是平静的。

梅斯快速看了眼前厅的右边,就找出了原因。

固定在建筑物侧面的陈旧悬臂支架,在列车重量的作用下开始弯曲。

在远处,警笛声高低地响起,急救船赶来援助。受灾的磁悬浮列车的左侧,有两个巨大的反重力平台正在谨慎地靠近。等待列车平静,梅斯和基特在前厅像雕像一样站着。当摇摆稍微平息后,他们按下通往通道的按钮,来到前方车厢中。

列车继续发出各种压力的声音以示抗议,但下方的支撑被固定住了。

又固定了几秒。

然后,爆炸声起,列车中央下方的轨道支撑件从峡谷边缘断裂,并连带着挺长的一条轨道一起。列车中部的车厢呈V形掉入了突然产生的缺口,它本来应该直接掉下去,但还有足够多的前后车厢呆在铁轨之上,就能撑住现在形成倒三角状的几节车厢。即便如此,后方的科洛桑人还是因这次跌落而向前冲去,同时前方车厢的人向后掉落。

梅斯和基特走进帕尔帕廷的车厢,召唤原力阻止所有人冲向前厅的门。在更前面,莎克·蒂和斯塔丝·阿利让最高议长站起来。

导轨发出刺耳的声音。磁悬浮列车继续下坠,另两节车厢也滑入了V形缺口,它们的运动让列车突然扭曲,让部分车厢侧转,让乘客翻滚着滑向有色玻璃。科洛桑人惊恐地尖叫着,尽力支撑着自己,或互相抓在一起以求支持。

梅斯在原力中心,全力以赴,让红衣卫队和其他人固定在原地。他想知道,他、基特、莎克·蒂和阿利一起行动的话,是否可以支持整条列车,但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他们需要尤达。

也许五个尤达。

出乎意料的是,一种放松的感觉流过了他。

基特说:“紧急反重力装置。”

列车再次倾斜,但这一次,因为反重力装置在缺口处抬起了掉下缺口的车厢,列车开始变平。

这时,反重力装置已经解决了列车的左侧,数十艘急救船从四面八方涌入。乘客越来越疯狂地想要离开,梅斯感到事情会变得更糟,因为,在帕尔帕廷被转移到安全地点之前,他们不可能离开。

他和基特尽了最大努力,让这一事情尽快发生。片刻之内,他把前方车厢的人都带到了一个平台上。在一群红衣卫队的包围中,都看不到帕尔帕廷。其他任何一名乘客——甚至帕尔帕廷的顾问之一——还没爬到另一架平台的时候,这个平台已经从磁悬浮列车上脱离了。

空中充斥着护航艇和炮艇,其中有两个在平台靠近峡谷东部边缘的时候,降落在平台上。突击队员从平台上跳下,沿着平台周围设计。在他们的后面是四个绝地武士,他们急忙与莎克·蒂和斯塔丝·阿利一起守卫帕尔帕廷。

梅斯认为这炮艇是之前追赶格里弗斯炮艇的其中之一。他急转过来,向飞行员发出信号,让他打开泡状护罩。

他手放在嘴边扩音,道:“那炮艇怎么样了?”

“我的战友正在追击它,将军。”飞行员说,“我们在等待消息。”

“格里弗斯从磁悬浮列车上跌落了么?”

“我当时实在太远了,看不见,先生。但我没看到他掉下来,列车上也没他。”

梅斯在脑海中重演了这些事件。看到自己在车顶上用原力把格里弗斯推下去;看到格里弗斯滑下边缘,跌到视线之外,朝着轨道或峡谷底部跌落。半机械人的炮艇从列车上离开,下降到峡谷中,然后与第二架炮艇绕着磁悬浮追赶……

梅斯握紧了双手,转向基特:“那炮艇可能以某种方式接住了他。”他再次看向飞行员,“还有消息吗?”

“现在接入,先生……H-52扇区,我的战友正在紧追不舍。我也最好继续追。”

“费斯托将军和我一起去。”梅斯转向莎克·蒂、阿利和四名新到的绝地武士。

莎克·蒂点了点头:“我们将在通往掩体剩下的路上照顾议长。”

莎克·蒂最后登了将把帕尔帕廷送到掩体的那架炮艇,其位于高级的萨克社区狭窄的服务巷深处。帕尔帕廷被红衣卫队包围,静静地站在士兵后方。他的头发和长袍被弄乱,在醒目的保护者中显得苍白无力。斯塔丝·阿利和圣殿里尤达派出的四名绝地武士站在门内,与突击队员和政府特工并肩而立。莎克·蒂见过那名人类男性绝地和提列克女性绝地,但不记得见过另两人——一名塔尔兹男性和一名伊索男性。他们四个人看起来都很有能力,不过她希望他们不需要再展示自己的技能。

片刻之后,带着梅斯和基特的炮艇向北倾斜,回到参议院区,显然是在追击格里弗斯的炮艇。帕尔帕廷的炮艇已经起飞到南方,并立即开始下降。黄昏已经落在峡谷的边缘。受到当天事件的影响,科洛桑的天空充满血红色、橙色和深紫色的漩涡。在下面,建筑物和道路被照亮。

在峡谷中部,一架炮艇来到最高议长所在的那架旁边,它注意到了最近的行动,它一直保持在右舷,经过了无数次的转弯,最终到达了作为掩体的山体结构。

最后一次向左转弯,两艘炮艇到达了一个狭窄的城市沟壑,徘徊降落,那里有战术和通信中心、着陆平台和连接的隧道网。这个综合体可以通过很多其他方式到达——在正常情况下,帕尔帕廷将由反重力摩托,从共和国五百大楼、大圆厅以及参议院办公楼经过深深的隧道到达这里——但是这个沟壑是从西边和金融区的任何地方到达这里的最佳路径。

莎克·蒂不让自己放松,直到闪烁的屏幕允许炮艇降落。

她长舒一口气的时刻迟迟不能来到。

莎克·蒂和其余的人到达的时候,护卫的炮艇向前方射击。带着最高议长的飞行器几乎还没降落完成、侧门刚刚张开的时候,红衣卫队就已经把帕尔帕廷拥到了等待的飞行摩托旁。突击队突袭而出,以增强掩体的士兵队伍。

莎克·蒂指示四名绝地武士陪同红衣卫队,并承诺,在她与斯塔丝·阿利向圣殿报告安全抵达消息之后,就加入他们。

两名绝地女性看着飞行摩托驶入通往掩体的宽阔隧道,这才下到着陆区。阿利抓起她的通讯器,按下了“发送”按钮。但几次试图联络圣殿都失败了,她看向莎克·蒂。

“干扰太大了。咱们离开船。”

这是这干扰让她们逃离了炸毁炮艇的爆炸。这爆炸让她们的袍子着火,把她们抛出了十多米。莎克·蒂保持清醒,推动自己蜷起来,跌到了着陆平台的边缘。斯塔丝·阿利面朝下趴在附近。摧毁炮艇的导弹是由先于他们进入峡谷的那家飞船所发射的。那艘飞行器的几门大炮现在正同时开火,朝向其他的船只和士兵。

莎克·蒂看到几名士兵从帕廷的门上跳下来,以惊人的速度跑向通道的入口。她单膝撑起来,然后冲到斯塔丝·阿利旁边,扑灭了吞没她斗篷的火焰。

阿利惊醒,伸出双手。

“躺倒!”莎克·蒂警告道。

炮艇升空——毫无疑问是为了在降落平台找到一个更有利的位置——又有些士兵从降落板下面的某些地方出现。火箭推进手榴弹朝着升起的飞行器飞去,其中几个落入了反重力引擎的排气仓中。随后的爆炸声在沟壑和各个方向的巨大金属铸块间响起。

莎克·蒂蜷起身体,头埋在胸前。一阵强烈的热浪席卷了她和阿利,一团碎屑在她周围噼啪作响。

掉落的最后一块碎片——距离她的脸不到两米——是一个战斗机器人焦黑的脑袋。

Talz 塔尔兹人

Ithorian 伊索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