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迷宫】第2-4章

开始继续翻译这本。

《邪恶迷宫》是James Luceno在2005年出版的,讲的是电影EP2到EP3之间的故事,情节就是:阿纳金欧比万师徒二人先是参加卡托内莫伊迪亚战役(欧比的那句话“That business on Cato Neimoidia doesn’t… doesn’t count.”的来历),发现冈雷的投影椅,然后两人去追查,绝地这边也在寻找线索,最后寻找到了500共和大楼,这时格里弗斯将军就来逮帕尔帕廷了——这样一个故事。
出场的都是各种咱们的老熟人们,绝地大师们去救议长情节也和《克隆战争》2D动画是类似的,算是对EP2到EP3之间的一些补充,但其实剧情上也没啥曲折离奇出人意料之处,因为毕竟大家都知道结果为何。

之前已经吐槽过这本书基本上讲的是“神奇西斯在哪里”,以及各种安纳金欧比旺师徒相声,ppt安纳金糖爹打电话,安纳金帕德美热炕头,以及,ppt日常戏精,杜库日常觉得自己特牛逼,分离势力和格里夫斯日常撕逼,绝地武士团日常懵逼得团团转,贝尔奥加纳日常勤勤恳恳工作,以及,神奇外星虫子在哪里,神奇外星工程师在哪里,诸如此类的。

还挺好玩的!

第一更打一下欧比旺和安纳金的tag吧,毕竟算是主角。不过之后就懒得打了,想追更的话关注“邪恶迷宫”这个tag吧或者等着看合集。

之前写的听书笔记 http://nekropolis.lofter.com/post/3ef740_12d6bcbb1

这本书总共50多章,于是基本上每章都略短。一章一贴的话有点烦人,所以我攒几章贴一下,保持每一更都又粗又长!(尤其是这几章,就是斗虫子、打机器人、绕弯弯,没啥剧情进展……(翻译得我也很崩溃,囧,要是没点儿师徒相声吐槽撑着就不行了,我并不想知道内莫伊迪亚人是怎么长大成人的!))

然后我发现我以前并没见过这个http://www.starwarsfans.cn/glossary/译名管理系统,哇太高级了,我之前还特么的一个个查的……于是就发现《普雷格斯》一书中还是有一些词并没有按着这个系统来。不过也……不是啥大问题,就凑合吧。这本基本上能按着它来就来吧。 

第一章有人翻译过了。见此 http://mrbalcony.lofter.com/post/1d029b1a_b2acd32

不过我觉得最后一段相声有句话翻译得不准确。我重新贴一下结尾。

欧比-万有些不确定地看着阿纳金,把他拉到一边。

“我们只有两个人,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你担心得太多了,大师。”

欧比-万把手臂在胸前交叉:“如果我不关心你,还有谁会呢?”

阿纳金歪着头笑了笑:“还有其他人。”

“你指的只能是C-3PO吧。毕竟是你了他。”

“你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吧。”

欧比-万眯起来眼:“哦,我知道了。不过我认为阿米达拉议员比最高议长帕尔帕廷对你更感兴趣。”在阿纳金回应前,他补充道:“虽然她也是个政客。”

“不要以为我没想办法吸引过她的兴趣,大师。”

欧比-万盯着阿纳金看了一会儿:“还有,如果帕尔帕廷议长真的很关心你的幸福,他应该把你留在科洛桑附近的。”

阿纳金把他的机械手放到欧比-万的左肩上。“也许吧,大师。不过到了那时,谁来照顾你呢?”

【哇这是什么迷之4P关系我狂吃瞎吃乱吃!】

第二章

            

尽管它们有两对强壮的腿和从下颚伸出的锯齿状钳子,但是体型庞大的收割者仅是直脑筋的生物,除非直接受到威胁,否则保持顺从。它们的平脑袋伸出两个环形触角,不仅有触探之用,还可以发出强大的信息素,作为通信器官。每只甲虫都能背负其五倍重量的树叶和树枝。与驯化了它们的内莫伊迪亚人类似,它们也有着等级社会,包括劳动者、收割者、士兵和饲养员,都服务于一个遥远的女王,给它们食物以奖励。

欧比-万、阿纳金和组成第七中队的突击队员必须跑着步,以跟上甲虫。它们正负荷着新鲜采摘物,从果园前往棱堡底部的天然土墩洞穴似的入口。甲虫的背甲给了他们掩护,使其不被战斗机器人单兵空中平台(STAP)的巡逻所发现。更重要的是,收割者知道安全路线,可以穿过树林与堡垒之间埋了雷的地面。

甲虫经常降低头部,来与从另一个方向过来的同巢者交换信息,这使得绝地武士和士兵们要呆在收割者的后腿之间。欧比-万弓着身子,手里拿着关上的光剑跑着。有护盾的王家住所已经进入视野,这些生物似乎产生了一些不安,破坏了它们纵队的有序性。欧比-万怀疑那些在边境的甲虫们正在传播信息,描述着共和国持续的火力网可能对它们的巢有潜在的威胁。为了应对这场危机,士兵甲虫正在加入行进队伍,迅速将紧张的甲虫们排好。

阿纳金的身高要求他呆在甲虫的最后方,几乎正在其尾巴之下。欧比-万右边是科迪,他的队友在他后侧翼。

但不管有没有士兵甲虫,纪律还是很快崩溃了。

为其中一名突击队员提供掩护的收割者,从行进队伍中转向了,没被重新引回队伍。这突击队员还没来及迅速钻到另一只甲虫身下,就偏离了正道,发现自己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

在收割者的右前腿踩到地雷之前,欧比-万就已经在原力中感到了扰动。

岩石地面发出强烈的爆炸声,将这生物的前腿炸飞了一半。突击队员滚到了一边,从剩下的三只跛脚下滚出来,但不得不迅速移动、躲来躲去,因为那收割者开始疯狂地绕圈奔跑,仿佛要把他踩死。甲虫左后腿处又一个爆炸使突击队员倒地。收割者困惑地低下头,一次又一次地撞向它前方这个坚硬的白色物体,直到突击队员的盔甲变得没有光滑区域。

收割者的窘迫也对其他甲虫产生了影响。

虽然大多数都紧紧呆在一起,还是有一些甲虫突然从主队伍开始乱走,使得士兵甲虫高度戒备。在又触发了两个地雷之后,第二只收割者也被爆炸抬离地面。随之而来的是整个队伍陷入混乱,收割者和士兵甲虫都在奔跑,突击队员和绝地武士都在尽力保护自己。

“靠近那些仍在前往巢穴的!”阿纳金喊道。

欧比-万正是这样做的,而他注意到了被踩踏的突击队员重新站起来并朝着他行进,用戴着手套的手敲着他的头盔侧缘,并且显然对他穿着靴子的脚下情况毫不知情。收割者直接撞到了一个土堆,并撞上了突击队员,伸出钳子夹在他的腰上,把他抬到空中。突击队员尽其最后的力量来回扭动着身体,但无法挣脱。

阿纳金第一时间就从保护着他的收割者下出来了。

光剑拿在戴手套的手中,他穿过光秃的土地朝着被俘虏的突击队员行进,原力引导他在地雷中安然无恙。收割者如果不是专注于保护它们的负载,和寻找通向巢穴的安全路径的话,可能会把他当成一个疯狂的泥跳蚤。

阿纳金的最后一次飞跃落在了攥着突击队员的收割者身前。他的光剑向上挑,就削掉了甲虫的钳子,解放了突击队员,但令士兵甲虫陷入了狂热之中。欧比-万几乎可以闻到信息素的释放,并破译所交换的信息:这个区域有掠食者!

巢中升起了尖锐得几不可闻的尖叫,并且发生了踩踏事件。各处的地雷都开始被引爆,果园树冠上方涌出的滚滚烟雾中,挤着上百个STAP。

这种内莫伊迪亚版本的灵活反重力空钩,作为观测用交通工具,在全银河系中都被使用着。每个单兵空中平台都配备了两个爆能枪,比步兵机器人携带的短炮筒可以提供更多的火力。

视野中所有地方都沐浴着最大量的爆能束,冲着收割者,将岩石地面变成杀戮场。数十枚地雷被引爆,炸出了锯齿状。阿纳金用他的左臂扶着突击队员,在跑动时挡开爆能束。第七中队的其余人员提供着掩护,在不间断的火力下,将STAP赶向天空。

科迪示意着每个人都进入距土墩很近的浅沟渠。当欧比-万到达的时候,士兵已经站成一圈,向着天空射击。片刻之后,阿纳金也进了沟,将那突击队员轻轻放在了泥泞的斜坡上。第七中队的医疗兵爬过去,取下了突击队员已被破坏的多功能腰带和有深深划痕的头盔。

欧比-万看着受伤克隆人的脸。

他永远不会忘记的一张脸,现在他是永远不能忘记了。

多年以后,他还可以想起他与詹戈·费特在卡米诺的简短对话。他瞥了一眼科迪和其他人。一个人的军队……但是是这个工作的合适人选。

克隆人们吼叫着。

受伤的突击队员已经脱掉了盔甲,以便注射止疼药,当他的胸甲被拿下来时,他蜷着身子,深色的内衣被用刀划开。收割者的钳子将盔甲压向突击队员的腹部。他的皮肤完好,但瘀伤严重。

原本120万人的军队里,只有一半的人还在战斗。每个克隆人的生命都至关重要。血液和替代器官——普通士兵称它们为“配件”——是随时可用的——“容易征用”——但是当战争到达高潮,战场伤亡人数不断增加,治愈被视为高度优先的事项了。

“我们做不了什么了。”那医疗兵对阿纳金说,“也许我们可以叫人空投一个FX-7。”

“我们不需要机器人,”阿纳金打断道。他跪下,把手放在受伤突击队员的腹部,并用绝地治疗技术防止克隆人进入深度休克。突然上方传来一阵噪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堡垒下层防卫墙的开口喷出了许多大石大小的物体。科迪把双筒望远镜压在眼睛上,向上凝视着。

“这不是普通的山崩。”他说道,把望远镜给欧比-万。

欧比-万举起望远镜,等待镜头自动对焦。

以高于每小时八十公里的速度向着壕沟滚动的是分离势力最令人恐惧的步兵武器。

机器佣兵。

Squad Seven 第七中队

STAP (Single Trooper Aerial Platform)  STAP(单兵空中平台)

turfjumper 泥跳蚤

repulsorlift airhook 反重力空钩(其实就是STAP)

utility belt 多功能腰带

FX-Seven FX-7机器人(一种医疗机器人)

Separatist 分离势力

droideka (destroyer droid) 机器佣兵(毁灭者机器人)


第三章

            

机器佣兵因其可怕而被称作“毁灭者机器人”,它们是由一群异族人生产的快速部署杀戮机器,这些异族人鼓励各种混乱的机会。强大的动力和一系列微型传感器的结合,使得有着铜素铠甲的机器人能像球一样滚动,然后在一眨眼间展开成个三足机枪手,由单独的偏导护盾保护,双臂上是一对双枪管、高输出的爆能枪。

由于护盾足够强大,可以抵抗光剑、爆能枪,甚至轻型火炮的爆能束,因此经过验证的处理机器佣兵的策略就是——离开它们。

并且,投降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阿纳金有一个别的办法。

“呼炮击支持火力,”他命令科迪,声音足以盖过STAP和DC-15的火力,“现在!”

科迪很乐意听从。毕竟,这个命令直接来自于“无畏英雄”,阿纳金有时候被这么认为。“无极限战士”。不过这里还有指挥链的问题,因此科迪看了一眼欧比-万,等待确认。

欧比-万点了点头:“照他的做。”

突击队员叫来他的通讯兵,他俩趟过浅水区,一起趴下来。当专业兵提供了所需的坐标后,科迪向火力支援基地(FSB)打开了一个频率,并匆匆说话。

“第七中队呼FSB。我们在J-B-I区正受到STAP的持续射击,并且要被从棱堡中部署的毁灭者机器人埋起来了。请求炮兵立即支援所传输坐标处。推荐战术电磁脉冲空爆,其次SPHA-T步行机。”

“脉冲武器不长眼啊,指挥官。”欧比-万想了想指出。

科迪耸了耸肩:“这是唯一的办法,长官。”

“告他们我们有个伤兵,需要共机手队。”阿纳金说,那术语意思是“共和国机动外科手术部队”。

科迪传达了这个消息。“提醒撤离飞行员,他还在交战区。我们会用烟雾标记一个安全着陆区,并留下两个人协助。”

助理中队长用右手做了一系列手势。手势传下去,突击队员摘下了他们的头盔,开始停用装在他们盔甲中的电子系统。

克隆人们在脏水中蹲下。

南边传来尖厉的声音。

然后,一道亮如新星的光,两秒之后一声咆哮,使欧比-万的耳膜受伤。一阵冲击波从防护墙蔓延到土丘脚下的无遮挡地面,穿过已经变得炽热的果园上空。在战壕上方,一半的过早从球形展开了的机器佣兵,从堆满肢体和武器的斜坡滚了下来。在战壕后面,STAP像石头一样,从天空掉入燃烧的树林中。

还活着的收割者在糊涂地兜着圈子,扔掉了宝贵的负重。

从南边传来了地狱般的嚎叫,共和国的步行火炮——SPHA-T步行机向那些在脉冲武器中存活下来的机器佣兵射着激光。它们的护盾失效并无法开火,在闪亮的能量冲向斜坡的时候如蜡般融化。

科迪还没戴上头盔,就站起来,双手做出信号。

欧比-万破译这些姿势:数60下,然后穿戴整齐冲向巢穴入口。

他也平静自己,做好准备。

内莫伊迪亚人尽管依赖机器人、迷恋高科技、天生怯懦、贪婪而狡猾,但弱点是他们的少年时代——他们有七年的幼虫期,要在公共的巢中争夺有限的食物,因此早早就发现了口是心非和自私自利的好处。幼虫期食用的真菌食物,在成年时也是珍馐,并且这些真菌也已经被银河系其他种族所青睐,因此内莫伊迪亚人成了个富裕的太空社会,其舰船多得足够吸引臭名昭著的贸易联盟的眼睛,机器人多得足以与军队相提并论。

这些因为其药用价值和营养价值而受到重视的真菌,被外人很自然地认为是以某种方式,从收割者采集的玛纳斯树叶中调制出来的。但事实上,叶子和树枝提供的不仅是生长介质。甲虫产生的酶,还有巢穴石洞中的潮湿条件,会使产品快速生长,只需要一点点的精炼就可以变得美味。

在围攻科鲁和德科内莫伊迪亚的时候,欧比-万从来没有去过真菌农场,但是一旦他和阿纳金穿过洞穴般的入口进入巢穴,就一瞬间回想起来十年前收到的简报。

部分咀嚼的树叶,仔细排列成层;树枝和其他杂质、工作甲虫、监督机器人、专门用于分拣和运输的机械和类似装置……眼前没有一个内莫伊迪亚人,这与他们的主义倒是一致的:任何形式的劳动都是令人厌恶的事。在土墩的深处,远离阳光的地方,刚发芽的真菌——霉菌状、病态白色的蘑菇——将接受天然与合成生长素的培育。而在更高的地方,在构成城堡地下室的地方,成熟的产品可能被幼虫食用,或者包装并准备装运。

科迪命令小队封锁这个区域。后方的人仍然受到STAP的零星的开火打击,但是机器人飞行员已经因为死甲虫的尸体而无法靠近入口。

第七小队的医疗兵匆匆赶到欧比-万和阿纳金身边。

“长官,我建议你们把呼吸器放在手边。虽然我们不一定要深入巢穴,但可能在其他的地方也碰到漂浮的孢子。”

欧比-万挑起眉毛问道:“有毒,中士?”

“不是,长官。但是已知孢子会对人类产生不良影响。”

“什么影响啊?”阿纳金问道。

“这种影响通常被描述为‘混乱’,长官。”

欧比-万瞥了一眼阿纳金:“那我们就按他说的做吧。”

他左手手指在他多功能腰带上的小袋子里撬着那个小型的双罐式循环呼吸器,这时候一系列爆能束射进洞窟。两名士兵被击中胸部倒下了。

突然交火的地方是一条狭窄侧隧道,它可以被头顶上的一个门封住。阿纳金已经开始抢攻这个隧道,他双手握着光剑,将大部分爆能束挡回出口。

欧比-万跳到一边,抬起他的剑刃,以对付两个越过阿纳金的爆能束。他把第一个弹回源头,另一个则故意向下反射。那爆能束达到了洞窟的地板上,然后反射到一面墙,再回到地板,最后打上了操纵隧道门的控制面板。

设备短路闪现火花,一块厚厚的合金从墙上的落下,“嘭”的一声,密不透风地封锁了隧道!

阿纳金关掉光剑,朝后瞥了一眼。

“干得好,大师。”

“这就是第三式之美。”欧比旺带着戏剧性的漠不关心说道,“你也该试试。”

“你一直比我更擅长逃避,”阿纳金说,“我更喜欢直接的战术。”

欧比-万翻了个白眼:“保持低调的大师。”

“克诺比将军,”通信兵从从洞的对面说道,“外层侦查报道冈雷总督及随行人员正在前往起飞港。他们被超级战斗机器人保护着,有一群已经接近了我们的位置。”

阿纳金转向欧比-万:“我们之间得有一人必须转移它们的注意力。”

“我们中的一个?”欧比-万重复道,“我们以前没做过这个么?”

“这就是我们合作之美,大师。你把保镖吸引走,我去捉冈雷。这从来都没问题吧?”

欧比-万扁着嘴唇:“从某个角度来看,阿纳金。”

阿纳金皱着眉头:“好吧。那我这回当诱饵。”

“这没意义,”欧比万迅速摇了摇头,道,“我们扬长避短。”

阿纳金无法抑制住笑容:“我就知道能跟你讲理,大师。”他挑了四名突击队员:“你们跟着我。”

“是的长官!”他们齐声说。

欧比-万、科迪和第七小队的其他人向着涡轮电梯井跑去。欧比-万走了五米停了下来,转过身来。

“阿纳金,我知道我们还跟冈雷有帐要算,但别把它当私人的事。我们要抓活的!”

bronzium 铜素

deflector shield 偏导护盾

fire support base (FSB) 火力支援基地(FSB)

Jenth-Bacta-Ion J-B-I区

tactical electromagnetic pulse airburst 战术电磁脉冲空爆

SPHA-T (Self-Propelled Heavy Artillery Turbolaser) SPHA-T步行机(自行重火力平台——涡轮激光炮型)

Rimsoo (Republic Mobile Surgical Unit) 共机手队(共和国机动外科手术部队)

super battle droid (B2) B2超级战斗机器人

turbolift 涡轮电梯


第四章

            

哦,但这就是私人的事,安纳金对自己说,他看着欧比-万和四位士兵进入涡轮电梯。

这是私人的事,因为十三年前纽特·冈雷对纳布的所作所为。

这是私人的事,因为在三年前冈雷雇佣了詹戈·费特去暗杀帕德梅——先是在她的船上埋下了一枚炸弹,然后把一对扣痕毒虫塞入了帕德梅在科洛桑的议员住宅。

这是阿纳金所爱超过一切的女人。他的妻子。他最深的秘密。即使欧比-万都不知道,否则就有麻烦了。

最后,这是私人的事,还因为在吉奥诺西斯发生的一切:那场戏仿的审判、裁决,以及在斗兽场的处决……

即使他可以把这些都放在一旁,就像欧比-万要求他这么做的,这也是私人的事,因为冈雷与杜库和分离势力联盟,他们搞出来的战争使得上千个世界毁灭。

分离势力领导人的死亡是现在唯一的解决方案。尽管绝地委员会的某些成员仍然相信和平的解决方案,但这才是可行的办法。参议院试图绑住最高议长帕尔帕廷的手,为此腐败的政客们就可以继续获利。将他们微光绸斗篷的口袋填满来自资助战争机器的不道德公司的回扣。那些公司向交战双方提供武器、船只,以及扩大冲突所需要的一切。

这叫阿纳金热血沸腾。

是的,正如奎-刚·金和欧比-万把他从塔图因的奴隶制中解放出来,并带到绝地圣殿后,尤达所感到的那样,他心里有很多的愤怒。但尤达未能意识到,愤怒可能是一种燃料。在和平时期,阿纳金可能能够扼杀他的愤怒,但现在他需要依靠它来趋势其前进,使他成为他需要的人。

斩首行动。

有两次他本可以杀死杜库本人,如果欧比-万没有阻止他的话。但他并未因此就反对他的前师父了。因其高超技能,阿纳金还会向欧比-万寻求指导。

不定期的。

当他和四名士兵离开洞窟的时候,靴子踢到了地板上滑过来的什么东西。他用原力捡来这东西,用左手抓住,意识到是欧比-万的循环呼吸器,在与看不见的战斗机器人短暂交火时,它一定从其多功能袋中掉出来了。但是不要紧,欧比-万可能已经到了下层堡垒中,不太需要这设备。

阿纳金打开腰带上的一个小袋,将循环呼吸器塞进去。

他催促着士兵们,叫他们紧紧跟在他身后。

往上走:是仅有机器人使用的洞穴、坡道和竖井。穿过加工和运输区域,穿过满是尖叫幼虫的孵化场。再往上走:进入城堡熠熠生辉的中层。穿过一间间大得像星舰停靠港似的房间,里面从地板到天花板堆满了……东西。无数乱七八糟的礼仪礼品和冲动购买的产物。成千上万时尚的设备,永远不会被使用,但过于珍贵,以至于无法被扔掉、捐赠、传承或毁掉。比一整个星球的积蓄还要多的技术品,被囤积、堆积,塞在每个可用的空间。

阿纳金只能惊讶地摇了摇头。在塔图因的莫斯埃斯帕,他和他的母亲过着简单的生活,从未奢想过任何东西。

他的笑容是短暂的。

愤怒和绝望使他咬紧牙关。

往上走:直到他们到达城堡的半圆形起飞港,俯瞰着周围的湖泊和山脊。

阿纳金让他的队伍停了下来。其中一名突击队员举起手来,掌心向外,敲击头盔的侧面以指示有传入的通讯。突击队员听完之后,对阿纳金用手语传达了消息。

冈雷一伙儿人就在附近。

“他们通过降低护盾和发射诱饵来测试穿梭机是否能够逃脱,”突击队员小声地道,“涡轮激光炮已经让一些诱饵通过了我们的封锁,并到达了轨道上的核心船。”

阿纳金下巴的肌肉绷紧:“那我们必须迅速采取行动了。”

当阿纳金发号施令时,没人质疑。突击队员毫无疑问地接受了,与原力的力量相比,身体盔甲和成像系统之类的都是原始的。他们警惕地走过优雅走廊的迷宫,这里满是逃跑中被匆忙丢弃的物品。

走近一个十字路口,阿纳金用左手做了个停止的姿势。

他听了一会儿,听到从拐角处有超级战斗机器人的沉重脚步声。阿纳金左翼的突击队员点头确认,然后从角落里处伸出一个一指薄的全息摄像头,激活手套上的全息投影仪。纽特·冈雷和他随行的精英官员的有杂质图像出现在空中。他们匆匆走下走廊,高大的头饰和厚长袍摆动着,魁梧的战斗机器人保护前后。

阿纳金示意保持沉默,正准备走近相交的走廊,这时候从大厅对面出来一个银色礼仪机器人,高兴而惊讶地举起双手。

“欢迎,先生们!”它大声说道,“在宫殿见到你们这些客人,叫我无比的高兴!我是TC-16,我随时为您服务。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当然是因为入侵——但是我相信我可以让你们感到舒服,并且冈雷总督会非常高兴——”

一名突击队员一只手夹住了TC-16的小三角发声器,把那机器人拉到一边,但为时已晚。阿纳金及时跳到角落,看到了内莫伊迪亚人开始奔跑,红眼塌鼻子的冈雷回头紧张地瞥了他一眼。

至于超级战斗机器人,它们已经转过来了,并正朝着阿纳金的方向前进。看到他之后,它们右臂抬起,手心转向下,进入射击姿势。

走廊里开始充满了爆能束。

kouhun 扣痕毒虫

Geonosis 吉奥诺西斯

Qui-Gon Jinn 奎-刚·金

shimmersilk 微光绸

Tatooine 塔图因

Mos Espa 莫斯埃斯帕

protocol droid 礼仪机器人

第五章也有人翻译过了 http://mrbalcony.lofter.com/post/1d029b1a_b4fda6c 我没仔细看,但是结尾处把一些bolt“爆能束”误译成了“螺栓”,看的时候当心理解一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