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15章

这章拖了好久冈雷他才落地!

就是分离势力内部撕逼啦。这里面格里弗斯将军很有勇有谋的,并且是个有故事的男子汉,不像是子供动画里的那么令人愉悦。

第十五章

 

由两个中队的贸易联盟秃鹫星际战斗机保护着,纽特·冈雷有机体似的穿梭机穿过深空空间,切割出一条炽热的尾迹,等离子束从十几个共和国V翼升高的尾翼上喷出。机器人战斗机则比它们的敌舰更快地扭转回避,它们狭窄翅膀裂缝处的爆能炮正在喷射连续的掩护火焰。

从贸易联盟战舰、联邦的旗舰——“无形之手号”的舰桥上——格里弗斯将军观察着这场疯狂的舞蹈。

对于其他的观者来说,总督这可能是在拿他的赘肉脖子冒险,但格里弗斯知道并不是这样。冈雷决定去卡托内莫伊迪亚,而晚到达了会合处,这是演给将军看的,试图让他看起来是被追逐到外环,事实上,他无疑是故意让自己的超空间航线被共和国武力所发现。有常识的人,应该采用只有贸易联盟成员开创和使用的秘密航线,但这穿梭机所起飞的核心船,却在从内环系统跃出时,使用了标准的超空间航路。

并且,冈雷的船也并没有身处危险之中。共和国的星际战机飞行员,人数只是敌人的一半,深入联邦舰队的先锋舰船之间,他们才是拿脖子冒险的。在别的时候,格里弗斯可能会赞扬他们的勇敢,叫他们逃跑,但冈雷这个行为,已经让舰队受到共和国的监视了,现在共和国的飞行员不得不死掉。

但不是马上。

首先,冈雷必须因他的错误而受到惩罚;让他知道下一次违反指令时,等待他的将是什么。

格里弗斯从战舰的前方视口转向武器站,那里有一对笨拙的机器人正在监视着追击。

“枪手,让共和国的星际战斗机无法离开这个星区。瞄准并摧毁他们的超空间驱动环。然后瞄准并摧毁穿梭机的一个秃鹫战斗机护航中队。”

“获得目标。”其中一个机器人说道。

“射击。”另一个说道。

格里弗斯及时回到了视口,看到半打的超空间环在短暂的爆炸中分崩离析。而后,滚滚火焰云开始喷射到冈雷的穿梭机两侧,十二架秃鹫战斗机从眼前消失。意外的爆炸对其余的护航机造成严重破坏,使穿梭机很容易受到星际战斗机的扫射。秃鹫战斗机试图按着程序重新组合,形成阵型,但这样做让它们成了星际战斗机爆能束的靶子。

格里弗斯注意到,这是内莫伊迪亚人拒绝给战斗机的机器大脑增加接口功能的后果。即使它们已经比五年前运行得好一些了。

又有三架秃鹫战斗机爆炸了,这一次是因为共和国的火力。

现在,穿梭机的内莫伊迪亚人飞行员不知道该怎么做了。飞行员试图做出回避动作,却被机器人战机想要把穿梭机置于其护盾阵列中心位置的企图所破坏。

敌人的爆能束不断地击中目标。

超空间驱动环的破坏已经提醒共和国飞行员,他们已深入战舰的武器范围内了,如果他们还想逃走的话,就一定得速战速决了。他们躲闪穿过剩下的护航机器人战机,开始攻击穿梭机。

格里弗斯想了一下,飞行员中有没有绝地武士,如果有的话,他会选择活捉而不是杀死。不过他更仔细地研究他们的行动,就更确定那些飞行员是克隆人。确实是高技术的飞行员——就像那曼达洛人模本一样——但是他们都没有绝地所拥有的、原力所赋予的超自然洞察力。

冈雷的穿梭机持续遭受着打击。它其中一条降落附肢已被打断,蒸汽从尾部喷出。飞行器的主要部件和射线护盾还在,但它们已经被每一次的直接打击变得越来越弱。再来几次集中的等离子束打击,就会使它们过载了。而后,船的护盾将会被撕开,并被瞄准的质子鱼雷炸开或摧毁。

格里弗斯想象着冈雷、哈科以及其他人,用安全带固定在豪华的加速沙发上,因恐惧而颤抖,或许为他们短暂前往卡托内莫伊迪亚的绕路而感到后悔,疑惑于共和国飞行员怎么那么能干,这么容易就削弱了他们的护航中队,并显然联系了核心船,来要求派遣增援。

将军几乎想把这个人头赏给共和国飞行员了,因为他与冈雷在过去的三年内,经常意见不一致。作为最早进入太空旅行、建立机器人军队的种族,内莫伊迪亚人已经习惯于去认为,他们的军队和工人都是可牺牲的。他们的巨大财富可以替换掉任何失去的东西,因此他们从未产生对机械的尊敬,那些机械都是由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希查尔人、科利科伊德人和其他人所造出的。

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冈雷就犯了一个错误,对待他,与对待其他的机器人一样——即使后来他被告知那并不是冈雷的意思。

或许冈雷把他看成了与其他没主见的家伙一样的生物,比如重新苏醒的根代人德奇,或者杜库误入歧途的学徒阿萨吉·文崔斯,或者类人赏金猎人奥拉·辛——这三人都是出于自身对绝地的仇恨而来,但实际上并没什么用,只不过是在格里弗斯打硬仗的时候,捣乱一番。

不过内莫伊迪亚人的态度转变得也足够快了,部分是因为他们目睹了格里弗斯的能力,但是更多的是因为发生在吉奥诺西斯上的事情。要不是格里弗斯,冈雷和其他的人可能就遭受与下等人波格尔的副官森·法克同样的命运了。格里弗斯那天在地下墓穴里的行动——以及上千吉奥诺西斯人从角斗场的撤退,跟随着克隆人突击队员——使得冈雷得以活着逃出这颗行星。

有时候他想知道,那天他杀了或伤了多少克隆人。

当然,还有绝地——不过他们没一个能活着谈论他。

被找到的绝地尸体可能说明了有一些可怕的生物住在这些黑暗的地下通道里。可能绝地相信是兰克或力克把他们有原力伙伴的身体撕碎;或者可能认为这些伤害是由开到最大功率的吉奥诺西斯声波武器所造成的。

不管怎样,他们都会疑问,受害者的光剑哪里去了。

格里弗斯有些后悔,他没法看到他们的反应,他也不得不在地陷时离开吉奥诺西斯。

等到一群不幸的绝地到达锻造世界海波里之后,他的存在才公之于众。这时候,格里弗斯已经收集了数量可观的光剑,但在海波里一役他又增添了好几把,其中两把现在还在他的指挥官斗篷中。

作为战利品,它们比他所知某些赏金猎人喜欢穿在身上的、被捕猎者的毛皮,要高级得多。他赞赏光剑制造的精益求精,并且仿佛还带有一些其使用者的微弱记忆。作为一个前剑客,他很欣赏它们都是手工打造的,而不是像爆能枪或矛类那样批量生产的。

他可以这样尊敬一名绝地,但是对其武士团则只有恨意。

在他遥远的母星,他的种族卡利人,与绝地本来有些交往。但后来卡利人与他们的行星邻居——一种叫赫克人的野蛮虫族爆发了战争。格里弗斯在这长期的冲突中变得声名卓著:征服星球、打败大军、消灭赫克人的整个殖民点。但是赫克人并没有投降——如果那样的话还是有点可敬的,却反而向共和国告状,而后,绝地来到了卡利。在所谓的谈判后——五十个绝地武士和大师已经准备好把他们的光剑挥向格里弗斯和他的军队了——卡利人却被搞得看起来像是侵略者。那原因显而易见:卡利没有什么可作为贸易交换的,而Huk的世界则有丰富的矿产和其他资源,被贸易联盟和其他势力垂涎。被共和国所惩罚,卡利人失败了。随之而来的制裁和赔偿,使贸易远离这个星球,数十万格里弗斯的人民挨饿和死亡。

最终,星际银行业集团拯救了他们,帮助筹集资金,恢复贸易,为格里弗斯提供了新的方向。

一些年后,缪恩人再次到来……

格里弗斯的眼睛追踪着已陷入危急的穿梭机。

如果他让冈雷遭遇不测的话,杜库伯爵和他的西斯师父,是不会原谅他的。内莫伊迪亚人很聪明。他们对秘密超空间航道的知识举世无双,他们数量巨大的步兵和超级战斗机器人,则只听从冈雷和他的精英们的指令。若是内莫伊迪亚人首领死了,联邦将失去一个强大的同盟。

到了把冈雷从他自己制造的陷阱中拉出来的时候了。

“发射三联战斗机来协助穿梭机,”格里弗斯指示着枪手,“瞄准并完全摧毁共和国战机。”

一系列红色眼睛的机器人战斗机从舰船飞出,很快飞到了舰桥视口之前。

注意到这些靠近的三联战斗机,足够让共和国的飞行员们意识到,他们已经严重地以少敌多了。摆脱最后的秃鹫战斗机后,他们开始试图朝着一些离子引擎能带到的近距离可居星球移动,因为跳到光速的可能已经不存在了。

其中两架战机要更慢才摆脱。格里弗斯把追逐穿梭机的画面放大,他看到这落后者是最近新造出来的ARC-170,副驾驶处可控制其展开翼端装载的强大激光炮,以及许多鱼雷发射器。他很期待看看他们能做出什么。

“叫三个中队的三联战斗机掩护穿梭机,并陪护进我们的着陆港。其他的则去对付那些四散奔逃的星际战机,除了ARC-170。ARC-170必须要被引诱进交火,但不能使其解体——即使某些三联机器人不得不被敌方炮火消灭。”

格里弗斯的眼神变得犀利。

三联战斗机分成两组,大的那组围绕着冈雷受损的穿梭机,并扑向撤退的V翼;同时,分开的小队开始诱使那一对ARC-170进入对战和袭击。

使格里弗斯钦佩的是,飞行员们是如此迅速地协助彼此。战斗同志情谊不是卡米诺克隆者给他们植入的,也不是从绝地那里学来的。这是直接从曼达洛赏金猎人那里来的。费特显然会拒绝承认,坚称他只为自己。但是这不是他的战士同仁们的做法,也不是现在这些克隆人飞行员的做法。他们夸大了彼此生命的价值,就仿佛克隆人并不是人工制造出的人类。

难道共和国是如此人手不足,以至于其无法负担一点损失?

这是一些需要记在心中的问题。是一些可能在某些时刻爆发的东西。

格里弗斯看都不看舰桥上的枪手,就说道:“解决他们。”

然后,他转向通讯集团的一个机器人,补充道:“把内莫伊迪亚人直接引向简报室。通知其他人我马上就到。”

纽特·冈雷还在从核心船到“无形之手号”的磨难转移中颤抖着,他躁动不安地坐在一个舱室中,他和哈科在一下船之后就马上被引到了这里。他预料到,少量共和国星际战机可能会从卡托内莫伊迪亚追逐核心船——他们也发射了其他的贸易联盟舰船朝向外环的其他等距星系。他希望那些星际战机,会叫他看起来像是被从内莫伊迪亚的钱袋子世界被追逐至此。但是事情的发展并不像他所预料的那样。本该是一个迅速、毫不费力的转移,成了一场生死决斗,导致穿梭机严重受损,超过一小队的秃鹫战斗机被毁。

这简直是难以解释,直到穿梭机的驾驶员确认,大部分的秃鹫战斗机是被巡洋舰?涡轮激光炮的炮火所雾化。

格里弗斯!

这是对他迟到的严厉批评。

冈雷很乐意把将军的这个行为告诉杜库,但他害怕那西斯会和格里弗斯站在一边。

鲁恩·哈科也是一样颤抖地坐在冈雷旁边,在舱室的闪亮桌子后。其他分离势力议会的成员占据着别的座位:星际银行业集团的缪恩人主席,瘦得仿佛二维的桑·希尔;技术联盟的斯卡科人工头沃特·坦伯,裹在供给他甲烷的笨拙压力装中;斯塔尔加辛巢群的大公,有着退化翅膀的吉奥诺西斯人下等人波格尔;商业行会的戈萨姆人会长,有着柄状脖子的舒·梅;企业同盟的长官,头上长角的帕塞尔·阿金特;以及共和国前参议员,波·纽多和蒂克斯——分别是阿夸利什人和夸润人。

分散的谈话正在进行,这时候,蹡蹡的脚步声在长走廊中回荡着,朝向简报室到来。所有人都突然变得安静,不一会儿,格里弗斯将军从舱口出现,他拉长头盔死亡面具的顶部擦过门框,领部凸起的陶瓷甲片像个项圈。他裹在更适合于战斗机的金属中,其骨架般的上肢宽阔,爪子般的耐素手碰到舱口的边框。他的双脚也更像爪子,让他比原来的身高长了几厘米。发亮的合金骨骼腿看起来仿佛能让他发射升空。他的战袍从左侧肩膀垂到地面,并甩到后方,露出胸腔装甲,以及下至胯部、上至胸腔的背肋骨。在这之中,被某些充斥液体的碧绿内脏袋所包住的,是支持他生物部分的器官。

在头盔的孔洞之后,他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悲哀而可怕,凹陷的爬行种眼睛锐利地对上冈雷的。他用低沉而刺耳的合成声音说道:“欢迎上船,总督。之前一时间我都怕你没法活着过来了。”

冈雷感到舱室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他对这个半机器人的不信任不是什么秘密,而格里弗斯对他的敌意也是。

“我只能假定,你对这一前景十分困扰,将军。”

“你一定知道你对我们的事业是多么重要。”

“我当然知道,将军。不过我不确定你是否知道。”

“我是你的监护人,总督。你的保护者。”

他大步迈进舱室,绕着桌子,停在冈雷身后,从后方弯下腰看向他。冈雷用余光看到哈科在椅子中缩得更深,拒绝看向他或者格里弗斯,紧张地握着拳头。

“我对你们没什么好恶,”将军最后说道,“我保护你们所有人。这就是为什么我把你们召唤到这里:来确保对你们的继续保护。”

没人出声。

“共和国相信它已经把你们赶跑了,这是自欺欺人,事实上,西迪厄斯尊主和达斯·泰拉纳斯是故意造出这个假象的,其原因会在不久后就揭示出来。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着。不过,随着你们的母星落入共和国之手,你们遍及银河的钱袋子和殖民世界受到威胁,你们被命令,在可预见的将来要呆在一起。我受命要给你们寻找一个安全港湾,在外环。”

“现在哪个世界还会接受我们呢?”长脸的桑·希尔用忧郁的声音问道。

“主席,如果没有主动提供的,我就夺一个过来。”

格里弗斯走向舱口,他的爪子划过桌面。“至于现在,回到你们自己的舰船。当我选好了星球,就用老办法联系你们,并告知你们新的集合坐标。”

冈雷努力不要露出突然的恐惧,与哈科交换了个目光。

那“老办法”,正是要通过不经意被遗落在卡托内莫伊迪亚的机械椅。

Vulture fighter 秃鹫星际战斗机

Invisible Hand “无形之手号”

hyperdrive ring 超空间驱动环

ray shield 射线护盾

proton torpedo 质子鱼雷

spacefaring 太空旅行

Baktoid Armor Workshop 巴克托伊德装甲工厂

Colicoid 科利科伊德人

Gen’Dai 根代人

Durge 德奇

Aurra Sing 奥拉·辛

Sun Fac 森·法克

rancor 兰克

reek 力克

Kaleesh 卡利人

Huk 赫克人

Kalee 卡利

tri-fighter/tri-droid 三联战斗机/三联机器人

ion driver 离子引擎

Skakoan 斯卡科人

Wat Tambor 沃特·坦伯

Stalgasin 斯塔尔加辛

Gossam 戈萨姆人

Shu Mai 舒·梅

Passel Argente 帕塞尔·阿金特

Magistrate 长官

Po Nudo 波·纽多

Tikkes 蒂克斯

Aqualish 阿夸利什人

Quarren 夸润人

duranium 耐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